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盲犬。

参与合志的候选文之一。

因为写的实在太烂了就放弃了。索性放出来好了。

这是呆狗和他的呆主人的故事【雾】

想尝试温暖可爱的童话风,结果失败了。

是个温暖的故事。


不准再说我只会撒盐!


—————————————————————————————————————————————————————————————————————————————————————————————


  那是在一个小镇上。

  小镇。真的是小镇。

  镇子很小。地图很小,街道很小,房子也很小。

  小镇上住着一群安逸的人,安于现状,安享现世。


  艾伦是一条狗。

  大型犬,不知品种。

  艾伦没有主人。或者说它的主人已经离开很久了。

  艾伦住在镇上的小公园里。小公园的娱乐设施下面,艾伦住在那里。

  镇上的人都知道艾伦,镇上的人都喜欢艾伦。

  艾伦也喜欢他们。


  利威尔今年三十岁。

  三十岁的利威尔不是一个成功的人。

  利威尔是个作家。利威尔曾经是个有名的作家。

  但是利威尔现在不是作家了。

  利威尔患上了眼疾,严重的眼疾。

  他很快就要失明了。


  ++++++++++++++++++


  利威尔住在小镇最中心的那些房子里。小镇最中心是小镇最繁华的地方,出门就有商店,道路尽头是市场,拐个弯就能看到书店。

  利威尔刚开始来到小镇上,无事可做,就在小镇上到处走。小镇太小了,没有一辆车,小孩子的脚踏车也骑得慢吞吞的,大家都喜欢走路,走路并不浪费时间,反而是种消遣。

  利威尔以前开车,他以前住在大城市里,感到没有车寸步难行。但是现在他不能开车了,就发现走路原来也是件美妙的事。

  利威尔刚来小镇的时候,每天都在外面散步。饿了镇子往东一点就有一家很好吃的面馆,无聊的话镇子偏南一点有一家棋牌室,困了的话走几分钟就能到家。

  不过因为小镇真的太小了,所以用不了一两天利威尔就将这里走遍了。

  走遍了之后做什么呢?利威尔摸着自己放在书桌上的纸和笔苦恼地想。呆在房间里很无趣,可是一直在外面也很无趣。

  利威尔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个早上,出门去了。

  利威尔去了小镇上的公园,他坐在公园外面的长椅上,拿出随身听来放音乐。

  在公园里玩耍的小孩听到音乐声,就凑到他的跟前。

  “利威尔先生,你在做什么呀?”

  “我在放音乐。”

  “利威尔先生是从大城市来的吧?”

  “是的。”

  “大城市好玩吗?”

  “好玩,也不好玩。”

  “和小镇相比呢?”

  “自然是小镇好玩的。”

  孩子们看到利威尔一个人听音乐,就过来陪他。时间久了,利威尔就给他们讲故事。

  利威尔是个作家。他曾经是个作家。他写了很多书,他有很多的故事。

  孩子们喜欢利威尔的故事,每天都到公园等他来。如果遇到不好的天气,他们就跑到利威尔的家里去。

  “利威尔先生,我们又来打扰啦。”

  “没关系。”

  “利威尔先生,我妈妈让我给您带些饼干,这时她昨天刚做的。”

  “替我谢谢她。”

  “利威尔先生,您的房间光线太暗了,我们把窗帘拉开些吧!”

  “可以。”

  利威尔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利威尔今年三十岁。三十岁还很年轻,不过利威尔喜欢做老人们才做的那些事。

  小镇上的人很好,孩子很可爱,他一点儿也不觉得无聊。


  小镇下雨了。

  小镇平日也下雨,但是这次的雨很大。

  孩子们聚集在利威尔的家里,听他讲新的故事,窗外雷声阵阵,轰隆隆,大雨下下来了。

  有个孩子跳了起来。“下大雨了。”

  “有谁家里的门窗没有关好吗?”利威尔问。

  “不会的,爸爸妈妈都在家里。”孩子们说。

  “艾伦怎么办?”有孩子说。

  “艾伦?”利威尔好奇起来了。

  “艾伦是一条狗。”孩子们说,“住在公园里。”

  “平日也在吗?”

