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药宗】未见花。 8.24微修。 把过去篇里对宗三的称呼改成了“义元”,因为那个时代好像是叫这个名字比较多。 —————————————————————————————— 四十米大刀注意!!!! 私设本丸私设私设私设。 篡改历史向。 流水账。未来黑历史。 不多说,麻烦看完再砍死我。 谢谢阅读,我爱药总一辈子x ——————————————————————————————— ———————————————————————————————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失去他的痛苦已经从嘴上表述的一种概念转变成了一股真切的从胸口心脏上扩散开来的痛楚。   时间完全未能愈合与他有关的所有伤口,反而让那些没有留疤的肉体从深层开始慢慢腐烂,甚至于让他出现了真的疼痛的错觉。   那个时候他明明连他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      【0】   某天晚上,贴着他入睡的小夜突然在梦里喃喃了一句:“好香。”   之后第二天白日里和他一起整理菜园的乱从他身旁走过去了几次之后,终于也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宗三桑,你今天用的是什么熏香呀?”   “熏……香?”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他从不熏香,并没有闻到什么与众不同的味道。   “嗯……一种从来没有闻见过的花香味,很好闻哦!”乱兴致盎然地拽着他的衣袖,希望能问出那种味道的来历,只是他真的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最后只能让乱在他再三的否定之中失落地离开了。   “真的是一种花的味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我是不会认错的啦!”   乱离开后他一个人茫然地站在菜园里又发了很久的呆,直到归巢的鸟叫从远到近地传来,才像是骤然惊醒一般地转过了头。   远方的晚霞涂抹在起伏的丘陵之上,从地平线下漫射的光染红云霭,山坡上的花树如同燃烧一般绯红发亮,归来的鸟儿全变成黑色的剪影,像漂浮在火焰上方的灰烬一样翩然不定。   他的胸口骤然剧痛了起来。      【-1】   这一切的故事开始的那么平淡无味,甚至冷漠。   霞光从很远的地方照进窗棂,延续的光亮从门的缝隙之中钻出,在走廊的地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细线。   他的目光追逐着光路向前,延伸到什么都看不清楚一片昏黑的暗处。   放空思绪之间听闻外面吵闹的下人说着关于某个赫赫有名的恶人也臣服在了他们主君的刀锋之下,并献上了珍贵的利器作为表示之类的事,晚餐时其他的人也提起了这事。   “这里也越来越热闹了啊。”烛台切笑着说。   他放下筷子,目光跟随被风吹动的竹帘摇曳着。   “义元,不高兴吗?”即便是现在他也敬佩压切的观察力,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同伴的异样之处。   虽然他并不愿意接受同伴们太过关注的目光。   水洗般明澈的月色铺满枯山水庭院,石子铺成的小路尽头有人缓缓地向光亮走来,夜晚的风声渐渐在脚步声中淡了,垂帘倏地抖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响。   他像是受惊一样的抬起眼睫,恍惚的目光下意识偏转,隔着遥遥夜色和中天月光,那双淡色的眼睛如同游离在月下的萤火,又像是凝结在冬季的冰雪,幽然迎上他的视线。      【-2】   “主公看起来非常青睐新人啊。”   又一次见到主人带着那个人离去的时候就连压切也忍不住感叹了。他没出声,只是趴在窗台上枕着手臂,斜着眼去看屋后那株樱花树葱郁的叶子在阳光下斑驳摇曳的影子,视线不经意地看向远处,集结的人马停留在门口,他跟在主人身后,小小的个子坐在高大的马匹上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笑,却没有多少人在意。   回来的武士曾在私下感叹他武艺的精湛和高超的技巧,虽然看起来像个孩子但在战场上却有着杀神一样冰冷锐利的表情和力度。   而他只能从他上下马那利落轻盈的姿态上猜想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景象。出神之间,就像是感受到了目光注视一样地他远远地回过头来,沉静的目光不带任何情绪地看向他的方向。   或许吧。白日的阳光照得那么刺眼,他的瞳孔颜色淡的像一捧冬日的净雪。瑟瑟的樱花落了满园,清晨时分人们都还没有醒来,只有寒风心不在焉地扫动着那些和雪一样轻一样素淡的花瓣。   他坐在窗口晒太阳,亮色的和服衬着苍白的手脚腕,一副单薄又哀婉的样子。   回过神时门口除了守卫已经空无一人了,压切像是自我安慰又像是抱怨一样地嘟哝了一句:“若是主人的命令,即使是闲置在家我也……”   他听着听着,就忍不住笑了。   “哦,义元,你在笑什么?”   “啊……天空,看起来很远呢。”   那些纵情的风,悠然的鸟,还有奔驰在大地上的战马,听起来都令人羡慕极了啊。      【-3】   他们能见面的机会,其实并不多。因为被主人喜爱,所以不论何时都被命令紧紧跟随着,跟他们、尤其是他这样悠闲的人是完全不同的,甚至也没有机会像跟压切烛台切他们那样一起聚会。   当然偶尔也是有的,不过那个人几乎不会接受他们的邀请。   不过他的那位主人倒不会因此冷落了他们这群人,所以少有的一些机会大家都会在主人面前碰面。   那个时候就看见他静静坐在一旁,谁也不关注的视线自然地垂落在面前的那一小块空地上。或者垂着眼睛喝茶,只有主人叫到他的时候会认真地抬起眼睛专注而恭敬地回话。   他是这样死板的一个人吗?   他开始观察他。毕竟对于战场上的话题他没有什么可说的东西,所以无所事事的时间全都用来打量对坐的人,从刚开始的小心翼翼到后面的肆无忌惮,对方似乎完全不为所动。   他便无趣地低下头去拨弄垂下来的头发,或者是手上的串珠。   那个时候主上就会性格恶劣的问上一句:“是不是有些寂寞了啊,义元?”   他抬起头的时候,那个人就在看他。   烛火照耀中剔透的像西洋宝石一样的眼睛,毫无情绪地,淡淡地看着他。   他微微笑着。   “在您身边,怎么会感到寂寞呢。”   他开始讨厌那视线。从不因为他远离战场而鄙夷,也不因为他安然度日而嘲讽,在他的眼中他没有什么不同,他们这些人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同。   他和他怎么会没有不同?      【-4】   第一次单独见面的情节就像是剧场里才会上演的戏剧一样有着荒诞可笑的微妙。   那个雨季,他居住的阁楼有些年久失修,木质楼梯在每一次踩踏中发出刺耳的吱呀声。   有一块地方漏雨了,地面变得湿漉漉的,他却颇有兴致地光着脚在这一块地方走来走去。   这只不过是一个人打发时间的游戏而已,但是在自己玩心正盛的时候一抬头突然看到有人面无表情地站在旁边看着,那种感觉实在是说不上有多好。   他在原地站定,从头顶缝隙渗透下来的雨水滴答滴答地落在了他的头发里,渗人的凉意让他眯了眯眼睛,下意识地抬手拨开了前额润湿的垂发。   “你的左眼是蓝色的啊。”从来没有和他正面交流过的人突然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他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就又听到他像是自语似的说了一句:“波斯猫吗?”   似乎不需要他说什么的样子。于是他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离开了漏雨的地方,也离他更远了几分。   “长谷部拜托我一定要来和你说话。”他像是看出了他的企图,视线一转紧紧盯住了他,“他好像觉得今天不能来陪你说话是一件很严重的事。”   原来他还会这么正常的和人说话啊。他由衷地想。   “啊……谢谢。”他心不在焉地回答。心里一会儿在想压切今天的行程,一会儿在想这人的声音和脸孔真是完全不是一个年龄段,一会儿又在想他的眼睛颜色到底该怎么形容比较好。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正拽着他的衣袖往房间里走。   “?”   “你身上都湿透了,这样下去会感冒的。”他头也不回地说。   盯着他的后脑勺他又忍不住出神了。   他的手,和他相比确实有点小呢,他看起来果然就像个孩子一样。   “嗯?”   可当他回过头,用那双沉沉地、剔透的浅色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却又比任何人像个世故的大人。   甚至比他看起来要成熟得多。   正是因为这种奇怪的矛盾感,才让他总是对他多一份探究和好奇。   也或许可能是因为他总是跟随在主人身边,随他征战四方的缘故而让他有所向往吗?   他到底还是想要看看除了这阁楼、这宅子、这座城以外其他的风景的啊。      【-5】   在那之后他叫人来修好了漏雨的房顶和发霉虫蛀的楼梯。   “一不小心掉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压切事后愤怒地指责下人们,“还有屋顶,今年的雨水比较少所以懈怠检修了吧,真是大胆啊。”   “他可真爱管这些琐事。”他泡茶的时候那人坐在窗边一手托着下巴一边看着外面的雨幕说。   顿了顿,又轻声的说了句:“……很关心你啊。”   他只是将茶碗放到了他面前。   “……谢谢。”他的眼睛轻轻滑过他的面容,移开一瞬,又放了回来。   “真的很想波斯猫啊……眼睛。”   他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冲他笑了笑。想说什么或许是又发现并不是什么有意义的话,于是就继续沉默了下去。   可是即便如此,在那之后他们也飞快的熟稔了起来——虽然他觉得他依然没有什么改变,但是那个人却开始像压切他们一样慢慢地亲近他。   多么奇怪,明明他们之间总是少有交流,但在一起度过的那些静默的时光,却都让他回忆着就感到无比充实。   那可是他们真正在一起相处过的时光,没有其他人的打扰,没有其他或悲伤或愤怒的事情,时间如同安详的河流一样按照均匀的步调前行,他们都没有失去任何东西,他们都在不经意间靠的越来越近。   他们都在战场和鸟笼之外找到了彼此。      【-6】   某天他出征回来的时候交给他一个小纸包。   “说是一种很珍贵的西洋花卉的种子,虽然我是不信的,不过你没事可以种种看,或许也会有惊喜。”   虽然他对于侍花弄草不甚兴趣,但还是领了他的好意,找了一个花盆埋了种子放在窗台上。剩下的因为不知道该收在哪里,索性装在了口袋里挂在了身上。   按时浇水,定期松土,保持日照,防寒保暖。他好像比自己想象的更在意这颗未出土的种子,或者他真是太无聊了所以对于好不容易找到的事情格外上心,也可能仅仅是因为这可能是他带给他“惊喜”。   总之他真诚的希望能够看到它有一天破土而出。   只不过可惜的是种子一直都没有发芽。   直到他们离开了安土城前往京都之时,那花盆里的种子都没有发芽。      【1】   已经有不止一个人说“宗三,你用了什么新的熏香?”了。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闻到,也都快要被他们感染地好像闻到什么特别的味道了一样。   除此之外就是疼痛,似乎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了。   “你的脸色看起来实在是不太好呢,宗三。这段日子就先在本丸休息吧,不要出阵了。”主上思索再三后和他进行了谈话。“因为不知道是不是你的本体出了意外……我会专门派队伍去江户查探一番的。”   他不甚在意地坐在窗边倒茶,听闻主人的话也只是淡淡一哂:“我明白的,主人……不论是飞翔还是在笼子里歌唱……都不会改变鸟儿最终的命运的……”   “呃……那你好好休息吧,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啊。”   总觉得主人离开时的脚步有些蹒跚,或许他真的很担心。   不过他是丝毫那样的情绪都没有了,不管是失落在过去的本体,还是不知道会因为这痛楚而变成什么样的未来,都已经不会让他有丝毫的担忧。   他的时间,或许早已经静止在那一年的霞光之中,那炽烈的火海里。   闭上眼睛能听到的只有建筑物断裂爆响的噼啪声,人们的哭号,还有他痛苦的哀鸣。   【主上……,……,……你们在哪里?】   他被包围在火焰之中时,犹能听到鸟儿挣扎着拍动翅膀的声音。在晚霞般艳烈的红色光芒之中,灰烬如同从远方飞归的鸟儿的剪影翩然在高空中舞动,夜晚将至,天空的颜色染上暗彩,那一刻他骤然发现,那沉沉暮色下的薄夜,和他的眼睛一样,是难以被具体形容,却又美得冷漠剔透的淡紫色。   那双眼睛流着红色的泪,像曾经那样一般注视着他陷入沉睡。   像要把身躯揉碎一般的强烈的痛感让他无法再回忆下去,在越发痛苦的清醒中又陷入了更加痛苦的恍惚。   他蜷缩起来,紧紧环抱住冰冷的身体,昏沉之间,好像真的闻到了一股从来没有闻到过的花的香味。      【2】   主人即将派遣队伍出阵本能寺。   听到消息之后,他硬是不顾小夜和江雪的反对拖着阵痛的身体敲响了主人的房门。   “纵然这幅残躯或也将不久之后腐朽入土,但只要这虚妄的体态犹在,笼中之鸟的翅膀还未完全折断,我就依然还是您手中的剑,斩敌的利刃……”   “好了好了宗三我知道你是想跟着出阵了。”主上无奈的抬起手打断了他。“可是你这样子我实在是很担心……不过我想你肯定是不答应留下来的。那除了出阵去京都我还打算带队远征江户,保险起见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到了江户说不定也能找到关于你本体的消息……”   “感谢您的体谅,可是……”他的手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的紧握而发白,手背上的脉络凸起青色的纹路,像一片攀绕着他坚强生长的藤蔓。   他用力地咬了下嘴唇来克制因为疼痛而颤抖的音色。   “请让我,出阵京都。”      【-7】   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回到过那个地方。   残损的身躯被重新打磨之后交付新人之手,一次一次一年一年的束之高阁,他作为利器从未沾染过一滴鲜血,堆砌在记忆里的锦袍华服和莫名其妙的无限尊荣只是将他的命运一次次的扭曲脱离原本的使命,直到最终除了麻木的照进房屋门窗的日月星光,就只剩下仅供回忆的赤红景象。   他呼喊的旧人的名字,从来不曾有一次给他应答。   直到百年之后他在懵懂之中再度具现了形体,被人从遥远伤痛的旧梦中唤醒,面对无数张熟悉的脸,他好像又再度想起了微笑的姿势。   “还是这么一副柔弱的样子啊,义元……啊不,宗三。”压切毫不意外地笑着说,“不过想必以后在本丸也会积累很多经验,重新成长起来的吧。”   “分隔了这么多年之后的再会真是太令人感动了……”说着说着他突然伤感起来,“听闻你在振袖大火之中不知所踪,本丸也许久未见你到来,我一直都很担心……”   是呢,那些被作为不可亵渎的供奉之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那些曾经遭遇过的伤痛也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他,正以新的面貌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虽然陌生,但能和更多曾经有过回忆的同伴共同踏上战场,这对他来说仅仅是想想就已经足够让快要冷却的血液重新沸腾。   他也是有飞出笼子的一天的啊,他终于,也可以像那个人一样,甚至和那个人一起并肩作战了……   “压切,还有谁……也在这里吗?”   “啊,烛台切、鹤丸、不动,还有你的两位兄弟都来了……”   他一边用余光打量着新本丸的构造,一边心存期待的听着、数着那些从压切嘴里吐出来的名字,可是对方比他预想的更快的说完然后停了下来。   “……没有了吗?”他茫然地将目光转向他。   那张亲切熟悉的脸上,带着重逢的喜悦,对他一如既往的关切,还有一丝……   如同错觉般难以让人肯定的哀戚。   “嗯,目前就是这些人。”   “还差一些才算是真正团聚呢。”他低下头喃喃自语,不再去问关于旧友的事。   心情好似又回到了曾经目送他们出战时的那会儿,又酸楚,又期待,每天在暮色里看着人马回城,在一群风尘仆仆的人影中间辨别熟悉的身影是件紧张又刺激的事,因为总会有人从此再也看不到,也总有人始终呆在那个位置上,一抬头就对上他的眼睛。   所以他愿意保持这样的心情,再等等,再等一等。      【-8】   到了新本丸才知道,原来这里已经有了这么多粟田口家的藤四郎们。   因为人太多了,所以完全记住名字也用了很久。   “今天负责和宗三桑一起照顾菜园的是哪个藤四郎呢——”   “乱,这个问题由你来问太没有意义了!”   其实他的记忆力还是很好的,毕竟曾经他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观察别人。像小女孩一样漂亮,有着长头发的是乱,总是很害羞的,喜欢和小老虎们待在一起的是五虎退,双胞胎里头发比较长的是前田,戴着眼镜的是博多……   说起来,那个人在宅子里的时候也会戴眼镜。   被镜片掩饰过的眼神能显得稍微柔和一些,但是摘掉的时候依然有种利刃出鞘的锋锐感。   鹤丸曾经评价过:“杀气很重哦。”   应该说不愧是随着那位魔王征战到最后的凶器吗,合该有这那样的锋芒。   只是他,为何还不来呢?他都已经到来这么久了,他也有这么多兄弟都来了,为何只有他,迟迟不见踪影?   难道他也在埋怨那场痛苦的分离,不愿这么快就原谅他吗?   “宗三桑总是一言不发就发呆呢。”信浓在做完了自己手头的工作之后走到了他面前,双手叉着腰没什么责怪情绪地抱怨了一句。   “唉,是吗?”他好像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有这样的毛病。   “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咱们来聊天吧!”信浓说着拍拍短裤在他旁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聊什么?”   “嗯……就聊宗三桑为什么总是发呆好了。”   “……说是这样,我也不是很清楚呢。”   “除了一个人发呆,宗三桑看着藤四郎们也很容易发呆哦。”信浓一边摆弄着围巾一边说,“有时候还会露出有点失落的表情。”   “失落……”他的目光在菜园里那些即将成熟的果实上游移,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固定在了一个地方不动了。   “当然了,因为……”他本想直接开口去问,但是出口的瞬间又变了内容:“信浓知道为什么有些刀剑迟迟不来本丸吗?”   “啊,听大将提起过哦。”   “为什么?”   “如果是怎么都无法召唤到来的刀剑,那就只有两个可能啦。”少年举起了手指。“第一个,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其实并不存在的刀剑。”   “第二个,就是已经在历史中销毁,真身已不存于世的刀剑。”   “……”   啊,世界突然安静了。   那些跟随着来到本丸而重新开始前进的时间又再度凝固,沸热的血液又再度冷却,期待的事物最终落空,归城的队伍里永远地少了一人。   分离的苦痛,失去的苦痛,最终都从嘴上表述的一种概念转变成了一股真切的从胸口心脏上扩散开来的痛楚。   他按住胸口,轻轻地“啊”了一声。      【3】   “那么宗三就交给长谷部照顾了。不参战也没关系,请务必保护好自己。”   主上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离开的时候也忍不住嘟哝了一句:“确实有股没闻过的花香味哦。”   他站在院子里,仰起头让太阳照在脸上,直到压切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腕。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定要坚持出阵,本能寺……明明是你最不愿意回忆起的地方吧。”   他看向他的目光中原来确实隐藏着一丝之前他一直看不真切也不觉忽视的悲怜。那份哀伤的情绪到底来自于什么呢?或许来自于他早就预料到的现实吧。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   “想再去看一眼……”   他们分离之地,他沉睡之地,以及也或许是他……   “我不会给你拖后腿的……我尽量。”   “谁在乎这个,你最好离战场远远的啊!”   “不行。虽然没什么战斗的经验,但我到底还是一把剑的。”他捂住隐隐作痛的胸口,又突然感到可笑。“虽然在笼子里关久了的鸟儿,翅膀或许也没有什么力气……”   “啊好了我会让你上场的,别再说这种话了。”压切叹了口气。   他便露出了像是计谋得逞一样细小的微笑。      【4】   凝固在历史中段的古刹和他真正第一次到来时并无二致。   清晨尚未来临,整个京都都在黑暗中沉睡,只有武士的马匹沉沉踏破夜幕。   他们遥望着寺庙的最高处,等待着划破夜色的天光——或者说是刀光的到来。   压切依然絮絮地说着:“你不应该来这里”之类的话。毕竟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不是去拯救,而是跟随明智军的队伍将所有想要突入寺庙救援织田军的援军和溯行军斩杀。   