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那天,艾伦杀死了利威尔。——私密犯罪案情全纪录。(完全篇)

【放在前头的废话】

这么高端大气上当档次的名字想了我一晚上还是这么坑爹【。

一直想的是“艾伦杀死了耶格尔”【。

虽说是“全纪录”也不过是无数个日常片段(都不算)的片段组成的文章而已。

作者依然在瓶颈,写的很烂不要扔鸡蛋。

可能有些BUG就无视了吧。

关于没有提到的剧情,不是要放到以后写而是就没打算写……还请自行脑补(以及不要打我)。

以及我觉得这是个圆满的HE的文,各位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觉得可以接受的话就来继续吧。


【设定戳】

进巨转生paro,CP利艾。转生记忆艾伦全无。

清水。对话。无细节。

OOC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死亡设定。

病娇设定。

(或许还有一大堆不知道什么的设定。)


接受yes/no?

——倒计时开始:

—————————————————————————————————————————————————————————————————————————————————————————————


  “您爱我吗?”

  “我很爱你。”

  “我也是。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的,爱您。”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您为什么知道?”

  “呵,因为——”


  “我在你的血液里呀。”




  ——那天,艾伦杀死了利威尔。




  “艾伦先生,有人指控你杀死了你的同居人利威尔。”

  “哦,是谁?”

  “对不起,这不能告诉您。”

  “没关系,我只是问问。”

  “那么,您可以解释一下您的同居人利威尔先生突然失踪的问题吗?”

  “您不是已经说了吗?”

  “什么?”

  “我杀死了他呀。”

  “这……这只是指控人的怀疑而已,您有权利为自己做出辩护……”

  “不,这就是事实。”


  “——我,杀掉了我的同居人利威尔。”




  “艾伦,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不是关系很好吗?”

  “正因为是这样,我才要杀死他啊。”

  “……为什么?”

  “我爱他已经爱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可是我却什么都做不到,所以,我只能杀掉他,这样我哪怕只是坐在那里,也不会担心他会离开我了。”

  “你……那,尸体呢?”

  “没有尸体。”

  “你说什么?”

  “我说没有尸体。他的尸体,已经被我——”


  “吃掉了。”




  “艾伦先生,您所犯的故意杀人罪已成既定事实,判决下达前,您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没有了。不过——”

  “不过?”

  “在你们收缴的我的所有的物品之中,有一本日记,我希望能有一个人来认领走。”

  “您希望谁带走您的日记本?”


  “——韩吉•佐耶。”




  那天,艾伦死了。




  事件发生的一年半前。上午。

  “我托你找的合租人你找到了吗?”

  “这不正要跟你说?”

  “怎么。”

  “找到了,是个大学生,就在那边的大学城X大上大三,个人情况什么的都没问题,也没什么不良嗜好,作息规律不会打搅你。”

  “就这个吧。他什么时候来?”

  “或许今天就到,你今天早些回去,省的那孩子等久了。”

  “我知道了。”

  “哦,对了,那孩子的名字我觉得我应该现在告诉你。你应该会有兴趣。”

  “哦?”


  “——艾伦•耶格尔。怎么样,这个名字?”




  下午。

  利威尔回家的时候在家门口看到了那个坐在行李箱上守在门口的男孩。

  在他进来的时候局促不安的站了起来。

  微微泛红的脸。

  垂下的不停扇动着的眼睫毛。

  抿起来的好看的嘴唇。

  纠缠在一起的手指。

  穿着水洗白牛仔裤和帆布鞋紧紧靠在一起的腿脚。

  腼腆而羞涩的大男孩。

  “那个……您好,我是艾伦•耶格尔。”

  利威尔点头表示听到,然后挥了挥手。“你的行李箱挡住门了。”

  立刻涨红起来的脸孔和手足无措的紧张样子意外的可爱。

  “啊……对……对不起!”

  男人打开了门,然后把手里的钥匙扔给他。

  “你的钥匙。另一把是你房间的。”

  手忙脚乱接住钥匙的男孩站在门口愣了半晌,才如梦初醒般的拖着行李箱笑容满面的跟了进来。


  “打……打扰了!”




  事件发生的一年零三个月前。下午。

  “我要去英国了,利维。”

  “哦。”

  “以后可能就不回来了吧。”

  “是么。”

  “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你的意思是咱两要分手了对吧埃尔文。”

  “不,如果你……”

  “分手就分手好了。反正你也很清楚咱们两并不是真心在一起的。”

  “利维,别这样说,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哦,我也很开心。但是咱们两不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的你明白。”

  “利维……不论如何你都是我最好的伙伴。”

  “恩,你也是。”

  “那么……就不要说分手这样的话了。”

  “好吧,听你的。”

  “谢谢。”


  “——那么,祝你一路顺风,埃尔文。”




  晚上。

  “今天……无意间看到利威尔先生和另外一个先生在门口。”

  “哦。你下午回来过?”