  “是的。”孩子们有些担心,“大雨会把艾伦吓坏的。”

  “那我们去找艾伦吧。”利威尔说。“它独自一个在公园里,一定很孤单。”

  “好的!”孩子们叫起来。

  利威尔在门后拿出雨伞,孩子们拉着他的手和衣摆,大家一起往公园走去。

  雨下得很大,视线很模糊,利威尔跟着孩子们走进公园里,听他们大声的叫着“艾伦”、“艾伦”。

  “艾伦?”利威尔站在公园的滑梯下面,有些茫然地叫了一声。

  “呜……”小狗惶惶不安的声音在背后的角落里传出来。


  利威尔抱着艾伦和孩子们回到家里。他把小狗放在毯子上,孩子们为它擦干皮毛上的水,将它放在壁炉旁边。

  “我家里还有一些小饼干。”有孩子说。

  “我去拿我的牛奶。”

  “我把我的小碟子拿来。”

  “不要乱跑。”利威尔制止了他们,“外面在下大雨。”然后他说:“我的厨房里有饼干、牛奶和小碟子。”

  孩子们高兴地跑到厨房拿出了饼干、牛奶和小碟子。他们把饼干泡在牛奶里,倒进小碟子放在艾伦面前。

  艾伦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有些恐惧。

  “不要害怕,艾伦。”孩子们安抚它,“利威尔先生是个好人。”

  利威尔坐在沙发上,远远地看着壁炉这边。

  艾伦从毯子下面伸出头,用舌头小心翼翼地舔着碟子里的牛奶。

  天黑了,孩子们该回家了。

  “艾伦可以留在这里。”利威尔说,“我一个人也会寂寞的。”

  孩子们纷纷去安慰了艾伦,然后依依不舍地的回家了。

  利威尔告别了孩子们,回到客厅,艾伦正趴在壁炉前面。

  “趴太近的话,你的皮毛会烤焦的。”利威尔说。

  艾伦往外面爬了爬,乖乖地躺在毯子上。

  利威尔上前摸了摸艾伦的皮毛,已经干了,被壁炉的炭火烤的暖蓬蓬的。

  “你可以睡在这里,不过壁炉一会儿熄灭了的话可能会冷起来。你要和我到房间里去吗?”利威尔问。

  艾伦安静地趴了一会儿,抬头轻轻地舔了舔利威尔的手指头。

  利威尔捧起毯子,连同艾伦一起,“如果你要到房间里的话,先得洗个澡。”

  浴缸很大,利威尔把艾伦放进水盆中,让水盆漂在浴缸里。

  “如果你直接在浴缸里,会淹死的。”利威尔说。

  艾伦趴在水盆里小声地呜呜叫。

  “不要乱动,否则水盆会翻的。”利威尔拍拍艾伦的头,取过花洒打开龙头,为水盆里的艾伦洗澡。

  湿漉漉的毛皮贴在身上,艾伦看起来更小了。

  利威尔摸着艾伦湿湿的鼻子,笑了。“之前我就觉得,你就像个毛绒玩具一样的。”

  艾伦伸出前爪去扒利威尔的手指头,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表示抗议。

  “汪!”


  洗过澡之后,利威尔打开了音箱放轻音乐。

  艾伦裹着毯子趴在床脚,很安静。

  利威尔回头看着它,“你之前都住在公园里,看来也听了很多次我放的音乐。”

  艾伦晃着尾巴。

  利威尔笑起来,“没想到你也会欣赏音乐呢。”

  艾伦把头埋在毯子里,不理他。

  利威尔把声音放低,拉起窗帘,躺在了床上。

  艾伦从毯子下面钻出来,贴在他脚边。

  “你的身上还是湿的,会把我的床单弄湿的。”利威尔说,却没有赶走它。

  艾伦爬到利威尔的小腿上,趴在他的腿上。

  利威尔晃了晃腿,艾伦身子一歪,翻倒在床上。

  “呜汪。”艾伦翻过身,不高兴地爬回毯子里。

  利威尔弯着眼睛,起身将艾伦和毯子抱到旁边的枕头上,艾伦从毯子里伸出脑袋,轻轻靠在利威尔的头边,暖呼呼的。

  外面的雨声哗哗作响,房间里有音乐声轻柔地摇荡着,利威尔闭上眼睛,很安稳地睡着了。


  利威尔决定收养艾伦。

  孩子们很高兴,镇上的人们也很高兴。

  “艾伦很可怜。”利威尔的房东太太说,“它的主人很早就离开了,留下了刚出生的艾伦。”

  “为什么没有人收养它?”利威尔疑惑地问。

  “大家都很想收养它,但是艾伦不喜欢。”房东太太说,“它总是往公园那里跑,那里曾经是他主人的家。”