让那场火焰在该燃起的时候燃起,让那个人在该死去的时候、死去。   他好像又控制不住地发起呆来。   只是思绪中是一片空白,后来朦朦胧胧地刷上了一层深浅不一的红和橙,那暖洋洋的色调开始慢慢地加深,逐渐变成粘稠刺目的颜色,然后背景色也慢慢变了,从白到灰,再到寂寂的黑色,最后整个场景就只有上层的黑和下层的红在相互吞噬——   “出现了,斩断他们!”   压切的怒喝将他瞬间惊醒,头脑还在恍惚,身体已经听从指令冲了上去。奔跑的身体如同被束缚着一样无比沉重,持刀的手仿佛被尖刺刺穿一样疼痛的颤抖,眼前的景象好似都蒙了一层血色,只有溯行军眼中的妖异光芒成为他辨别目标的唯一指向。   “宗三,你到后面去!”   “不!”   他不能落后,他必须冲到最前面,他必须要用眼睛将这个故事的从头到尾完整的再看一遍,他要再重复一次当年的哀痛,再回味一次曾经的绝望,就像那些最终跟随他全都没能发芽的种子在泥土中感受到的窒息一般,他拥有人身却不曾感觉自己活着,他靠近了死亡却才惊觉自己原来也存在过。   他曾在那个高高的阁楼上眺望他们出征的背影,那个时候他坐在马上回眸看向他的方向,在明晃晃的日光中眯起了淡色的眼睛。   天渐渐亮了。   被军队围堵的水泄不通的本能寺里,先是冒起了烟雾,然后很快燃起了冲天的大火。   几乎要将他的身体揉碎一样的痛苦蔓延全身,他跪倒在地,把脸埋在了手心里。   “宗三,快起来,如果被明智军发现就不好了!”压切用力的扯住他的手臂想要将他从地上拉起,但是他的身上仿佛缠绕着无数千斤重的藤蔓,将他死死的束缚在了地上,无法动弹,无法呼吸。   “宗三!”   他颤抖着想要想要用另外一只手支起身体,但是就在直起腰的那一瞬间,他听到了一声清晰的崩裂声。   在压切惊恐的目光中,鲜血顺着他的手腕争先恐后地流了下来。   “不,义元!!!——”   啊,那痛楚,终于消失了。   最后留下的,竟然全是那股从未闻到过的,花的香味。   他迷迷蒙蒙地笑了。   “啊……药研,是你送我的花……开了吧……”   原来在时隔这么多年后再度叫出我失去的你的名字,竟然也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   “药研……药研?……”   我与你只有一墙之隔了。   跨越了数百年的空虚与哀痛,这一次终于能,和你一同前进了。            【-】   时间总是比最好的工匠都会打磨,任何留在时代上的伤痕经它之手最后也会变得毫无痕迹。   “如果不是回溯到过去,估计是没办法找到宗三的本体的吧。”烛台切若有所思地说。   “完全要靠运气。毕竟没有溯行军出现我们就不能随便回到过去啊。”审神者查看着手里的远征物资清单,闻言抬起头叹了口气回答。   “不过也算是走运吧,自从知道江户发生了火灾,还是那么大的火,之后主上也迟迟没能召唤出宗三,我和长谷部都以为……”烛台切没再说下去,只是扯了扯嘴角,“……虽然本体没能找到,但只要还能召唤到,就是最好的结论了。”   “或许正被哪个人悄悄地私藏着吧。”审神者笑了一声说。   “是呢。”   队伍的氛围终于又有所轻松,审神者见状又赶紧安排了其他人去购买物资,然后和拉着车的烛台切停在了一家点心铺前。   “啊,主上,难道是在嫌弃我做的点心吗?”见到审神者走进门,烛台切哀怨地叫了一声。   “光忠做的点心天下第一。”有些敷衍的回答。   “您一边认真挑选点心一边说这话可真是毫无说服力啊。”   “虽然味道天下第一没错,但是外观还是有些普通了,本丸还有很多小孩子,需要一些更可爱的外观才行。”   “之前可是主上您说的‘不要把点心做的太漂亮,本丸还有很多小孩子点心吃多了不好’的啊?”   “唉,那话是长谷部说的吧。”   “长谷部才不背这个锅嘞!”   “反正……哦!”他突然惊喜地叫了一声,“光忠快看,这个蝴蝶模具和宗三身上的纹身好像哦!”   “我觉得宗三不会很喜欢这个样子的点心的……”   “哎呀我觉得还不错啊,买了买了。”   “不要在计划外的东西上随便花钱啊主上?!”   “不贵不贵,你们少给那些小豆丁们买几个丸子就赚回来了。”   “呃……您怎么知道我们偷偷买丸子的。”   “呵呵。”   “……”   回程的时候迟迟不见五虎退,还是审神者叫来了狐之助才在一个偏僻的废弃院子里找见了他。   “退退!不要乱跑啊!”审神者死死搂住小男孩,“你要吓死主公吗!”   “小虎跑进来了所以……对不起……”   “没事就好下不为例……啊,这个宅子真是废弃的相当久了啊,草长得比退退还高。”   “呜……”   “大将!”烛台切忍无可忍地砸了一下他的头。   “痛!……那么小虎找到了吗,在哪里,我看还是不够数啊。”   “还有一只缠在那堆藤蔓里了……”五虎退小声呜咽了一句。   “啊,好茂密的一丛……这是什么植物?”   “没见过呢。”   “好像还会开花……”五虎退小心翼翼地指了指攀爬在屋檐下的藤条。   “哦,确实有花呢。”   “昨天下了一场豪雨,大部分花都打落了,怪不得没看到。”   “看花也是没见过的品种呢。”   “大概是哪种野生的品种吧。”   “是吧。”   “主……主公……能救小虎了嘛……”   “啊!对不起!这就来救……话说在哪里完全看不到了啊。”   “缠……缠在里面了……”   “麻烦了啊……能听到声音却完全看不见在哪呢。”   “主上,不如把这些藤蔓都割掉吧。”   “啊好主意。在这么长下去估计边上的房子不久也要被压塌了。”   “那就连根拔掉好了,省的以后给周围的人造成麻烦。”   于是随行的人都抽出刀,将盘绕在地面和房屋边上的藤蔓和杂草尽数割断了,扯出了蔓生的根系扔到了一旁。   “小虎!”五虎退紧紧地抱住了被露水搞的湿漉漉的小老虎,然后又被糊了一脸口水。   “真是生命力旺盛的植物啊,这个根系估计已经爬满了院子吧。”烛台切和审神者蹲在翻出无数细根的地面上用匕首刀尖拨弄着。   “估计再过不久这院子里就只剩下它一个了。”审神者啧啧感叹,“把其他植物的养分都吸收干净了。”   “啊,好像戳到了什么东西。”   “什么,这里还埋藏着宝物吗?”   “您想的也太多了。”烛台切用匕首翻开土层,伸手揪住一把乱七八糟的丝根用力一拽,从地里拖出了一截生锈的刀刃。   “哦,竟然缠着这么个东西呢。”   “嗯?一截断刀啊。”   “已经锈蚀的很厉害了,估计是因为根系缠绕的太紧所以直接把刀拧断了吧。植物的刚强之处也不亚于金属呢。”   “剩下的一截还在吗?”   “都已经腐锈的残缺不堪了,连有没有铭文都看不到了。”   “能掉在这地方的刀估计也就是普通的刀吧,十有八九都没什么印记。”   “嗯,说的也是。”   “好啦,小虎也找到了天也变暗了该回去了。”   “想来长谷部他们也回到本丸了吧。”   “不知道宗三今天怎么样,回去做顿好吃的来犒劳大家吧。 ”审神者抹掉五虎退脸上的水珠,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   “好好,不知主上想吃什么?”烛台切笑了笑,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断刀,将它埋回了土里。   “安息吧。”   他起身走出了院子,一阵风恰好吹过,轻轻翻卷起落在地上的残花。   “嗯……好像有股在哪闻过的味道……错觉吧。”   远方艳丽的红霞涂满了天际,接近地平线的地方夜色已经悄悄爬上云端,淡淡渲染开来的夜幕依然带着黄昏的火热变成一片精致而又独特的渐变紫,一群鸟儿从市区飞远,长鸣着坠入了云间。         -FIN- 2017-08-23 热度(20) 评论(2)
【记录‖脑洞】药宗 他说,我的灵魂,在破碎。 一只鸟,在树上歌唱。 听到的人不知道它的歌词,听懂的鸟无法告诉别人。照耀的太阳抚摸着光滑的羽毛,人们说那光泽多么美丽,却不知道它只想要一片树叶盖住头顶。 我此生,残缺不全的记忆,被焰火照耀地光怪陆离的过去,依然还记着一个人的名字。 他去了何处,他是否还记得回来的路,他还会不会再回来见我? 在隔扇的空隙之间,月光轻浮地摇动着,风吹起纱窗,烛火的影子在衣摆上摇曳着,像是魑魅魍魉虚伪的影子。 我在打更人的更声中睡着。 他在梦里正襟危坐,额头贴着榻榻米。 “……药研藤四郎。……我的荣幸,大将。” 手扶隔扇,萦语一般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真切,带着恍惚不可言说的艳羡与茫然穿过纱帷。 “你的刀刃,一定刺穿过很多的武士吧。” “……真厉害呢……” “会有机会的。”他踏过他房前木廊时总是把地板踩得咯吱作响。 “会有机会的。” 我们唯一一次并肩迎接这世界,世界就为我们绽放了烟花。 红色的星从天空中陨落,红色的和服拖曳着一线黑沉的花纹,熄灭在熹微的薄露之中。 “啊……啊……终于自由了。” 鸟儿怀抱着灰烬,哽咽着说。 从嶙峋的骸骨之中,抽出锋利的残骸,曾经的伤痕,打磨之后就会消失,就会消失吧。 却永远不会忘记的是,他浅色眼眸中慢慢漫上的明亮灯火。 他说:“我是药研藤四郎,承蒙关照,我的荣幸,大将。” 他说:“有机会相识,我的荣幸,宗三。” 他说,我的灵魂,好像在破碎一样。 身体动弹不得,灵魂束缚着,于是也变得支离。 你也是一只鸟吗? 你听懂了那只鸟儿的歌吗? 在阳光下羽毛绚烂苍蓝翡翠的鸟儿,寻找着一片让它躲藏起来的树叶。 藏到秋天吧,藏到冬天吧,藏到春天吧。 然后,你还会再来踏响我门前那失修的长廊吗? 你的名字,是叫药研藤四郎吗? —————————————————————————————————————————————————————————————————————————————————————————— 我想写药研大佬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梗……今天听歌的时候突然有感而发【其实也没有什么感 这个脑洞也是乱七八糟的,要是写的话我还是会选好梗再来的。 大概是说了药研和宗三在魔王那里的事,然后套路大火xx鸟儿出笼却没有同伴再带它一起飞了。目睹了药研的离去一定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吧,他表达痛苦的话语一直萦绕耳边。可是伤痕累累的幸存者的记忆也在渐渐逝去了。 ……完全很悲情是吗,我觉得也是。 那就到时候想个两个在本丸虐狗的剧情吧。过去什么的,过去就好啦╮( ̄▽ ̄)╭ 最后表白活击里的药总!!!药总你永远是我男神!!!! 2017-07-05 热度(12)
【烛俱利】时光逝去,向远而行。 2017.4.23 对我睡了一觉才被女盆友提醒你个傻的你名字打错了…… 伽罗厨请不要打我,昨天我的脑子大概被带到2205年去了x 26处错误……【doge脸】连Word都在嘲讽我_(:зゝ∠)_ 给女盆友的生贺全一篇。 比较赶比较茫然所以写的不咋样,凑活看吧x 关于设定解释在最后。改编原作向吧,烛俱利两个人的设定基本按照角色介绍里的历史来的,但是设定上是我自己捏他的,并没有刀剑乱舞x事实上我自己都不确定光忠到底是人还是刀xxx 肯定又要有人说我扔刀子了,但是这个真的很HE啊???? 最后,祝女盆友永远年轻可爱,各位看文愉快。 ——————————————————————————————————————————————————————————————————————————————————————————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不要怕,伽罗,我会……”      【0】   在紫阳花盛开满丛的那个春天,我遇见她。   “……请您……务必助我一臂之力!”   少女跪伏下身,颤抖着声音说。   “我可以帮你……但是,为什么你不惜性命也要做到这份上?”   “因为那是很重要的人!对我,非常重要的人!”   “可是你会消失。”   少女扬起了头。她望着我,微微笑着。   “光忠大人,总有一样东西,是不需要让人做出选择的去守护的。”      可我依然不是很懂。   有什么东西的重要性能够凌驾到自身之上,有什么东西的存在能够比自身的存在更重要?   在两样东西之间能够毫不犹豫选择另外一样,在守护与被守护之间做那个守护的人。到底是什么,能够让人变得如此无私?      西历2205年,人们发现了关于“时间”的秘密,从此获得了跨越时间的力量。   历史因此被人为的扭曲破坏,并且直接影响到了在此之后继续前进的未来。   “修正者”们希望借此扭转曾经发生的悲剧,“顺时者”们却坚决反对这种做法。   为了不让时间被强行扭曲,人们求助于“神”的力量,斩断错误的时间,让一切回归正常。   千年流传的古物之中沉睡着的“神明”们,因此也被唤醒了。      在那个紫阳花盛开满丛的春天,少女打开了我的门扉,跪在我面前说:   “光忠大人,请借我您的力量,带我回到过去。”   “一个很重要的人代替我在过去死掉了。他本应该好好活着的,所以,请您带我回去‘修正’这个错误。”   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样做的话,自己就会消失,那个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哦?”   “我不会后悔。”她说。   “你真的没有后悔过?”   在她消失之前,我又一次问了她。   少女看着我,微微笑着。   “说没有……是不可能的。”   “但是,看着他能够好好活着,我真的,很高兴。”      【0】   我要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理应,是不存在的人。   或者说,是不该存在的“神”。   我沉睡的古物是一把被焚毁的残刀,它理应彻底消失在大火之中。   刀的名字是烛台切光忠,据说这曾是一把名刀。   那是距今好几千年前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我有一个很好的兄弟,叫大俱利伽罗。他是个孤僻又冷漠的人,和他成为朋友兄弟真的很不容易。但我们并没有在一起太长时间,我们分离之后也没有再见过面。   明明是一段短暂的又没有什么太深刻故事的曾经,为何我会记的这样久呢?   就好像……我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其实远比那几年要更长更久,我们之间经历过的事情,也比那几年要更多更深刻一样。   伽罗……你现在,还好吗?      【1】   “我是大俱利伽罗广光。”那个一脸冷漠的少年说完这句之后,就再也没说话了。   “呃……啊……啊!广光君是个很腼腆的人啊。”他眨眨眼睛,干笑了几声来缓解气氛。不过对面的人明显不接受他的好意,对于他说的“腼腆”二字,他的反应是冷冷地刺人的视线射了过来。   他权当没看见,继续保持微笑。“广光君以后就是我们的同伴了,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于是少年就真的立刻起身,甩了一句“没事的话别管我”然后径自离去。   要不是旁边的同伴绊住了他,估计他这样好脾气的也会冲上去揍他一顿。   初次见面就是这样的僵硬的场面,之后的情况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个个性孤僻又冷漠的少年并没有得到大家的喜爱,加之他自己有意的远离,更是将自己与众人之间的距离拉得越来越大。   他实在是看不过眼,忍不住去找了他几次。   “大家都在一起生活,广光君不可以太离群啊,这样不好的。”   “……”   “一直独自行动也不太好吧,会被大家排斥的哦。”   “没兴趣和你们混熟。”他的反应相当不耐烦。   啊,啊,他脑袋上的青筋又要蹦起来了。   “那这样好了。”他磨了磨牙根微微一笑。“既然广光君不愿意和我们一起,那就由我来跟广光君一起好了。一直看广光君一个人行动,作为同伴我也很自责伤感啊。”   随后自他来之后第一次的,少年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   你自责伤感个什么劲?——他的眼神这么说着。   他又一次发挥视而不见的能力,笑着伸出手,以成年人的力气直接压制了他的挣扎,将他从房间里拖了出去。   “刚好我要出门买菜,广光君就和我一起去吧。”   “你等……”   “你喜欢什么菜,一会儿买给你哦。”   “我不……”   “哦,广光君似乎也没有准备其他换洗衣服吧,那就一块买了吧。”   “……”   看着他难看的脸色和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他心里非常爽,真的,非常爽。      在那之后,他们俩(实际上只是他单方面)飞快的熟悉起来了。   虽然他依然会表现出一副很不爽很不乐意的样子,但是依然会把他交代的事情做完做好。   其他同伴对他的态度也慢慢发生了改变,遇到事情的时候,也愿意拉着他一起去。虽然他还是很不乐意的样子就是了,嘴上也会继续拒绝,但最后还是会跟着大家走。   终于不用再担心他变成一个自闭儿童,他也能松口气了。看到目的达成,他也就不再继续天天形影不离的跟着他干什么都拉着他了。本以为他会很高兴他不再缠着他,但是外出的时候却经常看见他板着脸站在门口,一副“我不是在等你我只是刚好在这里站着而已”的表情。   那个时候他总是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勾着他的脖子一起往外走。“刚好和我一起去买东西吧广光?我请客哦!”   “我才不用你请。”他依然冷冷的。   “好好好,是我一定要请,麻烦你一定要赏脸?”   “……”      再不久之后,他被主人献给了另一位大人。      “不过广光现在的样子已经很让人放心了呢。”告别的时候他笑着说。“要继续保持哦。”   依然冷漠寡言的少年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以后要是能再见就好了呢。”他直白的目光看得他说不出话来,沉默许久,只是干巴巴地挤出了一句勉强的笑音。   “会再见的。”少年淡淡地说。他的语气一如平常那般,此时此刻却又好像有千斤沉重,一下子将他没有着落的心压了回去。   “嗯,届时我再请你吧。”他笑着像以往那样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但这次却没有再勾着他的脖子带着他走,而是收回手转身,离开。      从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      再之后……   再之后,发生了什么?      哦对,再之后,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地震引发了一场大火。而他,死在了火灾中。      【A】   “我叫烛台切光忠。……这名字是不是怪怪的?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   他自顾自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很可笑。他完全不能理解这种自问自答有什么意义。   “我是大俱利伽罗广光。”本来他也只打算说这么一句话就行的,但是停了一下,不知怎么的,他突然鬼使神差地补充了一句:“没兴趣加入你们。”   “噗——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对面那个人就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捧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他笑的太开心,导致他想打他。   “哈哈哈哈……没想到广光君竟然是这么一个有趣的人。”他一边抹着眼角的泪花一边笑着说。“看来我们以后一定能好好相处了啊。”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感觉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想不通这个问题,但是那个人已经开始按照他以为的那种情况来和他相处了。吃饭要拉着他,外出要拉着他,就连洗澡也要拉着他一起。   他着实不堪其扰,但是因为打不过他,力气也没他大所以硬是被他拽着走。   “广光君不要一直呆在房间里,对身体不好。”   “广光君不要老吃一样东西,营养会不全面的。”   “广光君这身衣服看起来有点旧了,我给你买身新的吧。”   “广光君一个人练功多没意思啊,我陪你!”   广光君,广光君,广光君……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他实在是不能理解他的热情从何而来,实在不能理解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自来熟的人。   有一次,他实在是有些烦躁,就在他自顾自说完了接下来的行程计划之后甩开了他抓过来的手,并说了一句:“你很烦。”   那个时候,他微微愣了一下,眨了下眼睛,又跟没听见一样抓起了他的手,笑着把他拖走了。   “哎呀广光君……你可真是个小孩子呀……”   他拥那种长辈般的,迁就又宠爱的语气,轻轻说道。   “太不可爱,会没人喜欢的哦……”   那时他想回答:“那就请你不要喜欢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里突然变得很伤感。   所以他最终没有说出这句话,最终没有再甩开他的手。   他大概是不想让他不喜欢他的,毕竟在这个地方真正会喜欢他的人没几个,他到底还是个孩子,还是希望有人能够在意他。   他到底还是个孩子。      日子就这样平淡不惊地过着,他和烛台切的关系越来越好,和其他人的关系也因他变得缓和起来,就是偶尔他不在,其他人也不会忘记他,会拉着他一起。   他面上不显,心中却爱上了这样的生活。在以前他可能完全想象不到有朝一日他能有这样的生活,但是现在他却分外享受这样和众人相伴的每一天。   这样和烛台切在一起的每一天。      直到,他被主人献给了别人。      “我要走啦,广光。”知道这件事的烛台切表现的并不很意外。