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第七病院】【Levimas】【利艾】神的孩子不眨眼

利艾/利艾利 的兵誕賀文系列,兵誕賀文第四彈,第七病院系列。

雖是病院但疾病並非主題,人和劇情才是關鍵,所以請不要糾結學術問題。


系列第五篇。


以上,

謝謝閱讀。

—————————————————————————————————————————————————————————————————————————————————————————————


  【诊断记录】

  姓名:利威尔·阿克曼

  年龄:22

  病院编号:NO.0780426

  病理说明:ALS


  【0】


  123,456

  我们都是木头人

  不许说话不——许——动


  【1】


  小时候我是个调皮的孩子。

  上山下水钻洞翻墙无所不干,就跟患了多动症一样停不下来。那个时候母亲总是很担忧我,因为那时候我们住在村子里,有很多可以玩的东西但也同样有很多危险。

  那个时候母亲总是说:如果你像弟弟那样乖巧我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我的弟弟是个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人,他乖巧听话性格柔软令人喜爱,更重要的是他省心,不像我这样没人看着就乱窜。

  我不是很待见那个弟弟,因为他太乖了让我觉得不好玩,虽然他很喜欢我,喜欢到哪怕我让他跟着我去玩那些他压根不敢玩的东西他也会乖乖跟着的地步。

  母亲同时担心着我们两个。她害怕弟弟会变得离群并且孤僻,害怕我会在玩闹中受伤以及影响学习,为了矫正我们的状态她要求我外出必须带着弟弟,但是我可以出去玩的条件是做好作业和不在班级排名里退步。

  虽然满心不情愿但是我还是答应了。因为我虽然不喜欢这个弟弟但是我还是无法拒绝他看着我的眼神。

  我就这么又喜欢又讨厌的带着我的小弟弟,听他跟在我后面喊着“哥哥哥哥”,内心却也非常满足。


  那个时候孩子们之间流行一个游戏,孩子们一边喊着“123,456,我们都是木头人”一边到处乱跑,然后在喊出“不许说话不许动”的时候就必须立刻停住,而且不能做出包括眨眼以外的任何动作,直到一个人坚持不住出局,游戏继续。

  我一直挺讨厌那个游戏的。因为我总是第一个就出局的人。而我的弟弟总是最后的赢家。我总是克制不住想要眨眼睛,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的睫毛太长了倒进了眼睛里所以造成了这样的状况,但是那个时候我一直因为眨眼而被判出局。

  等我出局之后我站在旁边看他们游戏继续,看我弟弟最后把他全部打败,然后他就笑呵呵的跑到我跟前一脸求夸奖的表情。

  后来我想我弟弟并不是天生就那么乖巧听话的,他也是个孩子也是喜欢游戏的,只是他的性格有些绵软而已,你看他跟着我和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不也挺好的吗。

  那个时候我想如果可以我会一直这么带着我的小弟弟的。我去哪他就去哪,有人欺负他我就帮他出头,玩游戏我也带他一个,毕竟他那么喜欢我,我不能让他伤心。


  然后直到现在我也觉得,我不能让我的弟弟伤心。


  【-1】


  利威尔走下楼梯,母亲正站在餐桌旁边看着他。“利威尔,今天晚上有一个聚会你……”“抱歉妈妈,我今晚加班。”利威尔淡声打断她接下来的话。

  母亲皱了皱眉头,盘起双臂。“利威尔,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不孝了?”

  “那是您的幻觉。”利威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打算略过今天的早餐直接上班。

  “利威尔!”“哥哥,吃过早饭再走吧。”始终坐在餐桌一旁的少年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微笑着阻拦。“今天顺便能捎我一程吗?”

  “没问题。”利威尔立刻收回走向玄关的脚转身在餐桌旁坐下。干脆的让一旁的母亲吃醋。“利威尔,什么时候你才能对我的请求如此干脆的答应,恩?”

  利威尔端坐在桌子前面,目不斜视,一副在课堂上好好听讲的样子,但绝对不多说一个字。

  母亲恼怒的捣了他几拳。“小时候还那么听话长大了越来越管不了了你这不孝儿子不孝儿子!”

  利威尔配合的晃晃身体,接过弟弟端来的早餐拿起一片吐司塞进嘴里嚼了嚼,面无表情地“惨叫”:“啊,妈妈,好痛。”

  “骗子!”

