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记录‖脑洞】

我也一直想要学着写第二人称……可是每次想到的都是第一人称或是第三人称才能写出来的内容……或者是说我还不知道要怎么用第二人称来描述吧_(:зゝ∠)_

好了来说正事。

前段时间看了个文,有感于剧情设计来构思一个复杂的脑洞。

CP鹤一期吧。

剧情引申来自另一篇没有公开发表的鹤一期脑洞,依然是篡改历史路线的产物(其实我才是历史修正主义者)。

————————————————————————————————————————————————————————————————————————————————————————————————


欢迎来到本丸,一期一振。我名鹤丸国永,和你一样来自宫内厅三之丸,那个地方我们曾一起度过300年。

我们曾一起在大阪城度过一段短暂的日子,然后因为战火分离。

我们曾在大阪城相遇,而你不肯离去。


而这些,你都不记得。


一把温柔的太刀,一把失去记忆的刀,一把坚强却又怕疼的刀。


我很怕疼的。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总觉得那伤口发烫时,就像是火焰在烧灼。一想到那个场景,本来微弱的痛也会无限放大,以至于会恐惧而痛苦的哭出声来。

可如果你吻我,抱我,在我身上留下痕迹,让我感到疼痛,我虽然也难过的想要哭,却又无法在一开始就拒绝。


纵使我们相爱,纵使你不在乎曾经空白的过去,但那埋藏在我内心的黑暗的伤痕,也会在午夜时分像毒蛇一样伸展肢体和咬噬血肉,那毒液令人窒息,心脏也无法呼吸,仿佛只有剖开了胸膛拆掉了肋骨,将一切都暴露出来,才能得以喘息。

恍惚时我也想要回到那未曾发生过什么的过去,去改变些只要我做就可以扭转的命运。

而我不行。


而我依然希望你如今这般的无忧无虑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做一个疼痛过后就会忘记的人,依然和我并肩在没有休止的战场上。


而历史它不要说话,我们都不要说话。


—————————————————————————————————————————————————————————————————————————————————————————————


写个温柔的疼了却会哭的一期。

失去了所有的记忆,空白的被带回本丸,遇见了早已来此的鹤丸。

一无所知所以格外幸福的被爱,一无所知所以无忧无虑的爱人。

让渣鹤自己在午夜梦回时心痛成傻逼吧。(这个剧情大概会在另一篇里)


关于一期:

在大阪被德川家回收。再锻后失去了之前的记忆。

因为无法被使用所以被供奉了起来(变成了个花瓶),后来进入了博物馆。

起先没有被审神者召唤,自己苏醒后回到了被修正者占据的大阪。(可能就这样被堕落了)

审神者带领队伍清扫大阪,被重伤,然后再度失忆。

最后被审神者捡了回去。



评论
热度(4)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