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艾伦中心/利←艾】那个被我爱着的人。(全一篇)

那个被我爱着的人,是幸福的人。

那个不知道我爱你的人,今天我也依然很爱你。


❤单向暗恋文。

❤现代paro,知名画家与无名模特。

❤纯第一人称叙述,无互动。

❤无其他角色。

❤无结局。


接受yes/no?

谢谢——

—————————————————————————————————————————————————————————————————————————————————————————————


  “现在,我可以开始讲述了。”

  “那是一个已经过去很久的故事,具体的细节我已经忘记了,但是更多的我都还记得。”

  “偶尔我会想,我的一生大概也就是这样一个故事。故事开始,故事终结,我诞生,我死亡。”

  “而故事中的另外一个人……”

  “……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在我的故事里担任了怎样重要的角色。”

 

  “算了。”他的声音突然一顿,脸上露出有些无可奈何的表情。

  “让我们开始正文吧。”他温和地笑了一下。眉眼安谧的就像他背后墙上挂着的那副海景画。

 

 

 

  “我们相遇在海边。”

  “他是一个绘者。”

  “那是春天的海洋,空气里还带着冬季没有消融干净的清冷。海风清新又刺骨,墨蓝色的海浪在灰色的天空下面翻涌着,层层蚕食深色的沙滩。”

  “他坐在海边上,脚凳放在沙滩上,赤裸着脚,挽着休闲裤的裤腿,穿着看起来很单薄的衬衫和羊毛背心。”

  “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只是觉得那个人很奇特。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打扮看起来似乎很冷。”

  “可是他的脸色很漠然,就像那些吹到我脸上的风一样,苍白的有些刺目。”

  “他的头发……像是凝固的深海一样在阳光下发亮的那种颜色,带着一种金属的质感。而他的眼睛,则像海头顶上的天空一样,有层层叠叠的云雾覆盖着。”

  “他就像是画里描绘的海神一样。只是做着现代人的打扮,可是那份气质从来没有消失过。”

  “神秘又凛然。”

  “那一刻,我觉得我将要臣服于他脚边。”

 

  “为了能够更好地靠近他,我去做了模特。我想要成为他的专属模特,我想让他有一天也能把我画到他的纸上去。”

  “每次看到他那么认真专注的凝视着自己的画布的时候,我都觉得心脏在砰砰直跳。如果有一天他能够那样看着我,我一定会幸福的死掉的。可是那只是个臆想,所以我想要努力成为他中意的模特。这样,哪怕是他那样看着我的画,我也会觉得非常幸福。”

  “模特的训练很辛苦,而且,那个时候我也知道了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绘师,而是一个非常有名气的画家。”

  “这个消息真令人恐惧。他是那么有名气,可我只是一个连出道都还没出道的模特。他身旁一定有很多优秀的模特,而我的征途才刚刚开始。”

  “但是,没有什么能够打击我想要接近他的心。我想要到他面前去,我想让他看见我、承认我,我想被他认可。”

  “所以,在这样的力量的鞭策下,不论是什么样的辛苦,我都能承受。”

 

  “我们第二次见面,是在他的画展上。”

  “为了追随他,我买了他的所有画集,包括那些有他消息的刊物和报纸,甚至哪怕是他画展的宣传海报和门票,我也一定要再单独的留一份。”

  “所以,在得知他又要开办画展的时候,我翘掉了所有的课程和计划,早早来到会场门口等待。”

  “虽然知道他这样有名气的人一定不会从正门进入,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守在门口。无法第一眼见到他,但能让我当他第一个签售的人也足够让我高兴一整天。”

  “上午的时候,他坐在了桌子后面。还是单薄的衬衫和羊毛背心,中分的短发在白日的光线下面没有第一次见面时那么惊艳,但是依然令人印象深刻难以忘记。”

  “他坐在铺着长台布的桌子后面,握着签字笔的手指修长,指尖有些颜料凝固无法洗去的色迹,但是很淡。他一定是个爱干净的人,他的衬衫洗的就像新的一样干净平整。”

  “因为他低着头,所以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他的表情一定和那天我见到的他一样,不过更带了些无所事事的心不在焉。”

