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击的巨人】距离坠落00:02:14

角色:艾伦→←利威尔


旧文混更。如果非要说个理由就是……啊今年的艾伦生日礼物吧【。

这也是最后一篇能拿出来混个更进巨文了。一年前的G文好像是(喂

至于参与合志的正文是不可能啦还请支持吧2333333

话说我还欠了好多刀剑文啊啊啊啊这句话我并没有说过我并没有想起来!

-

-

-

  》》》

  

  【2月9日】

  周六的时候我的那个病人又来找我了。那个时候距离情人节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街上的卖花人已经比往常多了一倍,精品店的橱窗里也都摆满了漂亮的巧克力,似乎所有商家门口的装饰品都变成了粉色红色这样暧昧的颜色。

  但是他见我的时候并没有显得有多开心或者说多么期待,和往常一样的冲我微笑了一下,他坐在我对面,很端正的姿势,两腿紧紧地并拢,双手交叠放在大腿上,紧贴小腹,头微微低着,脸恰好保持在头发和姿势形成的一小块模糊的阴影里。

  我开始翻阅上一次以及上上一次的记录,他没有说话我也没有,我用音响播放着宗教轻音乐,大管风琴的悠长声音带动空气和我翻动纸张的声音,气氛并不显得紧张,却也没有太轻松。

  “你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有些不理想吗?”我粗略的看了一眼之前关于他的记录,结合他今天到来的姿态心中已经大致有了判断。我放下手里的记录册将它扔到我的沙发后面——我相信每一个来我这里的人都不会希望看到它。并且在收回手的时候顺手打开了安置在沙发旁边圆桌上的录音机。

  “不,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小声回答,声音很轻但是非常稳定,看来他的情绪还是处于可控制的状态之下的。其实这么说也不太对,因为他和别人不一样,他每次来情绪都显得很平静,让我有时候会产生其实他是一个正常人的错觉——我知道这样的想法非常不对。

  “你可以慢慢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个音乐不喜欢的话我可以换一种,你喜欢什么音乐?还是说想要喝杯果汁?”我保持平常心以对待朋友来客那样的对待他,虽然他总是显得有些拘谨,但是这么久的时间里已经足够我知道他是一个羞涩腼腆却也足够坦率真诚的人。

  “不了,谢谢。”说这话的时候他抬头飞快地看了我一眼并且给了我一个微笑,那样子有点像娇羞的小女孩,不过他做起来却依然显得赏心悦目。

  “好的,如果你需要什么随时可以告诉我。”我用温和的语气说道,“我们的时间很充足,你不用着急想太多。”

  “谢谢你。”他感激地回答,然后沉默了一会儿。

  我用那个沉默的空隙迅速的回想了一遍他从开始至现在的一切情况,在一切被我捋顺之后我却突然生出了一些奇怪的迷惑。不过虽说如此,但我还是没有开口。直到他的声音慢慢地开始响起来。

  “前两天……他说,情人节的时候要不要一起出去,因为我们都放假了。说实话,当时我感到很开心,因为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出去玩了,不管是因为他的原因,还是因为我的……然后我们就开始为这一次的假期做准备。”他的声音依然很轻柔,但是那种柔和和之前不一样,带着一些虚无飘渺的恍惚,好像是他突然陷入了梦境一般,整个人都变得不太真实起来。

  “但是到第二天的时候……我却突然对接下来的计划充满了恐惧……”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停顿了很久,我始终保持沉默,直到他继续讲述。

  “明明之前我们已经把一切都说好了……我也做好了准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临近那个时间,我就越是恐惧,直到昨天晚上,我一直都没有办法入睡,我感到很紧张,就好像是我们接下来要迎接的不是一场放松的假期,而是一件可怕的事。”

  他的双手死死地扣在一起,并且微微地颤抖,他把头埋得更深了一些,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脸,只有他的发旋在我眼前,一绺不安分的头发绕了个弯无处可去,呆愣愣地翘了起来。

