憐歌南。

【进巨‖利艾】高岭之花禁止采撷!

半夜逗比症发作。

作为生贺送给 @花朔研 

有些退步了希望不要嫌弃。

涉及到了性转吗……大概吧【。

不要在意失误啦。

好的再加一句,全员大崩坏(这本来就是逗比文我竟然还要特别说明啧啧),接受不了我大玩人物特征梗的抱歉了先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

  》》》

  来讲一个童话故事。

  故事之中有一个尊贵的公主,还有一个流浪的骑士。

  这是一个打破了阶级观念最终公主和骑士彼此相守一生的美好的故事吗?

  ——才不是呢。


  》》》

  早上的时候,女仆给艾伦公主房间的花瓶里插上了花园里开得最好的玫瑰花。

  还在睡觉的公主立刻醒过来了。

  “阿嚏,阿嚏,是谁把玫瑰花拿进了我的房间里?”公主生气地坐起来说,“你们不知道我对玫瑰花过敏吗?”

  女仆惊慌的跪下来。“奴婢罪该万死!”

  公主指了指窗外,对她的护卫们说道:“把她打发到花园去做花匠。”

  女仆和玫瑰花一起被带走了。

  路过的大王子艾尔敏看到之后惋惜的说道:“唉,公主,这样的话,以后爱你的王子就不能用玫瑰花来向你告白了。”

  公主向大王子砸了一个枕头表示愤怒。

  “如果有人拿玫瑰花来向我表白,我就把他扔进玫瑰花丛里去。”


  结果,到年底的时候,国王公开为女儿选婿,但是在文书上忘记说公主对玫瑰花过敏了。

  于是第二年开春的时候大王子笑呵呵地表示他们城堡的后花园又要扩建了,花匠竟然比花还要多好苦恼哦。


  》》》

  在国王为公主的婚事而烦恼的时候,王城里来了一位流浪的骑士。

  有一位骑士进入了王城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之所以这么被人津津乐道,是因为这位骑士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

  “唉唉,你听说了吗,王城里来了一位流浪的骑士哦!”

  “这有什么奇怪的?王城每年都会有很多骑士出现。”

  “才不是呢,这个骑士啊……”

  深居宫殿中非常无聊的艾伦公主也听说了这个骑士,于是她招来护卫:“护卫护卫,听说王城里来了一个很有趣的骑士,快把他给我带到宫殿里来。”

  护卫领命而去,艾伦公主就坐在房间的阳台上一边欣赏花园一边等着护卫带着骑士回来。


  下午的时候,护卫带着骑士回来了。

  “公主,您想见的骑士被我们带来了。”

  公主从椅子上站起来靠在阳台边上疑惑的看着花园。“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到?”

  护卫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实在是对不起,公主,我这就把骑士找出来。”

  然后护卫在厚厚高高的灌木丛里把骑士拉出来了。

  骑士愤怒的瞪着护卫。“如果不是进入宫殿必须走进来的话,我一定认为你是故意的!”

  公主站在阳台上看着骑士哈哈大笑起来。

  “天哪,快来看,这个骑士竟然还没有我花园的灌木丛高!”


  》》》

  流浪的骑士名叫利威尔。是个曾经上过战场军功赫赫的骑士。

  “那么你为什么现在变成了流浪的骑士呢?”艾伦公主好奇地问。

  “因为现在没有战争,所以我无事可做,就只能四处流浪。”利威尔说。

  艾伦公主赞叹的拍手。“啊,战功赫赫的骑士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公主请讲。”

  “请问骑士先生你之所以这么的厉害,是因为你的个头的原因吗?”

  “……”

  “因为长得比较矮,所以在混乱的战场上不容易被发现?”

  “……公主,请不要一边笑一边问出这个问题。”

  “哎呀,大家都说我笑起来很漂亮的哦。”

  最后,护卫护送着骑士利威尔离开宫殿的时候,矮小的骑士对站在宫殿门口的护卫认真的说:

  “如果不是殴打公主是重罪的话,我一定会狠狠地踹她两脚的。”


  但是公主似乎很喜欢这位骑士。她对大王子说道:“我想把那个骑士招进皇宫做我的护卫,可以吗?”

