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击的巨人】【levimas】蔓延。

2015levimas生贺。

其实是混更的旧文【。

以前写给老干妈颜子个人本的G文,主题是“病毒”。

以及祝各位圣诞快乐和即将到来的新年元旦快乐。


角色:利威尔&艾伦

—————————————————————————————————————————————————————————————————————————————————————————————



》》》

“从今天开始你就住楼下,什么东西都可以随便用,不用客气。”

利威尔牵着男孩的手走进客厅,指了指一间房子,然后对坐在沙发上的男孩说道。

“好的。”男孩抬头看了他一眼,乖巧的点头。他有一双绿色的眼睛,那种绿色在灯光下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无机质的冰冷质感,莫名的让人感觉到了一种自身体本能的不舒适。

利威尔显然已经习惯他有些特殊的眼睛,他点点头,然后在冰箱里取出一罐果汁放在了男孩的手里。“我的作息比较固定,七点吃晚饭。在此之前如果你饿了的话冰箱里有蛋糕和饼干。”

“没关系。”男孩冲他笑了一下,“利威尔先生刚才才带我去吃了下午茶。”

利威尔笑了笑点点头,然后打开了电视。

“你可以先看会儿电视,我去换衣服。”他说着向楼上走去。“你的衣服我已经联系了给我制衣的那家铺子,明天我们去量体型,今晚你就先凑合一下吧。”

“我能先用一下浴室吗?”男孩站起来看着他上楼的背影说。

“我说了,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要做什么不用经过我的允许。”利威尔的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说到。

男孩深深地看着他的背影,咧开嘴很灿烂的笑眯了眼睛。“好的,先生。”

 

利威尔上楼去卧室换好了睡衣,然后把换下来的衣服扔进了自动洗衣机里。等他下楼的时候,客厅里空无一人,只有电视里的声音呜呜啦啦地响着。

“艾伦?”他叫了一声,没有听到回答。打开艾伦卧室的门,才听到一阵浴室的水声。

“洗完澡就出来吃饭。”利威尔说了一句,然后关上了门去厨房准备晚餐。

煮汤的时候他接到了韩吉的电话,对方对他今天又跑到女神区的举动表示了不满和担忧。

“你应该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韩吉说,“而且政府已经通过了清理女神区的议案,这个消息很快就会报道出来,届时新都和女神区的矛盾一定会更加严重。这种紧要关头你就不要再去那边了,否则我会告诉埃尔文让他通知所有军队禁止你再进入女神区。”

“你还真是管的宽。”利威尔一边煮汤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应着他。“我不过是去女神区取些样本而已,至于特地打电话过来教训我吗?”

“你的样本还真是够大的。”韩吉在电话那头冷笑了一声。“真搞不懂为什么那些人会放任你的做法。他们不知道一个感染者对新都来讲有多危险吗?”

“不好意思,韩吉。”利威尔的声音冷了下来。“我已经带那孩子到研究院做过检查了,他是LV1,血液还没有变色,只要及时远离辐射环境就可以得到缓解。所以你的担忧完全没有道理。”

韩吉轻哧一声。“好吧,反正我管不着,你爱怎样就怎样吧。不过利威尔我可提醒你,即便那孩子是个LV1,所有人的眼睛也都在看着你们呢。只要那孩子露出一丝威胁性,政府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利威尔停下手里的动作,面对着墙上的电话缓缓露出了一个令人无法理解的冷笑。

“放心,那孩子只会呆在家里,哪都不会去的。”

 

利威尔将汤端上桌的时候还没看到艾伦从房间里走出来。他有些奇怪地推开房门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答。浴室里水声还在继续,但只是显得房间更加安宁诡异。

“艾伦?”利威尔皱着眉头敲了敲浴室门,然后在一片哗哗的水声中听到一个细微的喘息声。

他怔了一下,然后狠狠地踹开了浴室门,“艾伦!”

眼前的景象令他感到一阵惊愕。

男孩正跪倒在地上,他的脸很红,但并非是浴室热气蒸腾的红,而是因窒息产生而的不正常的颜色。

而男孩的双手正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并且正非常用力的掐着自己的喉咙。

“你在做什么艾伦?!”利威尔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扯下他的手臂。

“咳咳……利威尔先生……”艾伦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利威尔关掉水龙头,他看着蜷缩在地上的男孩,对于他刚才的动作充满了不解。

“你为什么要……”

男孩的脸红了起来,不过这次是因为羞涩的缘故。他不好意思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但表情很自然,似乎他刚才做的并不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一样。

“请不要介意我……我只是……在做练习而已……”

“这种练习可一点都不好玩。”利威尔冷下脸说,“你是在练习自杀吗?”

