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第七病院】【Levimas】【利艾】神的孩子不說謊

利艾/利艾利 的兵誕賀文系列,兵誕賀文第四彈,第七病院系列。

雖是病院但疾病並非主題,人和劇情才是關鍵,所以請不要糾結學術問題。


系列第四篇。


以上,

謝謝閱讀。

—————————————————————————————————————————————————————————————————————————————————————————————


  【医师档案】

  姓名:艾伦

  年龄:29

  执业编号:NO.07480

  责任科室:精神科


  【0】


  多年前的那天晚上我们大吵了一架,他摔门而出。

  从那以后,我再没见过他。


  【1】

  “以下是一条插播消息,S市最大的黑社会组织XX发生内乱,据悉此事与多年前发生在Y市的一场特大银行抢劫案有关……”


  “医生也看新闻啊。”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赤裸着上身,一条手臂和胸口扎着绷带,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好无聊哦。”

  “在你看来我应该看些什么?”艾伦把生理盐水推进药瓶里,晃动手腕,充分溶解药剂,抽空回头看了他一眼。“人与自然?生命与科学?社会频道?”

  “果然是年轻人,一提到新闻就一脸懒得理会的样子。”

  “医生貌似也没比我大多少。”他闻言脸色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扭曲。“别说的好像咱两之间有深渊般的代沟一样。”

  “真难伺候。”艾伦把药水抽进针筒里,然后举着针走过来,冲他扬了扬下巴。“趴那儿,裤子脱掉。”

  “唉,医生,我是认真的,你肯定没有女朋友。”他站起来用另一只健全的手解开腰带,然后趴在床上,嘴巴依然絮絮叨叨。“像你这么无聊的人没有女人会看上你的。”

  艾伦用棉球在他屁股上擦了一下,手里的针筒快准狠的戳了进去。“谢你关心,多事。”

  他狼嚎了一声,把脸埋进被单。

  “肯定也没有男朋友!”

  艾伦把注射动作放慢又放慢。“信不信我现在就下班把你扔在这里?”

  “你们加班费不是挺高的吗!”他急了,抬头回过去讨好他,“要不等会儿我请医生吃饭?”

  艾伦冷笑一声,拔出针筒。“你的一顿饭代价太高,我付不起。”

  “唉,我保证不让你掏钱。”他捂着屁股趴在床上,冲他讨好的笑。“医生,赏脸?”

  艾伦翻了个白眼。“我们去吃麻辣烫。”

  “医生你太草根了……”

  “屁!我是怕你请我去了高级餐馆最后没钱还得我自己掏!”

  “医生你果然还是不信任我!……”鬼哭狼嚎。

  “再废话我就叫保安把你扔出去!”

  电视正嗡嗡作响:“据内部人士透露,这次事件包括与多年前抢劫案时的关键人物,XX的‘阎罗’已经失踪,现在警方和XX都在全力追查这位‘阎罗’的下落……”“啪。”他一指头摁下遥控开关。笑眯眯的抬起头看向艾伦。“医生,下班吧?”

  艾伦脱掉白大褂扔他脸上。“我早下班了蠢货!”


  【2】


  “医生喜欢吃辣?”他看着艾伦碗里的辣椒油扯了扯嘴角。

  “不喜欢。”艾伦一边把烫菜扔进碗里裹一层辣椒一边严肃地说。

  “但是我看医生挺能吃辣的啊。”他用手托着头兴致盎然的看着艾伦。

  “吃辣椒暖和。”艾伦淡定地回答,“天儿冷。”

  “这天气还行吧?”他看了看外面,然后又看了看艾伦的穿着,忍不住笑。“医生穿的挺厚啊。怕冷?”

  “怎么了?”艾伦拿眼白看他。“碍着你吃饭了?”