  艾尔敏大王子按着胸口长舒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把他招进皇宫做你的丈夫呢!”

  艾伦公主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原来不是我要嫁给别人做妻子,而是要迎娶别人吗?……没想到公主竟然是这么厉害的存在啊!”

  艾尔敏大王子把公主推出了自己的书房。

  “喂,护卫,快把公主护送回房间里去。还有,快告诉我是不是又有女仆偷偷给公主塞什么奇怪的话本了?!”

  “喂喂,王兄,你还没有告诉我我能不能招那位骑士做护卫呢!”

  “你可以招他做你的花匠。”艾尔敏王子没好气地说。“这样的话他就只能每天往你的床上扔玫瑰花,而不是用脚踹你了。”


  》》》

  利威尔还是做了艾伦公主的护卫骑士。

  艾尔敏大王子亲自接待了他。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做公主的护卫吗?”

  利威尔骑士淡然地说:“因为皇宫给的薪水高。”

  艾尔敏王子愤怒的拍桌:“难道你心中一国的公主殿下和金钱就是一样的吗?”

  “不,并不是如此。”

  艾尔敏王子的脸色稍微好了点。

  “我觉得,”利威尔认真地说,“公主殿下和金钱比起来,实在是差太远了。”

  艾尔敏王子忍不住拔刀。“你这是对王室成员的大不敬,按照律法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骑士微微一笑。“不,您不会的。”

  艾尔敏王子挑挑眉头。“你为什么如此自信?”

  骑士冷冷的哼了一声。“因为公主就要嫁不出去了。”

  艾尔敏王子忍不住瞪他。“不要告诉我说,你看上了我们的公主,想要娶她为妻。”

  骑士面露鄙夷,“我岂是那么肤浅的人!”

  艾尔敏王子:“……”

  骑士:“听所公主对玫瑰花过敏,我是考虑了很久才决定牺牲自己来帮助公主度过难关的!”

  艾尔敏王子:“……请问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骑士:“自然是每天送她玫瑰花!”

  利威尔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嘲笑我是个矮子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

  艾尔敏王子沉痛的去见了艾伦公主。

  “亲爱的妹妹,我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是什么,王兄?”

  “虽然那位骑士答应做你的护卫,但是他提出了一个要求。”

  “是什么要求?”

  “啊……他希望他还能兼职宫殿花园的花匠!”

  “天哪!”艾伦公主惊讶的捂住嘴巴,“之前是我冒犯了那位骑士了,没想到他是这么一位大好人!”

  艾尔敏王子茫然的看了她一眼。“咦?”

  艾伦公主激动地按住了自己的胸口。“没想到他竟然为了我还担任了花匠一职,我之前真是太失礼了!”

  艾尔敏王子不解的问:“为什么你觉得他……当花匠……是为了你?”

  艾伦公主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难道不是吗?之前我说宫殿的灌木丛长得比他都高了,他就主动决定来帮我整理花园,这难道不是因为我吗?!”

  艾尔敏王子笑着退出公主的房间。“啊……没想到……那位骑士真是……对你一片真心啊……”

  艾伦公主羞涩的捂住脸孔。“哎呀,人家可是一个娇羞的未婚女子,王兄你怎么能这么直白呢,感情是要慢慢培养的呀……”

  艾尔敏王子落荒而逃。

  “那位骑士明天就会来向你报道了!”

  艾伦公主闻言更加不好意思了。“怎么这么着急,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


  不过,等到第二天公主狂打着喷嚏醒过来的时候,她的羞涩之情已经全部变成对玫瑰花的怨念了。

  “你竟然把玫瑰放到我的枕头边上!还是一大束!别以为你暗恋我我就会饶恕你!”

  利威尔忍住了将玫瑰花按在公主脸上的冲动,抽搐着脸孔保持着严肃的面孔说道:“虽然我知道公主对我心存好感,但是不好意思,我认为还是大王子更符合我的胃口。”

  艾伦公主第一次被人拒绝了!但是她很快就恢复了身为公主的尊贵淡定——虽然她还在揉鼻子。

  “我听王兄说你不但做了我的护卫,还兼任花园的花匠一职,那么请问花匠先生,现在花园里的灌木丛还是比你高出好几个头,能轻轻松松的就把你埋进去吗?”