男孩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利威尔翻了个白眼。“人是掐不死自己的,你最好放弃这个练习。”

男孩嘿嘿地笑了两声,没有回应。

利威尔无语地站了起来。“好了,快点把衣服穿上,饭要冷了。”说完他看了看自己一样湿了大半的睡衣,瞪着男孩半晌,最终还是叹息一声离开了浴室。

艾伦在他走后赶紧起身重新放开水将自己清理了一下,然后换好衣服到餐厅为他和利威尔盛饭。他的表情很自然,除过脖子上隐隐呈现出的红色痕迹,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第二天利威尔到研究院上班,上楼的时候遇见了道格拉斯。

“早安,利威尔。”道格拉斯伸手拍了怕他的手臂。

“早。”利威尔点点头,和他并肩上楼。

“你听说了吗,”道格拉斯今日的表情有些沉重,“新都的政府已经通过了决议书,报告将在这两日拟好,估计一周内全新都就都会知道这个事情了。”

利威尔的眼神冷了下来,但是表情依然淡然。“我知道,昨天韩吉打电话告诉我了。”

“我没想到他们真的还是决定这样做了……”道格拉斯的眼中充满了痛心。“他们竟然真的为了自己而罔顾那百万遗民的性命……”

利威尔垂下了眸子。“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了。更何况那些遗民就像个定时炸弹一样放在新都的门外,如果不处理掉的话总有一天也会毁掉新都。”

“你也觉得他们应该被处理?”道格拉斯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利威尔,我不相信这话会从你的口中说出来。”在看到他的履历之前,他一直以为他是女神区的人。虽然履历不会骗人,但是他对女神区的热情始终令人怀疑是不是那里才是他的故乡。

自己热爱的地方将被毁灭这样的事情竟然获得了他的认可,这实在是太过令人惊悚。

利威尔看了他一眼,“别误会,我只是站在我职业的立场上说这话的。”他的神色自然无比,“那些人身上带着的病毒太过可怕,如果不抑制的话谁也不知道最后是什么结果。现在我们依靠高墙和军队阻隔着新都和女神区,但是难免会有些人混入新都。如果新都里存在对政府强烈不满的女神区抗议者,他们一旦豁出命去,你觉得还能有人拯救我们……吗?”他的尾音微微扬高,扯唇轻笑了一声。

道格拉斯闻言闭了闭眼,似乎想说什么却被他压了下去。“这确实是很可怕的事情。但是为了这样就要杀死那么多的人……你不觉得这,太残忍了吗?”

利威尔这下没有回答。他是觉得这很残忍,他甚至比道格拉斯更加对此感到痛心。但是他们现在所扮演的角色是新都的核能研究人员。按理说,他们这个身份会让他们更加容易接受那份政府议案。毕竟,没有人比他们更明白核能及它的污染蔓延扩散会对新都造成怎样的后果。

一时间两人都没什么话可说,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过了片刻道格拉斯才牵强的笑了一下转移话题:“对了……听说你昨天从女神区带回来一个LV1的孩子?”

“……啊。”利威尔回过神低声应了一句。“他……才刚感染,有很大的痊愈希望,所以我带他回来了。他一个人无父无母在女神区也不好生活。刚好现在他还没有感染性,我也做了担保,所以没有被军队拦下来。。”

“……那样就好。”道格拉斯叹气着说。“LV1治愈的希望很大……你一定要好好照顾那孩子……”说着他又想到了政府的通知,表情有些难过。“女神区LV1的数量至少还有十几万……但是他们也被放弃了……”

利威尔扭过头不去看他,他不想再看他脸上露出的那种表情。“新都的人是不会给他们一一做检查的,所以你……”

你说这些,也没有任何用处。

道格拉斯自己也很清楚这点,所以他听利威尔说完之后就叹息着走开了。

利威尔站在自己的试验台前,低头看着试管架上的一些血液样本,瞳孔中倒映着那些绿色的液体,神色漠然近乎空洞。

三十年前,战争毁掉了女神区。为了获得胜利军队使用了核弹,核弹将女神区的南部变成了寸草不生荒无人烟的死地,但是核弹爆炸后的核辐射却污染了整个女神区。女神区的地面变成了绿色,而女神区幸存者们的血液也变成了绿色。