  “只有画画的时候,他的表情才能那么生动却又庄重。”

  “虽然我是第一个来的人,可是看到他出现的那一刻我又突然退缩了。结果我没有成为他第一个签售的人,因为就在我迟疑的那一刻,已经有一个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那个时候,我真憎恨我的懦弱。”

  “可是,那个人是他呀。我只要见了他,心跳就猛烈的让自己窒息,做什么都会变得茫然,整个世界里只有他是清晰的。”

  “后来我在又过了几个人之后才走了过去,等到我的时候,我递出画册的手都已经开始微微发起抖来。而我在心中酝酿了好久的话语,也最终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但是,就在他接过我手里的画集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对我说了一声‘谢谢’。”

  “我要怎么形容那个时候的我呀。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什么样子的。我的满眼满心都是他,都是他的脸孔,都是他的声音。”

  “那个时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模糊的,只有他是清晰的。只有他眼中的我是清晰的。”

  “他终于看我了。我想。然后我激动地几乎要当场哭出声来。”

  “仅仅是一句再疏离普通不过的‘谢谢’呀。可我却像是等了无数年甘霖终于等到下雨的可怜人一样,简直要扑到大街上又哭又笑手舞足蹈的向全世界宣告‘他对我说话了,他看我了。’”

  “但是这一切不过都是我脑中的画面而已,事实上我只是愣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深深地给他鞠了一个躬。”

  “只有这样不显奇怪的动作,才能表达我对他的沉重的心情,顺便掩饰我脸上的失态。”

  “最后,我带着他签名的那本画集离开了他的桌子前,却在会场里能够看到他的地方转悠了一上午,直到他离开。”

  “虽然他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件事,但是能够这么长时间的和他共处一室——虽然还有很多很多的外人,但是对我来说也足够满足了。”

  “我还想更加靠近他一点,我还会更加的努力的。不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对他的脚步的追逐的。”

 

  “现在,追随他已经变成了我的一切了。”

 

  “我们第一次的正式见面,是在我学习的学校里。那天,绘画系邀请了他作为特聘讲师来为学生们上课。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嫉妒的简直要捏碎自己的心脏。”

  “那个时候我是多么憎恨我自己没有绘画的天赋,否则我也不用这样苦于没有接近他的方法。而那些人,则不需要丝毫付出的就获得了与他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我想要逃课去听他的讲课,可是导师就在面前,我不能。我甚至在想我要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来向我的导师请个假,这样我就能偷偷溜进绘画系的教室了。”

  “只是还没等我想出办法的时候,上天已经将这扇窗户赐给了我。”

  “——他需要一个经过训练的模特来配合他。”

  “听到这个消息我简直欣喜若狂。因为他所需要的模特只会在我们这些人里选出。几乎是这个消息导师一说出来,我就立刻冲了上去恳求他选择我。没有人知道那个时候我心中的焦躁期待以及恐惧。我是那么迫切的想要到他身边去。经历过那样一次的近距离接触后我似乎变得越来越贪婪,我已经不能再满足于看到平面上出现的他,我想要真正的走到真实的他身边去,我想要让他看着我,我多希望我的时间能够一变成一天一年,这样我就能立刻毕业出师然后光明正大的参与他的模特们的竞争然后被他选中。可是那到底是一种幻想,现实中的我只能不停地努力,呕心沥血也罢拼死拼活也罢,我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与他靠近的机会。”

  “我一点也不觉得我能够被导师选中是因为我已经足够优秀。我只是太热情了,他招架不住所以只能选择我。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已经获得了这个机会,我很满足,同样也很珍惜。我希望我能通过这次让他记住我。不管是怎样的记住,我不希望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我存在。”

  “虽然我从未更多的奢望过他的什么,但是我希望他知道我。”

 

  “经过学校的那件事以后,我如愿以偿地让他知道了我的名字。”