  最终母亲还是掩面离开寻找一家之主哭诉,利威尔接着吃吐司和煎蛋,坐在对面的弟弟一手拿着考点集合一边喝牛奶。

  “艾伦,牛奶要喂进鼻子里了。”利威尔揶揄。

  “哎呀哥哥。”艾伦下意识的把牛奶杯往鼻子上凑了凑,差点真的把牛奶灌进鼻子里。他放下杯子无奈的看向兄长。

  “吃饭的时候不要做其他事。”利威尔低下头拿起茶匙,金属小勺在手指上逗留了一下又掉了下去,砸进马克杯里“嗵”地一声。

  “有溅到衣服上吗?”艾伦立刻站起来抽出几张纸巾递过去。

  “没有。”利威尔接过纸擦了擦桌面,面不改色的拿起茶匙继续刚才没完成的动作。

  “过两天学校要体检。”艾伦坐回位置上放下手里的书专心喝牛奶。“哥哥的公司有体检吗?”

  “当然。”利威尔说,“每三个月一次,很快就是今年的第二次了。”

  “哥哥身体一向很好。”艾伦抿着嘴唇腼腆地笑着,“要是我也像哥哥一样就好了。”

  利威尔捏住马克杯杯耳端起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的时候手似乎又滑了一下,杯子落进碟子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叩响。

  艾伦似乎被惊了一下,肩膀一颤,抬起头看向兄长。“哥哥?”

  “不好意思,手打滑了。”利威尔淡淡地说,“我吃完了。艾伦?”

  “哦,我马上就好。”艾伦三下两下喝完杯子里的牛奶,跑到客厅拿起书包又跑回来。“我们走吧,哥哥。”

  利威尔推开椅子站起来,拿起放在一旁的公文包跟着艾伦走了出去。

  “我先送你去学校。”

  “不会迟到吗?”

  “没问题。”

  “谢谢哥哥!”


  【-2】


  艾伦下课后在校门口看到了正坐在车盖上抽烟的利威尔。

  “哥哥不是说晚上加班?”艾伦对于他的到来感到不解。

  利威尔放下烟淡淡地看了眼艾伦。“骗人的。”

  “……妈妈会生气的。”艾伦叹气。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打算那么早回去。”利威尔掐灭烟头扔进垃圾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等艾伦上车后帮他系好安全带,发动引擎离开学校。“今天带你出去吃。”

  “不过说真的,哥哥这个年纪也应该想想以后的事情了。”艾伦看着利威尔冷峻的侧脸忍不住说。“妈妈也是希望你能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我对于祸害别人家的女孩子没兴趣。”利威尔满不在乎的说,“至于家庭,等你结婚搬出去以后我觉得寂寞了再说。”

  艾伦哭笑不得:“哪有弟弟结婚哥哥再结婚的事呀。”

  “有啊,这不就是。”

  “哥哥……”

  “闭嘴,否则把你扔到路上自己搭车回家吃饭去。”

  “……好吧。那你带我去吃大餐我就不说了。”

  “臭小鬼你以为我会被你威胁吗?”

  “哥哥要是真把我扔在路边我就打电话给妈妈!”

  趁着红灯利威尔转过头抱住弟弟狠狠地揉了揉他的脑袋。“鬼精灵!”

  “哼!”艾伦冲他皱皱鼻子,然后又忍不住笑了。

  “不过哥哥那样说我竟然好开心。”

  “嗯?”

  “因为如果让我看着哥哥和别的女人组成了新家庭而离开我们的话,我会很难过的。”

  利威尔歪过头静静看了看他,再度伸手揉了揉他的头,不过这次的动作很温柔。

  “放心吧,哥哥不会让你伤心的。”


  【-3】


  艾伦学校体检那天恰好利威尔的公司也发下了体检单子。他们和学校组织不同是给出规定期限要求员工去体检最后上交报告,利威尔想了想决定去看看艾伦的体检情况,方便的话给自己也检查了算了。

  艾伦的身体在他们一家人里已经是比较差的,从小的时候他就发现如果带着弟弟玩一些运动量大的游戏他就会很不舒服,因此一直担忧他的身体状况。不过幸好的是虽然艾伦不太能进行剧烈运动,但身体还是健康的,体虚的问题是需要时间调理的,总会改善的。

