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利】斜我之阳-序列5

=。=准备完结。

其实这篇文不虐……小生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


  【5-A】

  那是整个人类的节日。

  “复兴节”,那天人们齐聚第一城——人类回归地面之后第一个复兴起来的城市,载歌载舞,庆祝人类新生的开始。

  在这么一个无比适合新生的日子里,适合做一些与之有关的事情。

  利威尔躺在第一城最高建筑的天台上,举着那枚从“奈恩”身上获得的“源”发呆。

  在那样的“生物”之中所存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尚且记得当初领到这个命令时候的事。

  那是“螺旋花都”庞塞地震三个月后的事情。昏迷中的Titan苏醒,叫他进入病房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不论用多长时间,都必须要完成。”

  “什么事?”他皱着眉问。

  大病初愈的Titan很虚弱,靠在床头,裸露在外的手指和脖颈惨白如纸,嘴唇毫无血色。就是那样不好的状态,却依然要摆出强硬的姿态,那种可以无视生命的倔强令他迷惑。

  “父亲的实验室在地震中被毁掉了。”Titan说,“珍贵的实验品逃出了地下,你必须把它们全部追回来。”

  “需要我带回那些实验品吗?”利威尔问。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那些逃出实验室的实验品是什么。

  “不。”Titan的声音淡漠下去。“实验已经失败了,父亲是在要销毁他们的时候出现了意外。所以,你也不用带他们回来了。”

  “他们带走了什么东西吗?”

  “是的。”Titan轻轻点了下头,将脸侧向窗口。“他们的身上……携带着父亲留给他们的一些东西,要……拿回来。”

  “你需要我怎么做。”

  “杀了他们。”Titan说着,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所包含的感情复杂的令他至今无法解读。

  “杀了他们,利威尔。”


  “——杀了‘艾伦’。”


  “艾伦……”利威尔眯着眼呢喃了一句。然后突然翻身坐起,看向远处。

  他并不能明白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至少他所知道的一切语言和典故里,没有关于这两个字的。可是这两个字已经成为了他现在努力的一切意义。

  只有杀掉十三个‘艾伦’才能救Titan——他现在只要知道这个就够了。

  礼花已在天空中绽放起来了。

  夜幕终于降临。

  利威尔将“源”收回口袋,摸了摸放在身上的武器,纵身跳下天台。

  离“复兴节”正式开始还有五天。

  离Titan的生日还有五天。


  ——还有十二个目标。


  【5-B】

  “‘源’到底是什么?”艾尔敏再一次给埃尔文做康复的时候,他突然问道。

  艾尔敏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别这样看我,我真的很想知道。”埃尔文冲他笑了笑。“我知道你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艾尔敏面无表情的回了他一句。

  埃尔文挑了挑眉。

  “但我不想告诉你。”果然,他的下一句话就是干脆的拒绝。

  “为什么你们都把当初的事情封的这么严?”埃尔文侧头看着他。“一场地震……却好像关联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一样。”

  “谁说那只是一场地震?”艾尔敏讥诮地说,“连你也相信,花都中心的坍塌是地震造成的?埃尔文,你脑子也瘸了吗?”

  “手断是叫‘残’,脚断才是瘸,艾尔敏……”

  “四足动物有手吗?”

  “……”

  “咳。”干咳了一声打破尴尬,埃尔文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螺旋花都庞塞的建造材料来自珍贵的地下矿物融合“星屑”锻造而成,坚韧程度可以承受十几级的地下震动,且不会因为地下的潮湿而变形锈蚀。而且,因为融入了发光的“星屑”,整座花都都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色彩出来,这也是为何地下城市之中庞塞会如此声名远扬的原因。

  那如同星辰如同梦幻般的色彩和形貌,就像是夜族人回到地表的希望一般在绝望的黑暗中没有停歇过的发亮。

  而这样的城市,尤其是最为重要的城市中心,是不可能因为一场地震而毁坏的。

  如果不是自然灾害,那么就只有人为灾难的解释了。

  这个事实的发觉让埃尔文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没想到连你也藏得这么深呢艾尔敏。”

  艾尔敏一下子将插在他手臂上的针头抽了出来。

  埃尔文的脸瞬间扭曲,他强忍着疼痛扯出一个笑脸:“我没有别的意思……”

  艾尔敏微微一笑:“我也不是故意的,——手滑了。”

  埃尔文:“……”


  艾尔敏离开时,韩吉跟在旁边送他。

  “利威尔还没有回来嘛。”

  “没有。”

  “Titan的身体还好嘛?”