因为无法救治,那些核辐射最终在人们的体内变异成了病毒,而那些绿色的血液就成了最直接的病毒传播工具。

为了阻止病毒蔓延到新都,政府建立了高墙隔绝了整个女神区,同时牢牢把守着唯一的门,严禁新都和女神区之间发生人员接触,除了有政府颁发的最高级别通行证的研究人员和军队才能被允许进入女神区。

但是这样还是无法压抑新都人民的恐惧。他们害怕有一日女神区的人会暴起反抗,会因为仇恨而不惜一切的毁掉新都,让病毒在全世界蔓延——所以他们要一劳永逸。

毁掉女神区,毁掉所有的感染者。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新都和它的人民的绝对安全。

他们为此不惜一切。

 

下班后,道格拉斯约利威尔去喝酒。

“下次吧,现在我的家里还有一个小家伙在等我给他喂食呢。”利威尔笑着推拒了。

“那我也一起去好了。”道格拉斯立刻抓住他。“刚好也让我看看你收养的小家伙。”

“你这人真是……”利威尔无奈的摇摇头,只能载着他一同回到家。

艾伦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门外引擎的声音,立刻跳下去开门。

“欢迎回来,利威尔先生!……恩?”等他大叫着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面前站了一个陌生的大胡子男人。

道格拉斯看到他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大笑着伸出手揉乱了他的头发,然后回头说:“利威尔,这个小家伙看起来不错嘛!”

从车库里出来的利威尔无语的看着正抓着挣扎不已的男孩的道格拉斯。“你快放开他,你是要让我的邻居以为我有个猥亵儿童的变态朋友吗?”

道格拉斯闻言无奈的松开手臂,男孩获得自由之后立刻蹬蹬蹬跑到了利威尔身后,抓住他的衣服小声地问:“利威尔先生,那位很可怕的大胡子先生是谁?”

利威尔忍住喷笑的冲动拉着他进门。“那是道格拉斯,我曾经的战友兼……导师。”

艾伦再看向道格拉斯的眼神果然变了很多。“大胡子先生竟然是利威尔先生的战友?”

“小鬼,你是不相信吗?”道格拉斯不满地说,“虽然利威尔看起来很年轻,不过他确确实实是一个已经三十五岁的老男人了——哈哈哈!”

利威尔忍无可忍地给了他一拳。“如果你不想喝酒想和我过招的话尽管再说一句试试看。”

“哈哈哈我去喝酒我去喝酒……”道格拉斯一个灵活的闪身躲开,两步窜进厨房里翻冰箱去了。

利威尔低下头,艾伦正一脸见鬼的表情愣在那里。“利威尔先生……三十五岁了啊……”

利威尔感觉自己头顶上的青筋又蹦出来了。“快点给我收拾客厅然后准备吃饭,再说我的年龄我就揍你!”

艾伦抱着头赶紧去收拾茶几上的零食袋子。不过他还是对利威尔的年龄抱有很大的好奇心。

“这么说来……三十年前的事情,利威尔先生应该还有记忆的对吧?”

利威尔正准备走进厨房,闻言停了下脚步侧头看了他一眼。男孩只是很单纯地问了一句,不过他的表情却变得有些阴沉。

“啊……全部……都……”

 

利威尔是个酒品很好的人,但是他的好友兼导师道格拉斯就完全是个没有酒品的人。

从在部队上开始那个家伙的酒量就差劲的厉害,然后直到现在他还是差劲的厉害。

“啊哈哈哈哈我告诉你哦小艾伦~你的利威尔先生以前啊……啊哈哈哈哈……”

费力挣脱道格拉斯的粗壮手臂,艾伦跑到利威尔身旁无奈的看着他。“利威尔先生,我们要怎么处理道格拉斯先生呢?”