  “下午没有课随便逛了逛……”

  “没有进门啊。”

  “……因为觉得不应该打扰您。”

  “没什么。这也是你自己家门口。”

  “虽说如此……”

  “再者说,如果不是关在房间里的话,在外面的谈话就不算是有多重要的。”

  “是这样么……可是您不是在和那位先生……”

  “谈分手?”

  “额……我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刚巧……”

  “本来就不是什么隐秘话题你紧张什么。”

  “这个……”

  “还是说你看不起gay?”

  “不!绝对没有!”

  “那不就行了。”

  “那个……利威尔先生真的是……?”

  “骗你给钱?”

  “我不……那个……其实……我也……”

  “是个gay。”

  “唉唉唉您怎么知道?!”


  “昨晚我洗澡出来你偷拍我躶体了——小、鬼。”




  事件发生的一年零一个月前。上午。

  “听说你和你的同居小男孩谈恋爱?”

  “上班时间请不要谈论与工作无关的话题。”

  “少逃避问题!”

  “是又怎么样?我又没有诱拐未成年人。”

  “那孩子还在上学吧?”

  “就要毕业了。”

  “哈哈哈哈说这话好像他一毕业你们就要去结婚一样。”

  “未尝不可。”

  “不是吧你来真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开玩笑。”

  “……好吧,你认真的。”

  “当然。”

  “……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早有这个打算?”

  “少胡说多做事。”

  “哈哈哈哈又开始逃避话题!哎呀告诉我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把桌上这些文件送到十八楼去。”

  “喂喂你干什么啊今天电梯维修!”

  “不想跑就闭嘴。”

  “掩饰就是默认!”

  “……”

  “我就知道你把持不住~”

  “我们两什么都没做。”

  “我说的不是那个把持不住!”


  “——看到前世最爱的人如今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那种感觉一定非常不错吧?”




  事件发生的十一个月前。晚上。

  下班回家看到满厨房的狼藉和同样狼藉一片的男孩。

  “对不起我搞砸了……”穿着围裙哭丧着花猫一样的脸的男孩的样子有些可笑。

  “今天是利威尔先生的生日可是我却连生日蛋糕都做不出来……”

  “你在做蛋糕?”男人看了看乱七八糟的厨房慢吞吞问。

  “因为今天一天都在实验室所以买礼物已经来不及了就打算买些材料做蛋糕给你作为礼物……可惜全搞砸了……”男孩泛红下垂的眼角看起来可怜极了。

  利威尔不甚在意的耸耸肩。“没什么,我也不指望从来没下过厨的人能立刻做出一个能吃的蛋糕来。”

  “……这太打击人了……”

  “如果要说礼物的话。”男人看了他一眼。

  “你为什么不把自己送给我?”

  “唉?!”

  “这不是电视上常用的桥段吗?”

  “……利威尔先生竟然还看肥皂剧?”

  “……这似乎不是重点。”

  “……”

  “快点,你要不要把自己送给我,马上就要十二点了。”

  “怎么可以这样强迫别人把自己送给你……”

  “啰嗦。”

  “好……好吧……”


  “——请……请收下我吧,利威尔先生。”




  事件发生的十个月前。上午。

  “你的电话又在响了,利维。”

  “喂?”“我在公司……还有两个小时。……你要过来吗?在楼下等我。……上个星期去的那家?没问题。……好的……我一定准时到……放心,如果我早下班就在楼下等你。……乖孩子。……就这样,再见。”

  “真稀罕啊利维,竟然这么有耐心。”

  “是么?”

  “那个孩子一上午可是给你打了不下十个电话了。”

  “他还小。”

  “谁说的就要毕业了。”

  “那也是个孩子。”

  “他以前怎么不见这么粘你?”

  “谁知道。”

  “看你似乎乐在其中的样子?”

  “没有。”

  “你真宠他。”

  “一般般。”

  “谦虚一点又不会死!”

  “……不会。”

  “……喂,我说真的。”

  “什么?”

  “你应该给他说说,不要这么追着你不放。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怕你丢了不成。”

  “……”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你说的没错。可是……”


  “——上辈子我把他弄丢了,他会害怕是当然的。”




  事件发生的九个半月前。上午。

  “利维,等等。”

  “什么?”

  “你的脸……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被抓伤了。”

  “怎么回事?!”

  “……”

  “是艾伦?”

  “……恩。”

  “天呐,因为你昨晚没有准时回家?”

  “……应该是。”

  “那孩子怎么……”

  “小孩子而已。”

  “小孩子?他都要变成你的牢头了!”