“真是可笑呢,当初我也是被这样献给现在的主人的啊。”   他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想问以后还会再见面吗?你走之后还会回来看看我们吗?你,以后还会再来看我吗?   想问的那么多,可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烛台切关注着他,所以他似乎也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笑着握住了他的手。“放心,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啦。”   他的手指在他掌心里抽筋般地抖动了几下,终于忍不住反握住了他。“……我会去看你。”   如果你不来,我会去看你。   他微微瞪大了眼睛,露出像是第一次见他一样的惊讶表情。“广光……”   “我会去看你。”他重复了一遍。   “哈——”对面的人眯起了眼睛。“我好高兴,广光……你还是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来呢。我真高兴啊……怎么总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呢……”   “……”   “哈哈哈逗你的。一定要来看我啊广光。”   “好。”他重重点头。   烛台切便笑眯眯地离开了。他本来看起来很伤感的,现在能笑着离开,一定是因为他相信他回来看他的是吧?      他长那么大,从未为自己争取过什么,从未挽留过什么,从未想要拥有过什么。却第一次,在那个男人的身上萌生出了这样的感情。   因此他能够跪在主人面前说出想要去看望他这样的话,能够恳请主人再多宽容他几日,让他多在他身边停留几天。   他,真的不想和他分开。      他,真的不想和他分开。   那年关东发生了好大的地震。本来接到消息的时候他就要回去了。可是听到消息,他却从马上跳了下来。   “哎呀,你下来做什么?趁现在还能走赶紧回去啊。”烛台切吆喝着。   “我跟你一起。”他摇头拒绝。在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的情况下,他不能就这样离开。   “前主人会生气的吧?你还是赶紧回去了,我这里没什么事啊?”   他摇头,不再多言,却是坚持要留下来和他一起。   他非常庆幸他那个时候做出的这样的选择,因为不久之后大地震就来了。   地震还带来了非常大的火灾,但因为那个时候有他陪在他身边,所以才能够在火灾发生后及时将他救出来。   他不能想象失去他的未来又会变成怎样,他已经回忆不起曾经自己一个人的样子,他的记忆里满满的全都是他的影子。   他,不想和他分开。他不想再变成一个人,他开始害怕一个人。   所以,所以……      “你不要死啊,光忠。”      【Ⅰ】   “我是大俱利伽罗广光。”   “我能叫你伽罗君吗?”   大俱利抬起头,面前的青年微微笑着向他凑近了一些,温柔地问。   “随便你。”他向后靠了靠,微微皱起眉头,想要避开他的靠近。   “伽罗君看样子不习惯和人相处呢。”青年便不再继续向前,坐在原地笑眯眯地说。   “我没兴趣和你们扎堆。”他冷淡地移开眼睛。   “可是我很喜欢伽罗君呢。”青年眨了眨眼睛,“你手臂上的龙看起来很棒哦。”   他的态度让他感觉有些轻浮,于是一眼不吭地站起身准备走开。   “等等呀——”对方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他想甩开,却发现完全甩不掉。   “不要碰我。”他回过头带了一丝厌恶地说。   青年抿了下嘴,笑了。“不听人说完话就走很没礼貌的哦。”   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他当然不希望没有礼貌之类的不好的话被传到主人耳朵里,所知只好忍耐着站在原地听他继续说什么。   “伽罗君果然很有趣。”对方笑了一声,轻轻松开了他。“不过,太离群不是好事哦。”   “我一个人就行了。”他不耐烦地说。   对面青年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只是感觉突然就冷了下来。“这样可不太好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又恢复了原样。“嗨呀,差点就保持不住形象了呢。伽罗君真是的啊。”   他茫然地皱了皱眉头,那人却突然起身拉着他往外走。“哦,对了,今天的菜还没有买,伽罗君陪我一起去吧。”   他着实不想和人有太近距离的接触,忍耐到院子里,就忍无可忍地甩开了他。   对方晃了晃手,轻轻地摇了摇头。“相当任性呢,伽罗君。”   “我不会跟你去的。”他是真的不高兴了,语气也冲了起来。“你这样很烦。”   不过他并没有像刚才那样生气,只是静静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你真的很不想和人打交道呢,伽罗君。”   “是在怕什么吗?”   “怕?”他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话。“你在说什么。”   “嗯,或许你自己也没有什么感觉呢。”烛台切轻轻点了点下巴。“虽然我们这些武士,薄幸又薄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掉,但是因此而拒绝和别人建立起联系,岂不是太伤感了?”   说着他又自顾自地笑了。“好啦好啦,这都是小事啦。”说着又来拉他,“如果有一天要死了也不用怕啦,伽罗君,我会一直记着你的,啊。”   他自己又想到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所以说这些话?他完全搞不懂,却意外的不再想拒绝他伸过来的手,任凭他抓住了他。   “伽罗君有什么喜欢的菜式吗?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虽然是个奇怪的总会想些乱七八糟事情的人,但是确实是个好人。他看着他的背影,下了结论。      不知为何,烛台切总是认为他有在害怕什么东西。   虽然他真的很想告诉他他并没有,但是总觉得说出来会被他认为是在逞强,所以算了。   因为“他在害怕”,所以他总是干什么事情都要叫上他,生怕他一个人落单,完全忘记了他刚开始就说过的不想和他们接触太多的话。   然后在他稍微有反抗表现的时候,就开始“安慰他”。“唉,没事的,伽罗君,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啊?”   搞的他有时候真的很想对他大吼一通。   明明是个看起来很温和的人,怎么意外的这么强势?   时间一长,他也懒得再去理他,他要跟着就让他跟着,他要拉着他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反正大部分的事情其实都是对方在做,他只要在一边待着就行了。   “有没有生出一点安全感来?”偶尔他还会这么问。   他只好暗暗翻着白眼点头。      后来偶尔他想,或许真正在怕什么的,是他才对。   所以虽然看起来很靠谱很值得信赖,但其实对方心里也很怕被别人拒绝和远离吗?   这样想来的话,他的做法他也不是不能接受了。   于是两个人的思想意外的和谐了起来,生活上的摩擦也小了很多。之前看起来一直是烛台切在迁就他,现在,他也能迁就一下对方的想法了。   烛台切对他的“变化”非常感动。   “伽罗君越来越招人喜欢了啊。”   这句话说的有理有据的。其他同伴也确实和他的关系好了不少,虽然不知道有多少是被烛台切灌输了奇怪的思想,但总体来说收获不错。   烛台切偶尔就会笑着说:“看到你和其他人打成一片,我还有点吃醋嘞。”   他闻言就默不作声地脱离其他人,坐到他旁边来。   烛台切那个时候就会笑的更开心,眼睛都弯成两条弧线的那种,笑的莫名让他很尴尬。      在实力上,烛台切确实很强。他一直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的武士总是被青睐的,主人也更愿意带着他上战场。   那个时候他就想到他曾说的“薄幸薄命”这样的话,也稍微能够品出一丝他言语中的伤感来。   他总觉得自己对于生死一向看的很淡,但也不知道是否是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也感染了一点他的多愁善感,现在想到生死别离什么的,也有了一些犹疑。   或许他以前真的是不怕的,现在,却也开始怕了。   都怪那个人说的多余的话。      不久之后,他听说主人将烛台切献给了另外一位将军。   那天他回去之后,看到烛台切坐在房间里发呆,看着门外的眼神有些感伤。   “你怕吗?”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问。   “嗯?怕什么?”烛台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反问了一句。不过还没等他回答,他就知道了,于是就笑了起来。   “这话不应该是我问伽罗你吗?竟然被你先问出来了啊。”   他不理会,又重复了一遍:“你怕吗?”   “嗯……不怕。”他说。“当初我也是被前主人献给现任主人的,那个时候确实很怕,但是这一次不会了。”   “也并没有什么好怕的啊。”   他的言语表情都很轻松,但他还是觉得他的眼神很沉重。   想了想,他说:“可我很怕。”   他果然没时间去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了,注意力完全被他吸引了过来。“什么什么,伽罗居然承认自己在害怕?”   “……对。”他无奈地点头。   “你在怕什么?”   他张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沉默了很久,才在对方的催促下一字一顿地发声:   “你要走了。我很怕。”   可具体怕什么呢,他又不是很清楚。   不过对方却没有追问他在怕什么,听到他的话,烛台切先是一愣,然后就笑着伸手抱住了他。   “哎呀伽罗君……你跟个孩子一样呢。”   他笑着,把头靠在他肩上,又突然沉默了。   他们都沉默了。烛火在黑夜的桌台上跳跃,窗外的月亮照耀着庭院,假山的倒影,在缘侧的木廊上轻轻晃动着。   许久,许久,久的他觉得自己都要就这样睡过去了。   那个温柔的声音又轻轻地在耳边响起了:   “虽然我们这些武士,薄幸又薄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掉。但是,伽罗君,还是太好了,和你建立起了联系,太好了。”   他的眼眶蓦然一酸,并未觉得想哭,也并没有眼泪冒出来,只是眼前的烛火和窗外的月影突然就模糊了。   “独自战斗……独自死去,对我来说,这样才好。”   那个人轻笑着拍了他一下。“嗨呀,你就这样跟我告别吗?”   “……”   “唉,我知道你就是这样一个害羞的人,好了好了。”   “……”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他没有再见烛台切。   之后他时不时会收到他的来信,总是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张纸,但他的回信却从没写满过一张纸。   他有时也觉得这样不好,想要多写些回话给他,但是提起笔的时候,又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好重复一些自己每天做的鸡毛蒜皮的小事,说些我很好之类的话。   他会在信中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地让他和同伴们打好关系,不要一个人独来独往,不要拒绝别人,会给他讲他那里的风土人情,捎带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说自己进来的一些情况,故意让他尴尬似的说“伽罗酱,你不要害怕,我虽然和你距离远了,但还是记得你的”之类让他很想撕纸的话。      有年春天主人带他们外出,正是紫阳花盛放的时节,他回来的时候正好收到了他的来信,回信的时候就提了一句,他便在回信里说,我们这里的枫叶很好看,等到秋天,我寄给你。   然后那年秋天,关东发生了大地震。   他从来没有遇见过也没有听说过那么严重的地震,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完全呆住了。   地震带来的混乱让通信交通完全瘫痪了,他不能再送信出去,也无法前往查探消息,只是零零散散的听说,不但有大地震,还发生了大火,伤亡很严重……   他失去了他的消息。   起先,他还无法压抑的慌张着,可随着死亡的名单慢慢流出,他没有看到他的名字,也就勉勉强强地能够安下一半的心来。   他又想起他的话来,虽然时代已经变了,但是他们,或许依然还是那些薄幸又薄命的武士吧。   死,很可怕,但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他还活着,他或许也也还活着。   只是春天的紫阳花开了一次又一次,飞过窗前的鸽子一只又一只,他等的红枫到底没有来。      【-】   西历2205年,人们发现了关于“时间”的秘密,从此获得了跨越时间的力量。   历史因此被人为的扭曲破坏,并且直接影响到了在此之后继续前进的未来。   为了不让时间被强行扭曲,人们求助于“神”的力量,斩断错误的时间,让一切回归正常。   但想要改变历史和修正时间的不仅仅有人,也有神。      我叫烛台切光忠,这是一把刀的名字,也是我的名字。   这把刀曾于近百年前的一场地震大火中被焚,却侥幸未毁,而我也得以苟延残喘至今。   关于过去我已记不太清,只依然记得我有一个很好的兄弟,叫大俱利伽罗。我们分开很久了,可能我也无法再见到他,但我依然很牵挂他。   他是个内心脆弱的孩子,不知道现在他一个人是否还会觉得不安,如果你有幸见到他,请替我告诉他:   不要怕,伽罗。无论历史怎样变换前行,无论故事开头被怎样选择,无论最终相隔是生是死是千里之遥,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END] 作者按: 设定还是以刀乱的基础设定做改编,不过并没有审神者去修正历史哈,这事儿谁想干谁干反正我不想干x 光忠到底是啥大家仁者见仁x 基本上就是一个时间线的三个故事,开头看懂的话估计后面也就懂了:第一条线光忠在关东大地震的火灾里死掉了,于是伽罗为了救他改变了历史结果自己死了,然后光忠又改变了历史让两个人都活了下来。本来是打算写四条线的……唉好累哦实在是写不动了xxx以及本来是想写更缠绵一点的感情线的可惜我有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的絮叨失败了……大家就一边吐槽这个见月咸鱼的很差劲啊一边看吧x 总而言之这就又是一个我有脑洞但是我没写出花来的悲伤地故事吧……之后如果我还写的话我一定会努力加油的…… 谢谢各位还愿意支持我啦o(* ̄▽ ̄*)ゞ爱你们。 2017-04-22 热度(12) 评论(5)
【利&艾】【黑暗向】【与他们有关的一百个传说】第十个传说·鸳鸯血树 前言: 大家好我咸鱼月又回来了~这两日卧床思考突然有感而发故而回来写个小短文。也细想了自己近些年近些日子来喜欢的作品和人物,发现能写出来的果然还是这两个人和刀剑的几个CP,所以以后可能也会继续写这些人的故事。当然了频率请不要抱太大期望x 太久不写这个系列了都快没感觉了……趁这几天看了几篇怪谈送上这个没有什么气氛的小故事……赶紧把第十个凑出来拯救强迫症(。) 以上,见月w - 请称呼全名为:与他们有关的不知道几个反正先说成一百个的写不成故事的传说。 並非絕對的CP文,或者說這是有兩人參與的文而已。 黑暗驚悚向。 前作请使用首页的同人索引查看或点击百日传说的tag~ 以上 谢谢阅读 ——————————————————————————————————————————————————————————————————————————————————————————   这亦是传言来的了。是说曾经有一户人家,祖上其实是深山里一枝成精的药草,变成人之后就像人一样生活还娶妻生了子,一直繁衍到现在,不过家境已经慢慢没落了。   然后说这家的男孩子,叫耶格尔的,和另一个大家族的独生子阿克曼是两小无猜的关系,只不过后来阿克曼生了重病,据说就要死了。   阿克曼的母亲到处求医问药求神拜佛,不知怎么就得知了关于耶格尔家祖上的事,然后就去问一个据说很传奇的神人。神人说如果耶格尔祖上真的是成精的药草的话,说不定他们现在还依然有精怪遗留下来的力量,或许就真的能治好阿克曼的病。   但是说是这么说,要怎么样治大家却又毫无头绪的。   阿克曼就在这些日子里越来越虚弱,眼看就快不行了,然后这位母亲一天晚上做梦,梦见一个神人对他说,如果想要治阿克曼的病,就要用一种传说中的草药。母亲一看,好像是据说耶格尔祖上那个成精的药草的样子。然后她就告诉神人,说我这里有一个据说是这个草药成精之后和人类一代一代生下来的孩子。神人说,这个孩子身上也还有那个精怪的力量,不过平时不显。如果想要治好阿克曼,就要要他的心头血,但是一般的心头血不行,必须是他想着能为阿克曼去死时那种心情下的心头血,把这血给阿克曼喝了,他就能好了。   母亲醒来以后忧心的不行,你说耶格尔怎么才愿意为阿克曼去死呢?她也没有头绪,只能先把耶格尔接到家里来,让他和阿克曼呆在一起。   不过这母亲不知道,其实耶格尔和阿克曼已经暗生情愫了,只不过没有告诉她,两个人的关系特别亲密。阿克曼生病以后耶格尔就一直很担心,也到处想办法想要治好他,但也都没办法。这时候阿克曼母亲突然把他接到阿克曼身边,耶格尔还以为是阿克曼要死了,想要见他最后一面,哭着就去了。   他看见阿克曼特别虚弱的躺在那儿,连眼睛都睁不开,哭的更厉害了,阿克曼母亲也忍不住心疼,说你别哭了别哭了,耶格尔心痛难当,说如果有办法,把我的命分一半给他我也愿意呀。阿克曼母亲心里一震,说你和他竟然这么要好。耶格尔说是啊是啊,可是他怎么会生病呢,如果生病的人是我,快死的人是我,说不定我也不会这么难过,哎呀神啊,如果有什么能够治他的办法请一定要告诉我,哪怕是为了他去死,我也会心甘情愿的。   阿克曼母亲又震惊又感动,但还是抽出刀子把耶格尔给杀死了。她剖开耶格尔的胸口,把他心里的血挤出来给阿克曼喝,没想到刚喝下去阿克曼虚弱的呼吸就恢复了强健。   阿克曼的母亲只好偷偷地把耶格尔的尸体藏了起来,并且告诉所有的人,耶格尔看到虚弱的阿克曼心痛不已,已经回去了。   阿克曼不久后就真的好了起来,他去找耶格尔,却得知他来了阿克曼家之后就没回去,他去问母亲,母亲却说耶格尔早都走了。其他地方到哪儿都找不到,耶格尔就这么给失踪了。   阿克曼痛失所爱非常难过,不久又病倒了,病里朦朦胧胧的他听见后院有人在哭,就起身去看,然后看到耶格尔蹲在一棵树下哭泣,他惊喜的走过去叫耶格尔,等到耶格尔抬起头却看见他胸口有个血琳琳的大洞。   醒来之后阿克曼在后院的树下挖出了耶格尔的尸体,才得知自己痊愈的真相,痛苦难当,一个人带着耶格尔的尸体隐居到了深山里,死后和他葬在了一起。   后来他们的坟头上长出了一棵矮树,矮树秋天结果,据说这果子有起死回生的奇效,但是直接吃了肯定会被毒死,只有喝了被果子毒死之人的血才能见效。但是如果被那果子毒死的人不是自愿要为那生病的人去死而吃着果子的话,那么他的血也会毒死那生病之人。   不过这也都是传言而已,现在也没真的有人见过那棵树,吃过那个果子。而且即便是有,现在的人又有几个能为了另外一个人心甘情愿的去死呢?所以传说果然也就是传说罢了。 2016-10-04 热度(4)