  “不不不。”他赶紧摆手告饶。“怎么会呢,要是也是增进食欲啊。”

  艾伦垂下眼专心吃东西懒得理他。“吃晚饭我还得回去值班呢,少废话。”

  他一副被骗了的表情。“医生不是说自己是加班吗?”还收他那么高的医药费!

  艾伦幽幽扬起眼:“我值精神科的班,和加外科的班有冲突吗?”

  “……”

  他无力的垂头用筷子戳碗里的土豆。“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奸诈……”

  艾伦看他糟践土豆忍不住伸筷子救土豆于水火之中。“你不吃也别糟践东西。”瞪他。“一串土豆还一块呢!”

  他举着筷子不知道该回什么好。最终只能悻悻收回筷子一副被嫌弃的样子的喝啤酒。

  吃完麻辣烫艾伦整了整衣服,“我回去了。”

  他立刻站起来。“我送医生!”

  艾伦看都不看。“我拒绝。”

  “医生我可是好心,”他怒,“你看现在新闻里报道的,多危险!万一医生回去路上出个什么事有个三长两短……”“我说你是在诅咒我吗?”艾伦扭头瞪他,“说点好听的不行吗!”

  “我这不是担心……”“用不着!”艾伦扭头就走。“让你跟着我我才更担心自己的安全!”

  “啊,医生,我的心你被伤害的千疮百孔啦!”他跟在后头捧心。

  “心脏科就在精神科楼下。”艾伦头也不回。“加班挂号费双倍。”

  “医……生……”他扯着嗓子在大街上喊,一副被人抛弃好可怜的样子。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大排档这里人也不少,被人围观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艾伦忍无可忍,转过身扯着他的领子把他拉走。

  “再鬼叫就把你扔在路边!”

  “啊!医生大好人!”他立刻抱住那条胳膊,喜滋滋地说,“我就知道医生圣者仁心悬壶济世再世华佗医者典范我辈楷模……”“闭嘴!”


  他坐在圆凳上,左摇右晃的打量着四周。“医生不回家吗?”

  “医院有宿舍。”艾伦收拾着桌台上的东西头也不回地答道。

  “医生一个人住?”

  “嗯。”

  “很寂寞吧~”他笑嘻嘻地说。

  艾伦回头翻了他一眼。“你管我寂寞不寂寞?”

  “寂寞的话人家可以陪你啦~”他冲他眨眨眼睛伸出双臂。“爱的抱抱唷~”

  艾伦颠了颠手里的药瓶,实在是觉得它太贵了,否则的话一定扔过去砸他脸上。“我说,你的伤我已经给你处理了,消炎药也打了,宵夜也吃了,你怎么还赖着不走?”艾伦放下东西转身抱着手臂盯着他。“这里是医院,不是随便玩的地方,懂?”

  “哎呀……”他缩缩肩膀,委屈的扁扁嘴,“我对医生一见如故嘛……”“不好意思,我对男生没兴趣。”艾伦干脆地说,然后伸手指了指门。“好了,我拒绝你了,走吧。”

  “我才没那么不坚定呢!“他义正言辞地说,“我决心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感化医生!守在医生身边就是我的第一步!”

  艾伦拿起电话:“喂,保安处吗?精神科发现一个小偷……”“啊啊啊我不是小偷!”他生气的跳下椅子,然后想到什么又笑嘻嘻地蹭过去。“唉,医生,其实人家是来偷你的心的啦……”

  艾伦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喂喂,保安处吗,刚才说错了,来的不是小偷,是大盗,要偷器官。”

  他蹬蹬蹬后退几步,悲愤的看着艾伦。“医生你太狠了啦!”他用手扶着窗台,抽着鼻子装哭。“可是我是不会放弃的,医生你一定要等着我回来感动你噢!”

