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刀剑乱舞】【鹤一期】无花之果,无果之花。(R18)

(20160419:更换发车地址)

-

-

-

世间所有的残缺,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完整。


——《无花之果,无果之花。》


他蜷缩身体,像人类诞生之初在子宫内,外界的声音隔皮肤和羊水透入,模糊而朦胧。

一线阳光穿透纸窗,单薄而温柔地落在他的眼睛上。

一吻落下,夜幕归于沉睡,黎明醒来。

鹤丸拉开门,湿润的风徐徐吹进,鸟雀在庭院的树枝上跳跃,草叶上露珠慢慢蒸发,阳光变成碎金落在他眸上。

封闭的世界打开出口,他破水而出,凡世的声音变成他来到此世的第一声哭叫。

“早上好,一期。”

他醒了过来。

仿佛做了一个漫长到锈蚀的梦境,悬在眼眶中的泪水都尚未落下。

那个人踏入他的世界,带着满身光芒,唇角弯出弧度,整个人的线条似乎都是飞扬的,重复连贯就能画成翅膀,然后迎风而去。

但那鸟儿却扑簌而下,纷飞的羽毛铺天盖地的淹没了他。


“今天的近侍是一期。”鹤丸蹲在床褥边,伸手将他脑后睡乱的发丝一点点顺直,然后在他的后颈上捏了一下。

“啊……那我起迟了。”他有些慌乱,睡醒时的恍惚感被这句话一下子全部赶走,匆忙揭开被子就要换衣服。

“不着急。”鹤丸改蹲为坐,随意地盘起了脚。“主上去看后面的菜园了,还没回来。”

“你昨天……怎么不告诉我。”他解开浴衣带子就开始套长裤,然后一边脱一边穿制服,手忙脚乱,脑后被压下去的头发再度翘了起来。

鹤丸手肘撑着膝盖一手托下巴,笑吟吟看他在那边手舞足蹈的整理衣服,懒散地眯起眼睛。“昨天看你早早就睡了,不忍心叫醒你嘛。”

他叹了口气,将落地的浴衣捡起摊开叠好,拿起放在一旁的肩甲一边往手臂上套一边向外走去。“罚你整理房间。”

刚刚还悠然的表情瞬间僵硬了,鹤丸微微瞠目,“唉?!”

门口已经没有第二个人的踪影。
“……等等!我只是顺路来叫你而已,为什么还要负责房间打扫?!……一期……一期!”

不过没人回应他。

最后他只能将房间里的褥子被子全部叠好收进柜子里,然后被外面路过的三日月毫不留情地嘲讽了。

“今天起得真早呢鹤丸!”

“……”

明明他起的就是最早了!


他讨厌战争。

不知道原因,厌恶感却是从内心深处像井喷一样涌出,无法堵塞的疯狂汹涌。

但作为一把冰冷的凶器,他不知道自己除了战场还能去往何处。

他的主紧握着刀柄,带着他们深入敌人深处,用滚烫的鲜血来温热他们毫无温度的锋刃。

而他,却极度恐惧那种温度。

像恐惧疼痛那样,让自己瑟瑟发抖。

但是这种恐惧,他不能告诉任何人,不能流露一丝一毫。

“一期。”主上在回程时走到他旁边,似乎对他受伤感到很担忧。“抱歉,没想到今天会碰到那么难缠的敌人……你……还好吗?”

他看了主上一眼,微微笑着摇了摇头。下颌肌肉牵动伤口,一丝血迹再度渗了出来。

主上微微怔了一下,伸手向他似乎是想要抹掉那丝血痕。

他笑着避开了,再度冲主人摇头。

主上轻叹了一声,走到了前方带队,而他的步子越来越慢,每一个越过他的同伴都关怀问候他是不是需要搀扶,都被他笑着摇头拒绝了。

他将苍白的嘴唇抿的很紧,一声不吭,一言不发,回到本丸主上立刻吩咐他去手入室,他没有推辞的去了。

鹤丸从隔壁的房间出来,看着他进入房间,关紧房门,犹豫了一下,趁大家没注意的时候也偷偷溜进去了。

一进门他就盯住了坐在垫子上背对他的人,负责为一期治疗伤口的医师则是很不能理解的盯着完好无损却站在手入室的鹤丸。

“别看我啦快点给他包扎啦。”鹤丸翻白眼。随后大跨步走到了他身边坐了下来。

腿上和腰上的伤口被绷带扎紧,脸上的伤口无法包扎,只能用药,医师用镊子夹着沾了药水的棉球小心翼翼地擦拭伤口,他盯着房间的角落不去看眼前的医生,身体却因为疼痛而颤抖不止。