  “昨天我又拒绝了他的求欢,我知道他一定很伤心,但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为什么……”他有些痛苦的甩动头部,抬起双手抱住了头。“只要他的手碰到我我就感到很恐惧很紧张,虽然我的内心一直在喊着‘不这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接受他’,可是身体的反应却是我根本无法指挥的……”

  “我只能不停地向他道歉,虽然他说没关系,并且还反过来安慰我,可是越是这样我就越紧张,到最后我竟然夺门而逃……”他发出一声急促的哭音,然后哽咽了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这样……”

  我拿起放在手边的纸巾盒子放在了他面前,交叠双腿靠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放轻松,亲爱的。”我说,“我之前已经说过,你的这种表现是某种心理压力在作怪。你想到什么了吗?——依然没有想起什么来?”

  他的情绪起伏得快平复的也很快,他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睛,深吸了口气然后重新安静下来,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一个劲的把自己藏起来。

  看来我让他觉得安全了,这样挺好。

  “没有,医生。”他抽着鼻子说道,“我甚至打电话问了妈妈,我以前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事实上我在遇见他之前和别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问题。”

  “恩,你是说你在和以前的男朋友交往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是的。”

  “那么是你们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完全没有,医生。”他抬起头用一种欲哭的表情看着我,“而且那也不可能。”他的眼眶里又迅速的充满了泪水。“你不知道,医生,他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人,有时候我都觉得我承担不起他对我的那种宠爱。他是个很大男子主义的人,但是在我面前,永远以我的心情和想法为第一位,他从来不会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我想要的东西他都会给我,他不会忘记我们之间任何一个特殊的日子,每一个节日他都能找到理由送我礼物……您有妻子,或者恋人吗,医生?”

  我挑了下眉头。“嗯……有过。”

  “那么他对您……或者说您有喜欢过一个人喜欢到什么都愿意给他吗?”他的注意力似乎开始有被转移的迹象了,我在心中苦笑,却并没有将话题带回去,毕竟看现在的样子,还是把谈话的节奏交给他比较好。

  “嗯……”我装模作样的“回忆”了一下。“他是个很好的人,虽然性格很强势,小毛病也不少,但是对恋人好的没话说。”

  “就是这样!”他猛地坐直了身体,似乎突然找到了谈话的兴趣,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他那样的人……用完美来形容也不为过……”他感慨着,脸上浮现出幸福的表情,但是那仅仅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就又变的非常低落。

  “明明是这样的人……明明是这样人……为什么我不满足呢?”他嘴巴一扁好像又要哭了。“他对我那么好……那么好……为什么我就是不能……就是不能……”

  我无声地叹了口气。“好吧,亲爱的,让我们暂时换个话题吧。”我站起来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然后把音乐换成了布鲁斯蓝调。

  “来谈谈情人节?”我坐回沙发上,然后对他笑了一下。“情人节的时候你喜欢做什么?”

  “情人节……”他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羞涩的笑了一下。“说实话,医生,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节日那些的,对我来说和其他日子没有太大的差别。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超市的东西又涨价了吧。”

  “哈,我们真像。”我笑了起来。“我也是这样,在我看来节日除了让大街上变得更堵物价变得更贵之外没什么其他的。”

  他也忍不住笑了。“是的,是这样没错……其实他也不太喜欢过节,因为好几次我们在节日里想要去饭店吃饭,结果预约的时候都被告诉说‘您订的太晚了,已经没有位置了’……最后还是要在家里吃饭,没有任何变化。”

  “看来你的手艺不错。”

  “我喜欢那种感觉。”他的神情变得温柔而安详,“虽然我从小到大都生活的很波澜不惊,但是我依然喜欢那种温馨平淡的生活。”他的眼睛弯了起来。“有时候我在想,上辈子的我一定是生活在战争年代,所以这辈子才这么想要一个平静温馨的家庭。”

  我点了点头,“看来你是个宿命论者。”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论。”他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不过我的确相信有命运这样的东西存在,因为命运让我获得了这样的人生,让我认识了我爱的人,并且让我们在一起……”他抬起头看着我,双眼闪亮,“您知道吗,医生,我在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以后一定会认识的……不,不如说更像是我就觉得我早就认识他了,就等他来和我重逢一样。更让人惊喜的是,后来我这样告诉她以后,他也说和我有一样的感觉!”他像个孩子一样显得兴奋极了,想要把这种神奇的默契分享给别人,“您有过这种感觉吗?这种……命中注定一样的感觉……”

  “嗯,那是一种很棒的感觉。不过我要打断一下你,”我笑着摆了摆手,“说到宿命论,我有些好奇,你做过什么奇怪的梦吗?……就是,以你为主角的?”