  “……”

  “利维,这不对劲。”

  “有什么不对劲的。”

  “那孩子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韩吉!”

  “你别怪我这样说!那孩子的反应一看就不对劲!常人怎么可能看自己的恋人看的这么严!”

  “他还是个孩子而已,韩吉。”

  “不要再用这种理由搪塞了,你自己清楚他是不是孩子!”

  “韩吉,不要再说了。”


  “不管他有什么问题,我都会和他在一起的。”




  事件发生的半年前。中午。

  “叮咚。”

  “您好……?”打开门的艾伦茫然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

  扎着马尾,戴着眼镜……

  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的。

  “你好。”男人冲他笑了笑。“是艾伦•耶格尔吧?”

  “是的,请问您是……”

  “我是利威尔的朋友,韩吉•佐耶。”

  男孩方才温柔柔和的眼眸立刻充满了敌意和戒备。

  “利维的……朋友?”“你来做什么?利维不在家。”

  “不,我不是来找利维的……”

  “利维只有我才能叫!”男孩突然尖声怒叫了起来,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你到底是谁,和利维什么关系!”

  韩吉被他突然间的爆发吓得退了一步。“我……我们真的只是朋友啊……”

  男孩的眼中却写满了不信任和令人战栗的阴森冷意。“你今天来干什么?不找利维,——找我的?谁让你来的?——利维?!”他的神色闪烁了一下,突然变得极为狰狞,他猛地上前一步扯住韩吉的衣领拖住他,“利维呢?!他在哪儿?!他中午说不能和我一起吃饭了,是不是你把他带走了!”

  男孩的手劲大的吓人。

  韩吉被他吓懵了,一时有些僵硬的不知如何反应。

  “没……没有啊……利维……利威尔今天中午要和公司的经理们一起聚餐……我……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没有人让我来啊!”

  “看我?”男孩的手指慢慢松懈下来,退回门后平复的面容上依然是严重的怀疑。“看我做什么?”

  “不……不……没什么……”韩吉抽了抽嘴角拉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我……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先……先告辞了……”

  说完他飞快的挣开男孩的手掌转身快步走出了院子。

  男孩站在门边手扶着门框神色阴暗的看着男人快步离开的身影,手指用力的掐住了门框。


  “他想要和我抢利维?……如果他敢……杀了他!”




  事件发生的三个月前。上午。

  韩吉得到消息后匆忙赶往医院。

  找到病房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里面传来的啜泣声让他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呜……呜呜……对不起……利维……呜呜呜……对不起……”

  他轻轻推开门露出一条窄缝,凑眼看去只见病床边上男孩正跪在地上趴在床边握着昏迷的男人的手不停哭泣。

  他一时间有些茫然,退后两步回到走廊上坐了下来。

  不远处的服务台边上传来护士们小声的谈话声。

  “……唉唉……听说,X号病房的那个男人啊……是被他恋人打成那个样子的!”

  “……唉?!不是吧!怎么会?!女人怎么可能……”

  “谁跟你说是女人了,是男人,男人!就是他病房里现在呆的那个!”

  “别开玩笑了!那个看起来还是个学生吧!长得那么细瘦怎么会打人啊!还是把一个比他大得多的男人打成那样……”

  “也不是完全打的啦……好像是把人捆起来了以后才怎么怎么的……”

  “老天……那孩子不会是心理有问题吧?”

  “说不准哦……越是那种看起来无害的人,越是容易变得很可怕啊!”

  “……”

  韩吉坐在走廊上,觉得有些冷。

  捏了捏手心,全是冷汗。

  这样下去会死人的吧?

  利维为什么什么都不说?明明看起来都那样了……

  那人……到底在坚持什么啊……


  “……你到底,还是无法原谅一个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错事的自己吗?”




  事件发生的一个半月前。晚上。

  “我对利维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利维一点也不生气吗?”

  “……不。”

  “为什么?!”男孩的声音里突然带上了哭腔。“正是因为利维总是不在意,我才会这么害怕啊!”

  “……还是让你感到了害怕吗。”男人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悲伤起来。“我似乎总是在让你害怕啊,艾伦。”

  “真的非常抱歉。”

  “不,是我太软弱了。”男孩趴在他怀里哽咽着说。“只要利维不在我的视线里,我就变得惊慌起来;利维和别的人谈笑,我就非常恐惧;利维对我冷淡了,我就着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明明……明明利维已经足够爱我了,可是我依然觉得不够……不够……”

  “那么到底要怎样你才能得到满足呢?”