  “狗总是很忠诚的。”利威尔感慨道。

  “所以,它能够接受利威尔先生,真是太好了。”房东太太欣慰地说,“它太小了,大家都很担心它。”

  “或许它仅仅是因为我前两天对它伸出了援手而已。”利威尔说。

  “艾伦也看出了利威尔先生是个好人呢”房东太太微笑道。

  利威尔弯了弯唇角。

  利威尔收养了艾伦,于是他每天都带着艾伦去公园,放音乐,给孩子们继续讲故事。

  闲暇的时候,孩子们和利威尔聊天,艾伦就趴在椅子上睡觉。

  “之前利威尔先生在这里给我们讲故事的时候,艾伦就趴在后面,”孩子们伸手指了指利威尔背后的滑梯。“趴在那里听哟。”

  利威尔笑了,伸手去抚摸艾伦的头。“没想到,还有一个深藏不露的小听众呢。”

  孩子们嘻嘻哈哈地笑起来。

  被吵醒的艾伦睁开眼睛,扭头茫然地扫了扫周围,往利威尔身边蹭了蹭,继续睡去了。

  利威尔温柔地点了点小狗的鼻子。


  寒冷的天气慢慢过去了,天气开始渐渐暖和起来。

  利威尔的眼睛也越来越模糊了。

  他常常会不小心碰翻桌子上的水杯,被门槛绊倒,拿错调味料。

  利威尔开始将家里的东西按照固定的位置摆放,让工人去掉门槛,在家具的棱角上裹上棉布。

  “不可以随便叼家里的东西。”利威尔告诫艾伦,“否则我把你的饼干放错位置,就没办法喂你了。”

  艾伦乖巧地蹲在利威尔面前,它已经张大了一圈,看起来也更圆滚滚了,一双黑亮的眼睛温顺地看着利威尔。

  利威尔也在看着它,不过他的视线很迷离。

  艾伦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发出了一声忧郁地呜咽。

  利威尔抚摸着艾伦的头顶和后背,发出轻柔地叹息。“等到以后,或许还需要你来给我引路呢。”

  “呜呜……”艾伦起身往他跟前走了走,用头轻轻蹭着他的膝盖。

  利威尔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晦涩的失落。


  虽然视觉受到了影响,利威尔的生活依然很规律。

  早晨起来,洗漱完毕之后,准备他和艾伦的早餐。他是培根煎蛋加两片吐司以及一杯红茶,艾伦是狗粮和牛奶,都很简单,不需要太多复杂的程序。

  吃过饭,为艾伦绑上项圈和狗链,就可以出门了。去公园的路并不远,路也很好走,出门左转直走到第一个路口右拐,直走下去,什么时候周围的房子都变成了树林,空气什么时候变得清凉下来的时候,就到了。

  午餐就在公园对面的餐馆解决,餐馆的老板是个和蔼的老先生,会煮很好喝的咖啡,派也很好吃,而且还很喜欢给艾伦加一根香肠。

  下午可以跟孩子们一起回来。街口花店太太的女儿总是会送他好吃的鲜花饼;糕点铺太太的儿子经常主动帮他带吐司和果酱,省的他去买;书店老板的儿子会给他说每日的新闻;杂货店老板的双胞胎总是很热心的帮他打扫家务……

  利威尔觉得,这样的生活他永远也不会觉得无聊的。

  这个地方的人和其他的一切都是这样的美好,哪怕是看不到他们温柔的脸孔,他也觉得很高兴。


  有一天夜里突然下起了冰雹。

  噼噼啪啪的声音惊醒了艾伦,从来没有见过冰雹的艾伦吓坏了,躲在床底下不敢出来。

  利威尔起身去检查家里的窗户,虽然没有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

  离开房间的时候,他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叫道:“艾伦,不要乱跑,等我回来。”

  说完他离开了房间,并没有关上门。

  艾伦在床底下等了很久,利威尔一直没有回来,此刻外面冰雹落下的声音消失了,艾伦等了等,小心翼翼地爬出床底。

  “呜呜……”它小声叫起来,却没有听到利威尔的声音。

  “呜汪……?”艾伦朝门口走过去,同时抬高了声音。

  “砰!”一声巨大的响声从客厅那里传过来,艾伦吓得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但是他依然没有听到利威尔的声音。

