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利&艾】【黑暗向】【与他们有关的一百个传说】第八个传说·悖言白首

请称呼全名为:与他们有关的不知道几个反正先说成一百个的写不成故事的传说。


並非絕對的CP文,或者說這是有兩人參與的文而已。

黑暗驚悚向。


第八弹的关键词:怨念?


以上

谢谢阅读

—————————————————————————————————————————————————————————————————————————————————————————————


  那應該是一個名叫“鴉照”的鎮子上發生的一件事。

  阿克曼是鎮子上最富有的氏族,人們削尖了腦袋的想要進入這個家族的大宅子,哪怕是做最下等的工人獲得的工錢也比其他地方的要高出許多。如果哪家的姑娘長相為人都不錯的話,甚至還有可能嫁進去,這樣的話就更是夢幻般的日子了。

  然後這個家族流傳到這一代,大當家只有一個兒子,非常看重,獨子也很爭氣,被鎮上所有的人愛戴並且傾慕著。

  然後到了獨子要娶妻的年齡的時候,當家卻發現自己的兒子喜歡上了一個男人。

  那個封建的年代同性相戀是件極為不潔並且挑戰眾人承受能力的事情,所有人都反對,沒有一個人同意,而且獨子的母親更是雷霆大怒。因為她只有這麼一個兒子,愛上了男人就是要斷絕他們家族的未來。

  於是獨子的家人們做出了殘忍的事情,他們將獨子關在家中,然後派人來到獨子喜歡的那個人家裡,把那個叫耶格爾的男孩弄死了。而他的家人也被趕出了鎮子。

  這一切獨子完全不知,他沒想到自己的家人會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而他的母親之後告訴他,他們給耶格爾一家一大筆錢,於是他們就離開了鎮子。家中的文人仿照耶格爾的筆跡給獨子寫了一封斷絕關係的信,獨子不疑有他,非常的難過,心灰意冷之中答應了和母親為他選擇的女人結婚的事情。

  而後事情看起來似乎就可以這樣下去了。鎮上的人迫於這個家族的威脅,即便是有知曉關於耶格爾家事的人,也被塞了一大筆封口費,要不就一併趕出村子,因此獨子始終不知道這件事的真相,和不愛的女人結了婚,繼承了家業。

  但是令人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獨子和女人結婚的第二個年頭,女人不知怎麼患上了可怕的重病,結果沒有幾個月就死掉了。而後獨子再娶的女人,也幾乎沒有能夠和他在一起很久的,都是一兩年之後甚至幾個月之後就因為各種原因死掉了。而關於獨子有剋妻之名絕後之相的傳言也漸漸地流傳開來,家有女兒的都不敢再做美夢,因為他們也害怕自己的女兒會遭受厄運。

  獨子的母親非常苦惱並且擔憂,於是去尋找傳說中的大巫師尋求解決辦法。巫師看過獨子的面相之後搖了搖頭,說阿克曼的家族的血脈將在這個人身上斷絕,沒有避免的辦法,除非讓旁系的人來擔任這個當家,讓獨子離開這個家族。

  母親自然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的發生,她無法相信巫師的話,也絕不答應讓旁系的親戚來繼承家業的事。在那之後他們無法在為獨子找到妻子,只能給他找了很多侍妾,希望他能夠為家族留下後代。

  可是難以想象的是,侍妾們生下的孩子也無一例外的早夭了,沒有一個活下來的。

  獨子遭受了嚴重的打擊,非常痛苦,一病不起。就在病中,他看到有侍妾前來服侍他,當侍妾走近,獨子大吃一驚,因為侍妾的面容竟然和早年離開他的戀人耶格爾一模一樣,獨子不由悲痛萬分,質問耶格爾為何將他拋棄,但是扮作侍妾的耶格爾一語不發,獨子一怒之下起身推搡侍妾的身體,而可怕的是,侍妾的身體竟然四散開來,化為無數碎塊落在地上,耶格爾的頭顱滿是血跡,他盯著獨子,面容痛苦並且充滿憎恨。