  说完他突然翻身跳到窗台上,然后从窗台跳了下去,离开了。

  艾伦放下话筒,走到窗户跟前往下看,窗户下面是一片浓郁树林,黑夜里一片漆黑,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他无语地叹了口气。


  【3】


  自那以后,艾伦天天被这个自诩对他一见钟情再见倾心老见老惦记的男孩以各种名义骚扰。奇怪的是病院其他人也没有怎么理会他,对他天天无事就往精神科跑没病也要给自己找点病的做法表示纵容。

  艾伦就没那么好过了。他不过是一时好心帮人包了个扎怎么就摊上这种事……


  “……因为S市事件,当年沉寂已久的无头大案Y市银行抢劫案再度成为当下热门,当年失窃金额高达七千万的Y市银行抢劫案到底与S市XX帮派内乱事件有何关联……”


  “医生啊,今晚我们去吃火锅吧!”被喝令坐在墙角不许动的男孩挠了挠下巴,突发奇想道,“麻辣火锅!又辣又过瘾!

  ”不去。”艾伦坐在办公桌后面写病历。“今晚有事。”

  “什么事?”他好奇追问,“我能帮忙吗?”

  “不能。”艾伦冷冷道。“所以你不用出现了。”

  他的脸色立刻变了,“难道医生要去相亲!?”他被自己的臆想吓坏了赶紧爬下椅子跑到他桌子旁边抱着桌角哀嚎:“医生你可千万不能去啊你别忘了你已经有我了啊你不能出轨啊……”

  “你想死么?”艾伦笔尖被他吓得一颤,将刚才写的字画成了个黑球,他扔下笔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我、不、相、亲——满意了吧!”

  他无辜的看着他。“我也是太在乎医生了才忍不住的。”

  “滚!”艾伦怒气冲冲地把病历甩到一边,脱掉白大褂拎起放在椅子上的外套就往外走。

  “哎呀医生别走啊医生你去哪啊!”他着急了,赶紧小跑跟在他身后。

  “我下班了,还不让人回家吗?”艾伦没好气道。

  “唔,那麻辣火锅?”他小心翼翼地问。

  “不吃!上火!”

  他扁扁嘴,悻悻的跟在他身后,等走到员工宿舍,他都做好被甩一脸门板打到鼻子的后果了,没想到艾伦进门以后竟然没关门!

  他眼睛里的光亮的都可以当灯泡了。

  “我可以进来吗!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换鞋起来的艾伦冷冷的盯着他。“不想进来就把我门拉上滚。”

  “才不要!——我进来啦!哈哈哈不好意思打扰了!”他欢呼一声,手舞足蹈地跑进玄关。

  艾伦扔给他一双拖鞋,径直走开了。

  他依然欢乐地换好鞋,然后踏上地板,充满好奇地打量着艾伦的宿舍。

  “医生的房间好小啊。”

  “一个人够了。”艾伦在厨房里烧水,拉门没关,听到就回了一句。

  “医生一直都是一个人吗?”

  “是。”

  “真冷清啊……”他看着屋子里的摆设喃喃道。“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呢……”

  艾伦烧上水走出来打开电视,听到他的话懒得理他又走开了。


  “……S市与Y市警方都表示,要解决当年的抢劫案,XX的核心人物‘阎罗’的下落必须找到……根据XX内部成员的供述,当年银行劫案的七千万赃款被分成多份分别进行清洗,现今至少还有三分之一的赃款藏匿地点不明……”


  “医生我们晚上吃什么呀?”

  艾伦抬眼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要吃什么自己做。”

  他惊悚的扭头看向他,“唉,难道不是我想吃什么医生给我做吗?!”

  艾伦冷笑:“做梦呢?”