鹤丸忍不住抓住他的手在掌心握紧。

医师处理完伤口就离开,喝令他好好休息,刀手入完成之前不准离开。

鹤丸替他点头然后不耐烦地将医生踢出门,木门再度闭合时发出的声音令他浑身一震,眼中的泪水也被这声响震落下来。

刚回到他身旁的鹤丸一愣,旋即露出了无奈又心疼的表情。“我就知道。”

他盘腿坐下,伸手将一期揽入怀中,一手轻拍他后背,一手摩挲着他的脑袋。

“哦,哦,不疼了,不疼了,乖哦,乖哦。”

他的生理泪水和疼痛的眼泪流个不停,听到他的话,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鹤丸低头看看他,垂首在他的鼻尖上亲了亲。

“真棒。”

他又忍不住笑了。眨眨眼睛,又有几颗泪水落下,砸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鹤丸像是被那重量压到一般眯了眯眼睛,抱着他的手微微收紧了。


因为受伤,所以他暂时不会再跟着队伍外出。而鹤丸因为之前偷懒(?)不叠被子,被主上命令留守本丸,顺便监督一直在种田的时候偷懒的那几个孩子们。

鹤丸表示除了追着小鬼跑之外,能抱着一期一起睡到自然醒的日子简直不能更幸福。

“今天他们都去远征,我们去偷次郎的酒吧。”入夜时,鹤丸悄悄对他说。

“……别胡闹。”

鹤丸哼了一声。“反正你是从犯。”说完就自己去偷酒了。

“……”

结果,偷来的酒还是两个人一起喝掉了。

鹤丸的酒量明显比他好,喝了一多半的酒依然还很清醒,不过他已经有些迷糊了。

不过他酒品很好,喝醉也只是躺下睡觉而已,不过睡下之前都有点呆,如果是熟人的话,因为心里放心,所以经常会对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鹤丸当然是知道他这个特点的,还故意将他灌醉,其用心简直不要太明显。

不过他们确实很久没有亲近过了,所以就半推半就的满足了他。

果然,在鹤丸看到他开始坐在桌子旁边发呆,叫一声才答应一声的时候,立刻撩起衣服跑到了他这边挨着他坐了下来。

“一期。”

“……哦。”

“一期,你喝醉了吗?”

“……嗯……?”不要问他问题,他答不上来。

当然了,鹤丸故意的。

“一期啊。”

“……嗯。”

“说你喜欢我。”

“……你喜欢我。”

“……啊呸!”

“……?”

“……错了错了,重来。”鹤丸抓住他的手放到面前,认真地看着他,不过他的眼神焦距早都散掉了。

“一期,我喜欢你。”

“……哦。”

“……噫!”他差点把手里的东西当成酒杯扔出去,回过神才发现是一期的手,赶紧又抓紧了。”

“一期,说‘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他满足了。

忍不住伸手用力的抱紧他。”我也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嗯。“


并不是暗恋太深以至于要用这种方式来试探,只是他太过内敛,从不会说这样的话,即便他们在一起如此之久,什么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却也从来没有听过他对他说一句”我喜欢你“。

害他只能用这么阴险的法子来自我满足。

虽然明知道他清醒过来后就会完全忘记这些事。

依然会在那个时候,暗自心喜。


本来还想再做点什么,不过他醉的太深,估计连他是谁都不知道,鹤丸只能放弃。

收拾了酒杯酒壶,铺好了两人的被褥,鹤丸给他换上浴衣然后塞进被子里,又低头在他鼻尖上亲了亲。

“晚安,一期。”

