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利&艾】【黑暗向】【与他们有关的一百个传说】第九个传说·失心之罪

请称呼全名为:与他们有关的不知道几个反正先说成一百个的写不成故事的传说。


並非絕對的CP文,或者說這是有兩人參與的文而已。

黑暗驚悚向。


第九弹的关键词:醫患矛盾?


以上

谢谢阅读

—————————————————————————————————————————————————————————————————————————————————————————————


  我曾聽過異誌中談起的“無心鬼”,是因為生前被人取了心臟,死後不得安寧,便化作厲鬼吃人心肝的鬼怪。

  心是一人生命之重,無心就會死,雖然現代醫學已經說明其實大腦才是人命的根本,大腦死了即便心臟還活著也一樣算是死人。

  但我聽過這麼一個傳說,講的大概就是無心鬼的事。

  那是距今幾十年前的事了,是說在某個地方,有個人患了重病,眼看著就不行了,然後一天醫生突然找他談話,說的意思大致就是:你看你也活不了多久了,要是在這兒等死的話,或許還要痛苦很久,還不如安樂死了輕鬆些。

  那人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患了重病也沒有人來照顧,本就非常痛苦,而且醫院的醫師們對他都很好,所以他也認為安樂死是個不錯的想法,就點頭同意了。

  即便是直到現在,安樂死也不太能被人接受,更別說醫生建議了,不過這個人什麼也不知道,他也覺得早死早輕鬆,沒有什麼負擔,就沒有想那麼多。

  不過他是不清楚的,那些醫生之所以突然建議他安樂死,是看上了他的器官。

  那一年剛好有個全國知名的大富商,患了很嚴重的心臟病,眼看就要不行了。而大富商的身體情況還挺特殊,雖然想要接受換心手術,但是總是配對不成功,但不知怎麼就和這個人配上了。但是大富商等不了那麼久,於是就買通了醫院的人讓他們勸說那個人安樂死。如果對方是個有家室有父母的,或許還困難些,但是對方恰好什麼都沒有,這件事很輕鬆的就完成了。

  然後那個人就這麼死了,但是他壓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心臟在停止跳動的下一刻就被人開膛破腹的取走了。

  而那個大富商,接受了配型的換心手術,很快就好起來了。

  而後是過了一兩年吧,那個地方發生了一些聳人聽聞的事情,一時間鬧得人心惶惶,警察之類的出動了好幾次,卻始終找不到犯人。

  後來才知道,那個地方出現了好多起無頭無尾的謀殺事件,受害人都是被人剜心而死,當時一點線索也沒有,簡直如同鬼魅作案一樣,但卻始終找不到頭緒。而那些消失的心臟也會隔一段時間就在某些地方被發現,就像是被人拋棄了一樣。因為始終找不到這些受害人之間的關係,案子一度陷入僵局,擱置了好幾年。

  而那些年裡一直反復出現這樣的殺人事件,大家都怕極了,生怕自己就變成下一個受害者。

  然後是一個意外的事情讓人發現了這些死者之間的微妙聯繫,這些人似乎都有心臟病史或者去檢查過心臟,只是因為他們有的人壓根只是在體檢的時候多檢查了這麼一項,本身沒有任何問題,所以都沒有聯想到這裡。而後人們便都認為那剜心的惡魔兇手的目標是心臟有問題的人,於是一些有心臟病的人都嚇瘋了,不敢上醫院檢查,買藥也小心翼翼的,生怕被那個不知道藏在哪裡的兇手看見,然後下一個倒霉的就是自己。

  因為這件事一直髮生在這個地方,其他地方並沒有出現這種問題,所以也沒有引起多大的轟動,但是當地人卻已經為此變得極為憂慮。因為不管怎樣都找不到任何關於兇手的線索,似乎就只有說是鬼怪作祟這一個理由能被人信服了。

  然後無心鬼的傳言就是在那個時候飄出來的,有人在志怪小說上看到了關於無心鬼的事,就拿出來宣揚,說那個兇手一定就是無心鬼,他肯定是在找自己失去的心臟才頻繁殺人剜心的,但因為那些心臟都不是他的,所以之後就被拋棄了。

  如果是人在作案,人們還有一點希望能夠寄託,或許兇手哪天死了被抓了什麼的都好。但如果是鬼怪作案,那麼恐懼或許就會一直蔓延下去,沒完沒了。而且說不定等他們這裡的心臟病人都死光了,其他地方的人也要遭殃。

  那些個外地的人們看到這個報道就是這麼想的。

  然後又說起那個大富商,他也看到了這個消息,也覺得有點可怕,甚至有些擔心。因為他的心臟也是別人的,不過他不知道自己的心臟是怎麼來的,畢竟當初他病的快死了,都是自己的家人手下在處理這事,等他好起來的時候胸腔里已經放的是別人的心了。