  在他看来弱不经风的弟弟却总是超乎他意料的坚强,真是令人有些失落的发现。

  利威尔开车到了中心医院,体检中心里外全是穿着制服青春活力的学生们,利威尔本来想进去插个队的想法就这么被严酷的现实打回来了。

  虽然他也没有多老,但是穿着西装打领带的社会人士和学生之间差的确实不是一点点。利威尔想了想决定在这里等艾伦,他还是过两天再去体检吧。那么多人他也实在是吃不消。

  今天早上他送艾伦上学的时候艾伦说他们估计九点到这里体检,现在已经十一点了,也不知道他的项目检查完没有,这么长时间他的弟弟的肚子一定开始饿了。

  总觉得弟弟马上还出不来,利威尔干脆下车到一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两个三明治。这样如果他出来很迟感到肚子饿的话还可以先垫垫底。他下班时已经打电话给母亲说今天可能会回去迟一些,母亲会推迟做饭的时间的。

  艾伦在十二点的时候终于挤出了体检中心大门,正午太阳高照,他一早上为了体检本身就没有吃东西喝水,刚才做完检查后喝了些水,不过血糖是不会因为两滴水而恢复的,现在太阳一照他觉得自己快要晕倒了。

  “艾伦,这边。”在车里等得不耐烦干脆出来坐在树下面抽烟的利威尔看到弟弟站起来冲他挥了挥手。

  “啊,哥哥,你来接我啦。”艾伦兴冲冲地跑过去,对利威尔在这里表示很高兴。

  “先吃点东西。”利威尔把三明治递给他。“一早上不吃饭一定很饿吧。”

  “如果没有哥哥解救我我大概就要晕倒在公交车站了。”艾伦咬着三明治口齿不清地说。“今天也好热。”

  “恩。”利威尔点了点头,把水瓶放在艾伦手里,掐灭另一只手上的烟头,准备投进垃圾桶里,不过中途似乎有些失误,烟头直接从手指上滑掉了。

  利威尔弯腰捡起烟头走到垃圾桶旁边把它扔了进去。身后的艾伦吃完一个三明治觉得差不多了便叫他:“哥哥,我们回家吧。”

  利威尔回头看了他一眼。“恩,好。”

  二人上了车利威尔发动引擎开车离开停车位,打方向盘拐弯时不知什么原因他的手滑下了方向盘,车子猛地停止转向动作车身用力一晃,艾伦手里的水颠了两下洒出了一些,吓了他一跳。“哥哥?”

  “太热了,手心出汗了。”利威尔说,然后侧头看了看他。“我记得你拿了驾照也有一年了吧。”

  “对呀。”

  “那刚好,你来把咱们两送回家吧。”利威尔解开安全带说道。“今天也让我当一下乘客。”

  “啊,哥哥,不行的吧。”艾伦一脸惊吓的看着他。“我还没有真正开过车上过路呢!万一把你的车弄坏了怎么办。”

  “弄坏了有维修店。”利威尔雷厉风行的打开车门离开驾驶座然后拉开副驾驶车门把艾伦推到驾驶座上自己坐在了他的位置上。“快点,让我检查一下你的开车技术。”

  艾伦战战兢兢地握住方向盘。“你这么突然我太紧张了记不住怎么操作啦!”

  “我会指导你的。”利威尔正襟危坐,表情严肃的看着他。“你不会的我都会教你,这样以后我不在了你也不用有顾虑了。”

  艾伦被他严肃的话语惊到,别扭的握住方向盘。“我知道了……哥哥你的表情好可怕……”

  利威尔闻言立刻收敛了冷酷的表情换上一副轻松地样子靠在椅背上。

  “行了少废话,出发!”