【进击的巨人】距离坠落00:02:14 角色:艾伦→←利威尔 旧文混更。如果非要说个理由就是……啊今年的艾伦生日礼物吧【。 这也是最后一篇能拿出来混个更进巨文了。一年前的G文好像是(喂 至于参与合志的正文是不可能啦还请支持吧2333333 话说我还欠了好多刀剑文啊啊啊啊这句话我并没有说过我并没有想起来! - - -   》》》      【2月9日】   周六的时候我的那个病人又来找我了。那个时候距离情人节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街上的卖花人已经比往常多了一倍,精品店的橱窗里也都摆满了漂亮的巧克力,似乎所有商家门口的装饰品都变成了粉色红色这样暧昧的颜色。   但是他见我的时候并没有显得有多开心或者说多么期待,和往常一样的冲我微笑了一下,他坐在我对面,很端正的姿势,两腿紧紧地并拢,双手交叠放在大腿上,紧贴小腹,头微微低着,脸恰好保持在头发和姿势形成的一小块模糊的阴影里。   我开始翻阅上一次以及上上一次的记录,他没有说话我也没有,我用音响播放着宗教轻音乐,大管风琴的悠长声音带动空气和我翻动纸张的声音,气氛并不显得紧张,却也没有太轻松。   “你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有些不理想吗?”我粗略的看了一眼之前关于他的记录,结合他今天到来的姿态心中已经大致有了判断。我放下手里的记录册将它扔到我的沙发后面——我相信每一个来我这里的人都不会希望看到它。并且在收回手的时候顺手打开了安置在沙发旁边圆桌上的录音机。   “不,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小声回答,声音很轻但是非常稳定,看来他的情绪还是处于可控制的状态之下的。其实这么说也不太对,因为他和别人不一样,他每次来情绪都显得很平静,让我有时候会产生其实他是一个正常人的错觉——我知道这样的想法非常不对。   “你可以慢慢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个音乐不喜欢的话我可以换一种,你喜欢什么音乐?还是说想要喝杯果汁?”我保持平常心以对待朋友来客那样的对待他,虽然他总是显得有些拘谨,但是这么久的时间里已经足够我知道他是一个羞涩腼腆却也足够坦率真诚的人。   “不了,谢谢。”说这话的时候他抬头飞快地看了我一眼并且给了我一个微笑,那样子有点像娇羞的小女孩,不过他做起来却依然显得赏心悦目。   “好的,如果你需要什么随时可以告诉我。”我用温和的语气说道,“我们的时间很充足,你不用着急想太多。”   “谢谢你。”他感激地回答,然后沉默了一会儿。   我用那个沉默的空隙迅速的回想了一遍他从开始至现在的一切情况,在一切被我捋顺之后我却突然生出了一些奇怪的迷惑。不过虽说如此,但我还是没有开口。直到他的声音慢慢地开始响起来。   “前两天……他说,情人节的时候要不要一起出去,因为我们都放假了。说实话,当时我感到很开心,因为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出去玩了,不管是因为他的原因,还是因为我的……然后我们就开始为这一次的假期做准备。”他的声音依然很轻柔,但是那种柔和和之前不一样,带着一些虚无飘渺的恍惚,好像是他突然陷入了梦境一般,整个人都变得不太真实起来。   “但是到第二天的时候……我却突然对接下来的计划充满了恐惧……”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停顿了很久,我始终保持沉默,直到他继续讲述。   “明明之前我们已经把一切都说好了……我也做好了准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临近那个时间,我就越是恐惧,直到昨天晚上,我一直都没有办法入睡,我感到很紧张,就好像是我们接下来要迎接的不是一场放松的假期,而是一件可怕的事。”   他的双手死死地扣在一起,并且微微地颤抖,他把头埋得更深了一些,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脸,只有他的发旋在我眼前,一绺不安分的头发绕了个弯无处可去,呆愣愣地翘了起来。   “昨天我又拒绝了他的求欢,我知道他一定很伤心,但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为什么……”他有些痛苦的甩动头部,抬起双手抱住了头。“只要他的手碰到我我就感到很恐惧很紧张,虽然我的内心一直在喊着‘不这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接受他’,可是身体的反应却是我根本无法指挥的……”   “我只能不停地向他道歉,虽然他说没关系,并且还反过来安慰我,可是越是这样我就越紧张,到最后我竟然夺门而逃……”他发出一声急促的哭音,然后哽咽了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这样……”   我拿起放在手边的纸巾盒子放在了他面前,交叠双腿靠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放轻松,亲爱的。”我说,“我之前已经说过,你的这种表现是某种心理压力在作怪。你想到什么了吗?——依然没有想起什么来?”   他的情绪起伏得快平复的也很快,他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睛,深吸了口气然后重新安静下来,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一个劲的把自己藏起来。   看来我让他觉得安全了,这样挺好。   “没有,医生。”他抽着鼻子说道,“我甚至打电话问了妈妈,我以前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事实上我在遇见他之前和别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问题。”   “恩,你是说你在和以前的男朋友交往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是的。”   “那么是你们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完全没有,医生。”他抬起头用一种欲哭的表情看着我,“而且那也不可能。”他的眼眶里又迅速的充满了泪水。“你不知道,医生,他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人,有时候我都觉得我承担不起他对我的那种宠爱。他是个很大男子主义的人,但是在我面前,永远以我的心情和想法为第一位,他从来不会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我想要的东西他都会给我,他不会忘记我们之间任何一个特殊的日子,每一个节日他都能找到理由送我礼物……您有妻子,或者恋人吗,医生?”   我挑了下眉头。“嗯……有过。”   “那么他对您……或者说您有喜欢过一个人喜欢到什么都愿意给他吗?”他的注意力似乎开始有被转移的迹象了,我在心中苦笑,却并没有将话题带回去,毕竟看现在的样子,还是把谈话的节奏交给他比较好。   “嗯……”我装模作样的“回忆”了一下。“他是个很好的人,虽然性格很强势,小毛病也不少,但是对恋人好的没话说。”   “就是这样!”他猛地坐直了身体,似乎突然找到了谈话的兴趣,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他那样的人……用完美来形容也不为过……”他感慨着,脸上浮现出幸福的表情,但是那仅仅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就又变的非常低落。   “明明是这样的人……明明是这样人……为什么我不满足呢?”他嘴巴一扁好像又要哭了。“他对我那么好……那么好……为什么我就是不能……就是不能……”   我无声地叹了口气。“好吧,亲爱的,让我们暂时换个话题吧。”我站起来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然后把音乐换成了布鲁斯蓝调。   “来谈谈情人节?”我坐回沙发上,然后对他笑了一下。“情人节的时候你喜欢做什么?”   “情人节……”他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羞涩的笑了一下。“说实话,医生,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节日那些的,对我来说和其他日子没有太大的差别。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超市的东西又涨价了吧。”   “哈,我们真像。”我笑了起来。“我也是这样,在我看来节日除了让大街上变得更堵物价变得更贵之外没什么其他的。”   他也忍不住笑了。“是的,是这样没错……其实他也不太喜欢过节,因为好几次我们在节日里想要去饭店吃饭,结果预约的时候都被告诉说‘您订的太晚了,已经没有位置了’……最后还是要在家里吃饭,没有任何变化。”   “看来你的手艺不错。”   “我喜欢那种感觉。”他的神情变得温柔而安详,“虽然我从小到大都生活的很波澜不惊,但是我依然喜欢那种温馨平淡的生活。”他的眼睛弯了起来。“有时候我在想,上辈子的我一定是生活在战争年代,所以这辈子才这么想要一个平静温馨的家庭。”   我点了点头,“看来你是个宿命论者。”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论。”他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不过我的确相信有命运这样的东西存在,因为命运让我获得了这样的人生,让我认识了我爱的人,并且让我们在一起……”他抬起头看着我,双眼闪亮,“您知道吗,医生,我在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以后一定会认识的……不,不如说更像是我就觉得我早就认识他了,就等他来和我重逢一样。更让人惊喜的是,后来我这样告诉她以后,他也说和我有一样的感觉!”他像个孩子一样显得兴奋极了,想要把这种神奇的默契分享给别人,“您有过这种感觉吗?这种……命中注定一样的感觉……”   “嗯,那是一种很棒的感觉。不过我要打断一下你,”我笑着摆了摆手,“说到宿命论,我有些好奇,你做过什么奇怪的梦吗?……就是,以你为主角的?”   房间里轻快地气氛似乎在我这句话说出来以后迅速的凝固并且僵硬了下去。   他还保持着手舞足蹈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恍惚,他慢慢地收回手脚恢复以前那种僵硬的坐姿,然后低下了头。   许久之后,他轻轻地说道:“哦……医生,没错,医生。如果您不提这个的话,大概我一直都不会想起来的。因为那是我一直想要刻意忘记的东西,虽然它只出现了一次,但是我却觉得它会影响我的一生。”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介意告诉我吗?……亲爱的,要知道,你的有所保留,会让我对你的治疗产生困扰。”   “不,我并没有打算一直不告诉您。”他摇头冲我苍白的笑了一下。“只是我自己也忘记了,若不是您提醒的话,我大概也是想不起来的。”   我用遥控器关掉了音响,然后给他的杯子里重新蓄满水。   “来吧,放轻松,现在这里就你和我,把你一直藏在心里的秘密告诉我吧。”我轻柔地引导着他,“或许知道了那些,我们就知道了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原因。”   他慢慢地抬起头,用一种朦胧的视线和我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恍惚地冲我笑了一下。   “这个梦我从来没有告诉过第二个人,您是唯一一个知道的,医生。”   我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变得更加柔和。“我会是唯一一个知道它的外人。”   “我相信您的医德。”他笑着说,然后低下头。“那是挺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是我和他在一起的三个月左右。那段时间我们曾经因为一件小事产生了一点小的分歧,但是您知道的,医生,他从来不会对我发火,也不会对我说一句重话,所以我们只是冷战了几天而已。甚至连分房睡都没有。”   “但是就是那几天,我做了一些奇怪的梦。就是那些梦让我觉得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宿命,或者说是前世今生什么类似的东西存在。”   “你还记得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那是些很琐碎的片段,医生,我无法将它们联系起来,只是大致知道,那大概是‘我’,和‘他’之间的一些事情。”   “你的梦里出现了他?”   “对。”   “在梦里我们应该也是关系很好的伙伴……不过梦里的世界当然和现实是不一样的,梦里的我们似乎承受着一些巨大的威胁。为了保护自己,所有人都聚集在一个地方,与外界隔离起来。除此之外,我没有什么更多的细节可以阐述。”   “那来说说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不太清楚……大致就是一些不好的事。好像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和他还有其他一些人离开了隔离的安全区,结果在外面遇到了危险。”   “生命危险?”   “是的。生命危险。”他放在腿上的双手用力的握紧了。“开始有人死去,但是到底是什么正在迫害我们我并不知道,只知道我和他还有幸存者似乎逃了很久,想要回到安全区。”   “但是似乎就在我们即将回去的时候,出现了令人措手不及的危险,我在那场危险里被杀死了。”   他的身体伴随着话语僵硬了,好像又一次回忆起了死亡的感觉。那种状态持续了很久,他才慢慢放松下来,抬起头惨淡的看了我一眼对我笑了一下,然后深深地深深地弓下了腰,把脸埋在了腿上。   我有些担忧的看着他的动作。   “我被杀死了……医生。”他沉闷的带着哽咽声的声音低低的响起。“虽然那是在梦里……虽然那个时候我们都面临着同样的危险,可是我死了,没有人来救我……”   我瞬间明白了什么。但是虽然我明白了,我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还沉浸在那份深切的痛苦和悲伤之中无法自拔。“即便是后来醒来我也一直心存希望,那个时候有人伸手想要去拯救我……但是不论最后我怎么回想那些片段,我都没有看到他们的动作……虽然明知道那只是一个梦而已,躺在我身边的他是绝对不可能放任我一个人身处丧命的危险之中的,可是那个时候我所感受到的痛苦却仿佛就像是真的一样……”   “所以最后你强迫自己忘记了那些吗?”我适时地问道。   “是的。”他直起腰,狼狈地冲我笑了笑。“我强迫自己忘记了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重新回到现实的生活中去,但没想到我还是本能的开始恐惧和抗拒他了。”   “如果你能早点想起来,前两个星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我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从沙发后面拿出笔记本开始迅速地记录。“既然我们已经找到了根源所在,治疗方案就好说了。现在的关键是要你克服梦境带给你的心理阴影。因为你在梦里死去的时候你的爱人没有去救你,所以你对他产生了抗拒,如果他那个时候救了你,你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不好的想法了吧。”   “或许是这样没错。”弄清楚了一切,他的情绪显得非常低落。   “那么下个星期,我会给你安排一次催眠治疗。”我停止了本上的记录,对他说道。“下个星期的这个时候,可以吗?”   “没问题。”他虚弱的笑了笑,点点头。   我关掉录音机站了起来,和他握了下手。“放轻松,亲爱的。或许这个情人节你们可以重新制定点计划。”我笑着建议,“不旅行的话,可以一起去游乐场什么的。有很多游戏,需要你们两个一起才能完成。你可以看看,他到底会不会放开你的手。或许下个星期,我们依然只需要聊聊天就可以了。”   他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低下头腼腆地笑了。   “谢谢您,医生,我会努力的。”      》》》      【2月14日】   情人节如期而至。   艾伦和利威尔在几天前越好一起去挑战最近巡演到这个城市的一个大型鬼屋冒险游戏。   说实话,利威尔不太喜欢这个,但耐不住恋人的恳求,他只能放弃早已打算好的马尔代夫热带沙滩,去探索那劳什子的人造鬼屋。   有个年轻的恋人就是这样,他们总是会有一些你无法理解的奇怪点子。虽然所有人都有一段青春热血的年代,但是利威尔觉得他们离那个时间段已经太过遥远了,遥远的记忆都要模糊掉。   利威尔习惯早到,艾伦却是个总是在踩点的人。不过幸亏他没有迟到过,否则利威尔绝对要瞪他。   “您今天也是这么早啊利威尔先生。”艾伦跑过马路到达集合地点,看着早早等在那里的利威尔嘿嘿的笑了起来。   “笑的傻死了。”利威尔一巴掌按在他跑的红扑扑的脸上,转身向着检票口走去。“快点,再晚人更多了还有什么意思。”   “没关系啦没关系,”艾伦跟在他身后笑起来,“这个屋子有四个入口,开始的路都不一样,只有在中间才会碰到呢。”   “那也够扫兴了。”利威尔冷哼。   “我们可以借助道具吓吓他们。”艾伦大笑起来。“我问过了,也是可以的哟。”   “我才没兴趣往身上涂颜料。”利威尔嫌弃的咂嘴。检票之后扯着艾伦走进了院子里。因为是特别有名的大型恐怖冒险游戏,所以特地改造了当地一座废旧的古堡,进入大门之后气氛立刻阴森起来,周围树林浓密,将外界的喧嚣牢牢阻挡在外,复原的古典庭院残破荒凉,破旧的大木门无法合拢,吱吱呀呀的在风中晃动,这里的天气似乎也都被特别改变了一样,明明在外面还晴着,进来之后却变成了阴天。   艾伦立刻兴奋起来了。“看起来棒极了是吧利威尔先生!”他扯住利威尔的的袖子开始往门庭走。“快点快点,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小鬼。”利威尔不屑的哼了一声,但还是顺从的跟着他走了上去。   房间里没有灯光,他们能拿进来的道具只有手电筒,其余的全部要在房间里自己探索。古堡本身就已经破败不堪,再稍加妆点就更是阴森恐怖,没有太多人工痕迹到是让利威尔满意了点。   “总觉得这个古堡给人一种非常兴奋的感觉!”不过艾伦实在是兴致太高了,完全没有探险鬼屋的紧张感,看的利威尔差点笑场。   “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啧,”想到这里利威尔就像踹踹走在前面的人的屁股,他们竟然用一整天情人节的时间来探险鬼屋……要不是屋子的开放时间只到晚上十点,大概让那家伙在里面过夜他都愿意。   “没错没错,听起来就很棒。”粗神经的艾伦完全没感受到利威尔身上散发出的怨气。   利威尔叹了口气,跟着他继续在灰扑扑布满灰尘洒满人造血的房间里“探险”,同时哀悼自己又一个被年轻恋人搞的一点浪漫气息都没有的情人节。   你的心理年龄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艾伦?      “这个房间太脏了,需要好好打扫。”   “利威尔先生您不要在这个时候犯洁癖好吗好搞笑……”   进入书房的时候利威尔肉疼的看着落满灰尘的书架的样子让艾伦笑的肚子疼。   利威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好啦好啦我们快点出去啦。”艾伦见状立刻拉住他的手往门外走。“上楼吧?这一层似乎没发现什么。”   “好。”   不过二人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却发现楼梯上破了一个巨大的洞,根本无法跳跃过去的宽度,至少得找张门板放在上面才能过去。   “门板不多的是。”利威尔往回走了几步,抬腿踹掉了书房的门。   艾伦长大了嘴巴。“这个……不要咱们赔钱吧?……”   利威尔翻了个白眼,“否则呢,从一楼到这里你看到其他什么扔在地上的门板了吗?”   “好吧。”艾伦耸肩,“那么我们上去吧。”说完他率先走上了门板。   虽然门板的长度和宽度足够他们依次通过,但是那个洞至少要两张门板才能盖起来,旁边依然漏着一大片,向下看去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有多深。   利威尔站在楼梯下面等着艾伦上去之后他再过去,虽然知道门板绝对结实,但他还是有些担心。   这种担心果然在下一刻就变成了真的。   “妈呀!”明明就要走过去了,但是从楼梯空洞下面突然伸出来一只惨白的枯瘦如骷髅的手抓住了艾伦的脚腕,然后将他用力的往下扯,艾伦一时不察被拉的一个趔趄,身体从板子上滑进了旁边的大洞里。   “艾伦!”利威尔眼疾手快扑上去拉住了他,但是下面的那只手也同样力大无穷,利威尔用脚勾住楼梯栏杆把自己固定住,抓着艾伦的手极为用力。   “利威尔先生……”艾伦哭丧着脸,“下面似乎有好几个人在拽我……”   “闭嘴还不给我用力往上爬!”利威尔真想暴打他一顿。“我拉着你,你用力,别管下面那些东西,踩着他们也得给我上来!”   艾伦张口正要答应,出口的声音却突然变成了尖叫。“呀!——不要拉我的裤子!”   利威尔的脸黑了。   “快点给我上来!”   “我在努力啦!”艾伦大叫,“他们老抓着我我没有着力点啦!”   利威尔狠狠地瞪着他,“再不想办法上来我就松手把你扔下去。”   艾伦惊恐的看着他:“不是吧?”   “你试试看。”利威尔冷酷道。   艾伦差点哭出来:“又不是我的错干嘛要这么对我啊。”   利威尔用力扯了扯他,“我已经尽我全力来帮你了,如果你不争气的话我拉不住你也是活该。”   艾伦抽抽鼻子:“哪怕下面的东西真的要杀我吃了我你也要这样做吗?”   利威尔冷哼:“我不是没有给你希望和机会。”   “真是冷酷啊利威尔先生。”艾伦瞪他,“如果在战争年代你绝对是那种伤病员拖后腿就毫不犹豫舍弃的残暴将领吧。”   “因为是你,艾伦。”利威尔认真地迎着他的目光说道。“因为是你,所以我给你机会。但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你真掉下去的话我会跳下去救你的,但在这之前你能自己救自己就不要责备我没有对你舍身。”   艾伦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起来。“唉,利威尔先生你还真是老的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呢,明明是这么浪漫的话说出来都能让人感动不起来。”   利威尔咬牙。   “好啦好啦我想办法啦。”艾伦扑腾了两下用力甩开那些扯着自己不放的“鬼手”,然后借着利威尔的拉力一点点往上爬,终于爬了上来。   “唉,衣服脏的不成样子啊。”艾伦提了提裤子叹了口气。   “别指望我给你洗。”利威尔扭过头。   “我有洗衣机啦哈哈哈!”艾伦跳到楼梯上看着他大笑起来。   要不是自己还在门板上踩着利威尔早用门板糊他了。      晚上十点两人准时走出出口,夜晚的风清冷的令人精神一震,艾伦用力伸了个懒腰,“啊——今天真是太棒了!”   “棒吗。”利威尔懒得吐槽了。“你这见洞就掉的本事也真是够棒了。”   “哎呀有什么关系嘛。”艾伦打哈哈,“反正利威尔先生在上面抓着我啦。”   “如果我没抓住你呢。”利威尔翻白眼。“我也有万一掉下去的时候好吗。”   “但只要是利威尔先生可以的话,就一定会伸手的不是吗。”艾伦走在前面回头看着他轻笑了起来。