  “汪……”艾伦担心地朝客厅地方向叫了一声。

  没有回应。

  “汪!”艾伦担心的大叫了一声,然后飞快地朝着客厅跑过去。

  客厅里空无一人,刚才的巨响不知是什么。

  “汪汪汪!”艾伦绕着客厅大声的叫起来,整个房间里空洞洞的,除了它的声音没有其他的声音。

  “汪!——”艾伦慌乱地在客厅里打转,他不知道利威尔去哪里了,房间里安静的令人恐惧,以往伴随他们入眠的音乐声今天破例没有响起,巨大而诡秘的安静和黑暗一起笼罩着房间。

  这时,门口隐隐有动静传来。

  “汪汪!”艾伦听到声音耳朵立刻竖了起来,朝着门口冲了过去。

  “嗵!”

  一声闷响让刚刚进门的利威尔吓了一跳。

  “艾伦?”他迷惑地叫了一声。

  “汪呜……”一时着急忘记了屏风存在的艾伦一头撞在了屏风上,头晕眼花地哼哼起来。

  利威尔心疼地抱起它,“不是让你在房间里等我的吗?……这下撞疼了吧……”

  “呜……”艾伦委屈地往他怀里蹭了蹭。

  “我刚才出门没有拿钥匙,所以门没有关,风把门吹得关上了,吓了你一跳吧。”利威尔怜惜地亲亲它的额头。“幸亏门拴没有弹起来,否则真是要把我关在外面呢。”他笑叹道,“好了,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艾伦趴在他肩头,用鼻子轻轻蹭着他的脸。

  利威尔抚摸着它的后背,“真是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

  “汪。”艾伦晃起了尾巴,亲热地舔着他的脸。

  “好了好了,回去睡觉吧。”利威尔笑起来,抱着它慢慢走回了卧室。


  天气越来越热,利威尔的眼睛也终于什么都看不到了。

  不过他早已经熟悉了家里东西的摆放,还有一些地方的必经之路,生活虽然比之以前不方便了许多,但是因为并不是一下子突然致盲的,所以还能够适应。

  而且,有艾伦在身边帮助他,他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没想到,当初我帮了你一把,却要你这样子来帮我呢。”牵着艾伦走在街道上,利威尔感受着手中牵绳往前的力道,幽幽地叹息了一声。

  “汪!”艾伦此刻已经长过了利威尔的膝盖,渐渐有大狗威严的模样了。它的声音也变得浑厚起来,有些小孩子常常会被它突然的叫声吓一大跳。

  不过它依然是小镇人们心中那只乖巧的小狗,大家也依然很喜欢它。

  看到双眼不便的利威尔将它如此健康的养大了,大家都很感慨。

  “利威尔先生真是太不容易了。”

  “哪里,有艾伦在,我并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利威尔笑道,“艾伦是条聪明的狗。”

  艾伦的确非常聪明,它已经学会了怎么开门,也懂得自己给自己倒狗粮,还知道帮利威尔打开音箱。利威尔午睡的时候,它还会帮利威尔盖毯子。

  虽说如此,利威尔出门的次数还是渐渐少起来了。

  他已经把家里的每一件东西的摆设都摸索的一清二楚,并且把它们一一讲给艾伦听,然后打趣说:“如果有一天我病了,那么我让艾伦帮我去拿什么东西,艾伦一定会比我还麻利呢。”

  “汪。”艾伦带着埋怨地叫了一声,趴在他脚边磨蹭着他的腿。

  利威尔揉着艾伦的脑袋,轻轻地叹息。“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我一定会非常苦恼吧。”

  “汪!”艾伦高叫了一声,起身趴进他怀里,伸出舌头用力地舔他的脸。

  利威尔满脸口水,赶紧推开它,无奈地笑起来。“好了好了,我不说这个了,你别闹我。”

  达成目的的艾伦这才乖乖地趴回他的膝盖上。房间里放着轻音乐,气氛轻松柔和。

  利威尔靠在沙发上,慢慢地睡着了。

  听到他和缓下来的呼吸声,艾伦从卧室里拖来毯子,盖在利威尔身上,然后跳到沙发上,紧紧依偎着他,也闭上了眼睛。


  孩子们还是会来找利威尔,听他讲故事,可是利威尔的故事已经讲完了。

  “我已经没有什么故事能给你们讲了呢。”利威尔遗憾地说。

  “那么讲讲您的故事吧,利威尔先生!”孩子们说。

  “我的故事吗?”利威尔想了想,笑了。

  “好啊。”