  房间里轻快地气氛似乎在我这句话说出来以后迅速的凝固并且僵硬了下去。

  他还保持着手舞足蹈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恍惚,他慢慢地收回手脚恢复以前那种僵硬的坐姿,然后低下了头。

  许久之后,他轻轻地说道:“哦……医生,没错,医生。如果您不提这个的话,大概我一直都不会想起来的。因为那是我一直想要刻意忘记的东西,虽然它只出现了一次,但是我却觉得它会影响我的一生。”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介意告诉我吗?……亲爱的,要知道,你的有所保留,会让我对你的治疗产生困扰。”

  “不,我并没有打算一直不告诉您。”他摇头冲我苍白的笑了一下。“只是我自己也忘记了,若不是您提醒的话,我大概也是想不起来的。”

  我用遥控器关掉了音响,然后给他的杯子里重新蓄满水。

  “来吧,放轻松,现在这里就你和我,把你一直藏在心里的秘密告诉我吧。”我轻柔地引导着他,“或许知道了那些,我们就知道了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原因。”

  他慢慢地抬起头,用一种朦胧的视线和我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恍惚地冲我笑了一下。

  “这个梦我从来没有告诉过第二个人,您是唯一一个知道的,医生。”

  我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变得更加柔和。“我会是唯一一个知道它的外人。”

  “我相信您的医德。”他笑着说,然后低下头。“那是挺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是我和他在一起的三个月左右。那段时间我们曾经因为一件小事产生了一点小的分歧,但是您知道的,医生,他从来不会对我发火,也不会对我说一句重话,所以我们只是冷战了几天而已。甚至连分房睡都没有。”

  “但是就是那几天,我做了一些奇怪的梦。就是那些梦让我觉得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宿命,或者说是前世今生什么类似的东西存在。”

  “你还记得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那是些很琐碎的片段,医生,我无法将它们联系起来,只是大致知道,那大概是‘我’,和‘他’之间的一些事情。”

  “你的梦里出现了他?”

  “对。”

  “在梦里我们应该也是关系很好的伙伴……不过梦里的世界当然和现实是不一样的,梦里的我们似乎承受着一些巨大的威胁。为了保护自己,所有人都聚集在一个地方,与外界隔离起来。除此之外,我没有什么更多的细节可以阐述。”

  “那来说说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不太清楚……大致就是一些不好的事。好像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和他还有其他一些人离开了隔离的安全区,结果在外面遇到了危险。”

  “生命危险?”

  “是的。生命危险。”他放在腿上的双手用力的握紧了。“开始有人死去,但是到底是什么正在迫害我们我并不知道,只知道我和他还有幸存者似乎逃了很久,想要回到安全区。”

  “但是似乎就在我们即将回去的时候,出现了令人措手不及的危险,我在那场危险里被杀死了。”

  他的身体伴随着话语僵硬了,好像又一次回忆起了死亡的感觉。那种状态持续了很久,他才慢慢放松下来,抬起头惨淡的看了我一眼对我笑了一下,然后深深地深深地弓下了腰,把脸埋在了腿上。

  我有些担忧的看着他的动作。

  “我被杀死了……医生。”他沉闷的带着哽咽声的声音低低的响起。“虽然那是在梦里……虽然那个时候我们都面临着同样的危险,可是我死了,没有人来救我……”