  他一副受伤的样子。“还以为医生已经决定接受我要和我在一起了才特地请我来家里的呢……”

  “脑补太多是病。”艾伦翘着二郎腿一边看电视一边懒洋洋地地说。

  “嘤。”他靠在沙发边上画圈。

  艾伦看了会儿电视见旁边的人没动静,抽空看了一眼,却没想到那家伙竟然抱着沙发扶手睡着了。

  他有些意外的挑挑眉头,认真地看了会儿那张呼噜呼噜地睡脸,沉默半天还是从卧室里拿了条毯子盖在了他身上。

  他用遥控调低电视声音,然后起身进了厨房。


  他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客厅里的大灯没开,就开了几个壁灯,光线柔和又温暖。厨房里传来一些叮叮当当的声音,他披着毯子走过去,看到餐厅桌上摆着正冒着热气的晚餐。

  艾伦正站在锅台前面煮汤,听到背后地脚步声淡淡地说了句:“拿筷子。”

  他的脚步一下子顿在厨房门口,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愣了好几分钟,直到艾伦转过身瞪他一眼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后方才如梦初醒般的扔掉毯子跑到碗柜跟前取筷子。

  晚餐并不丰盛,但是汤菜俱全色泽温暖看起来格外让人有食欲。

  期间他咬着筷子不时地吃一会儿停下来笑一会儿,刚开始艾伦还瞪他,后来也懒得理他,自己吃自己的随便他犯神经。


  入夜艾伦让他睡在沙发上,自己回房休息。睡到半夜,他被门外面的窸窣声惊醒,下床开门走进卧室,发现他正趴在书架上,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翻找什么。

  “啪”地一声打开灯,艾伦冷眼盯着他。“你在干嘛?”

  他保持之前的姿势不动眨了眨眼睛,像是没睡醒,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慢吞吞地说了一句:“饿……”

  这吃货!晚饭吃了那么多竟然还饿!

  艾伦死死盯着他抓着书架的手,“那上面又没吃的!”

  “我闻到甜甜的味道了。”他“嘿嘿”一笑。

  “……”这货的鼻子是狗变得吗?竟然能闻到书架上那个饼干盒散发出来的味道……

  “那是空的……”艾伦叹了口气转入厨房。“过来,我给你下点汤圆吧。”

  “哎嘿汤圆好汤圆好!”他立刻清醒了,手舞足蹈地跟在他后面进了厨房,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屁股后面等宵夜。“吃汤圆吃汤圆咯~……”

  做好了宵夜艾伦打了个哈欠困顿地说:“你吃完把碗扔洗碗池里就行,我先睡了。”

  “医生晚安~”他汤圆塞了一嘴囫囵地冲他摆摆手道了句晚安,然后继续战宵夜,艾伦无言以对,转身回房睡觉。

  等到他吃完宵夜打了个饱嗝觉得饱了可以睡觉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隐约有些亮色了,听到卧室里传来的动静他拿起毯子往沙发上一躺,竟然立刻就睡着了。


  【4】


  因为上班时间到了可他还没醒,艾伦也不忍心把他叫起来,左右家里没什么值钱东西而且这又是在病院里面没什么可担心的,于是艾伦就直接把他留在了家里自己去上班了。

  等下午回来的时候,一推开门竟然看到他还坐在沙发上,正抱着他的一本医学书在看。

  “你怎么还没走?”艾伦皱眉。

  “啊,医生!”他看到他兴奋地站起来。“你回来啦!”

  艾伦的眉头微微抽了抽。“我说……”“我看了医生书架上的书!哇哦好深奥唉!我看了一下午都看不懂!”

  “……”

  艾伦扶额,把衣服挂在衣钩上走进客厅。“看不懂就不要看。”他无奈地说。“你不会在我上班的时候一直呆在屋子里吧?”

  “没有呀。”他笑眯眯,“我出去买了午饭之后才一直呆在屋子里的。”

  “我说……”艾伦长叹一声。“你这是讹上我了?赖在我家不走了?”

  “哪有!”他瞪大眼睛显得特别惊讶,“我只是暂时求医生收留一下嘛!”

  “暂时是要暂时到什么时候?”艾伦嘲讽脸,“地老天荒?”

