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时川[生贺赠文]

能坚持到零点真是太好了亲眼看到这么多小伙伴对我说生快QVQ以及送了我礼物。以及谢谢我家可爱的颜颜给我的贺文嘤嘤嘤虽然我们都在一天天老去不过只要还一直这样在一起我就永远不会失去动力呜呜呜爱你爱你们么么哒……

白鹿:

生日快乐。感谢你一如既往温柔。这是我想送给你的温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Ⅰ—
雷雨交加。
兔子说,给我讲讲你和女孩的故事吧。
少年沉默,然后说,好。
—Ⅱ—
少年第一次来到兔子的旅店,认识了兔子的曾曾祖父和一个女孩。
兔子的曾曾祖父是个和蔼的老兔子,花白胡子,戴着一副金边的老花镜,看东西时总会微微眯起眼睛。他第一眼看到少年的时候,就说,感觉自己突然老了一些呢。他是笑着说的,平静又温和,少年先是一愣,然后沉默。
女孩个子不高,很瘦,看起来像发育不良,头发长到膝盖,泛着棕色。皮肤白皙,苍白,在跑跳后脸上会出现不自然的红晕,然后女孩就大口喘气,像是不能呼吸。
女孩在店里帮忙,打扫卫生,挑水,洗衣服,晾被单,好像什么都做,但是每次做完都气喘吁吁,蹲在地上很痛苦地休息。老兔子说,休息一下吧。女孩固执地摇头,少年第一次听见女孩说话,她的声音还是有些稚嫩,女孩说,感觉休息的时候,时间会白白溜走,所以可能,累的时候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少年那时在喝水,水里有两朵小雏菊,花飘在水面上转转悠悠。是午后,阳光透过屋顶的葡萄藤细细地蜿蜒进来,叶子透明的绿色脉络被投在棕色的木地板上。浅风吹过,门板上的石头风铃会发出朴素的声音。少年抬头看女孩,女孩也正巧在看他,四目相接,他看到阳光在女孩的长发上圈出一个弧度,有种神圣的感觉。女孩的瞳仁颜色较浅,像是澄澈湖水。少年缓慢地,以平静的语调说,时间总在流逝。
女孩有些失落,不过她还是笑着说,是啊,可那是没办法的事嘛。
少年于是不说话了,他低头看着杯中的雏菊,花瓣舒展柔软,却已经是死亡后的美丽。
老兔子告诉少年说,那孩子得的应该是一种病,活不了很久的。她常常说,时间在她身上迅速流逝,快于常人。她还说,你身边的时间是静止的。
老兔子和蔼笑着,目光中却又带着些智慧的狡黠,少年这一次终于很认真地看着他,有些不可置信,他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只轻轻说了一句,怎么会,我是说,她怎么会看到。
老兔子说,她是个神奇的女孩。或许是上帝太过喜爱她,想把她带走。那孩子认识夜半时分窗外的每只萤火虫,她可以说出来天空中每颗星辰的名字,她还能听到雨水的脚步。
少年觉得兔子在说一个童话,一个有着病弱少女的不可思议的童话,少女坚强勇敢,甚至不畏惧时间。
黎明时分,少年走到旅馆的后院,老兔子说女孩每天都起很早。
女孩正在打水,看到少年来了之后对他笑了一下,说,早安,不老先生。
不老先生?少年疑惑地重复。
就是不会老的先生呀。女孩站起来伸个懒腰,自然地解释道,我想您或许有个名字,但是应该不想告诉我,既然这样我就自己起一个吧。然后她又眨了眨眼睛说,名字可是很重要的。
少年温和地笑,他说,我的确有个名字,可是已经忘了。因为那个能叫出我的名字的人,我和他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那真可惜。女孩露出遗憾的表情。
少年于是问,你呢,你的名字是什么?
朝阳好像就是在那时突然出现了,明亮的光以一种并不缓慢却不可抗拒的速度笼罩了整个后院,少年和女孩都被清晨单薄的温暖所覆盖,后者像一粒脆弱的金色种子蛰伏在其中,伺机发芽。
女孩的目光延伸到很远,好像被什么刺痛,然后又收回,她轻轻地说,我也忘记了。
少年觉得自己的指尖像是被针扎,顿时失了声。
还好女孩很快就笑道,不老先生,您可以看到漫长时间中的人和事吧。
少年顿了一下,然后点头。
女孩像个精灵,她的手指恍若有光,轻轻扯住了少年的白色衬衫,衬衫上就似乎染上了光谱,有明亮的液体在流动。女孩冲少年微笑,她说,我的名字好像在时间里走丢了呢。
—Ⅲ—
少年用平缓的语调讲完这个故事,窗外依旧电闪雷鸣,壁炉里的柴火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
室内有一段相当长的寂静,然后兔子开口,那你找到她的名字了吗?