  “当他站在我面前问我叫什么的时候,我激动得连自己的名字都念不出来了。最后还是在他略显不耐的注视下磕磕巴巴的说出来的。事后想想我真是委屈的想哭,如此郑重的我们的第一次见面,竟然给他留下了如此不好的印象,这样即便他记住了我,也一定是记住了一个在外人面前都紧张兮兮的模特见习生吧。一想到这个,我就忍不住鼻子发酸,我已经很努力的想要留给他一个好印象了,可是总是事与愿违搞砸一切,或许在他的心里我已经是一个不合格的模特了。这种悲哀的想法几乎让我痛苦的死过去,可是我没有办法就这样退缩逃避,我必须要让自己变得成功,否则我将更加没有办法在他面前证明自己的优秀,从而让他对我刮目相看。”

  “他太优秀了,所以不得不拼命地追赶他,虽然这条道路是这么漫长和辛苦,但是如果我停下来的话,一定会被后面的黑暗吞没的。”

  “他已经变成了我赖以生存的必须,或许就是下一刻我就要死掉了,这一刻我也不能停下脚步。”

 

  “三年后,我顺利的毕业了,而那个时候,关于那个人消息的却渐渐淡了下去。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他一直都被人所知,只是他那些年来越发的低调了。对我来说,靠近他的困难又增大了一些。他已经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大师那样,而我却堪堪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屁孩,我和他的距离从来就没有缩短过。”

  “有些时候我自己都会忍不住劝自己放弃,但是这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一般的东西被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身体里了。我无法放下他,就像人无法不去呼吸一样,他已经变成了我的氧气,如果我屏息,最后我只能窒息而亡。”

  “所以,哪怕是如此疲倦和不知尽头我也要继续下去。他就是我的海市蜃楼,可怜我明知追赶不上,却依然要把全身的精力投入进去。”

 

  “那些年里他开始招收门生,为此,他们需要大量的模特来做练习。所以我开始拼命地找人托关系以求获得一个小小的名额。最终,我终于成功的和一群优秀的模特们一同成为了他的学生们的模特。虽然还不是他的模特,虽然离他还很远,但是相比之前,已经太接近了。”

  “虽然,他对他的学生们都是采用的放羊教育,一个月内几乎只会来上一两次,但是就是这一两次,也足够我静下心来,静静的坐在那里接受众人的视线洗礼了。”

  “他对我来说,就是这样重要而神圣的存在。我不知道这是从何开始,我也不需要去追究他,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被他俘虏了。虽然他根本不知道他还有一个这样的战俘。”

 

  “因为做人体绘画的模特,所以常常要面临赤裸出境的问题。虽然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在外人面前赤身裸体,但是被别人看和被他看着完全是两个情况。”

  “那天,我们照例脱掉了衣服站在那里摆出姿势来让学生们描摹,但是就在课程进行的途中,从来都很少露面的他突然出现了。”

  “你无法想象那个时候的我有多么的羞涩和紧张,如果不是职业操守让我还继续站在那里,我早都无地自容的用手捂住了脸孔。”

  “可是没有办法,不管我的内心怎样大声的呼喊恳求,他都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而是站在那里看了很久,并且还时不时的指点一下他的学生们。”

  “感受着他偶尔落在身上的视线,强烈的羞耻感甚至让我红了眼睛。我对于我来说,虽然无法完全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他,但是在内心里,我依然希望有一天我赤裸的站在画板面前是为了他一个人。但是事实却是我要在许多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身体,甚至要做出毫不在意的模样。这对我来说是何等的一种折磨。我没有灵巧的手指也没有绘画的天赋,无法享受他站在自己身后指点教导的幸福,但是我至少想要把这俱长得还端正的身体完全的献给他,但是残酷的现实是不会听从你可笑的祈愿的。”

  “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就像是一个被恶徒欺辱的女人一样,在我倾慕的男人面前,赤裸裸的失去了自己的贞操。”

  “虽然很快,我就自己把自己的这种可笑的想法打散了。”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能再抹去这件事在我心中留下的伤痕。”

 

  “然后有一天,他给他的学生们上课的时候,需要一个模特做示范。以往那个人选都是我们这群模特里最优秀的一个——哦,直到成为他学生的模特之后我才知道,他并没专属模特,一直都没有。”