  【-4】


  艾伦学校体检之后休息一天。第二天利威尔请假去医院体检。

  路上他路过一个小公园,昨天还没有人,今天有一群小孩正在玩游戏。利威尔隔着车窗听到他们喊着“……我们都是木头人……”,脸上微微露出怀念的神情。

  那是他们以前经常玩的游戏,艾伦也跟着,不过他从来没赢过,因为他总是眨眼睛。而艾伦从小就很乖很有耐心,而且他很聪明。没有人说那个游戏不可以闭眼,所以他就在最后闭上眼睛,这样就不怕因为忍不住眨眼睛而输掉了。然后他就凭着这个当了好几次最后赢家。

  而他完全是因为不服气才不肯闭眼的,那个时候他们偶尔也下河游泳,他是那群孩子里唯一一个敢在水里睁眼的人,所以他才不要用那种投机取巧一样的办法来获得胜利。

  结果他就从来没赢过。真是黑历史。所以哪怕后来医生说“因为利威尔你睫毛太长了总是倒进眼睛里所以你的眼睛总是容易发炎,眨眼的次数也比别人频繁”这样的解释也动摇不了他坚决不闭眼的心情。

  看来这个游戏他是注定赢不了了。

  成人体检的项目明显增多,利威尔一边安慰着自己空荡荡的肚子一边拿着体检单满楼层的跑,心中忍不住怀念起了自己上学那会儿,都是医生来学校体检的哪有这么麻烦还让他自己跑。

  有些项目一天就能出来有些却需要好几天,利威尔用了一天时间做完全部项目,然后回家等报告。报告单出来大概要一周,利威尔完成体检后继续先前的生活,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直到一星期后一个电话打过来。

  那天是周六,好不容易有了休息艾伦也在家窝着,和哥哥一起看最新的电影,电话响起的突然,艾伦以为是同学的电话就去踹哥哥的腿。

  “哥哥帮我去回一下啦,如果要我出门的话就说我不在。”

  利威尔无奈起身去接电话,但是没想到电话却是找他的。

  “喂,是阿克曼先生家吧。”

  “是。”

  “哦,我是中心医院血液科的。请问您是利威尔·阿克曼先生吗?”

  “是我,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的,我们在您的血液检查里发现了些不确定的数值,为了确保结论能请您今天下午再来一趟医院做一个检查吗?”

  “……什么不确定的数值?”利威尔皱起眉头。

  “这个,还是请您再化验之后再确定吧,现在我们也没办法给您准确的回答。”

  “好吧,我下午过去。”

  放下电话利威尔站在原地一直没动,艾伦等了半天不见他回来疑惑的回过头。“哥哥你在做什么?电话是打给我的吗?”

  “啊,”利威尔回过神应了一声。“不是,打错了。”

  “那你还说那么久。快来啊马上就到关键部分了!”

  利威尔整了整表情转过身走过去坐回原来的位置,“来了来了。”


  【-5】


  “我们强烈的建议你做一个完整的身体检查,阿克曼先生。”

  利威尔回过神来他正坐在医院某个科室的办公室里,一个医生正坐在他面前捏着他的手臂表情有些严肃。

  “利威尔先生请问您家里有遗传的疾病史吗?”

  “似乎没有。”

  “那么您工作的环境有什么特殊性吗?”

  “只是普通的公司而已。”

  “那么……”

  医生有些唠叨,利威尔心中烦躁想要摆脱这个地方,他并不害怕医院,但是这一刻突然心生恐惧。

  总觉得这一次的检查将要带走他的什么东西,这让他万分不安。

  “那么,阿克曼先生,我们建议您再做一个肌电图检查……”


  【2】


  他睁开眼睛。

  “早上好,哥哥。”艾伦正在把豆浆倒进杯子里,抽空抬头看了他一眼。

  睡眠质量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利威尔皱了下眉头,依然觉得很累。

  “几点了?”他问。

  “六点。你醒的很早。”艾伦回答,然后把保温桶盖起来,把杯子放在一边,去拿今天的早餐。

  “我觉得我睡了很久。”利威尔吐出一口气,想去拿放在桌上的杯子。

  “我端给你。”艾伦比他更快的拿起杯子放在了他手里。“很烫,慢点。”他拉起利威尔的另一只手,让他双手捧住杯子。

  利威尔对他的动作表示不满意。“我什么时候需要这样照顾了……”他发了句牢骚准备喝豆浆,然后发现举起杯子的动作非常困难。

  艾伦就像是没有听到那句话一样的把早餐摆好,然后冲他笑笑。“恩。——哥哥需要吸管吗?”