  我瞬间明白了什么。但是虽然我明白了,我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还沉浸在那份深切的痛苦和悲伤之中无法自拔。“即便是后来醒来我也一直心存希望,那个时候有人伸手想要去拯救我……但是不论最后我怎么回想那些片段,我都没有看到他们的动作……虽然明知道那只是一个梦而已,躺在我身边的他是绝对不可能放任我一个人身处丧命的危险之中的,可是那个时候我所感受到的痛苦却仿佛就像是真的一样……”

  “所以最后你强迫自己忘记了那些吗?”我适时地问道。

  “是的。”他直起腰,狼狈地冲我笑了笑。“我强迫自己忘记了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重新回到现实的生活中去,但没想到我还是本能的开始恐惧和抗拒他了。”

  “如果你能早点想起来,前两个星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我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从沙发后面拿出笔记本开始迅速地记录。“既然我们已经找到了根源所在,治疗方案就好说了。现在的关键是要你克服梦境带给你的心理阴影。因为你在梦里死去的时候你的爱人没有去救你,所以你对他产生了抗拒,如果他那个时候救了你,你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不好的想法了吧。”

  “或许是这样没错。”弄清楚了一切,他的情绪显得非常低落。

  “那么下个星期,我会给你安排一次催眠治疗。”我停止了本上的记录,对他说道。“下个星期的这个时候,可以吗?”

  “没问题。”他虚弱的笑了笑,点点头。

  我关掉录音机站了起来,和他握了下手。“放轻松,亲爱的。或许这个情人节你们可以重新制定点计划。”我笑着建议,“不旅行的话,可以一起去游乐场什么的。有很多游戏,需要你们两个一起才能完成。你可以看看,他到底会不会放开你的手。或许下个星期,我们依然只需要聊聊天就可以了。”

  他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低下头腼腆地笑了。

  “谢谢您,医生,我会努力的。”

  

  》》》

  

  【2月14日】

  情人节如期而至。

  艾伦和利威尔在几天前越好一起去挑战最近巡演到这个城市的一个大型鬼屋冒险游戏。

  说实话,利威尔不太喜欢这个,但耐不住恋人的恳求,他只能放弃早已打算好的马尔代夫热带沙滩,去探索那劳什子的人造鬼屋。

  有个年轻的恋人就是这样,他们总是会有一些你无法理解的奇怪点子。虽然所有人都有一段青春热血的年代,但是利威尔觉得他们离那个时间段已经太过遥远了,遥远的记忆都要模糊掉。

  利威尔习惯早到,艾伦却是个总是在踩点的人。不过幸亏他没有迟到过,否则利威尔绝对要瞪他。

  “您今天也是这么早啊利威尔先生。”艾伦跑过马路到达集合地点,看着早早等在那里的利威尔嘿嘿的笑了起来。

  “笑的傻死了。”利威尔一巴掌按在他跑的红扑扑的脸上,转身向着检票口走去。“快点,再晚人更多了还有什么意思。”

  “没关系啦没关系,”艾伦跟在他身后笑起来,“这个屋子有四个入口,开始的路都不一样,只有在中间才会碰到呢。”

  “那也够扫兴了。”利威尔冷哼。

  “我们可以借助道具吓吓他们。”艾伦大笑起来。“我问过了,也是可以的哟。”

  “我才没兴趣往身上涂颜料。”利威尔嫌弃的咂嘴。检票之后扯着艾伦走进了院子里。因为是特别有名的大型恐怖冒险游戏,所以特地改造了当地一座废旧的古堡,进入大门之后气氛立刻阴森起来,周围树林浓密,将外界的喧嚣牢牢阻挡在外,复原的古典庭院残破荒凉,破旧的大木门无法合拢,吱吱呀呀的在风中晃动,这里的天气似乎也都被特别改变了一样,明明在外面还晴着,进来之后却变成了阴天。

  艾伦立刻兴奋起来了。“看起来棒极了是吧利威尔先生!”他扯住利威尔的的袖子开始往门庭走。“快点快点,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小鬼。”利威尔不屑的哼了一声,但还是顺从的跟着他走了上去。