  没想到他竟然脸红了。“虽然我也很想和医生天长地久……但是……哎呀不行的啦!”他捂住脸别过头一副害羞的不行的样子。

  艾伦想揍他。

  “既然这样就快点从我家离开!”他低吼一句,“我这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要是有病的话病院也有的是床位让你住!”

  他放下手看着他扁扁嘴,然后往沙发上一坐,竟然抱着书继续看起来不管他了!

  艾伦深吸一口气,转身走进厨房,切菜的时候的动静大的像是把白菜当成他在剁。

  “唉——医生!”他还一副没自觉的样子捧着书过来求教。“你见过解离症病人吗?”

  谈到自己的职业领域艾伦的态度还算客气。“病院里有不少。”

  “解离症看起来好可怕啊。”

  “其实没那么复杂。”艾伦一边切菜一边说,“患解离症的病人其实不多,因为这种病发病原因很多,情况看起来也没那么特别,不过大多数患病的人都不知道他们患病了。”

  “我看了书上的描述,这种病还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吗。”艾伦反应淡淡。“对于精神医生来说,不管是什么有意思没意思的病都是病,得治。”

  “可是似乎很难治的样子。”

  “这种病患病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治病也是。”

  他靠着门板看着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其实有时候我们觉得某个人没病,或许他其实早就患病了?”

  “是这样。”

  他扁扁嘴,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叹了口气。“那,医生,你知道解离性迷游症吗?”

  “你说的是废话。”

  “那么你说真的有人会突然忘记自己之前的身份,然后以另一身份重新开始生活吗?”

  “既然有这种病,为什么会没有实例。”艾伦不耐烦地说。

  “这样的话很难会被人看作是病吧?”

  “对啊。”艾伦把菜放进锅里,加水煮汤。“因为除过突然的身份的转变,病人自己对自己的变化全然不知,但是又不会有其他方面的影响。对于他们来说,丧失的那个身份已经是不存在的了。而后如果突然恢复原来的记忆,那么在迷游期间他们所拥有的身份和一切同样又是不存在的。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联,他们是如此认为的。”

  “但是对于认识他的人来说并不是这样吧。”他低声说。

  “但这有什么办法。”艾伦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能奢求一个忘记了的人做回那个你们口中的‘他’?不能。对于迷游症病人来说,他们自身认为的自己的那个身份才是自己真正的身份。除此之外你们谁说的都不算。”

  “就像医生认为自己是医生,但如果我说医生其实是个黑社会医生也会不相信的是吧?”他歪着头看着艾伦说。

  艾伦嗤笑一声,“你怎么不说我是那个携巨款失踪的‘阎罗’呢……说不定哪天我就在我家里翻出几千万了。”

  “哈哈哈哈医生真爱说笑……”他像是听到什么大笑话一样笑的直不起腰,趴在门板上缓了半天才恢复正常。

  “嘛……医生今晚做什么啊我中午到现在就吃了个大饼好饿啊……”

  “你不是还去买饭了吗?”

  “对呀,买了个大饼嘛。人家太穷了没有钱啦。医生家里也没有巨款让我花嘛。”

  “呸,还想要巨款,你怎么不去当警察抓‘阎罗’啊。”

  “唉唉,说不定我其实就是个警察我自己不知道咧!”

  “再胡说连晚饭也没你的份!”

  “唉唉唉医生我错啦!!!”


  【5】


  第二天上班,艾伦打开电视看新闻,百无聊赖的转着手里的钢笔。


  “据XX称,他们已经掌握了‘阎罗’的动向,现在,S市警方和Y市警方已经全体出动,势必要将‘阎罗’捉拿归案。XX已经公开表示,如果‘阎罗’归案,关于‘阎罗’所携带的另外三分之一赃款他们将全额归还警方,但是‘阎罗’本人必须由XX亲自处理,这是XX与两市警方合作的前提……”


  “那个‘阎罗’还真是厉害啊,自己带着两千多万跑路了吗?有命跑也不怕自己没命花。”