  利威尔恍惚的看了他一眼。

  “……给我一根吸管。”

  吃过早饭后艾伦去扔垃圾,利威尔靠在床上看着窗户外面的小花园。

  他的病房临近儿童病院,房间隔音效果很好,所以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但偶尔能看到孩子们跑来跑去的身影。

  他似乎是太过沉迷于那些梦境,以至于始终不愿意面对现实。但是他却又比所有人更臣服于现实的一切。利威尔这样想。

  艾伦回来的时候他还在看窗外,似乎在发呆,艾伦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声把他叫醒。“哥哥,要去外面吗?”

  利威尔飞快的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让艾伦难以解读,但是他却也意外的理解了他的意思。

  他笑了一下。“今天天气很好。”

  利威尔沉默了一下突然问道:“你还有好好地照顾自己吗?”

  艾伦没有回答,好像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一样。

  “艾伦?”

  “啊。”他回过神来,冲利威尔抿了抿嘴角。“有哦,哥哥。哥哥说的我都有在做。”

  利威尔像是满意了一样的点点头,然后说:“那么我们去外面吧。多晒太阳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艾伦沉默的上前帮他下床,轮椅已经准备好了,拐杖也是,他把一切都准备的很齐全。对于照顾病中的哥哥这件事来说他做的非常好。

  但利威尔并没有在意这些。他只是看着默默在为他忙碌着一切的艾伦,看的久了眼中就慢慢浮现出朦胧的雾气,忧郁和担忧的感情漂浮不定。

  不论何时他都不为自己担忧,他只是害怕自己的弟弟。害怕没有了他,他又会变成那个一个人待在家里的乖巧又离群的小男孩。


  【3】


  晴天里的阳光照耀着这栋病院。温暖渗透在身体里,全身的毛孔都张开呼吸,身体变得懒散,仿佛有风吹过来的时候就会像蒲公英一样被吹走。

  艾伦坐在长椅边上,靠着利威尔,把头放在他肩膀上,半眯着眼睛。阳光就落在他的额发和睫毛上,他有着长而卷翘的睫毛,眨起眼来就像是两把小扇子呼扇起来,利威尔的睫毛也很长,但是并没有他那么明显的弧度,所以总是掉进眼睛里。

  利威尔眨了眨眼睛。

  “外面真安静啊。”艾伦说,“以往都有很多人在这里晒太阳。”他说着很是熟稔地抬起手指了指前面的某个地方。“那里之前总坐着一个年轻人。还有那里,”他的手又指向另一处,“那里之前是一个女孩……那里是一对姐妹,那里……”

  “艾伦。”利威尔轻声打断了他。“我在这里。”他挪动手指,轻轻地放在了艾伦的另一只手上。

  他立刻反手紧紧地握住他。

  “哥哥,你会好起来的。”艾伦像说服自己一样的认真地说,“你从来就是什么都比我好,不管是身体情况还是做其他事,我都不如你,所以这一次你也会好起来的,”他扭头冲着利威尔笑了,眼睛里充满了明亮的水光,被阳光一照满是湿淋淋的纹路。

  “你以后都让我跟在你后面,不要让我一个人走,好不好?”

  利威尔静静地凝视着自己的弟弟。其实他说的不对,他并没有那么优秀,他只是太过不服输而已,其实就只是一个倔强逞强的人,真正优秀的人是他眼前的这个瘦弱却真的坚强的孩子,他是那个闷不吭声的最后赢家,只是因为他太谦虚,所以所有人才都觉得其实他这个哥哥才是最好的。

  但他知道他的弟弟一直都是最好的。

  “我记得我玩那些需要耐性的游戏总是玩不过你。”利威尔说,“一次两次,我觉得是我的失误。可是次数多了,我也知道确实是我不行。”

  “以前我一直觉得我不看着你你就会出事,母亲也觉得如果我不带着你你就不知道要怎么和那些伙伴们相处。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只是因为你有个爱出风头的哥哥,才显得你那么平淡无奇,但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要好。”

  “不!”艾伦低声尖叫起来,“为什么要这样说,才不是这样的!哥哥才是最优秀的!没有哥哥我什么都不是!”他的表情极为伤心,仿佛利威尔说了什么尖刻的话来责备他一样。“哥哥为什么要这么说,明明不是这样的……”

  “我只是想告诉别人,包括你,——我的弟弟是最好的——而已。”利威尔带着一丝微笑轻声说道,“我一直都想这么告诉别人。”