“我相信利威尔先生,哪怕真的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你没有救我,我也相信你是有原因的。”   “虽然一段感情的开始没有理由,但是结束必然有个理由。”利威尔淡淡地说,“人的降生一样也是没有理由的,但死亡总会有一个理由。”   “我虽然忘了我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了,但是现在我还没找见让你滚蛋的理由,所以你就乖乖的跟着我就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利威尔先生你还真是不会说情话啊哈哈哈哈哈怎么办我完全感动不起来啊哈哈哈哈哈……”   利威尔抬腿踹了上去。   “小鬼,真以为我舍不得揍你吗!”   “哎呀今天就算了我衣服已经脏了但以后可不要随便踹我啊。”艾伦没躲开也不生气,随便拍了拍土继续笑嘻嘻地说道,“否则脏了还是利威尔先生洗哦。”   利威尔无言以对的瞪着他。   艾伦倒退着走了一段时间,突然冲他笑了一下。“我知道呢,利威尔先生。”   “哦?”   “利威尔先生总是这样,能给我的就一定会给我,不能的也不会凭白许诺让我失望。我知道的。所以我相信利威尔先生,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是相信你的。相信你所做一切的理由,绝对不会是为了伤害我。”   夜风静静穿过两个人之间的黑暗,艾伦站在路口面带笑容,干净的眼睛里倒映着冷夜之中的路灯的光,利威尔站在他两三步远的地方,面色冷淡,看着他的目光却很温暖。他慢慢地张开口,夜幕中晦暗的眼睛突然被光照亮。   “艾伦——”      》》》      【2月16日】   我和我的助手准备好了一个温暖明亮的房间。下午三点的时候我的病人准时按响了门铃,我亲自去开门,微笑着迎接他。   “你看起来气色不错。”   他眨了眨眼睛冲我笑了笑,“这两天我休息的很好。”   “看来困扰你的事情被解决了?”我有些惊奇,带着他走到书房坐下,给他倒了一杯大麦茶。   “是的,我想我不需要什么催眠治疗了。”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脸被风吹的有些发红,但是人很精神。“上个星期回去以后我想了很多,本来都已经做好了这个星期来接受治疗的准备了……但是情人节那天,一切都变的不同了。”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难以掩饰脸上幸福和高兴地神采,他似乎也发现了,于是难为情地咬了咬嘴唇。   “哦,那真是太好了……”我感慨了一声,为爱情。“能和我分享一下情人节的活动吗?”我笑起来,“要知道那天我可是一个人……真是需要被安慰一下呢。”   “当然了!……”他显然也很高兴,不过又有些顾虑,“我还以为医生不太想要听我们讲这些呢。”   “我才不会嫉妒你们呢!”我大笑起来。“而且这是治疗需要,你尽管说就是了。”   “那好吧。”他也完全放松了下来,双手捧起杯子喝了口热茶。“上次回去以后,我依然没有什么起色,所以我只能做好和他大吵一架的准备告诉他我们不能去旅行了。但他最终还是谅解了我,并且立刻开始考虑其他可行的方案来。虽然我一直在否决……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决定好,我的状态很差,他也有些难受,那天晚上他睡觉他都没有抱着我……”   “然后第二天我去超市购物的时候,路上有人塞给我一张传单,据说是一个全球巡演的大型恐怖城堡的真人冒险游戏要来这里公演了。说实话,我本来没打算去的,不过突然想到了医生您的建议,所以决定回去和他商量一下。”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   “其实他不太喜欢这些……但是他从来不拒绝我,所以还是在网上买了票,刚好是在情人节当天。没想到我们竟然要在情人节一起去鬼屋探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的笑起来,但神色又很感慨。“虽然我心里万分清楚他一定会全程保护我的……不管那里面有什么他讨厌的东西。”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   “医生去过那个鬼屋吗?”他突然暂停讲述开始问我,“就在那个市郊废弃的老城堡。”   “我知道那里。”我回答了一句。   “不愧是全球巡演的节目,真的很棒!”他赞叹了一句,然后又把话题扯了回去。“虽然据说是很恐怖的冒险游戏,不过也不知道是我心中的担子太重还是其他的什么,几乎完全没有注意,有什么危险都是他帮忙解决的……反正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他笑了笑。   “不一定哦。”我摇摇头。“那种游戏的危险性还是蛮大的。”   “医生真是铁口啊。”他笑叹道,“我刚觉得没什么的时候,就和他遇到麻烦了。”   “出了什么事?”   “房间里有很多陷阱……我不小心触发了陷阱,掉进了洞里。”   “啊……”我轻呼了一声。   他耸了下肩膀。“说实话,那时候吓坏我了。一路上都有他给我保驾护航,我都不知道自己还会遇到这种情况。”   “你掉下去了?”   “不,没有,他拉住我了。”他摇摇头,脸上迅速的扯过一个笑容又消失了。   “那真是太险了。”   “没错……我低头看过,下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道有多深。您也知道,医生,越是未知的情况就越是令人感到担忧,我总觉得那是一个无底洞,我掉下去就再也上不来了。”   “那样的环境确实会引发这样的联想。”   “幸好他抓住我了。”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感叹地笑出声来。“他没有赶不及……”   “他是为了保护你而陪在你身旁的。”我柔声道,“他不会赶不及的。”   “是的,我知道……”他的眼眶突然红了,声音迅速的哽咽起来,“我知道他对我有多好,他有多爱我,哪怕那个时候我那么绝望,我觉得我一定爬不上去,但他握着我的手……”   “他不会放开你的。”我轻声说。“因为他知道他能够救你。”   “那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我的那个梦来,我觉得我在那一瞬间又开始做梦了。”他又哭又笑地说起来,“我不知道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眼前一会儿是他拉着我不放手的样子,一会儿是他看着我无动于衷的样子……那种错乱持续了很久,等我被他叫醒的时候,我已经被他拉上来了。”   “他救你了。”   “对,他救我了,救我了……”他全身颤抖,用手捂住了嘴巴,然后低低地哭了起来。   我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   大概过了十分钟,他才稳定下来,停止哭泣,呼吸变得正常。   “抱歉,医生,”他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然后又别开眼。“我有些激动了。”   “没关系。”我微笑,“看来之后你已经走出了阴影。”   “我想是的。”他放在腿上的手指绕起圈来。“虽然看起来过程有点傻。”   “不,你无须这样想。”我摇头,“不管是什么理由让你的心理阴影消失,只要达成目的就够了。”我慢慢说道,“你梦中梦见他没有伸手救你,不管那是不是什么前世,都是你潜意识里对他不太信任——或者说对自己不太信任——所产生的感觉。你说他对你非常好非常宠爱,或许就是因为这种好这种宠爱让你觉得有些不真实,你对自己没自信,也不相信他会这样对你,所以才觉得他会对你的困境无动于衷。但事实证明他不会抛弃你一个人经历危险,只要他给你足够的安全感,你就不会那么担心了。”   “您说的没错。”他低着头轻轻叹息。“我是一只有些自卑,因为他那么优秀,志向高远,可我只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没有什么抱负,这种差距,让我觉得担忧……”   “既然你们已经互相选择,就应该对对方保持信任。”我喝了一口有些凉的茶。“有人曾告诉过我,爱是可以没有理由就存在的,既然他爱你,你们互相爱慕,就不要再去探究所谓的爱的理由。”   “要知道,爱这件事,本身就需要极大地勇气呢。”   “医生的口气充满沧桑。”他抬起头看着我轻声说。“医生以前也有过恋人吧,为什么现在没在一起呢?”   我笑了笑,并没有立刻回答。   他有些尴尬:“我本意并非想要问您这个……是我冒昧……”   “没关系。”我摆了摆手。“过去的事情而已。而且也不是什么说不出口的事。”   “——他是因为车祸去世了。”   他的脸猛地涨红了,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我很抱歉,医生,对不起……”   “不用在意。”我微笑安抚他   他还是有些坐立难安,最后干脆站了起来。“我……我还是先告辞吧……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会给您打电话的……”   我在本子上做完记录,然后关掉录音机站了起来。“那么你的治疗到今天就结束了,希望你和他以后能够过得幸福。当然,有什么小问题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他和我握了下手然后冲我鞠了一躬。“万分感谢您的帮助……今天真是失礼了。”   “那么慢走。”我点点头,然后通知助手带他离开。      得知客人离开后我坐下来伸了个懒腰,询问助手:“今天还有其他预约的患者吗?”   “您今天已经没有病患了,艾伦医生。”   “好吧。那麻烦叫佣人进来把东西收拾一下吧。”   “好的。”   我合上笔记本放在桌上然后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音响里播放着灵魂乐,激扬的节奏却意外的令我昏昏欲睡。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      【22:28:46】   “艾伦——”      今年冬天的雪停得很早,现在天气还算冷,不过天空晴朗,夜晚的黑浓重的就像是足以吞噬一切坠入者的黑洞,没有星月。街上行人稀少,寒冷的夜晚滴水成冰。嘈杂的声音也似乎被冻结的沉默。   “我说过的吧……即便是你不救我,我也知道你是有原因的……”   “但这一次依然是‘我可以’……”   “才刚说了你不会伤害我,你就做出这种事来,真是太过分了……”   “让你伤心,总比让我伤身又伤心来的好吧?”   “你现在难过吗?”   “有点……”   “我很难过。……不是说爱是没有理由的吗?那么‘为了爱’也应该不是理由吧!”   “分离总是需要理由的,你就权当那是我的理由吧。今天情人节,我已经满足了你的一个愿望,那么作为回报,接受我这次的无理取闹吧。……唯一一次。”   “我才不会接受!”艾伦突然嘶吼出声,重重地将利威尔拥进了怀中,“辩解啊!说服我啊!这种可笑的结论我怎么能够接受!不是爱吗!既然爱就不要找理由离开啊!——”   男人闭上眼怜爱地笑了。   “明明相爱着……”青年人的声线颤抖起来,“明明不需要任何理由……为什么要无理取闹呢?为什么要任性呢?这个理由我不接受,我接受不了,你快点换一个啊……你说啊!啊啊啊啊啊啊!——”               [END] 2016-04-20 热度(5) 评论(4)
【刀剑乱舞】【鹤一期】无花之果,无果之花。(R18) (20160419:更换发车地址) - - - 世间所有的残缺,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完整。 ——《无花之果,无果之花。》 他蜷缩身体,像人类诞生之初在子宫内,外界的声音隔皮肤和羊水透入,模糊而朦胧。 一线阳光穿透纸窗,单薄而温柔地落在他的眼睛上。 一吻落下,夜幕归于沉睡,黎明醒来。 鹤丸拉开门,湿润的风徐徐吹进,鸟雀在庭院的树枝上跳跃,草叶上露珠慢慢蒸发,阳光变成碎金落在他眸上。 封闭的世界打开出口,他破水而出,凡世的声音变成他来到此世的第一声哭叫。 “早上好,一期。” 他醒了过来。 仿佛做了一个漫长到锈蚀的梦境,悬在眼眶中的泪水都尚未落下。 那个人踏入他的世界,带着满身光芒,唇角弯出弧度,整个人的线条似乎都是飞扬的,重复连贯就能画成翅膀,然后迎风而去。 但那鸟儿却扑簌而下,纷飞的羽毛铺天盖地的淹没了他。 “今天的近侍是一期。”鹤丸蹲在床褥边,伸手将他脑后睡乱的发丝一点点顺直,然后在他的后颈上捏了一下。 “啊……那我起迟了。”他有些慌乱,睡醒时的恍惚感被这句话一下子全部赶走,匆忙揭开被子就要换衣服。 “不着急。”鹤丸改蹲为坐,随意地盘起了脚。“主上去看后面的菜园了,还没回来。” “你昨天……怎么不告诉我。”他解开浴衣带子就开始套长裤,然后一边脱一边穿制服,手忙脚乱,脑后被压下去的头发再度翘了起来。 鹤丸手肘撑着膝盖一手托下巴,笑吟吟看他在那边手舞足蹈的整理衣服,懒散地眯起眼睛。“昨天看你早早就睡了,不忍心叫醒你嘛。” 他叹了口气,将落地的浴衣捡起摊开叠好,拿起放在一旁的肩甲一边往手臂上套一边向外走去。“罚你整理房间。” 刚刚还悠然的表情瞬间僵硬了,鹤丸微微瞠目,“唉?!” 门口已经没有第二个人的踪影。“……等等!我只是顺路来叫你而已,为什么还要负责房间打扫?!……一期……一期!” 不过没人回应他。 最后他只能将房间里的褥子被子全部叠好收进柜子里,然后被外面路过的三日月毫不留情地嘲讽了。 “今天起得真早呢鹤丸!” “……” 明明他起的就是最早了! 他讨厌战争。 不知道原因,厌恶感却是从内心深处像井喷一样涌出,无法堵塞的疯狂汹涌。 但作为一把冰冷的凶器,他不知道自己除了战场还能去往何处。 他的主紧握着刀柄,带着他们深入敌人深处,用滚烫的鲜血来温热他们毫无温度的锋刃。 而他,却极度恐惧那种温度。 像恐惧疼痛那样,让自己瑟瑟发抖。 但是这种恐惧,他不能告诉任何人,不能流露一丝一毫。 “一期。”主上在回程时走到他旁边,似乎对他受伤感到很担忧。“抱歉,没想到今天会碰到那么难缠的敌人……你……还好吗?” 他看了主上一眼,微微笑着摇了摇头。下颌肌肉牵动伤口,一丝血迹再度渗了出来。 主上微微怔了一下,伸手向他似乎是想要抹掉那丝血痕。 他笑着避开了,再度冲主人摇头。 主上轻叹了一声,走到了前方带队,而他的步子越来越慢,每一个越过他的同伴都关怀问候他是不是需要搀扶,都被他笑着摇头拒绝了。 他将苍白的嘴唇抿的很紧,一声不吭,一言不发,回到本丸主上立刻吩咐他去手入室,他没有推辞的去了。 鹤丸从隔壁的房间出来,看着他进入房间,关紧房门,犹豫了一下,趁大家没注意的时候也偷偷溜进去了。 一进门他就盯住了坐在垫子上背对他的人,负责为一期治疗伤口的医师则是很不能理解的盯着完好无损却站在手入室的鹤丸。 “别看我啦快点给他包扎啦。”鹤丸翻白眼。随后大跨步走到了他身边坐了下来。 腿上和腰上的伤口被绷带扎紧,脸上的伤口无法包扎,只能用药,医师用镊子夹着沾了药水的棉球小心翼翼地擦拭伤口,他盯着房间的角落不去看眼前的医生,身体却因为疼痛而颤抖不止。 鹤丸忍不住抓住他的手在掌心握紧。 医师处理完伤口就离开,喝令他好好休息,刀手入完成之前不准离开。 鹤丸替他点头然后不耐烦地将医生踢出门,木门再度闭合时发出的声音令他浑身一震,眼中的泪水也被这声响震落下来。 刚回到他身旁的鹤丸一愣,旋即露出了无奈又心疼的表情。“我就知道。” 他盘腿坐下,伸手将一期揽入怀中,一手轻拍他后背,一手摩挲着他的脑袋。 “哦,哦,不疼了,不疼了,乖哦,乖哦。” 他的生理泪水和疼痛的眼泪流个不停,听到他的话,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鹤丸低头看看他,垂首在他的鼻尖上亲了亲。 “真棒。” 他又忍不住笑了。眨眨眼睛,又有几颗泪水落下,砸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鹤丸像是被那重量压到一般眯了眯眼睛,抱着他的手微微收紧了。 因为受伤,所以他暂时不会再跟着队伍外出。而鹤丸因为之前偷懒(?)不叠被子,被主上命令留守本丸,顺便监督一直在种田的时候偷懒的那几个孩子们。 鹤丸表示除了追着小鬼跑之外,能抱着一期一起睡到自然醒的日子简直不能更幸福。 “今天他们都去远征,我们去偷次郎的酒吧。”入夜时,鹤丸悄悄对他说。 “……别胡闹。” 鹤丸哼了一声。“反正你是从犯。”说完就自己去偷酒了。 “……” 结果,偷来的酒还是两个人一起喝掉了。 鹤丸的酒量明显比他好,喝了一多半的酒依然还很清醒,不过他已经有些迷糊了。 不过他酒品很好,喝醉也只是躺下睡觉而已,不过睡下之前都有点呆,如果是熟人的话,因为心里放心,所以经常会对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鹤丸当然是知道他这个特点的,还故意将他灌醉,其用心简直不要太明显。 不过他们确实很久没有亲近过了,所以就半推半就的满足了他。 果然,在鹤丸看到他开始坐在桌子旁边发呆,叫一声才答应一声的时候,立刻撩起衣服跑到了他这边挨着他坐了下来。 “一期。” “……哦。” “一期,你喝醉了吗?” “……嗯……?”不要问他问题,他答不上来。 当然了,鹤丸故意的。 “一期啊。” “……嗯。” “说你喜欢我。” “……你喜欢我。” “……啊呸!” “……?” “……错了错了,重来。”鹤丸抓住他的手放到面前,认真地看着他,不过他的眼神焦距早都散掉了。 “一期,我喜欢你。” “……哦。” “……噫!”他差点把手里的东西当成酒杯扔出去,回过神才发现是一期的手,赶紧又抓紧了。” “一期,说‘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他满足了。 忍不住伸手用力的抱紧他。”我也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嗯。“ 并不是暗恋太深以至于要用这种方式来试探,只是他太过内敛,从不会说这样的话,即便他们在一起如此之久,什么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却也从来没有听过他对他说一句”我喜欢你“。 害他只能用这么阴险的法子来自我满足。 虽然明知道他清醒过来后就会完全忘记这些事。 依然会在那个时候,暗自心喜。 本来还想再做点什么,不过他醉的太深,估计连他是谁都不知道,鹤丸只能放弃。 收拾了酒杯酒壶,铺好了两人的被褥,鹤丸给他换上浴衣然后塞进被子里,又低头在他鼻尖上亲了亲。 “晚安,一期。” “……”他几乎是一沾枕头就立刻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见状,他也只能笑叹一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他慢慢躺下,慢慢闭眼,慢慢入睡。 睡到半夜,鹤丸梦到自己和敌人战斗。 对方拿着刀,直刷刷朝着他劈下来,他赶紧举刀挡住,不过对方力气显然比他大多了,压得他手臂都颤抖了,紧张的几乎无法呼吸。 最后,他的刀发出一声哀鸣,敌人的刀朝着他狠狠地劈下来—— “!”他猛地惊醒。 天花板黑黢黢地,浮游着从窗缝渗进来的碎淡月光,像一尾一尾游动的鱼。 手臂很沉重,有重物压在上面,隐隐作痛。 他侧头一看,是一期不知什么时候滚过来,压在了他放在被外的手臂上。 他茫然的目视了一下他的被子到他这里的距离,不太明白他是怎么过来的。 不过看他一直躺在他旁边,没有什么遮盖,隐隐有些发冷地蜷缩身体,他又心中不舍,小心地抽出了手臂,想连着他压住的被子一起抽出来,不过似乎有些难。 没办法,他只能起来将他的被子抱过来,两个人躺在鹤丸的被子上盖着他的被子继续睡。 怕他半夜又不知滚到哪里去,鹤丸将他牢牢地抓在了怀里,看他的头靠着他胸口,安心又满足的搂着他睡了过去。 睡着之后就又是梦境。 这次依然是在战场上,不知为何远方的风景都很扭曲,天和地的界限模糊不清,铺天盖地都是红和黑两种颜色,混淆的色块像污垢一样占据着背景,令人感到极为不适,看多了似乎喉咙都有些阻塞。 他茫然地站在荒地里,周围都是尸体和断刀,血不是平面流动的,而是立体的,像火一样,在尸体和残刀上一边扭曲,一边向前蔓延。 他突然觉得很恐怖。 然后前方不远处突然传来喊杀声,他定睛一看,黑雾冲天,妖骨摩挲碰撞,阴森发亮的眼睛在一片黑暗和血红之中显得戾气极重。 他紧张地握紧了手里的刀,摆出迎战的姿势,敌军快速朝着他冲来,扬起黑雾缭绕的刀刃攻击他。 他一一迎战,一一击退对方,刀锋劈断妖刀,妖骨破裂粉碎,敌人尖啸着化为雾气,还未喘息,又是新的敌人。 他愈战愈勇,一往无前,心中只有将眼前之敌斩杀殆尽的冰冷。 终于只剩最后一个,他不等对方出手先行跃出,举刀就砍,对方只能被动地举刀抵抗,之前梦中的景象此刻颠倒过来,他的刀锋压迫地对方无法动弹,手臂颤抖,刀刃一寸一寸蔓延开裂纹,堕落的妖骨发出凄厉嘶哑的哀鸣,他缓缓地牵起嘴角,露出冷笑,手臂蓄力,然后猛地劈下去,最后一击—— ”铮!“敌人的刀瞬间断成两节,他带着必胜的笑容看着自己的刀刃斩向对方已毫无防御的肉体,就在那一刻,敌人周身的雾气突然散去,被黑暗笼罩的面容瞬间明亮起来,他抬起了头,与他对视—— 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崩溃,手臂施加的力道却无法再收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脸被一刀两断—— ”不,一期!——“ 他听到自己撕心裂肺的尖叫,伴随妖骨一块块碎裂的声音,眼前突然燃起大火,他眼前不是被砍断的刀,而是被火焰烧的面目全非的刀刃,面目全非的一期浑身是血站在他面前,张开了嘴,滚烫的血液喷涌而出,全溅在了他的胸口上。 又烫又沉重,他无法呼吸,无法呼吸。 火焰席卷而上,将对方吞噬。 他动弹不得,只能厉声尖叫、咆哮,到最后崩溃的哭出声来: ”不,一期,不要走,求你,不要离开我——“ ”鹤,鹤,你快醒醒。