“不用管他。”利威尔皱着眉头嫌弃地看了那个家伙一眼,然后放下杯子对艾伦说:“今晚你和我睡,一楼的房间留给他。”

艾伦眨眨眼睛,然后乖巧地点点头。“好的,先生。”

利威尔满意颔首,站起来端起盘子准备收拾桌子,艾伦跟在他后面收拾着桌上的碗碟,并且小心的躲避着道格拉斯胡乱甩过来的手臂。

“来来来继续喝啊……”

“喝死你算了。”利威尔嫌弃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迅速的收走桌子上的酒瓶。

艾伦跟在他身后看着这一幕,看到道格拉斯茫然摸着桌子的样子忍不住喷笑出声。

“如果酒品不好以后就绝对不要喝酒,知道吗艾伦。”利威尔这个时候还不忘教导他。

艾伦眨了眨眼睛。“放心吧利威尔先生,我是不会喝酒的。”说着他又笑起来,一双眼睛眯成两弯月牙,看起来一派天真懵懂。

“酒精会催化被感染的血液,会让LV1迅速进化成LV3的。”

利威尔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连你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LV1和LV3。”

艾伦眨眨眼。“当然了。——LV1是最初的感染者,血液还没有变色,但是身体已经出现了侵蚀症状——就像我的眼睛——不过还不具有感染性;LV3是完全的感染者,血液是绿色的,体外特征全部消失恢复正常,但是具有可怕的感染性。——这个女神区的人都知道。”

利威尔想到了什么,阴沉下脸色没有继续说话,艾伦见状也乖乖地闭上了嘴巴,悄悄地溜出了厨房。

“我去洗澡了。”

 

因为道格拉斯住了艾伦的房间,艾伦只能抱着衣服去利威尔房间的浴室洗澡。

等利威尔收拾好了楼下并且成功将道格拉斯扔到床上之后,他上楼打开门发现艾伦依然在浴室里没有出来。

经过这么长时间已经完全知道那孩子的“特殊癖好”的利威尔站在浴室门口啧了啧嘴,一脚踹开浴室门。

不出意外地男孩果然是在继续着自己的“自杀训练”。

“我早说过了人是掐不死自己的。”利威尔无语的说,“如果你想自杀的话有很多方式可以选择,为什么一定要掐死自己?”

“我知道的。”艾伦一脸无辜地说,“我不是想要掐死自己,我只是在尝试以喉咙为致命点的攻击方式而已……正是因为我掐不死自己所以我才可以这样练习呀。”

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摇摇头利威尔摆正脸色严肃的警告他赶紧洗澡因为他也要用浴室,然后转身出去。

他打开卧室的电视,转到新闻台,刚好赶上正在直播的政府通告。

“……我们将在三个月后进行对女神区的全面肃清活动……届时……”剩下的话利威尔不想听果断的转台,但是那一句话已经让他神情恍惚了。

“全面肃清……”他冷笑了一声。“说的还真是冠冕堂皇……”

坐在床上利威尔侧头看了眼放在床头柜的一个密封的瓶子工艺品,瓶子里装了一些像是泥土的黑褐色东西,不过瓶身内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挥发沾染上去,留下一片鬼气莹莹的绿色。

利威尔的眼睛暗了暗,转过了头。

 

当晚他又做了那个梦,那个十几年前的梦。

梦里他和道格拉斯穿着厚厚的防辐射服走在女神区的南部土地上,那片土地上沾染的永远的绿色仿佛恶鬼的脸孔般在嘲笑和仇恨地看着他们。

那个时候他和道格拉斯并肩站在核弹留下巨坑旁,远远眺望着那隔绝了女神区和新都的通天高墙,仿佛还能听到无数亡魂在哀嚎。

就是那个时候,道格拉斯突然拉住他的手,他的声音被通讯器的电磁波干扰的有些尖锐,听起来更有一种神经质的战栗,他说:

“利威尔,牢记你脚下的这种色彩,总有一天它们会卷土重来,携带者复仇的愤怒在整片大地上蔓延,蔓延……”

那份愤怒是再高的墙壁也阻挡不住的,利威尔,他们总有一天会越过那道墙,到我们这群人之中去,为了报复我们身上流淌的鲜红色血液……

利威尔猛地睁开眼。

艾伦乖巧地躺在他旁边,贴着他的一条手臂,睡得很熟。

他的体温很低,被感染者的体温都很低,而此刻他自己的体温也很低。

借着照进房间的月光他凝视着艾伦的脸,他才十五岁,是个纯洁无暇的孩子。

可是他知道,这份纯洁,很快就会被来自新都之人的恶意消磨的一干二净。

利威尔的手指颤抖了一下,抬起来捂住了自己的脸。冰冷的掌心触碰到面孔,掌下的肌肉呈现扭曲的走向,他恍惚感觉到自己扯出了一个狰狞的笑。

 

——还有三个月。

 

》》》

“那群人已经打定主意要这么做了。”韩吉在电话中说,“所以你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

“我知道。”利威尔冷笑着回答。“我也没打算再和他们对抗下去,毕竟我还要仰仗他们发给我的通行证。”