少年短促地笑了下,外面的闪电突然亮起闪电,映得屋内雪白,墙上的木头纹路变成有些狰狞的黑色,然后就是响亮得像要把耳膜震破的雷声,在数秒钟内,屋子中似乎只剩下隆隆的声音。过了很久少年的声音响起,他的脸格外白,他说,没有。
哦?兔子偏头问。
少年看着窗外说,因为我是向未来延伸的时间,从来都看不到别人的过去。
说这话的时候,少年的语气有着深沉的失望。
兔子走到壁炉边翻了翻柴火,火焰更加旺盛地燃烧。他看着窗外的暴雨,轻声说,本来明天才下雨的。
少年说,可能因为我的缘故,时间有些乱了,抱歉。
兔子说,虽然女孩已经不在了,可是她给你留了件礼物。我的爸爸告诉我,如果你来,就把礼物转交给你。准确地讲,是告诉你在哪,因为只有你能碰到它。
少年偏头看他,什么?
兔子有点狡黠地笑了一下,红红的眼睛眯起来,少年好像看到了老兔子的影子。兔子说,如果你给我讲个有趣的故事,我就告诉你。
少年脸上露出单纯的表情,他有些无辜地说,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有趣的故事。
兔子说,怎么会呢,你经历过那么长的时间。
少年说,可是在我看来,那些事都不过是平平无奇。
兔子好像是叹息了一声,说,对啊,我忘了你是时间。
然后屋子里又陷入寂静,窗外的雨好像变小,淅淅沥沥,声音要比刚才稍微温和,蔓延开来冷静的潮湿。
兔子有些苦恼地说,那怎么办呢。
少年想了一会儿说,我没什么有趣的故事,不过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兔子突然很有兴致,红红的眼睛兴奋地看着少年。
少年说,在过去漫长的时间中,有一些人发现了我的身份,并想通过杀掉我来让时间停止,获得永生,可是他们都失败了。
兔子看着他。
少年继续说,因为我有个哥哥,他是与我相反的无限向后的时间,他可以去往过去,看到,改变或者扭曲历史。如果我死了,这个世界就会陷入永久的倒退,那是比死亡恐怖很多的事。所以任何人,都不可能杀死我们中的任何一个。
兔子眨了眨眼睛,他说,虽然不是有趣的故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了,你明天清晨就可以去,那时天也应该已经放晴。礼物在一片森林里,那是一片可以保存一千年的魔法森林,但是只有最后一天才可以进去,所以你应该知道进入的方法吧——她真是个神奇的女孩。
少年说好的,他看了看窗外被雨水涂抹得不成样子的景色。他说,缓慢地说,我知道该怎么进去。
—Ⅳ—
次日清晨,兔子把少年领到森林边缘,说,就是这里了。
少年看着面前的草地,上面长出一些稚嫩的树苗,绿色延伸到远方,很远很远甚至于根本看不到尽头。
没有森林。
少年安静地站着,并未出声也未做其他的动作,兔子却惊讶地看到面前土地上,树苗以一种茁壮而强力的姿态迅速生长,变粗长高抽枝发芽,在短短几秒内绿茵如盖茂密葱茏。兔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出现的一切,少年在瞬间做完了一千年的事,就像是一个神奇的魔法。
直到少年弯下身子拥抱他,兔子才回神,他感受到少年略带冰冷的温度,听到少年清淡的声音在他耳边说,再见。
然后少年就出发了。
少年觉得他的胸中涌动着奇妙的兴奋,在他刚才加快时间的时候,有什么与自己相逆的东西缠住了他细瘦的身体,让他感受到了遥远而熟悉的存在。那时他便明白应该有什么,需要他在这里寻找答案。
森林里雾气弥漫,眼睛看不到任何,少年就径直向前走,他确定不会有问题,因为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挠他。
眼睛用不到的时候,森林里的声音就变得格外充沛。少年听到远处有流水的声音,贴近地面的地方有很细小的昆虫翅膀震颤的声音,然后少年听到了在这些声音中裹挟着的微弱的少女的歌声。
歌声悠扬缥缈,是简单的调子,听起来有种婉转的味道。少年越向前走,声音就越清晰,可是终究听不明白在唱些什么词句。走着走着,四下突然寂静,少年停下脚步,他看着近在眼前的无限白茫,周身都被这样潮湿的白雾所笼罩,空气中湿润的颗粒粘在他的发梢。他露出一个微笑,轻声说,你好。
雾气蓦地散开,从树林缝隙中渗进来的阳光,终于拼凑成完整的针,插入泥土里。少年觉得自己面前竖起了一排耀眼的琴弦。一个少女站在他的面前,他甚至可以闻到她头发上泥土的微苦气息。
少女赤裸地站着,海藻般的长发拖到地上,光洁的身体像一把美丽的乐器。她带着点妩媚的笑容,金色的瞳孔中好像有光。她说,你好。是和歌声一样的清冽声音。
森林中的歌声已经消失,似乎连那些琐碎的细微的声音都变得遥远。女孩贴近少年,攀上他的身子,像一根柔软的白色藤蔓,她说,已经一千年了,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
少年笑了一下,说,是么。
少女笑得更加开心,却又有些惋惜地皱起眉头,说,可惜也是最后一个了。
少年的表情动了一下,女孩摸着他的脸,柔柔地说,这里应该快消失了吧,就在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少女眉眼妖娆嘴唇嫣红,眼瞳像是千年的妖精。她抚上少年的唇,一字一句而又动人心魄地说,我叫雾槐。
少年摸了摸她潮湿冰冷的腰肢,说,是树吗?