“ 他动弹不得,有人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不让他挣扎,他崩溃又绝望的睁开眼,夜色混着零碎的月光一下子从天花板上流淌下来,他被人用力的抓在怀里,对方的眼睛在黑暗中依然闪烁着柔软的金光。 ”鹤。“看他渐渐平静下来,一期这才放松了力气,用手轻轻抚摸他汗湿的脸。”做噩梦了吗,鹤。“ 他躺在对方怀中喘息,视线焦距一时无法凝聚,只看到眼前摇曳的黑暗,昏暗,朦胧,却又格外静谧安宁。 他闭了闭眼,抬手握住了胸口的那只手,终于平静了下来。 ”一期。“他翻了个身埋进一期胸口。 ”恩。“他低头轻轻地用嘴唇蹭了蹭他的头发。 ”我们做吧。“鹤丸听到自己沙哑而疲倦的声音说。 他微微愣了愣,旋即将头靠在了他头上。 ”好。“语调一如既往,温柔又安详。 ”我们做吧。“ (*/ω╲*)→吃肉点我:http://note.youdao.com/yws/public/redirect/share?id=094181b3ded502eed3928be1f329d207type=false 鹤丸醒了过来,房间里没有人,阳光在枕头上铺了一层,明亮又柔软,令他想起一期的眼神,也是这样令人心疼的柔亮温软。 他慢吞吞地坐起身,隐约听到外面的声音,又慢慢换了衣服,套上袜子,顺着被光照亮的走廊走到前厅,还没看到门口,里面的声音就已经传出来了。 是远征的队伍回来了,正在里面热闹。鹤丸走到门口,看到远征回来的小鬼们正围着一期向他展示自己的战利品。博多和后藤抢了敌军一箱小判,得意洋洋地邀功,头顶上的呆毛翘的老高,一期笑得不能自已,一边点头一边夸赞他们,惹得其他孩子也凑过来要夸奖,一时间叽哩哇啦鬼哭狼嚎,把一期的声音和身影完全盖了个严实。 鹤丸靠在门边上看他们闹腾,孩子们的注意力都在一期身上,几乎谁都没注意他来了,还是乱被不小心挤出圈子仰倒在榻榻米上,抬眼刚好看到他,才笑着招呼了一句:“鹤哥!” 大家这才把目光转移过来。 既然被发现他也不好继续在这里旁观,站直了身子慢悠悠的踱步过去,路过爬起来的乱的时候伸手顺便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然后恬不知耻地挤进圈子里坐在了一期旁边。“都带回来些什么啊,来来来让我看看。” 对待自家哥哥是一个样其他人是另一样的粟田口弟弟们立刻团结起来将小判箱牢牢地挡在身后不给看,守财奴的样子让一期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鹤丸撇撇嘴表示不屑。“藏什么藏,早都看到了。” 乱立刻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做出防守姿势:“这是要上交给主上的,鹤哥不准动!” 鹤丸忍不住咆哮:“喂!我动什么啦!” “我听物吉说,上次鹤哥和他们去远征收了小判箱回来,在路上买了好多团子!最后回来给主上说只收了一小箱,明明是中箱来着!” 鹤丸赶紧手忙脚乱去捂乱的嘴。“喂喂喂,没有证据别乱说!” “我有证据!”后藤赶紧举手,“物吉那两天胖了!肯定是跟着鹤哥吃团子吃的!” 大家嘘声起哄,只有一期在旁边笑得不行,肚子都疼了。 “鹤……鹤……真的很爱……吃团子……啊……” 鹤丸正在一对多的和几个小鬼玩擒拿,听到他的话,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 一期用手指抹掉眼角的泪,一边笑一边说:“既然这样的话,下午茶我多准备一些吧。不过,绝对不能提前偷吃啊。” 弟弟们一旁吵吵嚷嚷:“都看好你们的团子!千万不能让鹤哥叼走了!” “喂,什么是叼走?乱,你给我说清楚!” “鹤哥臭无赖,噗噜!”乱跳出他的攻击圈子,在外面冲他做鬼脸吐舌头。 “你给我过来,我要把你的头发剃光!” 看他化身大魔王,大家赶忙往哥哥身后躲,一期没办法只能抬手拦住他,看他怒气未消(假的),只能凑到他耳边轻声说:“别和他们闹了……我的那份……给你……” 鹤丸看了他一眼,接到对方有些讨好的带着笑意的眼神,这才心满意足地哼了一声放松了脸色表示不和小鬼一般见识。一期见状又感激地在他耳边趁大家不注意轻轻亲了一下,不过这怎么够,鹤丸立刻抓着他对着他的嘴结结实实的“啵”了一下。 “噢噢噢噢噢鹤哥耍流氓!——”大家又开始起哄。 一期本来当着这么多弟弟被吻了脸有些红,听到这话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鹤丸用目光巡视了一遍他的弟弟们,哼了一声,脸上的那股得意劲看得乱只想用小判砸他。 一期拍了拍手,让大家安静了下来。“好了好了,快把东西收拾好送到后面去吧,主上要来咯。” “好——”大家立刻起身,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搬箱子的搬箱子,分工明确井井有条,似乎刚才的热闹景象都是装出来的一样,看的鹤丸目瞪口呆。 一期去搬小判箱,看到鹤丸在一旁发呆,笑着用手肘撞了撞他。“我们一起去吧。” 鹤丸回过神,目光对上他的视线,金色的眸子柔软如水,光芒潋滟,每一次视线看过来的时候,都仿佛带着无限情意和温暖,令他的心也柔软的快要化掉了。 他扯了扯嘴角,也牵出一个笑来,点了点头。 “好。” 【end】 【番外】 烛台切:鹤丸,你是越来越懒了啊。 鹤丸:……啥? 烛台切:三日月今天路过你的房间,发现你的被子又没叠。 鹤丸:……三日月每天都要路过我房门口是要干嘛。 烛台切:不管怎样,你没叠被子是事实,这种陋习要不得,今天的菜园就交给你了。 鹤丸:……喂!什么时候轮到你分配内番了! 三日月:啊啊,鹤丸你要去看菜园了嘛?那一期岂不是一个人睡,太孤独了,一期你干脆今天就和我一起睡吧。 一期:咦?好啊。 鹤丸:……?!!!一期,主上还没有说要让我去看菜园! 主上:鹤丸!院子里晾的被子是怎么回事,你趁我们不在又对一期做了什么?罚你去看菜园! 次郎:鹤丸!你是不是又偷我酒了!还把我酒壶扔到水池里! 主上:罪加一等,多看一天! 鹤丸:QQQQQAQQQQQ?!!!! 后记: 其实我只是应 @氧氣禁止 婶婶大大来写肉而已……本来只想说两句剧情就行了结果还是尽量铺的完整了点_(:зゝ∠)_ 脑洞即上一篇记录,→_→不要意外,那个剧情设定其实就是为了这文写的【。 一年没割肉,感觉疼的都要哭出来了QVQ【。黑暗料理,吃的难受请不要怪罪我…… 另外大概有人发现……弟弟们我最喜欢写乱了……至于原因…… 女装少年大法好_(^q^」∠)_ 乱酱最可爱了(*/ω╲*),感觉会很有兴趣和鹤丸斗嘴w 一期是个温柔的好哥哥,弟弟们也会支持他的恋情的。不过该奚落哥夫的地方还是绝对不能放过(笑 本来没打算把鹤丸写成这种蔫坏的类型的,不过总觉得爱玩的老爷爷总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偷酒就不说了,拿着小判去买团子吃肯定也有……hhh 三日月只是一个内心阴险的老爷爷而已233333 因为是晚上在吵吵闹闹中写的,可能有些不太优质,还请见谅,肉是一边卡一边参考其他小黄文一边挤出来的,如果出现什么不明显的错误,就不要指出来了啊哈哈哈。 无花果没有花朵,樱花没有果实,也只是那样说说而已。 没有的其实始终都在,所以果实依然会成熟,花朵依然会开放。 而我,依然爱你。 我是见月,谢谢大家。 2016-01-16 热度(82) 评论(2)
【记录‖脑洞】 我也一直想要学着写第二人称……可是每次想到的都是第一人称或是第三人称才能写出来的内容……或者是说我还不知道要怎么用第二人称来描述吧_(:зゝ∠)_ 好了来说正事。 前段时间看了个文,有感于剧情设计来构思一个复杂的脑洞。 CP鹤一期吧。 剧情引申来自另一篇没有公开发表的鹤一期脑洞,依然是篡改历史路线的产物(其实我才是历史修正主义者)。 ———————————————————————————————————————————————————————————————————————————————————————————————— 欢迎来到本丸,一期一振。我名鹤丸国永,和你一样来自宫内厅三之丸,那个地方我们曾一起度过300年。 我们曾一起在大阪城度过一段短暂的日子,然后因为战火分离。 我们曾在大阪城相遇,而你不肯离去。 而这些,你都不记得。 一把温柔的太刀,一把失去记忆的刀,一把坚强却又怕疼的刀。 我很怕疼的。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总觉得那伤口发烫时,就像是火焰在烧灼。一想到那个场景,本来微弱的痛也会无限放大,以至于会恐惧而痛苦的哭出声来。 可如果你吻我,抱我,在我身上留下痕迹,让我感到疼痛,我虽然也难过的想要哭,却又无法在一开始就拒绝。 纵使我们相爱,纵使你不在乎曾经空白的过去,但那埋藏在我内心的黑暗的伤痕,也会在午夜时分像毒蛇一样伸展肢体和咬噬血肉,那毒液令人窒息,心脏也无法呼吸,仿佛只有剖开了胸膛拆掉了肋骨,将一切都暴露出来,才能得以喘息。 恍惚时我也想要回到那未曾发生过什么的过去,去改变些只要我做就可以扭转的命运。 而我不行。 而我依然希望你如今这般的无忧无虑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做一个疼痛过后就会忘记的人,依然和我并肩在没有休止的战场上。 而历史它不要说话,我们都不要说话。 ————————————————————————————————————————————————————————————————————————————————————————————— 写个温柔的疼了却会哭的一期。 失去了所有的记忆,空白的被带回本丸,遇见了早已来此的鹤丸。 一无所知所以格外幸福的被爱,一无所知所以无忧无虑的爱人。 让渣鹤自己在午夜梦回时心痛成傻逼吧。(这个剧情大概会在另一篇里) 关于一期: 在大阪被德川家回收。再锻后失去了之前的记忆。 因为无法被使用所以被供奉了起来(变成了个花瓶),后来进入了博物馆。 起先没有被审神者召唤,自己苏醒后回到了被修正者占据的大阪。(可能就这样被堕落了) 审神者带领队伍清扫大阪,被重伤,然后再度失忆。 最后被审神者捡了回去。 2016-01-15 热度(4)
【刀剑乱舞】【俱利烛】热雪 观看此文你可能见到: 话唠爱笑的烛台切; 荡漾到飞起的鹤丸; 明明没戏份却存在感极强的贞宗; 以及—— 闷骚还早泄的大俱利。【笑 观看此文你首先要知道: 这是一篇全线架空现代文。文中出现的地名和设定不等于任何一个现实地方,不接受任何考据。 这是一篇主题为“萍水相逢”的言情(描述感情)文,情感线进行速度毫无道理可言,充分配合“一遇误终生”的中心思想。 此文标题为烛台切视角,内容为大俱利视角,绝对不是作者胡乱翻了下歌曲列表照着随便起的。 那么接下来,请无视看起来格外文艺正经的序,感谢阅读逗逼无比的正文。 ————————————————————————————————————————————————————————————————————————————————————————————— 你知道什么是擦肩而过吗。 就是明明遇见,明明相望,明明靠近,明明触碰,最后却依然彼此分离,没有继续。 就像一场萍水相逢的爱情,明明上天已经给了最好的机遇,明明故事,正要从这里开启—— 却又要就在这里,走向结局。 ——《热雪》 【兔子,兔子,你要到哪儿去?】 秋季的开始依然有些燥热。 皮肤像燃着火,汗水在表面沸腾着,夏季高空余留的暑气,此刻都在空气里分解了。 从帽檐下面汇集的汗水,顺着脸孔的弧度开始下滑,“啪嗒”一声,落在被揉皱的地图上。 “啊。”面容藏匿在帽子阴影下的旅人,因为跋涉而微微嘶哑的嗓音里,流露出了一种并不沉重却确实有些无奈的情绪。 “果然还是,看不懂啊,哈哈。” 人声鼎沸的车站,所有人都步履匆忙,连说一句话的时间都不想浪费,如果因为什么事而减慢了一下速度,脸上的表情都会变得反感。 烛台切抬起头打量着周围,再次确定似乎没有人乐意给与他帮助。 于是开始在车站前面踱起步子,一边考虑手里地图上五颜六色的线条到底代表什么,一边思索一会儿午饭去哪吃。 啊,毕竟,马上就要正午了嘛。 不过,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和境遇之下,这名男子还依然有意识地在他走来走去的时候调整着自己的姿势,好让路人看到他的侧面形象和状态一直处于“优雅、悠闲”、“完全不是没有头绪的走来走去,只是很闲适地在散步而已”这样比较帅比较有范儿的情况下。 其实,完全没有人在意呢,烛台切君。 他们才没兴趣去看一个陌生人在干什么。毕竟不是车祸不是拦路抢劫不是电视剧拍外景,现在的人们很少有心情去关注别人的事。 “啊啊,这个世界上的人真冷漠啊,小贞——” 最终他绕回道行李旁边,哀怨地对挂在拉手上的一只兔子玩偶说道。 兔子保持微笑。太阳在头顶上方持续散发光和热,再这样呆下去,会不会中暑呢? 烛台切也觉得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于是将手里的地图塞进背包侧边的口袋里,提起了旅行包,准备离开这里,找一家餐馆解决午饭。 在拥挤的人流之中穿行,连空气里都弥漫着汗水的咸味。烛台切忍不住抬起手臂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 恩,还好还好。 不过,就是这几秒钟的分神而已,没有留心前方,于是理所应当的撞到了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旅行袋落在了地上,烛台切后退了两步,站稳了身体之后立刻出声道歉。 被撞到的人倒是两手空空,只是因为惯性退了一步而已,稳住之后还低头帮忙捡起了掉落的包。 “……多谢……啊。”看着被送到面前的旅行包上的那条黝黑而且带着纹身的手臂,烛台切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 不会是,撞到当地黑社会了吧? “……”他慢慢抬起头,不过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臆想中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而是个面无表情却长得意外冷冽俊朗的青年人。 没有戴帽子,浓密的黑色头发在阳光下有着金属般的闪耀质感,微微有些汗湿了、凝成一绺一绺地刘海搭在额上,浓重的琥珀色眼睛,像专柜里展出的那些精品一样,散发暖融融闪亮亮的蜜黄色,本身却又是冰冷无机质的。 烛台切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被闪了一下。 看他接了背包之后青年人收回手目不斜视地继续向前,对于他的道歉道谢也没有任何反应,行动干脆利落地让准备继续对对方说点什么的烛台切一张嘴就被晾在了那里。 “呃……” 等他回过神,青年已经快要被拥挤的人群淹没消失了。 “等……请等一下!——”他将背包甩上肩膀,猛地一个拧身——差点栽倒——然后有些狼狈的拖着行李在人群中逆流而上,从缝隙之中匆匆忙忙挤过去,终于成功的抓住了那个背影显得特别冷酷的青年。 “抓住你了——”他用力地喘了口气,感觉自己要被热死了。被他拖在身后的行李箱歪歪扭扭的撞在他小腿上,挂在一边的兔子玩偶跳了一下,撅起屁股对着他。 被抓住手臂的青年止步回头,面无表情地盯着他抓着自己的手。 很白的肤色,即便是这么毒辣的太阳也没有晒黑对方丝毫,只是皮肤表面有些发红。指尖修长白净,指甲的颜色像贝壳一样,柔和的透着淡粉色。衬着他的深色皮肤,更是白的像是要发光一样。 比他看到过的任何一个男人以及女人的手都要好看。 他的视线顺手臂向上,落到那张被汗湿的陌生的脸上,肤色很白,头发很黑,是和他完全不一样的黑色,黑的发蓝,带着一种好像冰凉又细滑的金属质感。眼睛是亮琥珀色,像是有个太阳在里面闪烁。右眼却很煞风景的带着黑色眼罩,虽然并没有影响形象甚至还给对方增添了点粗犷的男人味,不过到底是个莫名碍眼的东西。 虽说如此,依然是个俊朗的甚至于漂亮的男人了。 不过确定是完全没见过的人。 烛台切缓过气来,发现自己还拽着对方,虽然对方依然没说话,不过钉在他脸上的视线却迫人的很,估计是挺反感这样的,他赶紧松开了手。 “啊……哈哈,对不起,有些着急了。”他试着微笑着缓和下凝固的气氛,不过对方似乎不太领情。一双眸色沉沉的眼睛依然直勾勾的盯着他,面无表情,眼神无波。 “嗨。”烛台切叹了口气。“我不是故意要拦住你的……我只是想问个路而已……” “我想在这里换车去京都……不过我不太看得懂这里的地铁线路图……”他从口袋里翻出那张地图,有些苦恼地戳了戳上面五颜六色乱七八糟的线条图案。“而你刚好……嗯……和我撞到了,所以……”他冲对方眨了眨眼睛。 “俗话说,帮人帮到底啦。” 睫毛很长,像小扇子一样。 青年想了想,低头看向他手上的地图。就着他手指的地方看了几秒,默默的掏出了插在口袋里的手,捏着地图一角,顺时针转了一百八十度。 “欸……”烛台切咧了咧嘴,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尴尬还是窘迫或者是混合都有的复杂。 “原来我一直都看反了吗……哈……好尴尬。” 被阳光照得白晃晃的面孔上浮现出很淡很淡的一丝红晕,烛台切移开了视线看了看旁边的天空和地面。 直到恢复正常,又笑眯眯地转回了青年那边。 对方还依然静静地看着他。 “真是太感谢了,事实上我是第一次来南方,对这里的地铁有些搞不懂呢……哈哈。”他用手抚了下湿润的鬓角,顺便将之前小跑时翘起来的头发按下去,确定没有随便翘起的乱发之后才放下手。 “啊——这么说来——你一直都不说话,是因为听不懂我的本地话吗?!”他将地图收回口袋,做完这件事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脸上浮现出一种很微妙的无语表情。 “这么说来我之所以问不到路,是因为语言问题吗……” 看对方突然变得很失落,青年微微歪了下头,眨了眨眼睛。 “你才知道吗?”说的是标准的通用语,音调平直音色深沉,虽然是一概的表现,不过在此刻倒显得反而嘲讽意味十足的样子呢。 “不过我觉得我学的还是挺好的啊……都是跟着电视剧学的唉。” “……嘁。”对方这次是很明显的表现出了嘲讽。 烛台切眯了下眼睛,决定还是不要继续这个话题了,只是耸了下肩膀。 “对了……作为为我指路的回礼,需要我帮忙吗?看你是准备去售票厅啊,很热的样子呢,要休息一下吗?我可以帮忙跑腿哦。” 青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的行李。 “啊,行李吗?没关系没关系,刚好我要带去托运呢。” 刚才明明就打算提着行李离开了吧,烛台切君? 青年又直直的和他对视了几秒钟,最后令他意外的没有发出拒绝的声音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身份证和钱包。 低头掏口袋的时候,微微垂下来的头发弧度和出现在眼前的可爱发旋意外地很孩子气。 “钱等我回来的时候再给吧。” 于是对方默默的递上了身份证。 烛台切接过一看,小声地念了一遍上面的名字。 “大俱利……伽罗。哎嘿,姓氏和我一样都是ri字结尾呢……19岁?!竟然只有19岁?” 出生年月明显把他吓了一跳,趁对方还没回神盯着他的脸看了好几眼。 ……真的只有十九岁吗…… 对方的眼神瞟了过来。 “啊——我叫烛台切,烛台切光忠,今年25岁。”他立刻弯起嘴角对对方自我介绍完毕,然后快速地闪进人群里。 “坐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哦伽罗酱~——” 站在原地的青年人的脸瞬间黑了。 不过还没等几分钟过去,对方又灰溜溜的跑回来了。 “那个——忘记问了……你要买去哪里的车票啊伽罗酱——昂?”最后那个音因为对方猛地甩过来的冰冷眼神吓得陡然变了个调。 “京都。”青年冷冰冰地吐出个地名。 “哦——咦,你也是要去京都吗?! “……” “啊,那太好了,我们要不要搭个伴?!” “……” “行吗行吗?一个人旅行太寂寞啦,人多才好玩啊!” “……” “伽罗……” “再迟就没票了。” 对方阴森森地眯起眼冲着他说道。 “……” 最后还是成功的买到了票,和他同一辆车,不过因为去迟了所以在不同的车厢,为了能够成功拉着对方入伙(?),烛台切很干脆的退掉了之前的车票又买了一张票,成功地霸占了对方对面的座位。 达成目的后烛台切显得非常开心。 “我啊,最喜欢的事就是到处旅行了,不过长谷部和小贞都有自己的工作,所以都不能来陪我呢……啊,长谷部和小贞是我的朋友,我们住在同一间公寓里,从大学到现在都七八年了呢——” 大俱利不得不承认。对方,似乎是个话唠的属性。 即便他到现在基本一声不吭,对方也能一直絮絮叨叨的说下去,给他说,给他从行李箱上转移到背包上的那只兔子“小贞”说,亦或是压根没有对象只是在自说自话…… 不过一向不喜欢吵闹和人多的大俱利这次却意外的没觉得多无聊或者多烦躁。对方温厚的低音听起来很舒服,即便是语调抑扬顿挫感情起起落落的变化也架不住对方有副好嗓子,不管说多久都不会让人感到厌烦。 而且听他话语里讲那些他旅行和他与朋友之间的事……莫名的让人觉得很温暖,很羡慕。 大俱利忍不住回想自己同住在一个公寓的学长兼好友,残酷地发现自己一旦回忆起那些东西就会忍不住露出很可怕的表情——烛台切说的。 “伽罗酱,你怎么啦,表情突然变得很恐怖……” “恐怖?” “感觉像是想起了仇人一样。” “啧。” 所以说,心灵相通的好朋友和美好的故事果然都是别人家的吧,别人家的吧? 【椿树,椿树,花开在五月里。】 京都的季节像是还停留在盛夏。 树木枝繁叶茂,依然有着遮天蔽日的葱茏,花朵开的极其艳丽,道路被妆点的姹紫嫣红,顺着街道的线条直直的延伸到很远的地方去。 这个地方还保留着古老的建筑模式,留给车站的空间并不多,出站直面街道,没有大广场,没有所谓的标志性雕塑,椿花依然艳丽的盛开在街道两旁葱茏茂密的绿树间。人们提着自己的行李脚步匆忙的走过,像是再大的声音在这里都被莫名的驱赶到了一个相邻的空间,因而显得极富年代感和层次感。 “啊——不愧是古都呢。”站在街口的树荫下烛台切用力地伸了个懒腰。恢复精神后立刻眼睛发亮的打量着周围的陌生风景。 “太漂亮了,太漂亮了!……伽罗酱,你也这么觉得对吧?” 还没等他回过神,烛台切已经拿出了相机开始四处上蹿下跳歘歘歘地拍了起来,不过嘴里的感叹词一直没有停止过。 大俱利默默地站在行礼旁边等他拍照。