  房间里没有灯光,他们能拿进来的道具只有手电筒,其余的全部要在房间里自己探索。古堡本身就已经破败不堪,再稍加妆点就更是阴森恐怖,没有太多人工痕迹到是让利威尔满意了点。

  “总觉得这个古堡给人一种非常兴奋的感觉!”不过艾伦实在是兴致太高了,完全没有探险鬼屋的紧张感,看的利威尔差点笑场。

  “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啧,”想到这里利威尔就像踹踹走在前面的人的屁股,他们竟然用一整天情人节的时间来探险鬼屋……要不是屋子的开放时间只到晚上十点,大概让那家伙在里面过夜他都愿意。

  “没错没错,听起来就很棒。”粗神经的艾伦完全没感受到利威尔身上散发出的怨气。

  利威尔叹了口气,跟着他继续在灰扑扑布满灰尘洒满人造血的房间里“探险”,同时哀悼自己又一个被年轻恋人搞的一点浪漫气息都没有的情人节。

  你的心理年龄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艾伦?

  

  “这个房间太脏了,需要好好打扫。”

  “利威尔先生您不要在这个时候犯洁癖好吗好搞笑……”

  进入书房的时候利威尔肉疼的看着落满灰尘的书架的样子让艾伦笑的肚子疼。

  利威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好啦好啦我们快点出去啦。”艾伦见状立刻拉住他的手往门外走。“上楼吧?这一层似乎没发现什么。”

  “好。”

  不过二人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却发现楼梯上破了一个巨大的洞,根本无法跳跃过去的宽度,至少得找张门板放在上面才能过去。

  “门板不多的是。”利威尔往回走了几步,抬腿踹掉了书房的门。

  艾伦长大了嘴巴。“这个……不要咱们赔钱吧?……”

  利威尔翻了个白眼,“否则呢,从一楼到这里你看到其他什么扔在地上的门板了吗?”

  “好吧。”艾伦耸肩,“那么我们上去吧。”说完他率先走上了门板。

  虽然门板的长度和宽度足够他们依次通过,但是那个洞至少要两张门板才能盖起来,旁边依然漏着一大片,向下看去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有多深。

  利威尔站在楼梯下面等着艾伦上去之后他再过去,虽然知道门板绝对结实,但他还是有些担心。

  这种担心果然在下一刻就变成了真的。

  “妈呀!”明明就要走过去了,但是从楼梯空洞下面突然伸出来一只惨白的枯瘦如骷髅的手抓住了艾伦的脚腕,然后将他用力的往下扯,艾伦一时不察被拉的一个趔趄,身体从板子上滑进了旁边的大洞里。

  “艾伦!”利威尔眼疾手快扑上去拉住了他,但是下面的那只手也同样力大无穷,利威尔用脚勾住楼梯栏杆把自己固定住,抓着艾伦的手极为用力。

  “利威尔先生……”艾伦哭丧着脸,“下面似乎有好几个人在拽我……”

  “闭嘴还不给我用力往上爬!”利威尔真想暴打他一顿。“我拉着你,你用力,别管下面那些东西,踩着他们也得给我上来!”

  艾伦张口正要答应,出口的声音却突然变成了尖叫。“呀!——不要拉我的裤子!”

  利威尔的脸黑了。

  “快点给我上来!”

  “我在努力啦!”艾伦大叫,“他们老抓着我我没有着力点啦!”

  利威尔狠狠地瞪着他,“再不想办法上来我就松手把你扔下去。”

  艾伦惊恐的看着他:“不是吧?”

  “你试试看。”利威尔冷酷道。

  艾伦差点哭出来:“又不是我的错干嘛要这么对我啊。”

  利威尔用力扯了扯他,“我已经尽我全力来帮你了,如果你不争气的话我拉不住你也是活该。”

  艾伦抽抽鼻子:“哪怕下面的东西真的要杀我吃了我你也要这样做吗?”