  “我不知道……”男孩脆弱的哭起来。“如果利维是动物,我也可以把你锁在笼子里,如果利维是植物,我就把你摆在我视线所及的地方,如果利维是是食物,我就能够把你吃进肚子里……我真希望利维变成一块蛋糕或者一枚糖果,这样我把它吞进肚子里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男人浅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那可真是抱歉啊,我似乎不是糖果也不是蛋糕呢。”

  “所以到底要怎么办啊……到底要怎么办啊……”男孩躺在他的怀抱里喃喃着陷入了梦境。

  “不想分开啊……一点也不想分开啊……”


  “为什么……不是一体的呢?……”




  事件发生的两天前。晚上。

  利威尔出差的最后一天。

  被焦躁和恐惧担忧笼罩的男孩在放下刚刚通过话后还有些热烫的手机,缩着身子坐在沙发上。

  午夜新闻还在不停播报。

  “还有两天,还有两天……”男孩茫然的数着没有丝毫变动的时间。盯着桌上台历的眼神阴暗偏执的令人惊惧。

  房间是如此寂寞静寂,连不停出声的电视也无法打破这种凝固的恍若窒息一般的氛围。

  ——突然的。

  “……昨日,在X国警方抓获了在逃多年的通缉犯,该罪犯在过去的X年间杀害了数位未成年少女,并将她们的尸体残忍肢解烹熟喂给家养的两条狼犬以掩盖犯罪事实……”

  男孩的身体猛地一颤。

  散漫无神的眼睛缓缓地从台历上拉到了正在播放报道的电视屏幕上。

  机器漫射的碎光落在男孩有些休息不足而显得阴沉的面容上,略带一丝冰冷的斑驳摇曳着。

  有一些光芒填补进瞳孔,如同散落在枯草丛中的火星一般飞快的撩起一片浓烈的火光。

  “啊……利维……”他的嘴角慢慢扬起,脸上浮现出一种恍若在与恋人缠绵时高潮临近一般激烈而又难以形容的艳丽色彩。

  他挺直脊背前倾身体靠近电视屏幕,伸出手贴上了主持人那张带着冷漠微笑的脸孔。近距离的光线将他的神色映照的一片模糊。

  “利维……利维……你看……你快看……”


  “我找到让我们永远在一起的方法了……”




  那天,韩吉打开了日记本。




  相遇的第一天。

  “……我的新房东似乎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希望能够好好相处……”


  相遇的第三个月。

  “……房东竟然和我一样……从来没有发现……他竟然知道我偷拍了他洗澡出来的照片!……我只是有些情不自禁……绝对没有什么龌龊的想法……”


  相遇的第五个月。

  “……利威尔先生接受了我的告白!好高兴!心脏都喜悦的要跳出来了!……只不过……总觉得……还少了点什么……”


  相遇的第七个月。

  “……今天是利威尔先生的生日……我把作为礼物的蛋糕搞砸了,厨房也弄得乱七八糟,可是一向喜欢整洁的利威尔先生竟然没有责备我,还说了……那么令人害羞的话……利威尔先生说以后可以搬去和他一起睡……这种幸福的感觉真是……让人感觉沉重的有些虚幻了……利威尔先生……我真的非常喜欢他……”


  相遇的第七个月后。

  “……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先生……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维……利维利维利维利维利维利维利维利维利维利维……怎么办……我觉得我对他的爱越来越无法压抑了……他也很爱我……可是那种感觉……为什么还在……”


  事发的半年前。

  “……今天有个自称是韩吉•佐耶的人来找我。——他真讨厌!他竟然也称呼他为利维!利维是我一个人的!他怎么可以那么亲密的称呼他!我想杀了他!……我要等利维回来问问他是不是有这样一个所谓的朋友……为什么要朋友!利维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事发的三个月前。

  “……我把利维弄伤了……我弄伤了利维……我竟然把他捆起来我竟然打了他我竟然让他跌倒在地板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求你原谅我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我只是不想把你分享给别人而已,我只是爱你而已……求你不要生气不要不理我不要和我分手……没有你,我会死的……”


  事发的一个半月前。

  “……我变得原来越神经质了……我想一步不离的跟着他……可是我知道那不行……我好害怕,我一直都好害怕,我为什么这么害怕……明明他是爱我的,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利维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为什么我们是两个人呢……如果我们变成一个人就好了……”


  事发的一天前。

  翻开纸页的时候,一张纸片掉了出来。

  韩吉把它捡起来放在了一边,然后继续翻看那天的日记。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我找到让我们永远在一起的方法了……利维,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了,再也没有人,再也没有人……这样我就不用怕了,我不用害怕了……我爱你,利维,我爱你……”




  韩吉有些茫然的合上日记。

  放在一旁的纸片上似乎写了什么。

  他伸手将它翻了过来。

  男人遒劲爽利的笔画似乎一横一撇都刻在了他的眼睛里。




  ——“不要害怕,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我也爱你,艾伦。”






  -FIN-

评论(5)
热度(28)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