  利威尔的故事其实很简单。他曾经是一个作家,以写作为生,居住在大城市里。在那个城市里,他很有名,很多人都买他写的书,很多人都崇拜他。

  可是没有人知道,利威尔患上了眼疾。因为长期伏案写作,利威尔的眼睛出现了毛病。起先他并没有注意,但是有一次他去检查的时候,医生说,他的眼睛很可能会失明。

  利威尔愣住了。失明,这个词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遥远,可是医生却很笃定地说,他的眼睛有很大的失明的危险。

  他不相信,继续着自己的写作事业,可是眼睛模糊的次数越来越多,眩晕也开始变得频繁,他终于不得不去正视医生的话了。

  可是等他再去检查的时候,医生告诉他,他的眼睛已经无法治愈了,他很快就会失明。

  心灰意冷的利威尔遵从医生的建议,停止了写作,并且搬离了城市,来到了这个小镇上。

  医生说,他的眼睛受不住一点负荷,最好去一个环境清新的地方疗养,这样也能延缓失明的速度。

  所以利威尔来到小镇,他不敢看书,更不敢看电视,他每天就去散步,去公园,听音乐,听别人的谈话,给别人讲故事,天黑就闭眼睡觉,生活规律单调的像个老头子。

  “虽然我知道,失明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尝试了这样的生活之后,我也是真心喜欢的。我曾经的生活非常紧绷,我的眼睛只盯着文字,从来没有注意过身边的风景,来到小镇,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的东西是很美好的。”最后,利威尔摸着孩子的头微笑着说。

  “可是利威尔先生已经看不到了……”孩子们失落地说。

  “虽然我现在看不到,但是我曾经能看到。”利威尔说,“我知道小镇的模样,我也记得你们的模样,还有艾伦的模样,”他低头拍了拍卧在脚边的艾伦。“虽然你们会长大,艾伦也长大了,但是我并非是一无所知的。我知道艾伦有棕色的皮毛,白色的爪子,绿色的眼睛,我知道房东太太喜欢穿蓝色的裙子,花店太太有一头金发,书店老板留着胡子……我知道你们每一个人有什么特点,我虽然看不到你们长大后的样子,但我可以想,我还记着你们小时候的模样,我能够联想你们长大后的样子。”利威尔笑道,“作家的想象力可是很丰富的。”

  有些感性的孩子已经红了眼眶。

  “真的不能治愈了吗?”孩子们不死心地问。“不是说,大城市的医生都很厉害吗?”

  “再厉害的医生也有束手无策的疾病。”利威尔看得很开,“虽然看不到是种遗憾,但是我现在听得很清楚,仅仅听声音我就可以认出你们每一个人哦。”

  “利威尔先生……”孩子们涌上去,情不自禁的靠近利威尔。

  利威尔伸开双臂将他们全都搂进怀里,唇边的笑容很满足。

  艾伦被孩子们挤了出去,它无奈的趴在一边,晃着长长地尾巴,听着大家嬉闹声中利威尔温和低沉的声音,轻轻地打着小呼噜。


  暴雨后的一个晴天里,小镇里突然来了一辆车。

  小镇上的人们惊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交通工具。他们并非没有见过汽车,但是对于这个小镇来说,汽车就好像是远在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汽车停在利威尔的家门口。

  “我们联系到了一家医院,他们对你这样的眼疾很有见地,我希望你能跟我们回去尝试治疗。”开着汽车来的人坐在利威尔家的客厅里,对利威尔说。

  利威尔抚摸着脚边的艾伦,不说话。

  “你现在才失明不久,还可以挽救一下,如果时间太长的话,估计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来人看到他的反应,着急地说。

  “需要多久?”利威尔问。

  “什么?”

  “我是说,治疗的话,需要多长时间?”

  “这个谁知道呢。”来人说,“你去那里之后,才要重新做检查,让专家会诊来决定治疗方案,而且你现在已经失明了,治疗的时间一定需要很久才行。”

  “那就算了。”利威尔摇摇头。“我不喜欢大城市的氛围,现在在这里很好,虽然看不到,但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而且,以你所说,我已经失明,治疗必定很难,结果也不一定就令人如意。与其浪费这样的时间和精力,还不如就这样下去。”

  “真是胡闹!”来人愤怒地说。“没有人会喜欢当一个残疾人,你觉得很方便,就真的很方便吗?我就不相信,一个瞎子,会比一个正常人来的更方便!”