“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尖锐。”韩吉说,“你对女神区的那群人投注了太多注意力,要不是知道你的底细,我都要觉得你是女神区出来的了。”

利威尔闻言顿了一下,慢悠悠地勾起一抹笑容。因为韩吉并不在他面前,所以他是绝对不会看到这个笑容的。

只怕看到了,会吓得他落荒而逃。

“说不定我真的和女神区有关系哦……”利威尔幽幽道。

韩吉在电话那头抖了抖。“喂,不要这样笑啊,好冷的。”

利威尔摇摇头撤下笑脸,继续说道:“既然你知道我对女神区一向很上心,所以如果政府真的要毁掉女神区,那么我也只能离开新都了。”

“不是吧!”韩吉尖叫出声。“你要离开新都?!”

“嗯。”

“你离开新都去哪啊!”

“天下又不是只有一个新都,我哪里不能去?”利威尔嗤笑了一声,然后打断韩吉接下来的话。要是他继续说下去,他大概就没时间做其他事了。“行了我要去做饭了咱们改天聊。”

“不你给我等等——嘟,嘟,嘟……”

利威尔扣下电话,抬起头,艾伦正趴在沙发另一边看着他。

“利威尔先生打算离开新都?”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能坚定地对韩吉说出这话的利威尔在面对男孩的注视的时候却有些迟疑。

“……恩。”

男孩并没有什么不对,听到他确定的回答晃了晃腿笑起来。“新都之外的世界呀……我还从来没有离开过女神区或者新都呢。”

“如果你想……可以和我一起走……”“不用啦!”男孩笑着打断他,“有利威尔先生去就好啦,我就不要再继续麻烦您照顾了。”

利威尔看着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轻轻垂下了眼睛。

“政府会在三个月后利用空投导弹彻底摧毁女神区……”

“我知道,人家每天都有看电视新闻哦。”艾伦笑眯眯地说。

利威尔被他噎了一下,有些哑然。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我记得……新都还有一些你认识的人吧?想去看看他们吗?”

“不了。”艾伦轻轻摇头。“他们和我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还是不要打搅了。”

利威尔发现自己彻底的词穷了,为了摆脱这种令人窒息的尴尬,他只能站起来匆匆走向厨房。“该做晚饭了……”

艾伦追随着他的目光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后,才若无其事的转回头,踢着腿大声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再请道格拉斯先生来喝酒吧!”

“……好。”

“不过上次道格拉斯先生似乎把家里的酒都喝光了呢,改天再去买一些吧!”

“好……”

 

第三个月的末尾,艾伦收到了一封信。

信来自女神区,令人感慨到底是什么人能有这样的能力把女神区的信送进新都。

信纸是绿色的,火漆印是一个奇怪的女神像。

艾伦一个人在家,利威尔去上班了,他不能随意外出,所以这封信没有经过任何第三者直接到了他手里。

艾伦看完了信,将它撕碎扔进了马桶里冲走。

他站在浴室的镜子面前,专注的盯着自己的脖子。

因为他存在“每次洗澡都要试着掐死自己”的“特殊癖好”,所以他的脖子上一直有一些痕迹很难消下去。

艾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冲着镜子缓缓咧开嘴露出了一个笑容。

他今年十五岁,还没有成年,他的笑容充满天真和纯洁的温暖。

仿佛就真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一般。

 

》》》

“行动将在零点整举行,所有研究人员不得擅离岗位,行动结束后立刻进入女神区进行封锁检查……”

利威尔坐在会议室里,神色平静。

道格拉斯坐在他对面,他低着头,放在桌上的手紧紧握成拳头。

利威尔余光瞥了眼墙上的挂钟,离十二点还有不到十分钟,一切准备都已就绪。

当他听到来自扩音器中传来的最后一次准备工作的声音的时候,他也像道格拉斯那样低下头闭上了眼睛。

双手交叠,十指紧扣。

他想起他在女神区看到的那个被破败的女神像,低垂头颅,闭合眼眸,握紧双手。她的身躯伤痕累累,她的面容充满忧伤和怜悯。

他站在塑像前方仰望着她,那时有一个人走到他旁边,与他一同仰望那个塑像,他听到那个人低沉而忧郁的声音:

“连女神自己都无法庇佑自己了,女神区的人们当然也只能自己去寻求出路。”

“你们有出路吗?”他听到自己这样问。

“没有。”那个人回答的干脆而凄凉。

“那你们还想做什么?”

