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无题】其实没写完……

亲爱的,我曾想要做一个朝圣者。

从故土出发,身后的行囊还在依依不舍眺望家的方向,我背靠她,却从没有犹豫地向前。

我将成为旅途的一份子,身影掠过南国的鲜花,北城的落雪,肩头披着黄昏,衣角拖曳着雨痕,风景装载满我的口袋。我认识十国的风,知道九城的传说,也在传说逗留的土地上休憩过,我睡的床铺或许和那些人是跨越数百年的相同一张。

我想这样我就能够向着理想的轮廓而成长。

直至我遇见他之前我都这样想。


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睡觉,身后园林的观赏树在夏季枝繁叶茂,阳光从为数不多的空隙里落下来,跳跃在他的头发上,逗留在他的侧脸一旁,几小时前被风吹落的叶子掉在他褶皱的衬衫下摆上。

正对面的东方太阳已经完全爬出地表,光芒从建筑物之间照射在公园的圆形水池上,波光粼粼的水流中钱币的反光明亮的像无数的钻石一样。

行人在他面前走过,他恍若未觉依然陷在梦里,唇角弯起笑容。

“你梦到了什么呢?”向我的神明起誓,从始至终我从未想要打扰一个人的安睡,只是亲爱的,你不会看到,他那祥和温暖的面庞上带着那样幸福恬淡的微笑,那一刻我认为我已到达圣城。

我的神正端坐在他圣光照耀的神座上,面对世人的阴暗苦痛而怜悯微笑。

他连醒来的动作也闲然舒适,连饱经沧桑的语调也温然绵长。他异国的言语也能将那个词汇念诵的如同诗篇一样。


亲爱的,我曾想成为一个朝圣者。

我想知道神的话语和你有何不同,我想看到神在凡尘的面容是否也风尘仆仆,这远离天堂的异国他乡是否又让他刚到彷徨。

可是冬去春来一片候鸟在头顶归返从未有过任何犹豫眷恋,是那里的水草不够肥美鱼虾不够滋味,还是那里的风不够温柔雨太过急切?

我问了,它不回答。


评论(2)
热度(7)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