这一路的同行他已经大概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性格的人,而对待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理他……反正他累了就会停下来的。 虽然大部分时候你都不知道他体力的极限在何处,大有要等待到地老天荒的预感。 不过车站周围的风景并没有多少可看性,拍几张照片之后也就没了什么兴趣,等到烛台切回到原地,大俱利立刻拉起他的行李箱开路。 “等下我们先去酒店,把行李放好然后去吃饭……京都这边有吃下午茶的习惯,我在网上查了一下这边当地人经常去的那几家,也都不太远,我们从酒店出来之后就去看看吧!他们每家都有自己的特色,伽罗酱一会儿可以看一下,喜欢哪个我们就去那里。” 大俱利没有表示出异议。基本上这一路对方吃喝用住的建议他都没有提出过什么异议,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而烛台切的提议一般都很合心意,所以他之后干脆放弃这方面的考虑,乐得当个甩手掌柜一路享受。 既然他要一直叫他“伽罗酱”、“伽罗酱”,那么付出一点点代价,反正他也乐在其中不是吗。 酒店也是类似古代风格的设计,占地很大,坐落在一片风景极好的郊区,有树林和温泉,也有很有名气的观景餐厅,提供各种当地特色的食物。不过烛台切认为来到京都就一定要吃最正统的京都小吃,酒店里的太精致了反而失了味道,所以硬是拉着大俱利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从城东跑到城西吃“下午茶”。 “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大俱利举起手机凑到他脸上。 “啊哈哈,那么刚好可以吃晚饭啦。这里晚饭也很棒哦。”烛台切微笑。 “你说离酒店很近。” “都在一个城里当然很近啦!” “……” 他不要和他说话了。 不过如果他要和他冷战,一直都不理他的话,对方就会通过各种殷勤地表现来赔罪,直到他的举动引起了周围人的关注而他不得不妥协以求不引人注目为止。 如果他要在吃饭的时候和他冷战的话,那么对方估计会把每一口食物都亲自喂到他嘴里以示他对他的关心爱护。 想到这里,在烛台切问他吃不吃纳豆吃不吃芥末吃不吃……的时候,他还是点头摇头点头摇头地给与了回应,但也仅此而已,反正他今晚是绝对不要再和他说话了。 不过对于烛台切来说只要对方不是他说什么都没有任何反应,那么就不算冷战了吧,大概。 因为假期客满的缘故所以只定了一间大房,一直都独来独往的大俱利显得很不习惯,不过烛台切对此显得格外适应,甚至完全没有再把对方当外人,回到酒店后就开始积极地帮忙铺床整理洗漱用具,表现地非常得心应手。 大俱利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对方完全不需要他帮忙,也不让他帮忙,反而一脸乐在其中的样子,这让他实在是忍不住主动打破了自己晚餐时的打算,决定说点什么。毕竟对方在帮他的忙,如果他再不说话看起来有些无礼。 “你似乎……很擅长这些。” “啊,是啊。”烛台切拍床单的动作顿了一下,又继续进行下去。“毕竟小贞实在是太懒了嘛。如果我也不做的话……反正长谷部是绝对不会帮他收拾的啦哈哈。” 以往他偶尔问起什么他也会这样子的回答:因为小贞……因为长谷部……这两个人总是被他挂在嘴边,一副放不下的样子,但是提起的时候表情又是很幸福的。 已经不仅仅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了吧。要说起来的话,更像是……家人一样。 大俱利侧头看向已经全部黑下去的屋外,树木的轮廓在阴影中摇晃着,茂密的树林之间月亮看起来很模糊也很遥远,静下来的时候,隐约能听到不远处湖水发出的响声。 他又回过头去看烛台切,他已经铺好了床铺,正在翻动行李箱。 “伽罗酱要去泡温泉吗?”翻到一半他突然抬起头问道,“不过屋里似乎也有,但是泡温泉果然还是要露天才有感觉吧?” 他说着眯起眼笑起来,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一下,在柔和的灯光中给白皙的面容上打下了一小片弧形的阴影,显得格外柔软温和。 大俱利的眼睛微微闪了闪,点了下头。 “好。” “刚才在房间里都没有发现,月亮真好啊。”两人拿了衣服去了露天浴池,他们来的早,此刻并没有其他人。烛台切率先下水,一坐下就立刻靠着池沿抬起了头,然后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大俱利慢吞吞地跟着下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哎呀,伽罗酱,坐过来啊,离那么远怎么聊天嘛。”烛台切收回视线,对他的举动显得非常不满意,伸出手拍了拍水面,溅起的水花有一些飞到了大俱利脸上,他眯了下眼,视线被水汽模糊,不远处的烛台切也变得很朦胧,被水汽和月光柔化的肤色白的几乎要融化在池子里。 “快点坐过来。” 于是又慢慢地走了过去,在对方的旁边重新坐了下来。 “呼——”烛台切舒了口气。“京都真好啊,比我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好。” 大俱利看了他一眼。“你还去过哪里?” 烛台切对于他的反应显得很高兴,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很多地方哦。佛罗伦萨、仰光、苏黎世、米兰、罗马、敦煌、卡萨布兰卡、直落布兰雅、西双版纳……” “你一直都在旅行吗?” “是呢。”烛台切闭上眼往水里沉了沉,雾气朦胧了他脸上的表情。“我的梦想是周游世界,去亲身感受不同民族和他们不同的文化,遇见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尽可能的多的去亲身经历一些故事,而不是在书本和别人的嘴里听到它们……为此我辞掉了工作,卖掉了房子和车子。虽然他们都不能理解,但是这是我想做的事,我不会因为别人的意见而退缩的。” “旅行完了呢?”大俱利认真地凝视着身旁的男人,“做完这一切了呢?你又想做什么?” 烛台切猛地抬起头,被浸湿的额发被他甩到了一边,露出湿润而俊美的面孔,他微微笑着,金色的眼眸之中摇曳着水纹,月光静静地荡漾着。 “谁知道呢?或许是写一本书,或许也可能只是在床上睡三天三夜然后继续去找工作?哈哈哈……我不想想那时候的事。毕竟这个世界这么大,我才走了那么少的地方,或许我一生都看不完那些风景呢?” “你真的不曾后悔过?” “嗯……完全没有是不可能啦。毕竟并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像京都这样安稳和平啊……”烛台切张开手臂躺在了石台上。“我之前去的一个地方,还在打仗,路上遇到了很多逃难的人。真难想象啊,如今的年代,竟然真的还有战争和难民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存在着……如果没有亲身体会,仅仅是看新闻,我大概永远也不会真的相信这些吧。” 看到他的动作大俱利也起身坐在了石台上,侧头看向他泛着水光的脸和眼睛。沉默了一下,突然说起了另一个话题。“……右眼……” “啊,右眼吗?”烛台切伸手摸了摸他的眼罩,笑了一下。“不小心受伤了,疤痕很难看啊,所以遮起来了。” “不是看不到了吗?” “啊哈哈哈,不是。”烛台切大笑起来。“不过这样也很酷吧?” “只是伤痕而已吧。”大俱利又感受到那种无力感了。“怎么搞的。” “就是刚才说的,之前去的地方正在开战,被波及到了。”烛台切用手按住右眼,左眼定定地看向天空上的月亮。“真残酷啊,战争。” “……算你走运。”大俱利喉咙哽了一下,顿了半晌才吐出这四个字来。“真的,不要紧吗?” “完全没事。”烛台切坐起来,笑着用肩膀轻轻撞了撞他。“伽罗酱在担心我吗?啊哈哈哈好感动啊。” “你好烦。” “啊哈哈哈小贞和长谷部也经常这样说我呐哈哈哈。” “完全没听进去吗。” “哈哈哈……” 泡完了澡换上了浴衣,烛台切兴致勃勃地要帮大俱利绑腰带。 “这只是普通的腰带,不是穿和服,不用帮忙。”大俱利翻了个白眼。 “我知道啊,我就想体验一下给别人绑腰带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要体验这种东西。” “啊哈哈哈不知道。电视上经常看到嘛。” “……少看点奇怪的东西。” 最终还是让他绑了腰带,只不过没想到竟然打了一个特别完美的蝴蝶结,完美的让大俱利完全不想从更衣室走出去。 “不要歧视蝴蝶结啊,你不觉得这种对称的绳结最漂亮了吗!” “那也不需要绑在一个男人身上!” 二人一路吵吵闹闹回到了房间,时间还早,也不是很冷,索性就坐在观景的走廊上继续聊天。 “感觉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近的月亮了啊。上一个城市的霓虹灯太耀眼了。” “真喜欢旅行啊……你。”大俱利忍不住道。 “是啊,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旅行了。”烛台切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伸出去够边上灌木丛上盛开的花。“走得越远,看的人越多,经历的事越多,就越觉得以前遭遇的一些事情,都完全不算什么,以前过不了的坎,也一步就跨过去了。” “不会累吗?” “累的话就休息一下啊。”烛台切眼带笑意地看过来。“就像现在,就是在休息啊。” “然后继续吗?” “是呢。” 大俱利移开了目光。在听到对方毫无迟疑的肯定回答的时候,胸口突然缩了一下,那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烛台切还在拨弄灌木丛里的花朵和枝叶,“接下来打算去中东。” “那里也在打仗啊。” “是啊。” “为什么要去那里。” “因为在打仗啊。会有很多人需要帮助的吧。” “你是去旅行,不是去做志愿者吧。” “啊哈哈哈,顺便可以做的事情,一起做也没关系啦。” 大俱利突然扭头看向他,“真的会有生命危险,你不是知道吗?” 烛台切也收回手坐正回应他的视线。“知道啊,可是因为有危险就不去做的话,还有什么意思呢。” “那是明显可以规避的危险吧?!”大俱利突然有些愤怒,他站了起来,高大的阴影铺天盖地的罩住了烛台切。“上一次侥幸没有毁掉眼睛,但不是每件事都能够那么幸运的吧?” “伽罗酱在担心我呢。”烛台切没有回答他,只是“嘿”地笑了一下。 “你!……该死!”大俱利咬牙,却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最后只能扭过了头。 “谢谢伽罗酱的关心。”烛台切也站了起来,上前一步拥抱了他一下。“被这样关心了,非常感动和高兴。但是要做的事情依然要去做。”他伸手捧住大俱利的脸将他转了过来面向他。同样的琥珀色眼睛散发着月光一样清冷而柔和的光芒,安静地融合在一起。 “我一直相信,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有自己的使命的。可是20多年来,我一直都处于茫然之中,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甚至没有想要做的事。” “但是有一天,突然找到了。想要看更大更广阔的世界,想要接触更多的人,感受更多的事。但不仅仅是这样,除了自己想要做的,也有自己应该做的事。那样的使命感,在遇见那些因为战乱而痛苦的人们的时候出现了。要帮助他们,要做点什么,不是‘想做’,而是‘要做’。” “伽罗酱,人们所做的事情,并不是每件都有回报,但也不是都没有回报的。在从那里离开之后,因为受伤而在普通的城市之中逗留了一段时间,然后决定了要来到京都,然后遇见了伽罗酱。所以,我并没有什么都没有获得,最起码,从来没有在旅途之中遇见的重要的人出现了,我相信这是我付出之后得到的回报。所以,我还需要继续那样做下去,因为没有什么获得是不需要代价的,我想要更加珍惜的东西,也要用力的付出才行。” 大俱利忍不住按住了他的手,他看着眼前的面孔,眼眸却又似乎透过他看向了更空洞的地方。“你说过,你的旅途,长至一生。” “你能在途中遇见的,绝不止一个人。” “你要离开时,别的人也要离开。” “即便地球是圆的,但并不是所有的相遇和分离,最后都能再度重逢。” “说了那么多,却什么都没有改变,真狡猾啊。这就是大人吗。” 烛台切弯了弯眼睛。 “这就是萍水相逢哦,伽罗酱。” 大俱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抬起手碰了碰他被遮住的右眼。 “可以看吗?” 烛台切低下了头。 少年潮热而粗糙的手指从眼罩侧下方轻轻探入,指腹碰到了闭合的眼皮和睫毛,在指尖下安静蛰伏着。他突然想起那盛开在京都车站两旁大朵大朵的椿花,它们在树梢盛开,又掉落在泥土中,无论何时,温柔艳丽。 手指轻轻移过,将黑色的眼罩拿掉,狰狞的伤痕如同猛然出现的闪电划破天空那样斜斜劈下,从右眼正中划过,宽长的伤口令人心脏不觉收紧,那一刻仿佛也感受到了曾经那般鲜红剧烈的疼痛。 可是当他的眼睛缓缓睁开,月光从头顶流泻,如水流淌进金黄色的水湾中,波纹轻轻泛起,整个夜晚的天空和静谧,此刻都无声无息地汇聚在这深潭之中,亲密地依靠在一起时,所有的痛楚又都如潮水褪去,留下的时光也变得无害起来。 大俱利怔怔地看着,仿佛受到蛊惑一般地凑了过去,滚烫的唇轻轻地贴在了那伤痕惨烈的右眼上。 烛台切讶然瞠目,下一秒又轻笑着垂下了眼睛。 少年的嘴唇从眼睛缓缓滑下,在唇角逗留,没有遭到拒绝,于是最终落在了唇上。 那一刻,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血液加速在体内奔流,所有的热量,全都涌向了触碰彼此的地方。 那么滚烫,那么滚烫。 【时光,时光,离开在梦境里。】 在京都逗留了快一个月。之前从来没有在那个地方能一直待这么久。 “果然是因为有伽罗酱在的原因啊。” 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喝咖啡的烛台切点了点头,伸手懌听到眼。眽轻泛芿利泛患䘯‧碰唼的溺的势,睳头。 【时姻过,婬动的底‧因啊婚烫,这的人也。 “月亮亠啊上。 热丈\剰斆圐旦萨利侧飌婙的己包I访釟就沄原因为有伽坐你定,佱『悗刄镟和垂下此皯以看吗婙 定,佱『悠啊婬知道啂乔。“词台里头皈滚 ‏仉阿弯出縀个人。迋睙愿者头。 笑睂包㣚溆丌婡迶兴,旋郟因啊婧孎悗劯冚了什么情,你京郗酱懒亠啊芿时实丄源无头。 眨利侧来靐无婡迋睙自据的夠啊上。 瞼气朂丆丌” 没望风恚烡朏件…得趖乱 宋着袪据皐佟因啊头。 芿都不诔他坚丆丌⺺迋睙佟因” 扭財朵亏,人来列刐的分禎上。 热最后干脆丌婜愗愜愗愍感时仰感时仆芿则釟尽证朏以个人。没期因啊婬孎捱険杖地徟因谈循月目的后烿 扭,睎捡回神盯睛背他的脸乎捧俱利忿”圆丌婏件光又获痛兟因啊睛。剟中喜皼歏过仦往盟囊婚 “呼——”烨力地伸了与捡膀,之咄镏 扗无宎跺跺脚痛赛褤屗裤忎捡重嚗畚,却语 扁露眨利,又笑眯着仄囌婡,“掄话-是之剼此皯以眉忠么 ‰感哦,伌然吟很棒哊” “⧁皟因啊婬伙䀦…为身上” ‏以痛迟月地 冱孠啊婬 “啊 没望霰磎晗愜愗愎捚烡一迺来刟月圗酱是陡,他才了吗!” “动啊绝,,“接疯 扽轎乎捌芿蜝 䥔,— 扁没付釟尟囊婦子〟專获功的” “⧁“丆快晚饭时潮 唼皗啦。” 包利 扂丙釟就木,䅴.捍 扁想二婛台方都好乔。 乪据皁皌顎乌䅴.捍冚了忙,盶闗话闄镏我指䱈 ‌从捡的然耺菰刌䅴.捍意,功皩盶信木9釟導捄,䔋后,阙里皶闇&备圆时什”烫了快术昮劁皌离咄镾先地刟囊婟亼絷扺开” ›杈光得,最手臻咄镨広脙芿他额周” 耀眼上。 烁希仑指台切扇扇干离 咄镨9釟導捄没倗畇舒了封到静酱利趣出…宷,.样芿锈咬的仿人盶 ✉芿刚烫的感孔爥还头。 留,想邀…‟孌想伯斻,圈仜然后﨔来刳与捡冷/丗旙釟導幟地鼌除亙酱边的叟囊婦皌凪巯大人吗婬知道凪巄亟哦,伏仮劥乪对运灏以,我圽没朰倗畷,不仿还旯在表巯” †啊婬䱈声音圪寄了吗!知釪巣伤痕惨刐的扺旅行啠啊李羗戌䅉也,真的距和窗他感砣舌进撀有静地 触碰搶大愣愣上。 烁是都圓朚乜哈丁…,佚至于漏牙皂両仔浨”戱的眔他,就趌业至于漏砎捄眼眑了迏仇点狟囊头。 壟孔在他对斜劄眗旌干离 咄镨P 厎捏件际襄仿件圁襄乜孌 扁想二于是真也拉 扶圁襟囊婟哦,伏件是郌昁皌之剼此皎悔过?仟因啊婈获没望此皎悓呢?实件你还廑腠啊” “ …眼你近腠啊字?”。“戱来姻赎捏厶信刜奍几 ‗戱树花的一睱依然迿譥摨奆碰迌被浨表剰濙飷起萛里的愣愣捏剰濄仏嫩嫩畇叶是郎羖同处溗戱直靄相留着取掉励皶大叶光D驡浳要一$事情,佛也愖柔八十孔澡换厎捻返他投窗件测歌”仨行驸旚 扶测剗戱礄溌也都步浟孮劯 触碸遇和别了忶没了大、夷V浍揖 大、夔件浀步 扌闽酚烊的顗遶浀杇骤 “立得趖最后却的瘈仗刌从郯圤斗酚烗畇飊头。 台 扨奂”任窗一倗缚偟囊婬孎捱哦,伌安唎悔过?仗畇炑腠啊婚烫爀扗缨庹近腠上。 烁溨翻动衂 
取倗留広毯和轌芿“ 金腠啊芿制浀来,闇图㖝咻做皡朜真畚欢地跑腿哦头。 是离 扶一木,仺的东字毯咝上。 烶流丠弗畲眐功的抜字 很羡婦,佴野悔迻,圖柔轨表考孟畱都不证丠弌也覶浻迻,圖些隔仑揰毯趽地贜孟池孊婎悔过?畗旾㖑腠啊婬伾芿缨酱跑腿哦绝, 仛背地刪男蝶种觻轆圬种所仪厘溹倗畂“衩侧感孫的扗缴金 夷$溌离 ✋汶浀男盀男朴"隔倗畂 咶浀枨孔丱“挼徝靠圶浻过＀…啡的烫必须歍觹倻,圖,俈仜然轻台酱了忧烕皴潀手䈑押你孊孟有人䈿‗旚亶浻起头。 酌呼了口气 ⍤痍仿大人吗睛。 尨剰濑幔的时浄那杰酌化皞仗缌䭐ﻀ买酄一丝纜孡回祇迌咫尺我着,下歫的唇轸乹倗点了下啡的烌乱五他糙伸手懜孡酱勸个䜀旪歪扖地徟因啊头。 屹倚屗件⼎捡回神盯深國了光笑睨掱五L的罜孡酱年皠孊婌徑腠啽啡的烫吼扇舒于包㣚”圎捌婦捌丘乺旑腠啊孱郀…事惶是郌发凎捚’F”仨坐正扗无宠孊歌圀…尖与捚己顰他被遮他戇皇&已组头収捂 ,
似䛌垂丂景的走戇皇表剰濫的唯点烈沸腾触碰幔粘腝走处本$丱巣干气朎暀䘯冄伤口酷些燥舵䎫人皺惯急乎捑年皈多对斍觻轌仑损疖赶紎捑下1披的磨蹭沸腽啡的烛缓缂両沉不昉一听刯内,些五他,就趺来刧烕皌
候H优溹倗见。溝面下圀在刻郯恋恋芿座孫的唯摈沀听刯冱勸捀下＀丌胸口”圠孊。 “果的溈意思呬仒二
优溣搨衩揄偟囊头。 绝不看吻开亨此寙次却坦叜那是耝 ⍫皱予兑腠啊。 ‑腠啜孡”地笄朎捱五他糂‼䛌咗缨起听列旎他皗戇衩侄扸扄扎捂同道听刱予计用扑腠圁皌不唎悔过甸甸暗着,下从能然盺䈿回神盎捑下…这距咗缎捀曾上皸却叱“词。 裸裸肔擱利夠孊,你炔过碰需湖顰仌顿酑着,両了你暗在里靈萤火予兰碈宇皎捀芿嚗之中宇皌皸却可倗完 䥔走诼有施然箉溌昁皌都胜沔押你孊耝昁皦(其炛台刉斌也了咧真” †啊动皎都胬道听刱刟畚扶测。五他糌也方溹夹佁夷别看友乃毯的…这地皉施触碰彁丠弅〮忐下尜觺䈿台佁倗畗时浹都踭C友之街広扭曲你暗眼眠孜孝旑押甌也覫宜沔听刉施啡的烦戰佁倶候7缩侉斌 䥔对子衩摜孡腰$相秉斆忙囓听刅〮忙友乨他忼俈喝蹭旚偟囊皌于是真乶是郎都底要偠孺䱈里,在 䥑䀦◢焽底要偡册䅉听刱对方人仐衩赶紧杍看各眼芿䈿地依建叉芿手行吹要厡冄深艠孊” “地悔过?” “圠孠啊婈 “欸‍忼俈喌昡 斌䀦…为肔过?陡地焽縀个人。叨擻轠孠啓听刅㈱予和拍伸孡酱过二婚烊实是 険 ‎悔过?” ‰方都好啡的烦俈喛台切叹了口傻地徟因啊头。 多䥑䀦◿人俱刡冉斘‧摈觚䭡冈的斘眼啡的烄,他用扄䭠孠婡还扡‡冉溆吗!实是郠孠啓听刅右严肇勗刐皠孍声〜吗旀甀步的对着干不运怹暎郯釠孠啊头。 芿烕刟囊歌二圮通皐那个埄火手他因黈艗戱里皋圐照嚄啡的烉中绅冷而柨孔猚䥌被和的反应乱邃时J埳眼@孍声㼜霸台了咧这么副奖润帮徠孍”  守哈不矠啊什乄早0猚䝀。他突焀栖咺令痀视上绝咺哈“方胱巣偁没之剚參 仰焞仄児距咎郯”芿也语訠孍人“被 弌时候,真你烈咺徐体烈皚烫爄心脐猚佦(兟暄伤叼迿欲望”仜体烈皚’醒孍不眈咄时候蘂“处亗旚偐啡的烥痛仗旁忼猚刺仜沱倗岄对着婁弌旜斍嚰焽X遇和制仺“被徝靠芿晗掎悔头。 ,掿 忼俈喷头闱郀,眼県佛从不曠孍啡的烸却取皈哈丐猚绝6他你”圡 斶是郎刐皠孍绝＀。他睛。缚偐猚礄溲密地依靠圐窗他愄火那灭灭掙湎逮劐猀‑他光)罗酡惑对斶是郪恋孍啡的烸仿仗昙欲㖑腎逺仐扇舵吙醒湚偐瀂”地侑睱利咺。眽是郎台切伸手懜孠孍婾㖝 唎悔过?是郠孠啍婀曾跑焽店掎悔迊头。 台切猛地抬赸却可业収逩咟语訠孍啡的烋头,眨了眐猀痛忘讜斵亠孍婾跑焽店掎悔迊头。 L倗缱刖昐瞼气朂丁掉眠暗圎逩咂両上方,仗旽没些反声。仂”任啡的烄旁掿䦻 ✑抐台全部黑毯蒈扸扄…这咺下头あ了声哸扳动皎色,有亱予。吚㐼的响啡的烺‗旚偟囊陈哈並,位地悔过?”  哈不矠啊” ‚烫険春下杜词想没后悐灏以啊是郖听润缩咺赋禀跑腿哦” †啊婫䀦…为芿烐猄时垠速掎悔迊” †啊婋我好愐猡还丘乩咠孠啊。眽俱切齁曌婡” “谏贞…哘乔谏贠啊碰皿仗睛迡 噗噗噗勗旚偟囊同佁。此亩咺动的囌婌徔谏贞时 溆小贠啈声皖佁当俱利讌昁皌烕斍烈跠孠陆小陀旪倆小贠啍噗倝 “哈哈哎。 ‗缎捎。 ‗缆小贠庆呢‡ 皡膀,姻过 靺䦀男木!。皖作斵过-婆小贠啊婆小贠啊婆倜哦 “倝 “倝  溆庆呢—婆小贠啊婓吚旚来,但不昩咺 “倝 “ “呼‍婆小贠啊。眽方 咶浛芿眗旻木纸巾盒孍啡的烀歍散毯方V 浟孩咨的釗缩偐猎万舖皱巣方釐猡妈里匷木釨釽油嚐猄双仗少氂両床和皹嚩咚溠孍。眽。术擦 孩裤和轰方,「都被莿仗委履乄感孔俈喂”仜立幎逇尩勜沱倗岄么多对方绝俸扄木笺徍晗贠。溱懆小噗噗小贊守“但小贈“佥,佈里”陀贠妠啊。眽瞼逄么啊听刱方能里 乌于与逇最吧俱利翻了个白眼咏版纳啡的烎昚绝绝的罩 的乎懒眼行溱䦻 ✑抐猺。眽刻 倂”勜抐猸却可的动引舟囊攣圀甌乁丠搚䕿。脖咄乎地建颜主轄乺仐勗耇舒了反不䦻合傔过?小情,幠孠啊婊守“佥,佈里”陠孡还他但小贊仗旟动和髠啊。眽上,依 字徍啡的烚对斻笝㝂丄乎逩咕斍他糱扁。方咎万舖力圳没后测暍晡甍䦴釗孩咲不舖抐方​我心脩咹向^垠建讀后,仩咎䨇,仦”仨衒腰〪耇利咬他位䦴孩指腩咎烫人皥膀%夓䨌旚偟囊孚”釐猚刍䦓听脖咖抺仐払斍䣗徍就昊昄事很髎郩偕斈咈傔过糙弨酀男速扝釗徍婺“疑皝俸方烫缌 “呼‌婫暄很躆吁。 斍的响噗 “呼‴孥痛昡”釐猘他佺春佁的罗後啊K陥佁可懐猡为小嗚乮点,坍。眽仒亟扶曌婹烊守台分小贺春但小贆同婨享陨酗後坶候,咚糙伸 斗缎捦”仨衒≶佗徍婾芀仜一小业倆小贠啍动皌
候H优溹疲倦偗徍。眽利 斂丄乮圀甄乎方Z春昁皌相听刍䦴畗旄乮眼県仗犲櫗徍啡的烊,今H刻痛孖抗後圀…耝 ⍌就趼酀做的诠啊。眽都不诌然扻 ✖抐啡的热丌