  獨子驚呆了,而後那些身體的碎塊又再度恢復原貌,滿身鮮血的耶格爾站在獨子床邊,向獨子傾訴他遭到的痛苦待遇,並且怨恨獨子不來救他,還與別的女人結婚生子,將他們的誓言忘到腦後。

  原來當初獨子母親派人趕走耶格爾一家,耶格爾掙扎不從,被阿克曼家僕打死,尸體被砍成碎塊,拋棄於山野之間,耶格爾心懷怨恨,卻因為尸體殘缺不全,竟然連鬼魂也無法變換,他的頭顱寄居著他巨大的怨念,對阿克曼的妻子和孩子施下詛咒,令他們無法長命。阿克曼因此患病,他便介入阿克曼的夢中向他報仇。

  化為厲鬼的耶格爾想要殺死阿克曼,但是因為至今未曾丟棄對他的愛意而無法下手,最終痛苦離去,阿克曼不日便恢復健康,他質問母親當初關於耶格爾的事情,才知道戀人早在多年前就已慘死,而他始終被蒙在鼓裡。

  之後阿克曼差人尋找耶格爾的尸骨,但因時間久遠,當初耶格爾的尸塊到處散落,已經無法找全,只找到了耶格爾的頭顱。

  昔日的戀人如今只剩下顱骨,阿克曼悲痛萬分,決定離開家族,卻被母親囚禁起來,並且差人搶走阿克曼手中耶格爾的頭顱,將其拋棄在枯井之中。

  而後當夜,阿克曼的母親就寢卸妝,命令僕人伺候,往日服侍她的僕人不見蹤影,只有一個陌生的女僕,阿克曼夫人不疑有他,召喚女僕前來服侍,卻在鏡中看到了耶格爾的面容。

  第二天,眾人發現阿克曼夫人暴斃于梳妝台前,死狀極為恐怖。

  而阿克曼被人禁足,心中又因耶格爾的死耿耿於懷,再度患起病來,各類名醫手足無措,沒有一人知曉如何治愈,眼看阿克曼也將不久於人世,阿克曼家族亂作一團,往日沉默的旁系親戚趁此機會開始興風作浪,很快就將家族搞的烏煙瘴氣,興盛的大家族也慢慢地衰敗了。

  某日夜裡巡夜的更人看到有從未見過的女僕從無人的後院走出進入阿克曼的房中,女僕的衣服樣式是多年前的式樣,而後院已經荒廢,留下的枯井裡還裝著耶格爾的頭顱。更人莫名想起多年前曾有一個女僕因為私通家主而被家主夫人責令投井而死。

  第二日天晴后僕人準備服侍阿克曼,卻發現他已經死去,懷抱一具死去多年的女僕枯骨。

  入殮之時,阿克曼的手指緊緊抓著女僕的破爛外裙,眾人無奈只能將他們一同下葬。

  之後卻有人說,看那女僕骸骨明明已經是十多年前,枯黃破脆,但是那顱骨卻依然像是不久之前才死去一樣雪白光亮,真是奇怪至極。

  老一輩人傳說,人死之時,化為幽鬼,卻也和人一般需要四肢健全才能成功作鬼轉生。慘死之人尸骸慘遭損毀,便連同鬼也做不成,只能化為一縷執念留存於頭顱之中。想要擁有形貌,還要藉助其他人的骸骨才行。而尸骸不全的死者,無法成鬼,就是連輪迴轉世也沒有了。

  時代封閉可憐,相愛之人不能相戀相守本就是極為痛苦之事,可如果當初阿克曼不僅憑一封信就放棄了戀人,或許也不會讓悲劇延續如此之久。

  而他若是知曉死後輪迴也將一人獨往,無法再與愛人來生相見,或許也會在孟橋之上大哭一場吧。

评论
热度(11)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