雾槐点了一下嘴唇,笑着说,是棵独一无二的树。
少年说,我到森林里,来找东西。
雾槐挎在他的脖子上,慵懒地说,你总是在找东西。
少年有些不好意思,说,可是我从来都没找到过。他说这话的时候,黑色的瞳孔在潮湿而又有阳光的薄雾中变得朦胧而又迷人,眼角微垂,露出温柔而又单纯的表情。雾槐定定地看了他几秒,然后松开他,以一种极其随意的语气说,我好像突然喜欢上你了。
少年沉吟了良久,然后说,可是我有爱人了。
雾槐笑着说,真好,那一定是个很幸运的人。
少年皱了皱眉,说,不过我们可能,永远都见不到彼此。
雾槐的目光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一会,眼神无线深邃。然后她望向远方,纤细的手指指向一个方向,她说,你要找的东西就在那,大约明天清晨可以到,然后这个森林就要消失了——你应该知道吧,本来你进来,就代表它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不过不用着急,因为很多事本来就是徒劳无功的。雾槐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沉稳,和刚才截然不同,有着深深的哀伤。
少年还未说什么的时候,雾槐就又巴巴地蹭上来,金色的瞳孔直直地望进他的眼睛里,然后嫣然一笑,说,需要我帮你吗?如果向我许愿的话,我可能会把它实现哦。
说到这,雾槐的手指缠上墨绿色的长发,细细把玩,她轻轻地说,或许这样就可以不那么恐惧消失吧。
少年看着少女,然后说,那你来实现我的愿望吧。
雾槐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随即笑了,说,你真是个温柔的人。然后她整个人开始发光,长发如繁茂树叶遮盖住了她光洁的身体,她漂浮起来,以一种殉道者的虔诚姿态双手合十,她说,请说。
随着少年的声音响起,雾槐的身体逐渐透明,意识开始模糊,她觉得自己快要化成一个梦想,想到这,她不禁纯粹地笑起来,她听见少年说,在我呼唤你的名字并向你许下真正的愿望之前,不要消失。
少年的尾音刚落,雾槐的身影一下子不见在了森林里。
可是少年觉得,整片雾气,好像都在盈盈地微笑。
—Ⅴ—
很久以前,女孩在老兔子的店里帮忙。老兔子,就是兔子的曾曾祖父,他有花白的胡子。
他们偶尔会聊天。
老兔子说,孩子,你真是个神奇的女孩。
女孩说,那位先生把我留在这,就是为了实现他的愿望。
彼时石头风铃响起,有位少年走进,黑发黑眼,目光澄澈。
女孩认真地看着他,然后说,时间到了。
老兔子问,就是他吗?
女孩说,我能看到,他身边静止的时间。
后来老兔子在那个清晨听到了女孩与少年的谈话,少年走后,他问女孩,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只是一个借口罢了,好让不老先生很久以后回到这里,来实现那位先生的愿望。不老先生看不到我的过去,就像那位先生看不到我的未来,都是徒劳无功的。然后女孩抬起头看兔子,她说,至于我的名字——我真的忘了,不过不老先生,他说不定会给我们带来惊喜呢——可不要小看未来。
老兔子说,为什么你知道这些呢?
女孩说,我也不知道。
老兔子问,你怎么知道他会回来?