  》》》

  结果,到了今年年底的时候,艾伦公主还是没能如国王所愿的嫁出去。

  艾尔敏大王子微笑着表示:“我已经找到了最适合公主的人选了,请父王放心,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培养感情了,相信明年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为公主殿下准备盛大的婚礼了。”

  国王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人是谁。他高兴了一分钟,然后又颓废了下去。

  “可是亲爱的王子,你不觉得那个驸马的候选人有点……矮?”

  艾尔敏王子眨了眨眼睛。“没关系的,父王,婚礼当天,驸马需要骑着马。我们的国家有最高的骏马。”

  国王闻言越发的担忧了。“可是王子殿下,那么高的马,驸马上不去……下不来怎么办?”

  艾尔敏王子的脸黑了。

  他思考了一会儿,试探着说道:“那么……父王,要不……还是让驸马嫁入皇宫好了……”

  国王捂住了脸孔。

  “这个……得和驸马商量一下吧?”

  艾尔敏王子笑了笑:“这个嘛……父王您的身份如此尊贵,只要一句话驸马是不会不从的……”

  可是国王还是很担忧。“可是如果真的让驸马嫁入皇宫,那么岂不是更加没有人能压制得住我们的艾伦公主?”

  艾尔敏王子忧郁的低下头。

  “这确实是一件苦恼的事情啊……”

  国王拍了拍桌子。“这样吧,王子,你可以先和驸马商量一下。”

  “那只是候选人……父王……”

  “唯一的候选人不就是未来的驸马吗?!”

  “虽然艾伦公主总是嫁不出是个事实,但是父王您这样说也太残忍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快点去和我的女婿商量一下!”

  “……好吧,我知道了。”


  不过最后的商议结果还是有点让艾尔敏失望,因为他未来的妹夫不答应。

  “我们国家的传统,无法继承王位的皇室成员在成家之后可以得到巨大的封地和无数的金银,你不是说金钱对你的诱惑力比较大吗?”

  此刻正坐在梯子上狠狠地修剪着灌木丛的利威尔低下头冲王子露出一个冷笑。

  “那是之前。不好意思,王子,现在这个灌木丛和玫瑰花对我的吸引力比较大。”


  》》》

  结果第二天,利威尔在花园里晒太阳的时候,看到艾伦公主扭扭捏捏的走过来了。

  “利威尔。”

  骑士斜眼瞄了眼公主背在身后的手指,有些迷惑的看了看她脸上围着的面巾。

  “公主有何吩咐?”

  艾伦公主含羞带怯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在利威尔扫地上的鸡皮疙瘩的时候突然别过头然后伸出了一只手。

  一朵玫瑰花差点戳进骑士的鼻子里。

  “阿嚏!”骑士推开鲜花狠狠地打了个喷嚏,然后愤怒地瞪向公主。

  这又是什么报复手段?

  艾伦公主一手掩面一手举着玫瑰花——当然是离自己远远地——有些羞涩的偷瞄着利威尔涨红的脸。

  “……公主,您这是干嘛。”

  “恩……那个……”公主的眼神飘忽起来,不过依然常常飞到他脸上去,“我昨天听王兄说你喜欢玫瑰花……”

  利威尔:“……”

  “所以,您这是在向我表白吗,公主?”

  公主的脸红成了玫瑰花,她羞愤的把玫瑰花往前一扔,收回手捂住脸飞快的跑开了。

  “哎呀人家还是未婚少女,不要逼我说这么直白的话啦!~”

  被玫瑰花砸到脸有点痛的利威尔:“……”

  偷偷躲在灌木丛后面的艾尔敏大王子和国王交换了一个眼神,相互击了下掌。

  “没有拒绝,看来有戏!”

  国王忍不住也捂住了脸。“今年终于可以准备公主的婚礼了!”

  艾尔敏王子欣慰的抹了抹眼角。

  “没想到利威尔骑士竟然是这么一个浪漫的人,回去我就告诉花园的总管,让他把整个玫瑰园都交给利威尔来打理!”


  利威尔:“我有说什么吗……?”


  》》》

  恩,故事暂时讲到这里。

  咦,怎么没有了?

  吟游诗人已经走远啦,下次吧!


      【END】


评论(3)
热度(13)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