  “目前没有什么事。”艾尔敏低头看了眼手表,“我一会儿正要过去。”

  “想当初Titan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他呢。”韩吉一脸怀念地说。

  艾尔敏侧头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一下,扭回头淡淡道:“现在的Titan已经不是原来的Titan了。”

  韩吉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有些失落。

  “可他还是耶格尔呀……”

  艾尔敏的脚步一顿,在韩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快走了两步跟了上去。

  “是耶格尔又怎样呢,遇到势不可挡的事情,依然是没有反抗之力的。”


  艾尔敏到达花都中心的时候,米卡莎正等在大门外。

  “Titan在里面?”他走上去看了眼紧闭的门。

  “主人在和主脑沟通。”米卡莎说。“上次他的离开导致主脑暂时休眠,一些程序发生了突发性故障,需要慢慢解决。”

  艾尔敏笑着叹了口气。“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不需要这么久就能全部搞定呢。”

  “主人的身体刻不容缓。”米卡莎的表情严肃起来。“我感觉得到,主人这段时间的情绪很不稳定。”

  “我们不都在努力吗。”艾尔敏笑道,“可是光我们努力能有什么用。”

  米卡莎微微一怔,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身侧的大门,垂下眼睛不再说话。


  主管庞塞的整个城市系统运行的主脑名叫“玛娜”,设置属性是一名温柔的女性。

  在Titan的眼中,这个只有声音没有容颜没有形态的女性,就像他的母亲一样陪伴着他,从幼年直到现在。

  而他们,也终究是要分离的。

  “利威尔已经取得了第一份‘源’……父亲果然没有看错他呢。”Titan坐在无数块电子屏幕的中间,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音频线静静地露出一个笑容。

  线条如同波浪般上下浮动不定,自音响设备里传出“玛娜”轻柔温和的声音:

  “如果不想要微笑就不要勉强自己,耶格尔。”

  “我并没有勉强。”他立刻将翘起的嘴角捋平。“你应该能感受到我的心情。”

  “是的,我知道……”玛娜轻声说,“你想我传达出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情。”

  Titan微微侧了侧头,不过对于他要通过这个动作表达的含义来说,在这个房间里,没有玛娜的“视野”看不到的地方。

  “我很快就要生日了,玛娜。”安静了一下,Titan慢慢地说。

  “我应该送个礼物给你。”

  “是生日礼物,还是离别礼?”Titan突然抬起头笑着问了一句。

  屏幕上的起伏静止了下来。

  Titan抬起手指轻轻抚摸过眼前的虚拟键盘。他和主脑“玛娜”共存的时间太久了,久到他自己也觉得他们会永不分离。

  可是当年的那场灾难告诉了他:这世上没有不会分离的两人。哪怕他们都已经不算是人。

  可又怎么能永远的在一起呢?他——


  就要死去了呀。


  【5-A】

  “求求你,别过来……”男孩一脸惊恐的后退。在他身后是“复兴节”将要举办大型演出的广场,舞台正在搭建,而他们就在这广场最近的一栋建筑物的顶楼。

  “小心一点,踩空了可就不好了。”利威尔一边慢慢上前一边认真地提醒着。

  “求求你,别再靠近了!”男孩闻言立刻往后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透出一股无路可退的绝望来,他看着不断靠近自己的男人,终于忍不住崩溃的哭喊了一句。

  “你也是来参加复兴节的?”利威尔果然停下了脚步,他看着眼前的男孩问了一句。

  “我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你不放过我!”男孩绝望地哭泣道。

  “我其实很想放过你。”利威尔耸了下肩膀。“毕竟你我无冤无仇。”

  还没等男孩脸上的表情发生改变,他又冷淡的翘起了嘴角:

  “不过有个人不想放过你,我要讨好他,当然就要这么做了。”

  男孩剧烈的颤抖起来。

  利威尔说完煞有介事的叹了口气,手却一刻不犹豫地抽出了匕首。

  不过还没等他上前攻击,男孩突然决绝的一个转身,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啧……”利威尔有些难堪地抽了下眉头,然后也跟着踏上天台往下一跃。下方正是还在施工中的舞台,顶棚已经搭建完成,从这个地方跳下去倒是刚好能够落在棚顶上,不过这个高度只有非常人才能安然无恙,一般人就是从三楼跳下去不死也会残疾的。

  更何况这个高度可不止一个三楼。

  利威尔轻飘飘的落在棚顶上,先他一步跳下来的男孩已经全身瘫软的躺在了颜色艳丽的遮雨布上,眼神已经涣散,表情一片茫然。虽然看起来并没有死,但是情况却和死了差不多。

  “如此倒也省了我的事……”利威尔蹲在他旁边喃喃自语道。现在已经傍晚,天色昏暗并且人们都在忙下面的事,喧闹的广场上很少有人会注意到突然落在舞台上面的东西和发出的声响。

  利威尔露出匕首,从男孩裸露的后颈上慢慢划下,自尾椎结束。

  皮肤像书页一样的摊开,藏在里面的东西粘稠冰冷,半透明夹杂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器官的肉块,因为质地密集并没有渗透下去,就像是倒地的蜂蜜一样慢慢地淌了一地。

  利威尔在一堆黏糊糊冷冰冰的东西里挑挑拣拣才找到目标,依然是像是骨头一样的一块结晶物质,入手冰凉,微微发亮。

  他总觉得这个东西有些说不上来的眼熟。不过此刻不容他多想,达到目标,他立刻掏出手绢擦干净手脚然后离开了这里。

  还有很多个类似的目标需要他解决,时间刻不容缓。

  至于那些任务解决后的残骸,它会自己不留异样的消失的。

  就在利威尔跳上房顶离开广场的时候,远远地他似乎听到舞台上有人发出的惊呼:


  “呀,怎么有水落下来,下雨了吗?”


  【TBC】

评论(6)
热度(11)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