女孩纯真地看着他说,因为我是我啊。
—Ⅵ—
告别雾槐后,少年走了相当漫长的一段路途。眼前是重重叠叠的茂密森林,他在里面独行,像是在时间里游荡。
夜深时分,他看到一条明亮的小溪,里面盛装的是璀璨繁星,像是一条蜿蜒耀眼的银河延伸到森林的尽头。溪水闪着白光,水底有钻石在流淌,少年偶然发现水面有微弱的光点在移动,细细看去,是成群的萤火虫,围绕着河流,以微弱的光芒去拥抱更加闪耀的星空。
少年跨过河流,毫不犹豫,虽然他听见有声音在对他说,拾起一颗星辰吧。
再往前走就是极致的深黑,声音似乎都被广阔无边的黑暗所剥离,渐渐游移到少年的身后。最后森林中只剩下一片寂阒黑暗,少年便觉得他已经走到了尽头,当这么想的时候,他看见了一座城堡。
城堡森严华丽,高高耸立似乎要破出森林。少年走进城堡,看见墙上绘着华丽的壁画,彩色的琉璃窗户直落到地上,城堡内空旷寂静,盛开着红色玫瑰的藤蔓蜿蜒在地上,散发着迷人的芬芳。大厅中,刺目的水晶吊顶下放着一张玻璃棺,美丽的公主沉眠于内,金色的长发散在花朵上,公主表情安详,玻璃上用优雅的笔法刻着花字。
只要亲吻,我就会醒来。
少年看着这句话,沉默许久,然后离开。
他顺着阶梯出了城堡,走到外面的时候,他便看见了光。
是清晨太阳还在地平线以下的那种不清晰的光线,在森林的尽头,勾画着每一棵树木的茁壮轮廓。于是少年想,到了。
他穿过森林的尽头,迎面向着那一片美好的光,越来越近,他甚至觉得就要与那片光明融为一体的时候,他走出了森林,迎接他的是广阔湛蓝的海。
少年的背后是黑暗与泥土的踏实,面前是明亮与风的味道,海天相接的地方像是有光要渗透进来,蠢蠢欲动。少女站在不远处,长发纷飞,然后她转过身,对少年微笑。少年清晰地看到女孩开合的嘴唇,她在说,终于到了呢。
就是那个曾经笑着唤他为不老先生的女孩。
于是少年向他大步走去。
女孩站在原地等他走来,苍白的脸上因为开心而有些异样的粉红,像是一百年前站在他面前请求他的那个女孩。少年有些困惑,又有些开心,他觉得有一些自己无法控制的时间,溜走了,或者停止了。
少年走到女孩面前,刚要开口,女孩就作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冲他眨了眨眼睛。
朝阳这时从海平面缓慢地上升,海水一刹那镀上了神圣的颜色。女孩开口说,我很开心见到你,真的很开心,开心到你无法想象的程度。只可惜当太阳升起的一刹那,这里就要消失了,所以我们时间不多。应该说,时间很多,我们共有的很少。所以我恳请你在最后,用最温柔的充满温暖与爱护的声音,就如同呼唤你的爱人那样,叫出那个名字,好吗?
女孩说这话的时候,朝阳没有停止上升。少年觉得自己一半的脸被烤得发疼,像是要灼伤。他似乎感受到身边的一切随着阳光的热烈而变得虚幻。其实这一切本来就是虚幻。他在时间里走过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答案,他走了多少人漫长的一生,都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女孩终究是不在了,少年想,所以我知道你的名字了,是你的名字而不是女孩的名字。
他专注地看着面前的人,然后缓慢地说,像是想把时间拉伸到无限漫长,他希望这一刻不要结束,可是他还是听到自己的喉咙发出清晰的声音,他听见自己说,时逆。
说出这样的话之后我们就要分别,可是不说出这话也是一样,只不过仍要说,就像明知会消失还要等着别人许愿,明知不会有人来亲吻自己还要继续沉睡,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幸福。
话音刚落,太阳终于以完整的姿态上升到了海平面以上。少年简直就要落泪,他有一刹那模模糊糊地想,为什么有许多人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就不见了,明明他还有很多话没说完。少年这样想的时候,他的面前已空空如也,脚下是翠绿的草地,兔子正在不远处向他招手。
兔子近乎兴奋地把少年迎进旅馆内。少年一脸疲惫,他坐在藤编的长椅上,怅然若失。深黑的瞳孔好像盯着无限空间上的一个未知的点。
兔子拿出一封信递给少年,他说,有人告诉我,如果你从森林里回来了,就把这个给你。
少年接过信封,拆开。
—Ⅶ—
亲爱的弟弟:
 时川,很久没有这样称呼你。不过终于以这种方式触碰到你的指尖了。让我猜猜,一定是冰凉的,这样说的时候,我好像真的能感受到你。