  利威尔冷哼:“我不是没有给你希望和机会。”

  “真是冷酷啊利威尔先生。”艾伦瞪他,“如果在战争年代你绝对是那种伤病员拖后腿就毫不犹豫舍弃的残暴将领吧。”

  “因为是你,艾伦。”利威尔认真地迎着他的目光说道。“因为是你,所以我给你机会。但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你真掉下去的话我会跳下去救你的,但在这之前你能自己救自己就不要责备我没有对你舍身。”

  艾伦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起来。“唉,利威尔先生你还真是老的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呢,明明是这么浪漫的话说出来都能让人感动不起来。”

  利威尔咬牙。

  “好啦好啦我想办法啦。”艾伦扑腾了两下用力甩开那些扯着自己不放的“鬼手”,然后借着利威尔的拉力一点点往上爬,终于爬了上来。

  “唉,衣服脏的不成样子啊。”艾伦提了提裤子叹了口气。

  “别指望我给你洗。”利威尔扭过头。

  “我有洗衣机啦哈哈哈!”艾伦跳到楼梯上看着他大笑起来。

  要不是自己还在门板上踩着利威尔早用门板糊他了。

  

  晚上十点两人准时走出出口,夜晚的风清冷的令人精神一震,艾伦用力伸了个懒腰,“啊——今天真是太棒了!”

  “棒吗。”利威尔懒得吐槽了。“你这见洞就掉的本事也真是够棒了。”

  “哎呀有什么关系嘛。”艾伦打哈哈,“反正利威尔先生在上面抓着我啦。”

  “如果我没抓住你呢。”利威尔翻白眼。“我也有万一掉下去的时候好吗。”

  “但只要是利威尔先生可以的话,就一定会伸手的不是吗。”艾伦走在前面回头看着他轻笑了起来。“我相信利威尔先生,哪怕真的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你没有救我,我也相信你是有原因的。”

  “虽然一段感情的开始没有理由,但是结束必然有个理由。”利威尔淡淡地说,“人的降生一样也是没有理由的,但死亡总会有一个理由。”

  “我虽然忘了我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了,但是现在我还没找见让你滚蛋的理由,所以你就乖乖的跟着我就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利威尔先生你还真是不会说情话啊哈哈哈哈哈怎么办我完全感动不起来啊哈哈哈哈哈……”

  利威尔抬腿踹了上去。

  “小鬼,真以为我舍不得揍你吗!”

  “哎呀今天就算了我衣服已经脏了但以后可不要随便踹我啊。”艾伦没躲开也不生气,随便拍了拍土继续笑嘻嘻地说道,“否则脏了还是利威尔先生洗哦。”

  利威尔无言以对的瞪着他。

  艾伦倒退着走了一段时间,突然冲他笑了一下。“我知道呢,利威尔先生。”

  “哦?”

  “利威尔先生总是这样,能给我的就一定会给我,不能的也不会凭白许诺让我失望。我知道的。所以我相信利威尔先生,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是相信你的。相信你所做一切的理由,绝对不会是为了伤害我。”

  夜风静静穿过两个人之间的黑暗,艾伦站在路口面带笑容,干净的眼睛里倒映着冷夜之中的路灯的光,利威尔站在他两三步远的地方,面色冷淡,看着他的目光却很温暖。他慢慢地张开口,夜幕中晦暗的眼睛突然被光照亮。

  “艾伦——”

  

  》》》

  

  【2月16日】

  我和我的助手准备好了一个温暖明亮的房间。下午三点的时候我的病人准时按响了门铃,我亲自去开门,微笑着迎接他。

  “你看起来气色不错。”

  他眨了眨眼睛冲我笑了笑,“这两天我休息的很好。”

  “看来困扰你的事情被解决了?”我有些惊奇,带着他走到书房坐下,给他倒了一杯大麦茶。

  “是的,我想我不需要什么催眠治疗了。”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脸被风吹的有些发红,但是人很精神。“上个星期回去以后我想了很多,本来都已经做好了这个星期来接受治疗的准备了……但是情人节那天,一切都变的不同了。”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难以掩饰脸上幸福和高兴地神采,他似乎也发现了,于是难为情地咬了咬嘴唇。

  “哦,那真是太好了……”我感慨了一声,为爱情。“能和我分享一下情人节的活动吗?”我笑起来,“要知道那天我可是一个人……真是需要被安慰一下呢。”