  “那天本来也应该是那个人去的,可是很不凑巧的是那天他请假了。所以需要他再从我们这些人里选一个代替。”

  “说实话,我来到这里以后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出众。虽然我以优秀的成绩毕业了,但是来到这里看到其他的模特之后,我才发现我自己有多么的青涩,与他们相比我依然是个小孩子。虽然我的身体发育的足够好,但是我的一举一动和他们比起来,还是带着一份放不开的小家子气。这令我一直很沮丧。因为如果我不能放开自己的话,我将永远都是一个三流的模特。”

  “而那个人,需要的一定是最最一流的模特吧。”

  “所以那天在他决定再找一个模特的时候我就自动的退到了后面。我已经没有了当初面对他的那种热情和勇敢。不是我已经开始放弃了,而是我实在是不想再在他面前出糗了。我不希望我在他眼里的形象一直都是那么拙劣。”

  “可是,令所有人包括我都意想不到的事,他的眼睛在我们这群人里扫视了一圈之后,竟然定格在了我身上。”

  “‘对,就是你,艾伦。往前站,过来。’他面色严厉的叫了我。”

  “你应该能猜想到我那个时候的表情吧,对,又是那么呆傻,就像是被天上的馅饼砸了个正着一样——也就是那种感觉,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直到他的脸色变得不耐烦,我的伙伴们齐齐伸手把我推上讲台的时候,我才又重新回过神来。”

  “‘把衣服脱掉。’他有些不太高兴地说。该死的,我又给他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这是第二次了,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曾经那个在他的演讲上手足无措的那个人,如果他想起来的话,一定会很嫌弃的表示我还是没什么长进吧?”

  “可是,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他需要我来做他的模特。哪怕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也足够我把这当成一次郑重的,对我所敬仰的神明的供奉。”

  “说些可笑的东西。那个时候,哪怕是他让我在众人面前脱衣服,都让我觉得万分荣。,就像是我要成为献给他的祭品一样,全身心从里到外都充满了一种神圣感和荣耀感。”

  “我觉得我简直要疯魔了。为他而疯。”

 

  “经过那件事,他倒是彻底记住了我。不过是一个不太好的印象而已。”

  “但是这对我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事情了。最起码,我对他而言不再是个陌生的路人了。”

  “我还是没能成为他的模特,我还是需要继续努力,但是只要能留在那里,我就依然有机会见到他,接近他,总有一天,我的愿望会达成的。”

  “不管是一年十年二十年……我觉得,我已经准备了足够的耐心,用来在这个地方为他而消耗。”

  “而在一切得到满足之前,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这么长时间的磨砺已经让我能够面不改色的站在他面前承接他给我的所有刺激了,我的心依然在为他的一举一动而狂跳着,我的灵魂依然像火苗一样被他吹过来的风或明或暗的撩拨着,但是我是不会把这一切表现出来的。因为我知道,他需要的是一个足够配得上他的人,而我现在还不是。但我以后会是的。”

  “现在,我只希望他能够继续留在这个他钟爱的世界里,不要离开,顺带的等一等我。攀登高峰真的是一件令人耗尽心神的事情。从遇见他开始我的余生就在为了成为他的专属模特而努力了,我已经艰难的走到了现在,如果他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或者归隐或者找到了新的目标,都会让我无法再追赶上去。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为他做另外的努力了,只有这个,也只会有这个。偶尔我也想过,如果他真的就这样离开了,对我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样我就可以从他给我的魔咒之中挣脱开来了。可是转念一想,这样的结果所给与我的自由却会让我的后半生陷入茫然的痛苦之中。”

  “我不知道要怎么来改变这样的状态,或许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了,但是我却真的有些害怕。所以,我还是必须要加快速度,在他离开之前就让他承认我。这样哪怕第二天他就放下了画笔这样我也不会太痛苦。”

  “而至于那之后的事情……现在,我还完全都没有想好啊。”

 

 

 

  他停了下来,纤细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裤子的布料,有些陷入沉思的样子。

  “现在看来,这可真是一件令人绝望的事情啊。”

  “我已经对你说了这么多,可你一个字也不知道。”

  “你什么也不知道。”

 

评论
热度(17)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