 在无限倒退的时间中,我看到了许多因琐事而悔恨的人们,而造成他们痛苦的根源,就是那无力改变的过去。我已经厌倦在看完他们痛哭流涕的表情后再去回顾他们曾经的愚蠢时光。更何况在这百无聊赖的岁月中,我清醒地知道我们永远不会相见,这于我来说,既是永生,亦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惩罚。世界开始运转的一刹那,我们就被剥离。我不知道再这样倒退着行走,我还能否看见当初仍是一体的我们,我们不需要行走,你是静止,我也同样凝固。可是我不敢。还好你只能向前走,你看到的永远是未来与希望。这大概是最值得我感到幸运的一件事。所以,请原谅你自私的哥哥,在你创造森林的入口时,你就应该已经感受到我们时间的盘根错节吧,森林是我,未来是你,过去与未来。我选择死亡,因为我想和你一起活下去。
 女孩是个神奇的女孩,我发现她的时候她在做农活,她和我一样,都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她看到了我身上静止的时间,所以我想她可以帮助我实现这个愿望。女孩也很乐意帮忙,她谅解这一切,并对我说,她或许可以想起自己真正的名字。于是我把她带到这里,让她请求你,让你来寻觅我,扭转我,结束我,然后收纳我。这件事只有你做得到,只有你能够杀死我,因为你是你。
不要怪那个女孩,也不要怪兔子。他们都是不能再好的女孩和兔子。当你拥有了我的力量,成为完整的时间后,你可以改变过去创造不同的未来。
可是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做的。
而且我也知道,你一定已经叫出了我的名字。
因为我就是你,女孩了解我们,我只了解你。
祝你幸福。或者说,我们已经幸福了。
爱你的哥哥
—Ⅷ—
少年读完信后,长久地望向窗外,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想,我们果然都只记得对方的名字。然后他叹息般地说,这下真是,再也看不到了。
兔子小心翼翼地问他,你可以看到过去了吗?
少年点头,他说,嗯,很清楚。
兔子又问,那你要改变过去,挽回一切吗?
少年苍白的手指抚摸着信,然后说,算了。
兔子知道很多事本来就是徒劳无功的,注定无可挽回,但他还是很开心地笑,他觉得现在的少年虽然有些悲伤可是又很幸福,他又拿出一封信,说,这个是女孩留给你的。
少年把信展开,里面只有几个字。
亲爱的不老先生,谢谢你,那一定是个很棒的名字。
少年看到了女孩写在信纸右下角的署名后,愣了一下,终于温暖地笑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是这样吗,早该想到了。也只有这个了。
少年把信合上,走到旅馆的门外,对着空气轻声说,雾槐。
然后那个赤裸的少女就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瞳孔中映出了少年清淡的面孔。少年说,如果我可以改变你的过去,你会怎么选择。
雾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过了许久,她说,不要。语调柔媚尾音上挑,声音莫名就带了些轻佻的味道。可是她又是极其认真地说出这番话,她说,因为是我的过去,所以不想让谁改变。
少年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雾槐有些害羞地低下头,纯真如她。少年说,那你就做棵自由的树吧,不要消失。
雾槐有些惊讶地看到自己在发光,在变成一个梦想,她温柔地笑着,说,这算是给我了一个未来吗。
少年说,现在它是你的未来了。
雾槐的表情有些动容,好像有无限话语,最终只叹了口气,说,你真是个温柔的人。然后少年看见一棵美丽的槐树在旅馆前生了根,绿茵如盖,每一片叶子上好像都有金色的光在叶脉里流动,投下的阴影清浅如梦,有清冽而温暖的歌声响起,悠悠扬扬。
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树,少年一直知道。
少年抬头仰望天空,轻声说,他们是比我还要温柔的人。
彼时浅风吹过,桌角杯中的雏菊转转悠悠,前面听见了模糊而温暖的声音,手指抚上自己的左胸,然后说,在这里了吗。
时间如河川。
—0—
很久之前的夜晚,女孩跑去找老兔子,她异常兴奋地说,兔子先生,我想到自己的名字了。
老兔子摸摸她的头,和蔼地说,哦?
女孩开心地笑,明亮的眼神在夜色下像星星,她兴奋而又认真地说,爱,我的名字是爱。
——怪不得你懂那两个少年。
——现在是一个了。

FIN.

评论
热度(6)
  1. 憐歌南。姜瑜 转载了此文字
    能坚持到零点真是太好了亲眼看到这么多小伙伴对我说生快QVQ以及送了我礼物。以及谢谢我家可爱的颜颜给我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