  艾伦深深地凝视着他的脸,他的表情慢慢地变得悲伤。“即便是这样,我也希望你能一直看着我,哥哥。”

  利威尔用力的将他的手指握在手心里。

  “我永远爱你,艾伦。”

  “我也是……”


  【4】


  他在一阵窒息之中醒来,睁开眼睛的瞬间看到的一切都是黑色的。

  病房里很安静,没有人,只有他一个。

  现在是午餐时间,艾伦去拿饭了。他一定是以为他不会这么快的就醒过来。

  严重的无力感比身上盖着的那床被子还要厚重的包裹着他,那甚至让他觉得连呼吸都变得那么累。

  眼前的轮廓模糊很久都无法凝固成型,利威尔想起放在手边的呼叫铃,但是却没有力气挪动哪怕一点点手指。

  他觉得无力且失落。

  等到一切都稍微缓解了一些以后,他努力把手指放在指示遥控上,但是驱使手指下按的动作也变得极为艰难,他尝试了很久都没有用。

  他极轻极轻的叹了口气。

  艾伦带着午餐回来时,就看到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愣愣盯着天花板的样子。

  “哥哥你醒啦。”艾伦快步走上前摇起病床。“今天……怎么才睡了那么一会儿呢?”

  利威尔冲他轻轻笑了笑,低声说:“把窗户打开吧。”

  艾伦点点头。

  今天儿童病院的孩子们依然在外面玩耍,隔音的窗户隔绝了他们的嬉闹声,如今窗户被打开,孩子们清脆如铃的声音便急切的飘了进来。

  “杰克吉尔上山来,两人一起把水抬;杰克跌倒摔破头,吉尔跟着倒下来!……哈哈哈……”

  艾伦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笑着转过头对利威尔说:“是管理员在带着孩子们玩游戏……”

  利威尔轻轻点了点头。

  艾伦走到他旁边坐下,端起碗喂他喝汤,然后笑着说:“以前……哥哥也常常带我去和村里的孩子们一起玩……”

  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娱乐的东西,他们大多数时候都凑在一起玩不需要其他复杂东西的游戏,唱着童谣,围成一堆,明明是那么容易枯燥的事情,那个时候他们却可以玩很久。直到现在他还能清楚的记起很多童谣顺口溜怎么说。

  “三只瞎老鼠,昏头又昏脑。一只接一只,跟着主妇跑。主妇抡起刀,尾巴全砍掉。谁若像老鼠,下场准不妙……”艾伦喃喃着念出以前的一首儿歌,抬头看到利威尔正盯着他看,不好意思地笑了。“我突然想起这个……”

  利威尔轻轻笑了。

  “你还记得我们常常玩的那个游戏吗?”他问道。

  “什么?”艾伦想了想,“我们经常玩的游戏……有很多呀。”

  “就是‘木头人’。”利威尔说。“那个时候,你总是赢……”

  “啊呀,是那个啊。”艾伦抿着嘴笑了,“因为你们都不肯闭眼睛嘛……其实我是在犯规的吧。”

  “不,你是对的。”利威尔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如果我像你一样的话,或许就可以当一次赢家,只是我总是太倔强,我不希望让别人觉得我是在逞强,但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有些事情不是我想要坚持就可以坚持的……”

  艾伦的手指颤了一下,他迅速的放下碗筷,然后双手握拳放在腿上。“但是哥哥,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坚持一下……哪怕是为了我……”

  利威尔垂下眼,像是惋惜一般的轻轻叹了口气。

  艾伦的眼眶迅速的红了,他用手捂住嘴巴站起来,朝门口踉跄了几步,握住门把。

  “我去一趟护士办公室……”

  利威尔抬起头用力的深吸了口气,他把头靠在靠枕上,仰视着天花板,从外面跑进来的声音轻快而充满朝气,令人难以想象那是一群怎样在被疾病折磨着的孩子们。

  他突然想起他的童年时代,那真是个无忧无虑的年纪,哪怕游戏中变成了失败者也不会被嘲笑,赢家也不会得意洋洋,一切感情都从游戏开始从游戏结束,永远不会影响到第二天。

  那个时候的每一日的阳光都同前一日一样灿烂。


  【-6】


  “利威尔!艾伦!出来玩!”

  正在做作业的利威尔抬起头应了一声:“来啦!”