  “汪汪汪!——”艾伦突然站起来,朝着他凶狠地叫起来。

  “艾伦。”利威尔平静的喝住它。

  “呜……”艾伦龇牙咧嘴地看着来人,在利威尔的叫声中不甘心的退到他脚边我了下去,但是神情依然很凶恶。

  来人恢复了平静,坐直了身体慢慢说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太激动了……但是,利威尔,我是认真的,既然有希望,你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如果我们恰好成功了呢?”

  “你一定要这么坚持吗?”利威尔叹息,“我真的觉得我现在这样很好,镇上的人们都很热心的帮忙,孩子们也很乖巧懂事,更何况,我还有艾伦……”

  “艾伦,你的狗?”来人扬高了声调。“它甚至没有接受过正式的导盲犬训练,如何来照顾你?!”

  “艾伦很聪明。”利威尔不悦道,“它不需要什么训练也能照顾我。而且我也不需要它照顾我什么,我熟悉这个家的一切,就是艾伦没有受过训练不知该如何帮我,我也可以自己来。”

  “这一切都是你的借口。”来人忿忿道,“或许你只是累了,但也没有任何一个人逼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够健康——你是后天的失明,承受着现在的黑暗,回想着曾经光彩靓丽的一切,你心中难道就好受吗!”

  “……”利威尔沉默了。

  后天失明确实是比先天的失明更痛苦,因为他们曾经看到过这个世界,知道这个世界的形状和色彩,所以要比先天失明者更难以适应和调整心态。

  虽然说了很多不在乎的理由,但是真正说起来,他还是很希望自己能够再度看到这个世界的。

  察觉到他心情低落,艾伦抬起头轻轻舔了舔他的手。

  “艾伦……”利威尔摸了摸它的鼻子。是呀,他甚至都不知道现在的艾伦是什么模样……虽然曾经见过小小的它,但是艾伦现在已经是一只大狗了,和曾经娇小一团的样子截然不同。

  “呜呜……”艾伦担忧地轻哼着,不住地用头蹭着他的膝盖和手。

  来人看到这一幕,也不再继续说话,沉默地喝着水。

  良久之后,利威尔终于开口:“走的话,能带着艾伦吗?”

  “不行。”来人皱着眉头说。“你是去治病,怎么能带着宠物呢。”

  “这……”利威尔低头朝着艾伦的方向茫然地看了眼,虽然看不到,但他知道艾伦此刻也一定在看着他。

  它一定也想要陪着他吧。

  “放心吧,等到治疗结束,你还要回来的话,我们是不会拦着你的。”来人见状轻叹了一声。“你不是说镇上的人都很好吗,那么让他们照顾一段时间你的狗也没问题吧。”

  “虽说如此……”利威尔还想说什么,最终只是幽幽叹息了一声。

  “我知道了。”


  走的那天,利威尔早上也依然向之前做的那样牵着艾伦上街。

  知道他要离开,艾伦并没有表现的很低落,依然安静乖巧地跟着他,听着他的吩咐,睡在他旁边,好像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一样。

  手中的牵绳在半空中悠悠晃着,艾伦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走在前面,把牵绳扯得很紧,好像要挣脱它一样,而是跟在利威尔脚边,只比他快一两步。

  小镇是利威尔和艾伦熟悉的小镇,就是没有艾伦引路,利威尔也能准确走到目的地,所以这样也没什么问题。

  而且,他也想要和艾伦再这样多待一会儿。

  走到前方的时候,利威尔转弯,二人走上了前往公园的那条路。夏天的公园周围树林茂密,空气也要比镇上其他地方凉爽,艾伦和利威尔在公园停了下来,利威尔在长椅上坐下,放松了手里的牵绳,艾伦依然乖乖地停在他旁边。

  利威尔伸出手摸索着,艾伦就将头靠过去。利威尔摸到它,手指轻轻摩挲它的头顶,微微偏头向着它的方向,脸上的表情温和宁静。

  “你一定知道我要离开了……”

  艾伦安静地任他抚摸着。

  “我可能要离开很久,可我不能带上你……”利威尔说着,表情也慢慢地带上了忧郁。“我不想像你前主人那样对待你,可是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即便是这样,我让你等着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呢……”

  “呜!……”艾伦突然攀上他的膝盖,将头挤进他的怀里。

  利威尔伸手抱住他,喃喃笑道:“你竟然都长这么大了……”