  “当然了!……”他显然也很高兴,不过又有些顾虑,“我还以为医生不太想要听我们讲这些呢。”

  “我才不会嫉妒你们呢!”我大笑起来。“而且这是治疗需要,你尽管说就是了。”

  “那好吧。”他也完全放松了下来,双手捧起杯子喝了口热茶。“上次回去以后,我依然没有什么起色,所以我只能做好和他大吵一架的准备告诉他我们不能去旅行了。但他最终还是谅解了我,并且立刻开始考虑其他可行的方案来。虽然我一直在否决……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决定好,我的状态很差,他也有些难受,那天晚上他睡觉他都没有抱着我……”

  “然后第二天我去超市购物的时候,路上有人塞给我一张传单,据说是一个全球巡演的大型恐怖城堡的真人冒险游戏要来这里公演了。说实话,我本来没打算去的,不过突然想到了医生您的建议,所以决定回去和他商量一下。”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

  “其实他不太喜欢这些……但是他从来不拒绝我,所以还是在网上买了票,刚好是在情人节当天。没想到我们竟然要在情人节一起去鬼屋探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的笑起来,但神色又很感慨。“虽然我心里万分清楚他一定会全程保护我的……不管那里面有什么他讨厌的东西。”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

  “医生去过那个鬼屋吗?”他突然暂停讲述开始问我,“就在那个市郊废弃的老城堡。”

  “我知道那里。”我回答了一句。

  “不愧是全球巡演的节目,真的很棒!”他赞叹了一句,然后又把话题扯了回去。“虽然据说是很恐怖的冒险游戏,不过也不知道是我心中的担子太重还是其他的什么,几乎完全没有注意,有什么危险都是他帮忙解决的……反正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他笑了笑。

  “不一定哦。”我摇摇头。“那种游戏的危险性还是蛮大的。”

  “医生真是铁口啊。”他笑叹道,“我刚觉得没什么的时候,就和他遇到麻烦了。”

  “出了什么事?”

  “房间里有很多陷阱……我不小心触发了陷阱,掉进了洞里。”

  “啊……”我轻呼了一声。

  他耸了下肩膀。“说实话,那时候吓坏我了。一路上都有他给我保驾护航,我都不知道自己还会遇到这种情况。”

  “你掉下去了?”

  “不,没有,他拉住我了。”他摇摇头,脸上迅速的扯过一个笑容又消失了。

  “那真是太险了。”

  “没错……我低头看过,下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道有多深。您也知道,医生,越是未知的情况就越是令人感到担忧,我总觉得那是一个无底洞,我掉下去就再也上不来了。”

  “那样的环境确实会引发这样的联想。”

  “幸好他抓住我了。”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感叹地笑出声来。“他没有赶不及……”

  “他是为了保护你而陪在你身旁的。”我柔声道,“他不会赶不及的。”

  “是的,我知道……”他的眼眶突然红了,声音迅速的哽咽起来,“我知道他对我有多好,他有多爱我,哪怕那个时候我那么绝望,我觉得我一定爬不上去,但他握着我的手……”

  “他不会放开你的。”我轻声说。“因为他知道他能够救你。”

  “那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我的那个梦来,我觉得我在那一瞬间又开始做梦了。”他又哭又笑地说起来,“我不知道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眼前一会儿是他拉着我不放手的样子,一会儿是他看着我无动于衷的样子……那种错乱持续了很久,等我被他叫醒的时候,我已经被他拉上来了。”

  “他救你了。”

  “对,他救我了,救我了……”他全身颤抖,用手捂住了嘴巴,然后低低地哭了起来。

  我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

  大概过了十分钟,他才稳定下来,停止哭泣,呼吸变得正常。

  “抱歉,医生,”他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然后又别开眼。“我有些激动了。”

  “没关系。”我微笑,“看来之后你已经走出了阴影。”

  “我想是的。”他放在腿上的手指绕起圈来。“虽然看起来过程有点傻。”