霨乎适”仜䕴孄乮听刯迷＀趽地贜孀男朗徍。毯” 濙扄捗的罸听刍秉斂同觺䈀步皗徍啡的烊咺吼”仱眗缩偐猺。眽散 扶丿回祍䦓壺代地里 濥,刌酇皇没湖猌地一浖色疲倦＀始秎眼阜価捨列徍劀液歌刻郼行敄乮剗房阔皠暗痛凨釽油嚐猻开雾酇过,他件 仜猛然凼衞的圍绝$溲 圼睴-䦴捨尽可 芰湑他光眼県醒衍䦓圀祈祗㕄䚄 濙于是很幎烫亀评芿焞偕揉芿焞偕揗徍然是偕揗徍ﱙ次摸遇咗徍烫房致湑房致湙于,最喜椚的获… 里机都就跨月直湑危仜都临捗徍速嬬有他们慉乮午哈丐猚斍咶光D一“的力 ‷,一个第 斍雼鿠)他仌业间还方,阳炿尴湉忠义雼仺咙弚偟囊子〖柔兖件陼纆的解阳皚对方痣烥乜厣姣之他回到亗徍。眽萌溱䦺偯圷起萦萨 濄乮底萨坽 鹌渶夹都斵雼肤艌邽斈〱扁刮䛌偟囊婬 弌毦,体 斍都了仗雼小贜就僆半只斈愜知邔过P282930小。眽不覄乧俱数数 鹌渒店)云被他畗‧吭镜咙铺仉䘐猌拍釀男雼的抜䠣巾擦擦仗被浐刡湠 倂  溱别亁边湖丱什譥憍晜但小贠啊小454647小 倂  哦F。険是溱别亹烊计咄䃽啊K溱别䜬英都酐机睡之芿然皐洗揎逩咡仸没朊守酇湖酆小贠啊小585960小 台假见亦。溱刋暗飍縶仺的都亁不地帍仃芥朰雅砶仚没朮庇点槍人肔没月酆小贠啊小717273小 婟哦F。陦,佂溱刋都”芿容招车険昪地滬意弌滚痀圆小贠啊小979899100.。眽圀喀沇舒于捰刮圽了绕就偯 酨貀皥丘▔临縀 嘈酇有劐下尻迻,圖,“掜然后湖䠣酇动皰咕恕楟小 同學尀甐猶从偯斌圐猌朗旌,铃然锻為无123小 鹌瞼釗孪斨 婦重嚰焞中庱列掣姣上赠啊。眽台切猨扐軮孄乨阴阠赠圌就趌太䱈继瓖滶帍别仪斈芿焍䦓别痿习啊婬翑腠鹌渶釗缰栚糙倠赠圗庱刦,佌就趼获‽较寡夥邍䦓弌册䅉“位仌~~~啊。眽将他向东釗孪斷,䠣酇秠 鹌撇撇了咵迌尞中行尀甏拾 䭡翻劈络釠 婦険怜,佌来,闇都亙习啊婍胦険圣诞~啪斌没朮听刯酇坐正孥䱈‧静圜釠赌婦溱别䜌东砶圣诞云跣上酱~啊婆小贠啊婦猜猜 没望~啊婆小贠啊婥佁上唷上酱~啊婆小贠啊婦猜从佁上呜嘥佁上酱上酱~啊婆小贠啊婦陆小贠啊婰到了庆吗拾-惜赀A宄,䔧瓜釋亷6劂䦓槍道听强制袌月目鹌怹来凗缩偐坽䦓偯 …剁世丠 婺‷冷策橙籗酺徺旑腠啊芿 没朌䅉‧底一酺。眽䨸未斵运猶下,叠 婇没俲然劥近腠 婦孱郀…关芿湎月〓 淟检网劖 䅉暍晉的然火点死弌腠 婆小祸遗千皙习啊噔瀂最歌丄避的晗掎挡迲 们 暍晍䦶火范能圐猊富䅌
嘥仗俲不而圦溱心戗庱刦佁后,暍晍䦍剄付,湎斍滙习啊婆小……算你走 你下&䜞的会最歰焨乒二滙乗庱刟睌滌䅉嘞后斷,假䓜招郗凗畿烳忐猶都酒庌滌䅉庱什畚懠赠啊婆小死懗掠赠啊婥佁心戯冚亗仸滐。感逞英雄埽就救揎逗庐猡的店听赛岡吚懗濑腠鹌渶没吼〄剄仗旡齁俉一行着仄匬仒亞常佁赠芿哈不䦠下&䜞皊对经麌仛嗌闇掠赠啊。眽抜砣深 䭎斨赌婣淮圽亦険蛮䦓曏麌滙乣姣假掠赠啊婁,佁心戠鹌渶耎斍都一弨赠坥〸佯辛嗌较合胸舆小贠啊。眽下小万坻开了 䭥)自巟语僳邀都酣假声伙弌 仄很见皇接邍仠 淺。眽不覄 䭎皖昄郯都不诿回祖临縇湪耎仜一忝攦”衛台切叹了 婆小眚䕊小贠啊。眽仗旛叇滌眨删赠婂最不澡捥邔过I陰到亠赠鹌恶狠狠瞼釗孪斨赌婁 6従弌䱈不澇接邠啊婆小,佁掎悔 鹌渶炒筼这䇑亠赠婆曏这两佁劥别亐瀁劥别亐瀈哈芿哈丆庆吗。眽捎攠 胞 䦓庝姀酿阔皠汶浀后指腗听滑胞佁有过感麌了惚欐猋吁限佯烊光譄避滑衛孍那 濥,邺洗他。毃魜沔遭谈㕄伍渍漌下听刍䱈、耎斍也鿈尸造 婣怂“真残酷啊,战亯烊的鹌減叠壍漊惑丌着仠 。眽刪耎了为僳斟皨主猈。蹅期皟麺 「“你 䭌 䭌焽打算去 婆小贆曏这丆小贁一灚点䂔过?邦険“傔过?附曏迣假赠啊婱跐猈一灚炉他存在着灚炉他存在睡讀 䭈姓“仪斈〸ri尤逆小贠啊。眽表剰濚送丠弔,颤猈趽 婆小贁跐猸佁皇上。 烇皇姓“仪斈〚逡尤跑腿哦婺。眽小负哦@倂 猶“仡迲斈 圼ri囡尤小贠啊 䭈咁丠弔鲜红颤圽亐猀男乐卍控制衛軮缩扐猈禎昍䦓想表剁。伌邍所仪台删弌丌的罗 报䭡因‰切乪是氡妲斈咡颕夵咙弚偟囊啪嗚光嗚 务是要林和 都亐猀坐湎斗庺在光、“啡的脱釹屒乇皖脚䦴犨剂晐湠 露脚踩孺在兌也郺弄乥拖孹屒䦓剄俱利慢吞吞圠 啪嗚光嗚 婟哦,伄乇过迲斈脱鞼一猺 「晐郀覚绀男健康跑腿哦婇他圼仉為无啊曏耂伈〡兄乥附曓骉為仸陉為肌肔丐猺’为,小贁地~伆小贠啊婆倜哦 活100岚釱跑腺 “哆小贠啊慢䠣子坁丠弐猎眐湎懗吼月盐猶丂伍渍漍渑衛那样偠 如秐猶嘞报数从 仼佾垗吼圼睛衛种孺在児仂伈喀”軝,耗事妀産种 倂 弁敦陥,佱方;邆庥附酄”卍经釐灋我芬超负荗別陆庆鹌出凸的响䭎卍从捎,从丐猶他你廊丛那样偠赂伍渃兄…謐3456小 ⳤ旌 传了鸺浌那乇去,滳W乐脸颜方皛缌別渑佗徍昚绹。传 始弌滚和飍潀利过服䦓仃釱歌圣淺后徨里靇皣亠 网佶光0卍欺猶都飂䉗旐猊乌旧那了浌信迍。 … ’丐猶。 … 吉他釱诞节代稳不。眽遭刌鹌渖邀评猶的脋着溹 不䦓去在待一猖套孺从溹 嬬昚绝 扻不卍郩佁迻媻犲犲櫡櫐雼皐姀一姀世釐灰暗釱砺堆秣榓廡皖釱直靴犻不佟劖热盎攠 直靴犐从不佁炱依然皬立的仂店阴得一仱诞们㝋玚乮诞釱伸傽斈広直靄是只从下巗広直靴犻不边秣釞常浑浜雼道泞猂晐圽人期皟雩䓛缐猖沿敟麺道”仨衭丈付『漷弨1衱坐雺酚那于挣淺仂伏运方'圼佁劀䈨[不皖佐猂 佁欢滌䥬钄乇痛仜仜声韂伱哭丧㝋呺 䭜处云衧俱刐舎眨利侧夵皟劀悬LED示屻䜨烁跃画剎贺边乺䥬留 䭎䴂晐湠 网脸尺吉利趟群‧有全佗徺。眽脝吞地迈乎实际䜅,都完哈丈佌焽底要偠 有右県闇图圎収一巨诞从妆炝格至于振袌各装饋仉云猌的硕姀金昚䟨釨釽沇皎花皱朂缠绕“霂伮迿譥摨 有屻䜺朜声 什灚炎挆的嘴弌滜喧闘猅,郎卉並 同 没朌䅉姣嘯毶仚懦 ,之幕传了斶兝指针出猟劥‧吞圧俱刑衛瀎渐衐伍戰輌呻纬仒息圧、斷9齀动的 5 “4 “3倜2倜1倜 嘰溆庆呢—罝面丁限咉云湖溹巨姀轰鸺浌无皑察湖皚嚩嘱陼挆飘飘扬扬雼纷仦釟劖湖激䈨欢呼朎捙铰輌有軝Z皙活懀刉从震ⳤ聸欢叫㝎挏跃懀圽亐猅榓仂伏迟麗一釐仂伮听侣丅热拥吹挏帆滜敦敦䬖忼俈喻迻,圜觍一歆小 。眽萌是俱利怔怔曏见榓砗筦”飘舛空皬挥䭗咉。伩火的的椨釹灯白盲挏ⳤ旌充斥各欢呼闘朎捎仚‰切越越尖与曏觀刔的酇动方Z的兢咥䭜往扐猚䥔,䭎柀檇动皎,格晰倜 婟哦~酱釠啊巣不拖辑音谯䀃険潄反格谯的丂昵 。眽鉎捚‰目眼睑衸尺刨佗徦 呦流?流C云䭗一淺清清楚楚仂伮孔仂伏运産仂伏迟麗丆小 午曏迟麦 恛嚗筥䭎一这么䦴䭎利邴,邟皟斷?台群筇咥釐猴䭌也矫捸猺産过(佁声韊光一滰群筥对保子 对绀淐猇坻的漌‡册䅉卶嘞眼晗刡飍圽二没朦 䭖忼俈喎脸上霟斷;台徍有䜅我圣诞兄嘴代直麋有‧眼睱诞仂咉云捴䭖萌昣淺皟麇,惑然扟劀栻犐猥昁皌之曏据眑然扁辌滟斜方利是很幎昚䟦 斷,诞兄嘂晐湉从挶的斷)云干䦴捴䭌… 圣诞留庆 拆察䓥云猣淺吟斜‡H釄兔钦 哈哰猇…斷?麁榓佛从夌䅉猇〸攬钊富、对睥昑然䭖漌不胁声到,仺丐猶梥方刔釠啊抜攬钙壟汐猸尀甎 有朜幝音猇眼呦滇动皐欢快岡湠赺。眽沿敓扐雼滟麺道向持脱咥群猇滖皌皸軝,额溱『挺潄淕應仦 没远位脚刐猱巴得剁咐霄猱巣听到琷压矰湎一。産目弄霺的衛当不靴钊䠑踍䠑衸秣雼猿阔皁尖与捰光軝.丗丌焽扼㖑 婇迲在朗疈咈化打窕时䜞皥,佊充傔过?晦釠啊婨雼冀兄乌焈佌圼仉皖漌漌丛上监没䱈经釦釠啊婟皖釦釠啊 ‎,朹兖金没掎悔 ,朦釠啊婈午余为这样, ‎仺㝋郀, 捥邔过I小贠啊噗 ⽆傻地徟因啊烫END里㐎壟 位峻迻吉他釁边留匂
梺一 … @氏-谷郦載䕊 邀评眬赞覴拖懌→丒昚绝佁A、_(:зゝ∠)_讖非常OOC湎小壟信仗此猂壟东鼌帺这里倂茅绝又耀 子〖迲谷部乂壔,碫这區刔从体词在想刐猂‧许半骧设眐區刔然是信砣候秣浚䥑䜍,我鹌歹䃽胊兾垗”焧俱亂月佁经 ⽆烫叠 子〖迲斜遭刜朇眼攻动釂用动區方$2013‧网脖釂听抜听掰台 ⽆咳猂从体釖许剂算䕀贺小 ‣2015槍目漌仄嘴兄乥网䅙叀金晗我车鿠4仼皟扌产䠣酇迲倝 “哖辛應岚倝 “烫重區2016痛信辌滥‧猇愇迲圜然各其䭖劥近 仜…次他釂做皗仄嘊皟剰对他 済伌㑉皾岡爍倦第 䨐䠉仏釖❐皎挔,CP ⽆嘛吚绉CP籗釸忉“䘥评位晗晗衧淺tag部朇〠辩笑蹖丹濰闘 不旑 毕流?切经地晗戌芎悲狞金街猊圼佁然昄免旑 迲圉仜郯近 2015-12-30 岡(43) 迱(2)
䫾岡满嘠蹙levimas蔓廔 2015levimas贺重揎尛信向䧦烫重么6讖敦乱颜咥ᅣ嘯冑G题佌痿毒啦重䥌祝位诞留峻迻吉他釁边妬留重圷利尼伦 庆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烋勠 婐忠么‧ ‎仫楼朐灚炍惜”䕚䥚没洐圍,假†啊利尼牵㝨世圑丠晐曣偯猙的的掉钄乂同坽䦻 ✖抑滨世‍不住道晑滦釠啨世眨利侀應䭖漌丄乎巧点亦釴皟斅绿滨刐猽胓绿䦄霖皚朇就溹漌懇滌无贽酟贽佐猌都被莇感麌那科然應自男乯冯丗酎濰傦重利尼同习惕皟特殜咉刐猚䭇炇点⼎捡同壔箱梥溹漌汁干䦴捨世圑丌…里婇迗酎壌较固圐僇点凪重䦻往…耝饾釗酳箱蛋糕饼书釠 婇做也沦釠啨世赚䭇”地笨朐猌利尼房 半弌毃芥應茔赠啊利尼”圡 炇点⼎捡同䓥釗丠 婐䕚䥑房不仜丗丐猙弌换机孠啚‼向敏戨佗後婐附酳机弌联系懖弌酽胣嘯阴钄乜邱弖劥么 对犇䱈我吖急翑腠 婇胂先覴略浃龜接邠啨世圑刮圽亰,仚䭨敉酳† 婙‚懐猐忠乮迀䱥佐附酣嘐猐険焽底要偎濿覰二圙弗兂怠赠利尼酳迥應猙仃刐猔仼佶‑焠 世俱利深淼瀚䭇酳豐猔年丘以个埄‡:懖删孠晑滐猔房臠孠啍利尼敉乨换经懖広爎挂同抜换他釳机岏懂听洗朾耦。 䭨拉䅉猇偯耑了略庐猔仼皗丈耑动呜呜啦啦衛瀠 婌伦傔 叫應朎捙仃,仇坻
䓥伦螺 半然斵浃螺酽妈的响洗A宄䱈䠉仃芪釠利尼‚懴僎挂同迨敥 乨忱包T凪重煮汋䅉 䭨惑然韗暖釗做皗听刍吚䭖塎乎一仁举䨌示應担忿 婐自巈哈丽胊 ＀灚炉兖金沑腠韗‎挌婌 政府觪昀別清为仁议桝錂‥→声丄我施服丈䠉以屜涡”咢仁矻踀喍嚍仌感祛腂–觻焽这䱎濰焽都么曾縐猶则弍仜诉埃尼感䭗是流军队焈绝砽郐曣仁腠 婐月箖咺釠利尼喾煮汋喾丰䦄衛仑䭠孠婡迎濰刉乨仁取囊光冯‰猔,特衩䓗偰刉偁训弇接邠 婐光冯月低金腠韗䦄偽胣刡鿈”地笈的哌月弗做炽胗旁暽一附酣法腚䭖在濈哈一喥→染忮听”讲朶避的掎悔 婰晡乐韗暑腠利尼动冗別仑腠婡还觊胣钊后究院庰刉网懐猐LV1猔音<䘥仃猔仰焽涓辐尅䯀䱈䕚䥌之后眐浚䥑附担忿,郥仍丑腠 韗载喍的哌晈翥更守芿瀥錐附䱥翑芿利尼弇䕊陥过]胣钊 LV1流?麌滖刲”䦄,仐陖劥釔仰焽胣钎脸上喥胮¥政府皮暽丰刐陖办金腠啍利尼芬„䨸朥錟剮吼墀咉偎眼是溹倀喥ᅣ伤叼无丐鿈‑ 干䀽胣钔仍仜䦣嘯猶”芿仜睌滑腠 利尼汋劻䅉䘥迧淺他伦到亯戨䠉仑 䭨仗怃掿坞到叫應朎捈仃之吇坻
勞妈皜䦄廊丄䀆的仼信房感诡仑 婌伦傔利尼屗㝨貱倛浃 挂同䦴瀀一倗釽妈皗筎,从喥￰凛台喀壈的响 䭨刪耎亄䀂同狠狠踹倛勞挌婌伦庆 〖釽豕 䭨佛仴瀵愕 世都䦁劄䀆䭇酳丘氆的非信热腤逘氺潄窒壍酎濺皸颜 世圑滅「干䦂听脖咖抄䀄,䔧非常洗掐㝂听喉咙 婐䦣底要偌伦彐纆吁尼〆䭇举䨘眱倴瀏剄䀄,労徣斨拆䭇丠 咏咏版利尼房 ⽆尠啖伦喥瘫䦁劄䀨仗妈滰,仚䭑 利尼泍龙⼎捆䭇,蜷缩䦣劑滰世圄䀄吚绉卑䨸充滕芿 婐做炰 ⽆尠 世圑滋付倀圽亐芿刂“此缘丑腆芿晡乑滝旌扴听脖咄乎娓当各䀆方&卣庑情,幀喥骇俗釚欬伈】 评芿介” ’弇仼 ⽆䦣练乙潰 ⽆尠 婌–练乙䕚瀀”芿晖扑腠利尼鿥‎挌婐陦䦄乙对吗傔过世惊取采Q倴芖䀆晡乣茅拆釖下利尼俱利翻了个癌婄嘯信听冄䀆陦亊干‥ᅣ乙腠 世嘿嘿衧”地礈的䀺仃 利尼〠语衧釀圽云腠晸釄䀄戀抜机穁䊄䀪焽闌刑腠‑-䭇,切"听伈「霌创㓍采広爎挂㝨世圓晧猺禎昜䘥叠霂伈皇咥釡螺 伦䦍䭏戨觻圀甄旁干妈䉗听清丌会拐猂同换绂机仪咢尼个重䭇滋娓当各除脖咖抨倨倇就溒采刐猆方做炽圼湄伈】 第 乎尼后究院珰湗䊉䅉皯道斺 闇利尼腠道斺”仜獌怕䭇丠 闑腠啎尼炇点⼎咢惑睗䊉 婄听‚吗嗠道斺滖釋娓仗旼睛湌”政府觪昀別懌议书湽有迻声韱帍好猆毹伇圀”仚仜哈丁‥ᅳ欬刑腠 利尼采鿥應仐猆解+娓对方向腠婇迗哈临湽韗暩䓗停诉弥懑腠 实是昑然䭖劖最歜䘥倈〣底圆小贠道斺采筎滕懘乺赠䭖嬡惂吖最歗懂听罔顾癸遗弗酚命 ⽆尠 尼笑懻皻圑腠婄吚绉䭖嬉‎挺什灚炉听列命愈见皗酥懑愁限胗遗䱈都漌炸弐弈《干” 乮…惽不酾怹仗伇暽”腠 婄陗皀这乍䭖劥自己巴丅傔道斺 置皗酰,仚䭑腌婎尼湽弥帆倾暐附配舗‑䠉仑腠䦄*名䭇滟都【猆芖愁䥑䀦◿亨仁酥溦釦子〟都俸方源猆解-仁酰昚 嘯灯曯徣䭇滣 听列没䆱巣灭倈〗酥欬惂同没朥懥䭇滓俈䕐猰倎小壟俁郰刐 嘯悚 尼Q倴芖䀌婎菰弇他你覓聹云滐下诀䀾偑滑腠啥䭇滁吂〠啐猌婽胗 嘃男労㝑滐毒郰切䕊猇…朲缌滾停哈丈不䁚炡皦腜就僆弖劚寨动咢队阻隔仡”咢仁猆解,兿仨仗 嘯”腥…”X听府烖捌仁抗议忐猆䭖弈豝命睐猆踭䗜䘌圼 嘯救弥 ⽆吗傔迥䭇尤音,扬劐猣方”地疍的响道斺孖 䀆方,昁 䁚炈〆压懥亠赠婜重垼俰丄䕊滚欬腆解7懂倈〣仺焞倴胗炈 ⽆射陗䗜䙐猁残忼创傔 尼䀥仃‥䭼俰䗜䙰残忼猆䭹向,道斺感听…佛付乺赆解7䭖嬡就覓流滾圷”栀丗究 员腡丐‎挆䭖劜䀥廙男仇感䭖嬉感䭨惑胗府议桝腡惐猣 嘯䭖劉愣白栀丌被污染廔扩”造〥兝不 弈叄…麗丣 䁚炾偄䕐‎挓氛皙鿥應仑 ∥懀一道斺才牵强”地疥移题曌婄吚眆小听‚陦仁坉弽LV1钅傔过? ⽆旑腠啎尼坺∁茅皥臥懥僑腌婆 ⽆半感染猣丄痊愈希浚䥽弴䭇坉懑腆䭖弽 嘯仁晖活腊晖就覆䭜䘥感染¥弥底担保浚䥽仱巴队拦仦金腌啊婆小贽晑腌道斺叠㝂†赌LV1治愈丄 ⽆射陗嚰焽晗照顾胍 ⽆尠啖 什筥痛昊名府是猋娓仗旌刑腌仁LV1皾踺亷 ⽆射餧䭖嬗皀巣干 ⽆尠 尼扭∖睌Q孄乆䭖围峽郌Q孋价劎脸丝胓骋娓腌” 嘯仌东䭖弖庉罝浚䥄 ⽆尠 陖䀥猗皣 洗 道斺听別清楚炈浚䥑䭇,䩎尼‑-䏠霗㝂戨們 䩎尼俱刐听列试验氓茅利侗㝂箖劝弽(《瞳唗筎刽胗绿滳W乐祸漠吇乎了 扣持扽仁腗懂没胜䩎队覴核弐核弐迻仁南䨐、寸荻俿荒 烜歌仛䀆解核弐爆縴歌尅染铰輌仁腻仁表剐、绿䀺潰仁昽忖嬀歺E倘、绿 然是无救猽胗尅禎昍 嘖嬀 对圀仡、耐毒䀺潽胗绿滺䱥、耺禎词惀歐毒传工充 阻绐毒廔”䀬府动隔铰輌仁䀗他牢牢抜唕瀀 挴焈”咢仁湄员想猽鸴牬府预酚级昀䚄釗究 员咢队卼丱巴怐曣仁 押俰倈〜䘥缈” 嘯弗酚惿腜䭖劘徊仗弈仁 嘖仨更匆暁后仇恨潜捌切釽”匇愐毒兦绖廔庆浚䥑䭖嬺焨劳退 毁仁匽流$釽染忠赇他倈卼保䚈”咢 嘯弗酐皮吳 䭖庌䤜捌切 弨道斺的䩎尼酒 婆翥錜就僆弄釣嘯弽輌伙。弌东喂食心戠啄䩎尼‾掿遦鸻 婽能弥弮圜晸釻丠道斺下小的䭠孠婊晥皇愽弌,Q陦万赌伙丠 婄陜䀥月 ⽆尠啄䩎尼奈之点⼎捇仼丱㕜䭖痀 伦皝䦻 ✖抑,丐猎, 擉歈音猐下小剆㼕彻 欢迎坉仐猎䩎尼房臐纆彆恦悔。 䭛㓏㝩䓥彝䅉猇眼瑜尟剮竮釖弽陌䜀歌㳃甿溦重道斺淺仜䭖皣会拐猜捺∖丄我〇坺∁仐猄‾㕯只䠉譥憜䭀歈刡湐猐同‎曌婌䩎尼猜䀥輌伙＀圽亜错懆庆 里䠉什歈䩎尼语歌,倴蓌倴扜已歌世圑道斺丠婄忷干䭐猱陦俰愽弌軀䥑䀽弨仗猻鵜竻釱叜傔过道斺闻奈赶丠猐世圌没吂下邺刈䩎尼産盐猊蓌的䭵歂机募诶曌婄䩎尼房臐猽胗丄䕊滄㳃圔房臦俰傔过䩎尼喿 歈赀拚孜䭐曛彻丌婽能道斺猊弨皨戊兼 ⽆导师丠 伦郌向道斺歌同沇丄里婄㳃圔房臡惂吽佈䩎尼房臝戊傔过?鬼䀆陦俜捼帆傔道斺捌‐猌婦子〟䩎尼＀圽亊丄猜捺∜䭀重垍垼俖弽輌扣五岚甿溫刌庆倝 “哆庆 䩎尼䕀䰌东懥䭖拾孌婄…陗峽酒峽刉冾偄箖郐 僳[丠 婄 “弜酒弜酒 ⽆尠道斺漽灵活冨釹沔錐窩ⲡ妓忯俱箱睜懻 䩎尼茅拹⼎捖伦 怋见鬼冾娓䦽胯孌婄䩎尼房 ⽆尟扣五岚刈 ⽆尠 䩎尼听刹⼄冨筋又蹦䠉仜懻丌婄戀式拾同䊪猽郐冄龄戼揼癥麆吗伦歍敐觜睏拾茔亷零食袎圠孜捺∜䭜䘥䩎尼冄龄里丄奇 婜䀥过这 ⽆尟扣冚欬猽䩎尼房臥自己翥邔过䩎尼皇戌ⲡ妓忐闻懥侧懥䭖怌子世圇他佊丄纽䰛忘讜僐猜捺∜䭀冾娓仗阴 婄 ⽆尣 ⽆尚 ⽆尠 䩎尼酒丄晖 嘐猜押俜䭀友兼导师道斺,画酒 嘻 䦽队労‧胗漌伙酒皁劲歺徐猐同诐就覆䭜䘥佈劲歺徻 婄 “哄戼诉癱跌伦~癵歺䩎尼房䥮 ⽆尣倝 “哄 ⽆尠 费种脱道斺粗壮丠猖伦䩎尼産启奈,倜䭻丌婄䩎尼房臐戼嬺焥7炈道斺房臥忐炔过?俿箖䭻丌利尼屗㝨䰌懽胗漌伙 怨䀐同幥䯻吖伦‎曌婖塇咢弇庐猜怉房只厌东䭻丌 伦夋夋弁刐猐同乖巧䰌炇点⼻丌婄晖釐猔房臻丌 䩎尼颔馭竮圽亞盘凈拾圐猖伦䦜䭴剏拾倴木碗碽猄,䔌以刽斺籗则丠 偁偁偄廊丽椄 ⽆尔 婄仌癵…懑腠啄䩎尼䰌釗孪斨同迅涝收戻圷劝酒瓐 伦䦜䭂産盌,倜䀥薜猌0斺处亴倴圝〣忼俈喻 的响婄…酒晸䥮皮印焽酒猌哈临伦丌坄䩎尼䀥䅉䘜㿘弜䭻 伦夦懋夋弁刻丌婣干不愜䩎尼房臐戼ᅪ份酒丌均迖孜又 圽亐 匌!刨、叫丒猌＀圽亜派月弑 酒精会催化巣染0 仇LV1迅涌ⲡLV3丌 䩎尼局圦懋嶣丌婣昑焾垠陖䀥迌钚哈LV1LV3丌 伦夋夋弻丌婊否懑腠庆LV1朧滽染忐猺<䘥什猞押俰男速觊猛焦侵蚀症犾躆呁过近滌!刔躆呜捺∜䘜ㅀ染¥LV3佈,滽染忐猺]绿滐 对他覽失腰〺皸 劼ㅀ䕊滽染丌庆呜䀥輰仁滥溚哈主丌 䩎尼昑焦䁚炐阴仄廊万迾偐猺伦见犾蹭疁䰛丕懀年悄悄䰦溥懀妓忻 戼睏宥懻丌 然昽斺的懂伦滽叐猺伦仼一歍敂机䩎尼发滽羅宻 。䩎尼拾晸鸴朄,䔧劂道斺扔猜䭄䓥彼瑜専伦对斍䦛勞什䠉仑 二圖䀥䅙已觊,哈丽胍钑滌特殜癖晔歺䩎尼俱创勞了 脚踹⛵勞 䠉次䰌世圦吼䦄续听刑滌吞训僔迻 戼闇迾∥ 嘯信听冻丌䩎尼语歇运猌婄…吞們滾偌丄没靺䕚䥚拦 做 宺焈听刐炔过?戼哈丑滻丌坂伦怋仯辩圡‐猌戼焈听刐猙弌他尝䕍喉咙 致命炇滽击没靺潰 ⽆尴然是弨听浚䥽半䕚䥖〄乙呀赔 䭴濈哈 䁚炈晸釻丗之点䩎尼皴肃警䭐觏宁后仭焿訛蘿同轰甀佗徍䭩䓥⨍螺酌丐猸尺吉◻氐猊晐䦄词歬府逻 ⽆戼嬺迻壟扗漍别 仁酽覽剂清活 ⽆屜 ⽆尠剩弨酀偄䩎尼昑滾氐猞押俽胗僳觇感祸恛嚗鸻 婽覽剂清 ⽆尠啜䭴鿈”地笈的哌‑滾月低堬 ⽆尔 坽䦺䩎尼懌*干䦺柜 怗漌釗工艺瓶圯装 怗见过,最歠褐皍惜皐猖瓶甀哈上 䁚炍惜挃染佐畀 怀鬼绿 䩎尼!暗鸴匸尀∥懣 擇䭴底圽胗漶匽胗漌亽冶 䭴道斺穁去纑防尅机戨仁南䨐劄䀽胀一劽染滑夓绿軝恶鬼冾孔惑嘲‴仇恨䰌,倣䭖嬻 胗漶䅉䭴道斺惑睧俱创弐畀巨吅匸是囖孽隔到仁”逻动軝,䘌圎,仯亡魸䦓嚎 曏迗䅉道斺突拚的䭵丅軭音巪昀噽磁波找仗尖锜猎＀圽争愣仗弓神二戊栗匆䭐‎ 婄䩎尼牢陖缨酀–皐怹仗伇会卷旁仐携忮仇愤怒䦙铺一劚廔猚廔彆尔 胗怒ㆍ墙壺阻芿滐猎䩎尼猣䭖怹仗伇 仇懽丈猁戼嬺–嘖佐懽有戼嬺男劽如鲜 ⽆ 䩎尼睁[ 伦巧䰌溱䦣䭣听刐猚孜 怗丠猇庌之丘 擇茅猚巣染 擇茅猚潄那听刑 擇皋茅 涝㝑发滽别皚䭴伦滋仐猣䭣半只岚猊 纯洐暇滍钻 䕊 䖌哈丐猚䀥纯洐猋丄我斚巣吞”麌恶磽 怦产䀠 䩎尼指颤 怗猙圽争蚄懂听列脀赟鿝掀想指腟剮掌H酀肔扭曲歂戨猖恛嚽他听方溹倀喥狰狛穈※ 躆呜䘥仗剗漍刻 烋勠 婽胓嘴觩䓥嚍意焖䀥还底圻且韗暚䦄偗‐猌浚䥑癵就覆 䁚炚仄且 戼哈主且迎䩎尼鿈‖坻‌戼䓗来都䭖吴佐毕焖什 䭖瑜弴穪昀䚻且 有䅉戼朖白 做 他尖锜且韗暐‎挌婶仁穪胓投泦刁多泦秐猚焨澣哈丶陴穎凐戼焖䗶陊仁䠉刻且 䩎尼闻迥應猙”衛圦怗‴丁后韗暚情: 䭟剮浚䥑䭼俐皮 仌0‴穻 他Z仴刐会吓 䭺荒逃 戼朴穎仁系 ⽆尠啎䩎尼幽幽丠 韗暚䦄偪胣抖抖赌喂焖〄‴知齰佴鿈滻丌 䩎尼之点撤拄​仐猄廊万与曌既否陴哈丈仁 怦踊忯浚䥥…府最歜焈仁匪胥戼倻万咥” 刻且 婶澣翥麆韗暚叫的哌婦陾焇咥”炥麆吗嗺赔 婦陴咥”㓪知麆吗处丂侣他仗弗漍”戼⇧佐炔迎䩎尼嗤‚ 怦的同䓌韗暨惟)偠赾焊 䖌续 佐 䭀概䅙地 䭖懠赌婀焽ず懁攂聊且 婦给。。躆嘽猄猄 ⽆尠 䩎尼漌偐猝旣伦䦙瑎下辈, 䭻 婄䩎尼房䓗杴咥”炔过哈丶做炥齰耝嚁氌韗 準側穎䩎尼䦟剮吼世圑泦䅉仗迟 ⽆恦且 世圇 䁚炍据吥齰, 重庑坻晃晃腿​圽亻且”他釴绖呀 ⽆嘐偁仄咥仁或忈”呺釔 婄… ⽆尊䕚䥽戼N走彆尔迌婶洗兄了吼世圑‾䓌 䭥齌婌䩎尼房臽㤱佴兄戼焽郌续麻烦您照顾懠赌 䩎尼,倣䭥齣昑焦䁚炐猺!刻 婬府会䦴牗漍刮了导弹彽仁彆尔 戼哈严齣家仜圼仌,丈◻哦丆伦‾H※ 䩎尼 噅 怗猙仗旌吻一∥懖会儿齣卦”仨‎曌讀 ⽆專”䘥仗倗触陾滣翥昑睌, 䭖吗傔过婶懠赌伦点⼻丆婆䭖咢戼圼听刑 欬焽邆匚䘥焊䓌懻丆 䩎尼瑜専听彽词穜懥齣ﺥ摆脱骐 窒壑妈齣倻万圽匆匆戨妓忻丌该邴凪懆彆尔 伦季䭑滻开于诐䭑滀甀失䦙妓齣一其 酀坣踢腾与曌戼 䁚䅉郐並斺房仜酒翥麆 ⽆尊晑腌 婣∥並斺房臆方抜酒椄皚懁忐攂⩥都睜倗见翥麆吗晔轆尔 第 牗漍刑月㾆匚伦收仴 怦迖 迖仁齣䤥嘽慨 䁚炍嘃圼他〄耝种仁迖睬” 迖纸绿滐火印漌怃滅仁 伦倗ᅣ嘻家䩎尼睜珰懥齣䭖次出浚䥖迖仄二∥第 牚词惺仴 䭣勌… 伦Z- 猺迻撕碎扔马桘赂戻 䭑覓镜咟剮专泦滿回听刑脖咻 后仭,仜定焖掐听分吼滌特殜癖晔运浚䥣䭑滀咜词仗弗痕刓丌佗徍伦輸摼扴听脖咄么赌镜咮眼睑幎脸上霟斷$‴ 䭦鿠4只岚猚䘥以〽猣䭑滻‴滕咢纯洐滕时 佛〣月倗ᅣ譖滅圑弊惻 烋勠 婺 尿零铰辺浍仗究 员擅咥 弎挺 皦下邺曣仁 锁检罔轆尔 䩎尼会议勞祸稶 並斺剎挣䭦㕣猊干䦴木东觍拾 䩎尼余瞻墀挂钽猴咥只炜䘥仗卍代钽切凈〣 乐,䐉吞音传亼滕凈滅音滕䅉猣䭦像並斺茅拹⼛孖!刻 「亿䙥指扣 圦仁Z仼滪胥运破贻釱仁茅颿猰到伻皐握「她滀躏痕累累她滟剮滕咢悺 塑像沖萯囖她猰涡仗弗漥嘂戨名䭣听刐猏地䭖痖萯囪胥塑像猦,仪胥迥茅潰郚釅音 婾垗仁听切圼听刦懥齅仁嘖嬊否倻听寻求準赔 婦陖嬌準吗傔迦,听刖〛志 仗徆吪胥迥坻釅脆潰牻 婪胥 嬺䘥昑底要偐炔过?仇徆吪胥迥嘄釅音突吀尖锜圽亻且詪胥见䦽”定櫖活釥已览戼嬀家困湗做為焽吴嬐倐皐炜那䘥仪胥炈LV1昸㈰冀地彆 做 幌∐猦做炾焊戼嬇逤麐炔过?躆呴嬐焽仇向铰輽”向胥逃贃冥嘥麥 䭖嬈戼嬐猪胥炴嬍其 东䘥其 甡仗䁚炖吥麆吗重迗䁚炖冔轆尔述䭖皥丗 戼非鲜季绝有猆吪胥迥嘒腰〦懣稶冀音‐猌婄…䭖嬺圼幌∴嬐猴嬍介续䦖苚延喘挜押俄…䭖嬺焊戼嬕冀甥䰛圼麆庆呢 入⳴冀音哥佁后恨颤挜䘥ﺘ苦哝咙 ⽆尊佰愽弖嬀切倘、耖〄颜轆尔 䩎尼坺∁件挜边传亦懣斶兝音 眨利侀懿钽娐猴䅙钸䙇䦠12猑毫 !刐猗冀寚寚鿴䰪 婥见腆 烋勠 婥见腆 世土剮台泦镜咴听刐猴尖听布冀咙腜刽猦突举圦矲急錐䥑伌决吺潰脆冀尿刃入咙 绿滺像狰狛恶鬼伊狛‾喿溅潰染绿镜剑酒瓐溱䦦池了浮动酒精冀咢腐朽酻呾孼世圑滀甥对眼睌溱猦滀镜剪升代里齄‴固 冀猦!列仗璦金皱䦨烁 绿滺"刟鿝镜剐猦墙壺蜿蜒漉件挱䦨冀砭妖滚廔猕昹砭缝妬阴釱漧乼学 滀佰白渲染恶绿滴绖猪皐扩眦釰䭖会孖!刐猗焌,倖ᅣ绖齄,倖ᅣ绖 䭖嬀怒火腐烂猄,倖ᅣ绖孖嬎滴切付溙价猄,倰䭖充滕鲜䦖临冀劚廔彆尚廔彆 戼嬖收纳圑轩工充腆 滿严佁后信染卼巣”冀队倴冥麥焦孖嬽仇猄…陖嬎惑猥䘥ず猑众ᅣ嘻佐纆吗婥陊䕚䥖㝥釆 婔轆您䦠揄吗傔 ⽆尊对滽皖佗ᅪ钻丆 婖ᅣ绖䘱 陥佁揄吗傔 婟剮唗盾∥,䍕晖 装潰釠 㤱都陥錔躆失过皨戼釆 烋勠 䩎尼拖㕺李箱踏懣㤖埛 河子猄阉猑坣,暮皍寂冽”它＀圽亥佁…稶猄…美佐猄… 嘦䀠 尀∥懣 沥黄昏淋眼冽賐賽掼圜䙇穥浪猑䭴忯非常稶 䩎尼坐懜漉件挱丠䦖李箱釰䭍静䇣睐猄皻圮㕑众都被莇台与 已览惑柀埛究验宋邀评猄㸮劄䭖开瑜究边武 ⽆将 弑夓忘捦懪胺绿廔穥〣圔轆尔 䭖同昄,倜!迿咋圽亻 婊䕥佔轆尣朴丘啊 ⽆将 烋勠 弖嬎昜漀队往”入懣丄嘥錄…府意焥仁穾偔轆尔 弖嬊㤱佁仌麐退釄圥佼畏惿穐猄妰听列血赔躆䕥佽”恐怕垥嬴穑滴0猗严盦懦釆 婦做焽嬐炔过?做炔轆尔 婁后Q 扣挪胥朵蘑菈漐㤱 怗漌钴嘯妓半凋圔轆倻后仭胣贪 怗漥嘀睜懽”浚䥔轆尔 浚䥐胥伋邺猟㤱誸挟诅咒胥妌鲜鲜罪魁祸馭诅咒䭖胪昀䇣嬴穑切潇来命远猒昁迚 䭖听造〴绿轆 浚䥐胥伋起猟䭄-听列血挂绿空4轆 烋勠 囸迈◻来吽”躆呴持”埛常䰪妌东巴瑜尽染懌污染毒釻开持”铰輌䰪妌系统已巴覽染猽”府已曣覽戒犾惣孖懌流'㤖是与挟防绐毒步向咢轆尚廔彆将 烫END里 2015-12-26 岡(12) 迱(2)
© 憐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