“……”他几乎是一沾枕头就立刻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见状,他也只能笑叹一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他慢慢躺下,慢慢闭眼,慢慢入睡。


睡到半夜,鹤丸梦到自己和敌人战斗。

对方拿着刀,直刷刷朝着他劈下来,他赶紧举刀挡住,不过对方力气显然比他大多了,压得他手臂都颤抖了,紧张的几乎无法呼吸。

最后,他的刀发出一声哀鸣,敌人的刀朝着他狠狠地劈下来——

“!”他猛地惊醒。

天花板黑黢黢地,浮游着从窗缝渗进来的碎淡月光,像一尾一尾游动的鱼。

手臂很沉重,有重物压在上面,隐隐作痛。

他侧头一看,是一期不知什么时候滚过来,压在了他放在被外的手臂上。

他茫然的目视了一下他的被子到他这里的距离,不太明白他是怎么过来的。

不过看他一直躺在他旁边,没有什么遮盖,隐隐有些发冷地蜷缩身体,他又心中不舍,小心地抽出了手臂,想连着他压住的被子一起抽出来,不过似乎有些难。

没办法,他只能起来将他的被子抱过来,两个人躺在鹤丸的被子上盖着他的被子继续睡。

怕他半夜又不知滚到哪里去,鹤丸将他牢牢地抓在了怀里,看他的头靠着他胸口,安心又满足的搂着他睡了过去。


睡着之后就又是梦境。

这次依然是在战场上,不知为何远方的风景都很扭曲,天和地的界限模糊不清,铺天盖地都是红和黑两种颜色,混淆的色块像污垢一样占据着背景,令人感到极为不适,看多了似乎喉咙都有些阻塞。

他茫然地站在荒地里,周围都是尸体和断刀,血不是平面流动的,而是立体的,像火一样,在尸体和残刀上一边扭曲,一边向前蔓延。

他突然觉得很恐怖。

然后前方不远处突然传来喊杀声,他定睛一看,黑雾冲天,妖骨摩挲碰撞,阴森发亮的眼睛在一片黑暗和血红之中显得戾气极重。

他紧张地握紧了手里的刀,摆出迎战的姿势,敌军快速朝着他冲来,扬起黑雾缭绕的刀刃攻击他。

他一一迎战,一一击退对方,刀锋劈断妖刀,妖骨破裂粉碎,敌人尖啸着化为雾气,还未喘息,又是新的敌人。

他愈战愈勇,一往无前,心中只有将眼前之敌斩杀殆尽的冰冷。

终于只剩最后一个,他不等对方出手先行跃出,举刀就砍,对方只能被动地举刀抵抗,之前梦中的景象此刻颠倒过来,他的刀锋压迫地对方无法动弹,手臂颤抖,刀刃一寸一寸蔓延开裂纹,堕落的妖骨发出凄厉嘶哑的哀鸣,他缓缓地牵起嘴角,露出冷笑,手臂蓄力,然后猛地劈下去,最后一击——

”铮!“敌人的刀瞬间断成两节,他带着必胜的笑容看着自己的刀刃斩向对方已毫无防御的肉体,就在那一刻,敌人周身的雾气突然散去,被黑暗笼罩的面容瞬间明亮起来,他抬起了头,与他对视——

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崩溃,手臂施加的力道却无法再收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脸被一刀两断——

”不,一期!——“

他听到自己撕心裂肺的尖叫,伴随妖骨一块块碎裂的声音,眼前突然燃起大火,他眼前不是被砍断的刀,而是被火焰烧的面目全非的刀刃,面目全非的一期浑身是血站在他面前,张开了嘴,滚烫的血液喷涌而出,全溅在了他的胸口上。

又烫又沉重,他无法呼吸,无法呼吸。

火焰席卷而上,将对方吞噬。

他动弹不得,只能厉声尖叫、咆哮,到最后崩溃的哭出声来:

”不,一期,不要走,求你,不要离开我——“


”鹤,鹤,你快醒醒。“

他动弹不得,有人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不让他挣扎,他崩溃又绝望的睁开眼,夜色混着零碎的月光一下子从天花板上流淌下来,他被人用力的抓在怀里,对方的眼睛在黑暗中依然闪烁着柔软的金光。

”鹤。“看他渐渐平静下来,一期这才放松了力气,用手轻轻抚摸他汗湿的脸。”做噩梦了吗,鹤。“

他躺在对方怀中喘息,视线焦距一时无法凝聚,只看到眼前摇曳的黑暗,昏暗,朦胧,却又格外静谧安宁。

他闭了闭眼,抬手握住了胸口的那只手,终于平静了下来。

”一期。“他翻了个身埋进一期胸口。

”恩。“他低头轻轻地用嘴唇蹭了蹭他的头发。

”我们做吧。“鹤丸听到自己沙哑而疲倦的声音说。

他微微愣了愣,旋即将头靠在了他头上。

”好。“语调一如既往,温柔又安详。

”我们做吧。“


(*/ω╲*)→吃肉点我:http://note.youdao.com/yws/public/redirect/share?id=094181b3ded502eed3928be1f329d207&type=false


鹤丸醒了过来,房间里没有人,阳光在枕头上铺了一层,明亮又柔软,令他想起一期的眼神,也是这样令人心疼的柔亮温软。

他慢吞吞地坐起身,隐约听到外面的声音,又慢慢换了衣服,套上袜子,顺着被光照亮的走廊走到前厅,还没看到门口,里面的声音就已经传出来了。

是远征的队伍回来了,正在里面热闹。鹤丸走到门口,看到远征回来的小鬼们正围着一期向他展示自己的战利品。博多和后藤抢了敌军一箱小判,得意洋洋地邀功,头顶上的呆毛翘的老高,一期笑得不能自已,一边点头一边夸赞他们,惹得其他孩子也凑过来要夸奖,一时间叽哩哇啦鬼哭狼嚎,把一期的声音和身影完全盖了个严实。

鹤丸靠在门边上看他们闹腾,孩子们的注意力都在一期身上,几乎谁都没注意他来了,还是乱被不小心挤出圈子仰倒在榻榻米上,抬眼刚好看到他,才笑着招呼了一句:“鹤哥!”

大家这才把目光转移过来。

既然被发现他也不好继续在这里旁观,站直了身子慢悠悠的踱步过去,路过爬起来的乱的时候伸手顺便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然后恬不知耻地挤进圈子里坐在了一期旁边。“都带回来些什么啊,来来来让我看看。”

对待自家哥哥是一个样其他人是另一样的粟田口弟弟们立刻团结起来将小判箱牢牢地挡在身后不给看,守财奴的样子让一期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鹤丸撇撇嘴表示不屑。“藏什么藏,早都看到了。”

乱立刻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做出防守姿势:“这是要上交给主上的,鹤哥不准动!”

鹤丸忍不住咆哮:“喂!我动什么啦!”

“我听物吉说,上次鹤哥和他们去远征收了小判箱回来,在路上买了好多团子!最后回来给主上说只收了一小箱,明明是中箱来着!”

鹤丸赶紧手忙脚乱去捂乱的嘴。“喂喂喂,没有证据别乱说!”

“我有证据!”后藤赶紧举手,“物吉那两天胖了!肯定是跟着鹤哥吃团子吃的!”

大家嘘声起哄,只有一期在旁边笑得不行,肚子都疼了。

“鹤……鹤……真的很爱……吃团子……啊……”

鹤丸正在一对多的和几个小鬼玩擒拿,听到他的话,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

一期用手指抹掉眼角的泪,一边笑一边说:“既然这样的话,下午茶我多准备一些吧。不过,绝对不能提前偷吃啊。”

弟弟们一旁吵吵嚷嚷:“都看好你们的团子!千万不能让鹤哥叼走了!”

“喂,什么是叼走?乱,你给我说清楚!”

“鹤哥臭无赖,噗噜!”乱跳出他的攻击圈子,在外面冲他做鬼脸吐舌头。

“你给我过来,我要把你的头发剃光!”