  “不,你无须这样想。”我摇头,“不管是什么理由让你的心理阴影消失,只要达成目的就够了。”我慢慢说道,“你梦中梦见他没有伸手救你,不管那是不是什么前世,都是你潜意识里对他不太信任——或者说对自己不太信任——所产生的感觉。你说他对你非常好非常宠爱,或许就是因为这种好这种宠爱让你觉得有些不真实,你对自己没自信,也不相信他会这样对你,所以才觉得他会对你的困境无动于衷。但事实证明他不会抛弃你一个人经历危险,只要他给你足够的安全感,你就不会那么担心了。”

  “您说的没错。”他低着头轻轻叹息。“我是一只有些自卑,因为他那么优秀,志向高远,可我只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没有什么抱负,这种差距,让我觉得担忧……”

  “既然你们已经互相选择,就应该对对方保持信任。”我喝了一口有些凉的茶。“有人曾告诉过我,爱是可以没有理由就存在的,既然他爱你,你们互相爱慕,就不要再去探究所谓的爱的理由。”

  “要知道,爱这件事,本身就需要极大地勇气呢。”

  “医生的口气充满沧桑。”他抬起头看着我轻声说。“医生以前也有过恋人吧,为什么现在没在一起呢?”

  我笑了笑,并没有立刻回答。

  他有些尴尬:“我本意并非想要问您这个……是我冒昧……”

  “没关系。”我摆了摆手。“过去的事情而已。而且也不是什么说不出口的事。”

  “——他是因为车祸去世了。”

  他的脸猛地涨红了,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我很抱歉,医生,对不起……”

  “不用在意。”我微笑安抚他

  他还是有些坐立难安,最后干脆站了起来。“我……我还是先告辞吧……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会给您打电话的……”

  我在本子上做完记录,然后关掉录音机站了起来。“那么你的治疗到今天就结束了,希望你和他以后能够过得幸福。当然,有什么小问题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他和我握了下手然后冲我鞠了一躬。“万分感谢您的帮助……今天真是失礼了。”

  “那么慢走。”我点点头,然后通知助手带他离开。

  

  得知客人离开后我坐下来伸了个懒腰,询问助手:“今天还有其他预约的患者吗?”

  “您今天已经没有病患了,艾伦医生。”

  “好吧。那麻烦叫佣人进来把东西收拾一下吧。”

  “好的。”

  我合上笔记本放在桌上然后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音响里播放着灵魂乐,激扬的节奏却意外的令我昏昏欲睡。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

  

  【22:28:46】

  “艾伦——”

  

  今年冬天的雪停得很早,现在天气还算冷,不过天空晴朗,夜晚的黑浓重的就像是足以吞噬一切坠入者的黑洞,没有星月。街上行人稀少,寒冷的夜晚滴水成冰。嘈杂的声音也似乎被冻结的沉默。

  “我说过的吧……即便是你不救我,我也知道你是有原因的……”

  “但这一次依然是‘我可以’……”

  “才刚说了你不会伤害我,你就做出这种事来,真是太过分了……”

  “让你伤心,总比让我伤身又伤心来的好吧?”

  “你现在难过吗?”

  “有点……”

  “我很难过。……不是说爱是没有理由的吗?那么‘为了爱’也应该不是理由吧!”

  “分离总是需要理由的,你就权当那是我的理由吧。今天情人节,我已经满足了你的一个愿望,那么作为回报,接受我这次的无理取闹吧。……唯一一次。”

  “我才不会接受!”艾伦突然嘶吼出声,重重地将利威尔拥进了怀中,“辩解啊!说服我啊!这种可笑的结论我怎么能够接受!不是爱吗!既然爱就不要找理由离开啊!——”

  男人闭上眼怜爱地笑了。

  “明明相爱着……”青年人的声线颤抖起来,“明明不需要任何理由……为什么要无理取闹呢?为什么要任性呢?这个理由我不接受,我接受不了,你快点换一个啊……你说啊!啊啊啊啊啊啊!——”

  

  

  

  

  [END]


评论(4)
热度(5)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