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杂谈】关于百合文苑吧事件

说实话,这是所谓百合文圈的事件吗?我一点都不觉得这和百合文圈有什么关系,这个事件影射的范围足够广阔到所有原创文(或许还有同人文)圈子。改文不算侵权吗?帮助维权不对吗?因为一个圈子的萧条就要用吃另一个圈子的饭来弥补,这就对吗?

就拿我和基友说的,这是赤裸裸的绑架,是拐卖。

你把别人的孩子不声不响的抱走,然后换上另一身衣服就变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啊哈哈哈别说什么我们挂了原作者的名字了!呸!这种事情本人不知道你挂起来有个屁用!侵删侵删这种话就是一种笑话,你都已经侵了我的权了还被我发现了你【哔——】的还不删等着干嘛,等我和你撕逼吗!

说实话,如果你在此之前跑到我面前对我说“我想以你的文为蓝本改成百合向文,保留原作信息和地址”这样的话,说不定你说的好听我听得顺耳我就点头答应了。但是,你改完之后才跑过来说“我拿你的文改了一下不过我写着你是原作呢”,我想没几个人会乐呵呵的点点头说句知道了你干得好吧?

从一开始抄袭和盗文的事情就已经让作者非常痛苦,因为爱和乐趣写文这样的一件事变成了为了不被抄袭和盗文要各种小心翼翼,画手要添上一堆隐藏的明显的水引,甚至定期删,文字稿件没办法那么直接,要怎么办?

之前发现半次元的写作频道有禁止复制粘贴这个选项就让我心动了很久,但是因为LOFTER已经有这么多人实在是不想转移地方。而且,那个选项对于真的想要盗文的人来说也只是个小难题而已,就我都知道怎么设置然后让界面变得可选中起来……呵。

一晚上都在和这个人说和那个人说,想说的都说了说不出的也只能沉在心里发疼。或许中国的大环境就是这样,作者和画师永远不可能呆在一个安全有保证的环境里自由畅快的创作,你总会在某天突然发现曾是自己的东西却出现在了一个你完全陌生的地方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手里。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概念,但依然希望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少见。毕竟没有一个作者和画师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在自己完成作品时心中萌发的那个“啊我这作品发出去之后可能很快就要在一个我完全不知道的平台我完全不知道的人手里变成一个完全和我无关的东西了”的念头吧。

我们一直在说,这种恶性环境会引起创作者的反感以至于停止创作或者封闭创作,就是这样的一种恶性循环,会将更多的好作品吞吃掉,或者只能通过创作者的内部圈子流出的消息得知“大大又写/画了新作,据说是这样这样那样那样……”,自己却已经失去了一个好的渠道和方式去接近和感受自己喜爱的创作者。这样的结果,如果出现也只能说是大众的咎由自取。

以及我看到的很多吧友所说的“你不是作者你BB啥”这样的话,说实话,作者真心懒得理会这种层出不穷的事情了。但是维权不是作者本人的事情,而是所有心中有权利意识的人都能做的事情。否则我们为什么要对这个贴吧进行如此的攻击和批判,发动者其中估计也没几个是受害作者吧?但是就要因此停止和视而不见了吗?那么这和上面所说的情况又有什么太大差别?到底是一个冷漠的残酷的外围环境,到底是一个无法得到帮助和维护的圈子,创作这样美丽热情的字眼在这样的氛围之中逐渐冷却,到最后落在地上的或许只有空白的纸和折断的笔。

到最后来我们到底该批判抨击谁,其实都不重要。所有过错者不论主犯从犯都是造成悲剧的人,而悲剧诞生的苦果则是要所有人来品尝。

当年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因为国内无授权擅自发行的问题将近半个世纪之后才允许授权让这本书重新在中国发行,如果不是老先生最后的原谅,或许我们真的要等到2164年之后才能看到这本旷世佳作。

或许我们所谓的版权问题永远不可能上升到如此高的国际层面上来,但是这44年的教训还不够我们反省的吗?

创作者和受众彼此相互依偎,但是更多的,是后者对于前者的索取。我可以创作一部作品,它在我活着的时候永远不会被别人知晓,直到死后,众人随意处置,反正我已经死了。我创作是因为我的爱,我想要让某种感情和意志存活和留存的愿望,并不仅仅只是你的“想看”和追捧。

失去了创作者的受众们还有什么?还能再说什么?还有什么资格说?

我只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在我与众人的爱护之下健康且安稳的成长,不需要来自他人的锦上添花。

创作的道路,没有这些恶意的手眼就还能走得更远。

反之。

评论
热度(5)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