  艾伦低声呜咽着,不住地用鼻子蹭着他的脖子和脸,像个孩子一样发出如同哭泣的声音。

  “韩吉说了很多……韩吉就是来带我离开的那个人哦……他说的那些我都知道,我其实真的不在意,但是他有一点说的没错,我一回忆起曾经我看到的那一切,我就感到非常难过……”利威尔抱着已经是大狗的艾伦絮絮叨叨地说着,也不管它到底听不听得懂,“更何况,我从来没有看过你现在的模样……你明明都长这么大了,可我知道的还是你还是一个小奶狗的样子,这对你也太不公平……如果我真的能看到的话……能看到你现在的模样的话,也确实是件值得高兴地事呢……”

  利威尔说了很多,直到韩吉前来找他,催促他上车的时候,他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了。

  艾伦依然乖乖地依偎在他怀里。

  “我已经给你的房东打过招呼啦,她说你走后她会帮忙照看你的狗的。”韩吉看着他和艾伦依依不舍的样子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利威尔轻轻将艾伦退离怀抱,从长椅上站起来,拒绝了韩吉想要拉着他的手,牵着艾伦慢慢朝着回去的路走。“大家都会照顾艾伦的。”

  “所以你就安心和我回去治病!”韩吉说,“等你回来,你想怎么和你的狗在一起都没问题。”

  利威尔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因为韩吉开了车过来,所以利威尔要离开的消息很快就被镇上的人知道了。

  孩子们来到利威尔家门口,依依不舍地看着他。

  “利威尔先生,您走以后还回来吗?”

  “当然了,我喜欢这里。”

  孩子们听到这个消息,惜别的悲伤之情立刻被冲散了,大家都高兴起来。

  “我们会照顾和艾伦和利威尔先生的房子的!”

  利威尔愉悦地笑了。“恩,真是有劳你们了。”

  韩吉见状,凑到利威尔耳边轻声说道:“我想,我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这里了。”


  利威尔离开了小镇。艾伦寄养在房东太太身边,他很放心。

  大家都喜欢艾伦,所以他可以安心去治病。如果有一天他能够重见光明,那么一切都很美好了不是吗。


  虽然知晓或许他的治疗需要很久,但是利威尔也没有想过他会一连一两年的呆在医院里。

  毕竟他已经失明了,和那些还有些微弱光感的患者不同,他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光线了。

  因此,即便是穷尽专家们的所有力量,他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比彻底失明稍微好些而已——还是能够感觉到光线的存在的。但是依然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这已经很好了,利威尔说。

  “不是说,有光就有希望吗。虽然我的眼睛已经没什么希望了,但是至少我的人生还是可以更美好些的。”利威尔笑着说,“连失明都可以扭转,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你这样说,只会让我更愧疚……”韩吉道,“在我想来,哪怕不能让你恢复视力,能够模糊视物也是好的,可是没想到连那也做不到……”

  “现在你我终于可以死心啦。”利威尔毫不在意的笑道,“这么久没有回去了,我还是很怀念小镇的。”

  “以及你的狗。”韩吉哼了一声。

  利威尔的表情温和下来。“如果没有艾伦的陪伴,我自是支撑不了这么久的。”他曾经是多么高傲的人,失明这样沉重的打击必然会让他一蹶不振。可是小镇的人们,孩子们,还有艾伦,因为他们的存在,才给了他这么大的勇气继续好好地活下去。

  韩吉看着他的模样,无奈的叹息,“是是是,现在你可以回你的小镇上了,也不用担心以后我去找你的麻烦了……”

  利威尔倒是大方一笑:“如果你想来玩的话,我随时欢迎。不过就是不要开你的车了,在那个地方开车,感觉怪怪的。”

  小镇的一切都应该是属于自然的,大城市里乌烟瘴气的产物不适合他们。

  韩吉看着他愉悦的脸色,无奈地笑了。


  回到小镇的时候,依然是很热的季节。

  利威尔拒绝了韩吉送他到门口的建议,他熟悉小镇的每一条街道,就这样走回去也没问题。更何况,小镇上的人都认识他,如果他真的不方便的话,大家都很乐意帮他一把的。

  正如他想的那样,他一走进镇子,熟悉的声音就惊喜地响起来了。

  “利威尔先生,您回来了呀!”

  “是利威尔先生啊!”

  “利威尔先生,好久不见!”