“复仇。”那个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起来。“那些坐在新都之中安享生活的人们已经毁掉了我们的家园,为什么还要对我们赶尽杀绝?明明还有那么多的LV1,明明还不到绝望的境地……为什么不肯放过,为什么要把我们都逼上死路!?”

“——我们要复仇。向整个新都,向那些逃避责任的人!是他们毁掉了我们,那么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什么不对!”

“确实没什么不对的……”他低声喃喃道。

“我们并非执着于报复,”那个人恢复了平静的声音说,“如果他们能放过我们,我们也不介意继续在这里苟延残喘,但是如果他们要把我们最后的安身之地都毁掉!——”

最后落入耳中的声音不知是因仇恨颤抖,还是为痛苦哽咽。

 

“……到底是谁让我们的一切变成了这样的颜色……”

 

利威尔回过神来,耳边传来了倒计时的声音。

他抬头看了眼钟表,时针分针交叠在数字12上,分毫不差。

他合上眼睛,任唇角的弧度一寸一寸冰冷地上扬。

 

“再见。”

 

》》》

“再见。”

男孩面带微笑地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指尖轻轻抚过自己布满指痕的喉咙。下一刻,他突然举起了短刀,以一种决然而干脆的姿态将刀刃没入咽喉。

绿色的血液像狰狞的恶鬼一般狞笑着喷溅而出,染绿了眼前的镜面。空酒瓶躺在洗手池里,空气中浮动着酒精的味道和腐朽血液的酸味。男孩的身体向后缓缓躺倒,他的视线从镜面上升到天花板,笑容凝固在他的嘴角,他的眼睛中有璀璨的金色在闪烁。

绿色的血液淌过冰冷的镜面,从墙壁上蜿蜒下来,在雪白的地砖上妖异的蔓延,最终顺着砖缝流进了阴暗的地漏之中。

他的视线里是苍白渲染恶绿的世界,那色彩正在扩散。他不会闭上眼睛,他要看着这个世界,看着这个世界在他们的怒火中腐烂,看着这个世界为他们作所的一切而付出代价,看着他们充满绝望的鲜血在这片死毁的土地上蔓延……蔓延……

 

“我们不收纳孩童作为工具。”

“我的父母都是因为是感染者才被新都的军队杀死的!我必须要为他们复仇,如果你们不接受我,我还是会去做,一个人去!”

“你可以跟着我。”

“……您不在意我是个孩子吗?”

“……当初的我也是个孩子。”

 

“这个世界还在乎你是否是个孩子吗?”

“面孔不过是一种最好的伪装而已。”

 

“就像你,——就像曾经的我。”

 

》》》

利威尔拖着行李箱踏上了去外城的船。

河道中,夕阳下,他回头看着暮色之中寂静的新都,它看起来是如此平静,如此美好,如此令人向往。

他转过了头。

前方是黄昏里波光淋漓的江河,河水掀起层层叠叠的波浪,但他的心非常平静。

利威尔坐了下来,将手臂轻轻搭在行李箱上。他把头靠过去,垂着眸子带着一丝莫名的微笑低声说道:

“我已经接受了某城核研究实验室的邀请,去帮助他们开发研究新型核武器……”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片绿色蔓延开的样子……”

他仰起头看着天空,眼神变得迷离起来。

“可是……真的很美啊……”

 

》》》

“我们买通下层军队往新都里送入了很多人,如果政府执意要摧毁女神区的话……”

“我们本来就是将死之人,没有退路的疯子是无所畏惧的,哪怕流干自己的血。——可是新都,恐怕连我们的一滴血液,都承受不了。”

 

“为什么要帮我们?”

“为什么……”

 

“因为在三十年前,那一朵蘑菇云,就在一个孩子的家门前升起……只因为他那天贪玩一个人跑去了新都,所以……”

 

所以从那一刻起,他就发誓,他要诅咒那些流着鲜红色鲜血的罪魁祸首,诅咒他们那通过剥夺他们的一切而得来的命运,终将被他们自己造成的绿色摧毁……

所以从那一天起,他看到自己的血管里,淌满了绿色的血液……

 

》》》

“国际新闻报道来自新都——日前,新都城市地下水管道被发现感染了核污染病毒。目前,新都的整个地下水管系统已被全部感染,新都政府已进入全面戒备状态,并关闭了所有对外通道,以防止病毒进一步的向外扩散和……蔓延……”

 

 

 

【END】



评论(2)
热度(12)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