  坐在旁边看画册的艾伦也跟着抬起头,眨着眼睛看着哥哥。

  利威尔飞快的收拾起作业本扔进书包里,一并拿走艾伦手里的画册,拉起他的手。“走,艾伦!”

  “哥哥作业还没写完呢……”艾伦被他拉起来拖在身后,也不着急,只是慢条斯理地提醒。

  “回来再做啦回来再做!”利威尔回头瞪了他一眼。“不准告诉妈妈。”

  艾伦无辜的眨眨眼,没答应也没拒绝。

  门外面等着好几个孩子,看到他们出门立刻推搡着向空地走。“昨天我妈妈给我买了一个玩具车!”有个孩子举起他的玩具车显摆起来,收获其他孩子一堆羡慕嫉妒的眼神。

  利威尔不屑地看了眼玩具车,拉着艾伦说:“等我以后长大了,我送你辆真的车!就是集市上叔叔开的那种!”

  艾伦细声细气地说:“艾伦坐哥哥的车就好了。”

  “不行!”利威尔瞪他,“如果哪天我不在你怎么办!你也要有自己的车!”

  艾伦迷惑地看着他:”哥哥不在了?哥哥你要去哪里呀?”然后他露出不舍的神情,牢牢抓住利威尔的手:“哥哥不要丢下艾伦。”

  利威尔噎了一下,他当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不在,他只是随口那么说了一句而已,没有其他意思。但是看着弟弟的眼神,他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嗯,哥哥会一直带着艾伦的!”

  艾伦开心的笑眯了眼。“哥哥最好了。”

  利威尔得意的扬起下巴。“那当然!”

  不过等到游戏开始,利威尔还是忍不住想扔掉他这个奸诈的弟弟算了。

  “又是艾伦赢了……”空地上一片鬼哭狼嚎。“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赢的总是艾伦!”

  利威尔点点头,对呀,为什么他总是第一个出局。

  艾伦无辜的站在空地中间,眨着大眼睛看向利威尔。“哥哥……”

  利威尔立刻泄气,冲他比了个大拇指。“干得好,艾伦。就是要赢他们,把他们都赶出局!”说着他又想起来了那个最终赢家是他的弟弟,然后立刻与有荣焉起来。

  艾伦欢喜地笑了,剩下的孩子开始嘲笑利威尔:“利威尔连弟弟都比不过!总是第一个出局的!差劲死了!哈哈哈哈!”

  利威尔狠狠地瞪着他们:“不服气你们也赢过我弟弟啊!”

  艾伦则是被他们的话气得脸颊通红,他憋了好久用不大的声音用力喊道:“你们不准说我哥哥!我哥哥一定会赢过你们的!”

  一个孩子冲他皱了皱鼻子。“是赢过你,艾伦!”

  艾伦生气地扁嘴:“哥哥也会赢过我的!一定会!”


  【5】


  像很久以前一样暖暖的阳光照进房间里。

  艾伦帮利威尔整理着他有些失去光泽变得枯燥的头发,眼神内敛温和。

  利威尔温柔地看着他。

  “今天想做什么,要出去吗?”艾伦做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在床边坐下,伸手握住利威尔的手。

  利威尔微微摇头。

  艾伦等了一会儿,看他微微翕动的嘴唇,然后露出惊讶的神色。

  “是吗?怎么突然想到了那个?”然后他忍不住笑了。“果然还是在耿耿于怀吗?”

  利威尔似乎白了他一眼。

  “别生我的气啦。”艾伦握着他的手摇了摇,“好吧,就听你的。”

  利威尔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不过我是不会让你的哦。”艾伦说。

  利威尔忍不住又翻了他一眼。

  艾伦低头抖着肩膀笑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利威尔,轻轻地说:“那么开始了哟——”


  123,456,

  我们都是木头人

  不许说话不——许——


  利威尔慢慢闭上了眼睛。


  “——动……”


  艾伦的嘴唇颤抖了一下,尾音轻轻地落下来,一抹阳光斜打在他脸上,光芒破碎在眼角。他保持着那个姿势看了很久,然后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松动的面容让柔软的光线恣意滑落下来。

  “这是唯一一次……”


  “你赢了——”

评论(3)
热度(36)
  1. 『 次 元 狩 獵 区 』-不知火扉夜憐歌南。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