  利威尔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然后在他们好心的护送下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前。

  “我就说为什么这两天天气这么好,原来是利威尔先生要回来了呀……”房东太太站在台阶上看着利威尔亲切地笑道。“欢迎回来,利威尔先生。”

  “好久不见了,太太……”利威尔温和地说,“我回来了……怎么不见艾伦?”

  房东太太愣了一下,周围问询赶过来的人也都没有说话。

  利威尔茫然的打量了周围一圈,“出了什么事么……艾伦?”

  “啊……是这样的,”房东太太的声音有些愧疚地响起,“自从利威尔先生离开后……艾伦就回到了公园里,不管我们怎么叫它,他都不肯回来呢……想必是利威尔先生不在,所以艾伦也不喜欢一个人呆在这个房子里吧。”

  利威尔有些怔愣,“艾伦……在公园?”

  “是的……”自觉没有照顾好艾伦辜负了利威尔叮嘱的房东太太惭愧地说。

  “我离开了很久了啊……难道它一直都在那里吗?……”利威尔恍惚地说。

  “是这样……它怎么也不肯回来……”房东太太谈起来也有些哽咽,“那孩子,自从跟随者利威尔先生以来,就没有再怎么吃过苦,可是依然还是坚持呆在公园里……不管我们用什么方法,引诱哪怕驱赶,都死活不肯离开,就像当初他的主人离开了它一样……”

  利威尔深吸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睛,放下行李转过身。“我去带它回来。”

  “那真是太好了!”房东太太激动地跟上去说道。“艾伦那孩子从小眼睛就不好,我真的很担心它独自呆在公园会不会出问题……”

  利威尔的脚步一顿,“艾伦的眼睛有问题?”

  房东太太“咦”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没有告诉过利威尔先生吗……艾伦是条残疾犬……它的眼睛有先天性的病变,因此它的主人在离开小镇的时候遗弃了它,刚开始我们都不知道,后来是公园对面餐馆的老板说他晚上给艾伦送饭的时候,发现它似乎看不到,才知道它的眼睛有问题。”

  “夜盲症吗?”利威尔低声说。

  “先前似乎是这样……可是到后来似乎越来越严重了。”房东太太轻声道,“利威尔先生的眼睛不好,又带着艾伦,我们还一直很担心你们的生活……可是利威尔先生和艾伦似乎都适应的很好。”

  利威尔茫然的顺着街道的放线往前走,听到房东太太的话有些恍惚地笑了。

  “适应的很好吗……”

  二人来到公园里,孩子们正在公园里玩耍,艾伦趴在公园外的长椅上,阖着眼懒洋洋地晃着垂在地上的大尾巴。

  房东太太看到艾伦,立刻叫起来:“艾伦!”

  艾伦闻声抬起头,乌黑圆亮的大眼睛看着房东太太的方向,却没有起身。

  这一切利威尔自是看不到的,他只是听到房东太太叫了艾伦,站在原地等了很久也没等到有熟悉的大狗扑上来。

  利威尔突然想起那个大雨天,他站在公园里,孩子们的声音在很远的地方,黑暗中他什么也看不到,只能茫然地摸索周围,试探着寻找那只小小的狗崽,小心翼翼地叫它的名字:

  “艾伦。”

  房东太太看到趴在长椅上的艾伦的耳朵蹭的竖了起来。

  利威尔看着前方,脸上浮现出温柔地笑意。

  “艾伦,我回来了。”

  大狗像一阵风一样猛烈的扑了过来,迅速又准确。利威尔被扑倒跌坐在地上,毛茸茸的大狗亲昵地在他的怀里磨蹭着,发出呜呜咽咽的哼声,令他飞快的红了眼眶。

  “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看不见我的样子……”抱着艾伦的头,利威尔喃喃道。

  “呜呜呜……”

  “我竟然就将你独自一个扔在这里,却不知道你也是和我一样的害怕……”利威尔捧着艾伦的头蹭了蹭他的鼻子低声说,“我和你的前主人做了一样残酷的事情,只是他不会回来了,而我会。”

  “汪!”艾伦开心的伸出舌头舔了他一脸。

  利威尔轻轻微笑起来,擦了擦脸上的口水,起身从背包里拿出项圈,套进了乖巧的坐在面前的艾伦脖子上。

  他站直身体晃了晃牵绳,金属部分的链条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艾伦站起来活力四射地冲他叫了一声。

  利威尔浅浅一笑。

  “来,我们这就回家。”


  [END]

 
   
评论(18)
热度(40)
[:"Love is the eternal success."]

——“爱是永恒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