  “啊哈哈哈医生说的好犀利。”他坐在窗台上吃棒棒糖,听到艾伦的话忍不住笑出声。

  艾伦斜乜了他一眼,淡淡道:“不过是这么一说罢了。一般来讲,黑社会组织里的人不都有把柄抓在BOSS手里吗?敢就这么携款逃跑,也不知道那‘阎罗’脑子是不是抢银行的时候被自动门夹了。”

  “唉唉,似乎没有说‘阎罗’是携款逃跑吧……”他眨眨眼睛想了想说,“之前不是说他只是失踪了,而那赃款分开藏匿的地点或许刚好他知道而已吗?”

  “对于那群黑社会和警察来说,知道藏匿地点失踪和携款逃跑没什么两样吧。”艾伦冷笑一声。“反正他知道钱在哪,又恰好在这个时候不见了,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是为了独吞那笔钱而消失的吧。”

  “或许他有什么苦衷呢?”他忍不住反驳。

  “他有什么苦衷我们怎么知道?”艾伦不屑地说。“而且,似乎现在也没人在乎他的什么苦衷吧。”

  他闻言露出一丝失落的表情。“也是哦……”

  艾伦瞥了一眼电视放下笔转过了身。“不就是一笔钱么,何必连命都不要了么。真是群无聊的人。”

  他舔了舔棒棒糖,没有说话。等到吃完了糖,才突然抬头对艾伦说:“医生,人家要走啦。”

  艾伦有些惊讶的回头。“你要走了?”

  “对呀。”他冲他咧嘴笑笑。“出来太久了,人家要回家啦。”

  “你家在哪?”

  “S市。”

  “挺远的啊。”

  “是呀,所以要快点回去啦。”他挠挠头发傻傻地笑了。“要不大家都等急了就不好啦。”

  “说的也是。”艾伦点点头。“你是早该回去了。”

  “医生难道不会舍不得我嘛!”他忍不住嘟嘴。

  “我舍不得你干嘛。”艾伦白了他一眼。“你吃我的家的睡我家的我没给你要房租都够意思了还让你继续白吃白住下去?我又不是傻子。”

  他露出一个受伤的表情。“医生真绝情。”

  艾伦冷哼一声。“对呀我真绝情,你快点回家吧。”

  “我这次走说不定就不会回来了耶!”

  “我求之不得呢!”

  “呜……”

  等了半天没再听到他的声音,艾伦转过头,看到他坐在窗台上一脸忧郁的的看向窗外,那迎着光的侧脸看起来还真是格外的伤感。

  他忍不住心软的叹了口气。“好了,大不了你下次来的时候我再请你吃麻辣烫好了。”

  “真的!?”他果然立刻一脸喜气的转头看过来了。

  艾伦被他的样子逗得笑起来,无奈的点点头。“真的真的。”

  他格外开心地笑了,双眼眯起,脸容在逆光下看起来格外可爱。

  “我最喜欢医生了!”


  【6】


  他在说完那些之后下午果然就再没有出现过。

  艾伦晚上回到家,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家里竟然遭了小偷,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

  但是整理过之后,却发现似乎什么也没有少。

  但他依然下意识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拿走了,不过既然是他没注意的,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艾伦想了想,没再追究下去,换下衣服做饭去了。


  过了两天,新闻的报道终于有了进展。

  “昨日,‘阎罗’主动现身S市,在与警方的周旋中不幸被子弹击中头部,当场死亡。根据‘阎罗’随身携带的物品警方发现了当年藏匿另外三分之一赃款的地点,但令人惊讶的是,在‘阎罗’失踪的这么多年来,那两千五百万余款分文未动,就好像是被他遗忘了一样……”