看他化身大魔王,大家赶忙往哥哥身后躲,一期没办法只能抬手拦住他,看他怒气未消(假的),只能凑到他耳边轻声说:“别和他们闹了……我的那份……给你……”

鹤丸看了他一眼,接到对方有些讨好的带着笑意的眼神,这才心满意足地哼了一声放松了脸色表示不和小鬼一般见识。一期见状又感激地在他耳边趁大家不注意轻轻亲了一下,不过这怎么够,鹤丸立刻抓着他对着他的嘴结结实实的“啵”了一下。

“噢噢噢噢噢鹤哥耍流氓!——”大家又开始起哄。

一期本来当着这么多弟弟被吻了脸有些红,听到这话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鹤丸用目光巡视了一遍他的弟弟们,哼了一声,脸上的那股得意劲看得乱只想用小判砸他。

一期拍了拍手,让大家安静了下来。“好了好了,快把东西收拾好送到后面去吧,主上要来咯。”

“好——”大家立刻起身,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搬箱子的搬箱子,分工明确井井有条,似乎刚才的热闹景象都是装出来的一样,看的鹤丸目瞪口呆。

一期去搬小判箱,看到鹤丸在一旁发呆,笑着用手肘撞了撞他。“我们一起去吧。”

鹤丸回过神,目光对上他的视线,金色的眸子柔软如水,光芒潋滟,每一次视线看过来的时候,都仿佛带着无限情意和温暖,令他的心也柔软的快要化掉了。

他扯了扯嘴角,也牵出一个笑来,点了点头。

“好。”


【end】


【番外】

烛台切:鹤丸,你是越来越懒了啊。

鹤丸:……啥?

烛台切:三日月今天路过你的房间,发现你的被子又没叠。

鹤丸:……三日月每天都要路过我房门口是要干嘛。

烛台切:不管怎样,你没叠被子是事实,这种陋习要不得,今天的菜园就交给你了。

鹤丸:……喂!什么时候轮到你分配内番了!

三日月:啊啊,鹤丸你要去看菜园了嘛?那一期岂不是一个人睡,太孤独了,一期你干脆今天就和我一起睡吧。

一期:咦?好啊。

鹤丸:……?!!!一期,主上还没有说要让我去看菜园!

主上:鹤丸!院子里晾的被子是怎么回事,你趁我们不在又对一期做了什么?罚你去看菜园!

次郎:鹤丸!你是不是又偷我酒了!还把我酒壶扔到水池里!

主上:罪加一等,多看一天!

鹤丸:QQQQQAQQQQQ?!!!!




后记:

其实我只是应 @氧氣禁止 婶婶大大来写肉而已……本来只想说两句剧情就行了结果还是尽量铺的完整了点_(:зゝ∠)_

脑洞即上一篇记录,→_→不要意外,那个剧情设定其实就是为了这文写的【。

一年没割肉,感觉疼的都要哭出来了QVQ【。黑暗料理,吃的难受请不要怪罪我……

另外大概有人发现……弟弟们我最喜欢写乱了……至于原因……

女装少年大法好_(^q^」∠)_

乱酱最可爱了(*/ω╲*),感觉会很有兴趣和鹤丸斗嘴w

一期是个温柔的好哥哥,弟弟们也会支持他的恋情的。不过该奚落哥夫的地方还是绝对不能放过(笑

本来没打算把鹤丸写成这种蔫坏的类型的,不过总觉得爱玩的老爷爷总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偷酒就不说了,拿着小判去买团子吃肯定也有……hhh

三日月只是一个内心阴险的老爷爷而已233333

因为是晚上在吵吵闹闹中写的,可能有些不太优质,还请见谅,肉是一边卡一边参考其他小黄文一边挤出来的,如果出现什么不明显的错误,就不要指出来了啊哈哈哈。


无花果没有花朵,樱花没有果实,也只是那样说说而已。

没有的其实始终都在,所以果实依然会成熟,花朵依然会开放。

而我,依然爱你。


我是见月,谢谢大家。

评论(2)
热度(77)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