  “啪。”艾伦无聊的按下遥控关掉了电视。

  “死了啊……”他喃喃说了一句,不知为何有些惋惜。

  “竟然什么都没说就死了,还真是……”感慨的摇了摇头,艾伦走出科室准备下楼买点午餐。

  前台的几个小护士正站在一起谈论刚才的新闻,好像是网络版本,要比电视上的信息更有聊头。艾伦从她们旁边走过去,风声带动她们年轻娇美的声音,一直吹到了大门口。


  “……听说那个‘阎罗’啊,今年才24岁!哇哦那他当年抢银行的时候岂不是才十几岁?现在的小孩哦……不过才24岁就死了也真可怜……”

  “不是吧?我怎么听说那个‘阎罗’现在应该29岁了?网上还有人翻到关于那个阎罗的资料了呢!说他其实真名叫什么‘利威尔’……”

  “是吗是吗?听起来挺厉害的哦……不过我看视频里那个‘阎罗’,怎么看怎么都是一副很年轻很孩子气的人嘛……”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啦……”

  “对哦……”


  【-1】


  “我们很快就能离开S市了。”

  “不可能的,他们怎么可能放过你。而且,这次行动是你策划的吧?什么细节你都知道,她们是不可能让你走的!”

  “那就把你送走!你不能再留在这里了,更不能留在我身边!”

  “我不走!利威尔!我没关系的,让我跟着你!我一点都不在乎什么黑社会,如果你要做黑社会的话,那么我也变成和你一样的人又有什么不行呢?!”

  “不行!……艾伦,你听我说。当初我们计划是只拿走五千万就行了,但是当时出了点状况,实际上到我手里的钱一共大概有七千多万……”

  “你说什么?!”

  “艾伦,我没有告诉他们还多出来两千多万,这两千多万现在放的地方只有我知道,我会送你离开S市,然后你去拿着那两千万……”“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一旦新闻报道出来银行的失窃金额,他们立刻就会怀疑到你头上!别冒险了,那两千万会要了你的命的!”

  “放心,艾伦,我已经找到离开S市的办法,到时候我们只要离开了这里,换了身份,天地之大,他们只是S市的黑社会,根本不可能找到我们!”

  “不,你不能这么做,利威尔,求你了,把那两千万交给他们吧,我不需要那么多的钱,只要让我跟着你就够了……”

  “艾伦!你怎么什么都不懂!我们离开S市之后干什么都需要钱!如果没有那些钱为我们开路,我们要怎么更换身份,躲开他们的手?!”

  “所以我说不用离开啊!只要你平安我在哪里在什么地方都无所谓!”“你无所谓但我在乎!你才十几岁,如果我们有正常的人生,你现在应该在学校里,应该像那些普通人一样上学享受青春,而不是和我呆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过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

  “…………可是利威尔,我果然还是……”

  “我就不应该和你商量,而是应该直接做好了带你走!”

  “利威尔,你去哪?!”

  “我去做最后的工作,你乖乖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利威尔!——”

  “砰!”门被关上了。


  【-2】


  “我必须要给艾伦一个安稳的环境,他还那么小,还是个孩子,我不能让我的错误毁了他的一生,他是无辜的……”

  “那两千万的藏匿地点我必须牢牢抓在自己手里,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任何人……”

  “我现在应该去哪?……对,找一个能带我们离开S市的人,能帮我们更换新身份的人,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干净的自由人了,我们……”

  迎面而来一辆大车,在漆黑的夜里开着刺目地令人晕眩的车灯迅速驶过。

  “啊!”

  “喂,你没事吧!我撞到你了吗?你哪里不舒服!”

  “……不,我没事,我只是被晃了一下……”

  “你确定?我看你的腿似乎被刮伤了,我带你去医院看一下吧!”

  “哦……好……”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我……我不是这里的人,我叫……”


  “——我叫艾伦。”


  【-3】


  ——第一次诊断结果——

  姓名:利威尔

  年龄:21

  病理说明:解离性迷游症


 
   
评论(6)
热度(27)
[:"Love is the eternal success."]

——“爱是永恒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