  富商名叫阿克曼,在聽到這件事情后就有些心有餘悸的派人去查當初他的這顆心是怎麼來的,然後得到了是一個重病而死的病人的捐獻這樣的回答,就放下了心來。不過那幾年一如人們所想,剜心殺人惡魔已經出現在了其他的城市,這已經引起了很大的恐慌,政府們極力壓下這件事情,但是有權有勢的人依然能有特殊的渠道知道這個消息。

  阿克曼富商也很擔憂,所以他覺得應該給自己找一些保鏢來貼身保護自己,他倒是不怕死,不過也很想知道那個剜心惡魔的真面目,所以就找了好幾個貼身保鏢,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離開他的跟著他。

  在他的保鏢里有一個叫耶格爾的,是前半年才來的新人,不過特別能幹,就是脾氣很怪。雖然非常聽話但是總是不近人情,為人顯得有些孤僻的樣子,但是看起來挺讓人放心,阿克曼就讓他來貼身保護自己。

  阿克曼家的保鏢都很專業,拿錢負責客戶的安全,其他的一切都不多問,所以保鏢里並沒有人知道阿克曼曾經也是個心臟病人,還做過換心手術,他們雖然很奇怪為什麼顧主突然增加了自己的保鏢數量,但是並沒有多事。

  不過因為貼身保鏢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要跟著阿克曼,所以耶格爾他們很快就發現原來自己的顧主是個心臟有問題的人,因為他還在吃和心臟病有關的藥。大家這才知道原來他也很擔心會被殺人犯看上。

  阿克曼通過換心手術已經康復,但是依然需要藥物來穩定情況,那段日子各地的兇殺案似乎都在往他所在的城市周圍聚集,阿克曼擔憂的睡不著覺,吃藥的頻率也比往常多了起來,還常常出現心悸的反應,這讓他非常的不安。

  後來在他的城市也發生了案件,阿克曼聽到那個消息的時候似乎收到了很大的刺激,一下子暈厥了,他的貼身保鏢們將他送到了醫院,檢查后發現他似乎患上了心律失常的毛病。

  患病之後阿克曼吃藥的頻率也高了起來,而且他常常因為心跳不規律在半夜驚醒,醒來就要吃藥,有時候貼身保鏢耶格爾在他的臥室守夜,還要幫忙給他服藥。但是他的情況依然不太樂觀,他的心臟似乎開始出現排斥反應,他似乎又要面臨著換心的選擇。

  之後阿克曼住進了醫院,那段日子他再沒聽過關於剜心殺人案的事情,以為一切已經塵埃落定,就取消了貼身保鏢的事情,但是依然還需要保鏢跟隨,守在他的病房外面。而阿克曼的症狀也越來越嚴重,如果沒有新的心臟就只能等死。

  阿克曼是非常知名的大富豪,手下的產業無數,對整個國家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人物,國家當然不會讓他早早死掉,又開始在全國全球範圍內為他聯繫合適的心臟來源,但是不知為何,所有看起來一定會配對上的心臟化驗之後都無法與他匹配,他可能真的要死了。

  阿克曼也非常惶恐,因為當初醫生說他的心臟非常健康,或許能和他一起活到八九十歲不成問題,但是現在他卻要早早的面臨死亡的威脅,這讓他變得非常暴躁,醫院的護工護士都不敢再進他的病房,有些事情只能通過他的保鏢去做。

  而這裡面因為耶格爾一直都表現得很好,所以被放在阿克曼的病房裡照顧他,雖然他不會當護工,但是會按照醫生護士的指揮來幫忙,也因為他非常一板一眼的原因,大家都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個機器人。

  因為一直找不到心臟源,阿克曼很快就被下了病危通知書,他也寫好了遺囑交代了家中的事情,但是依然非常不甘心就這麼死了,每天都在對著耶格爾訴說他的不甘和憤恨,恨當初騙他說可以長命百歲的醫生,甚至恨那個給他提供心臟的人。

  耶格爾平時從不說話,就像個啞巴一樣,但是或許是因為每天阿克曼都在自言自語,所以他也忍不住回應了僱主的話,他在顧主生氣的時候就問他:你為什麼恨那個給你提供心臟的人,如果沒有他你可能還活不到現在,早就死了。

  阿克曼就很生氣,因為別人說那是一顆非常健康的心臟,健康的心臟會這麼不經用嗎?而且他還這麼珍惜自己的身體。所以那些人一定都對他撒了謊,其實那顆心臟是有問題的,但是他們都沒有說出來,生怕他知道了不給他們錢。或許那個捐心的人也知道自己的心臟有毛病,而他為了獲得那筆巨額的慰問費用才隱瞞了這個事實。

  阿克曼並不知道當初給他捐獻心臟的人的情況還有他的家庭,這不過是他的臆測而已,因為這種事情太有可能發生了。

  而後耶格爾便問他:如果當初你知道這顆心臟有問題,不能讓你活到終老,你還要不要接受換心手術?

  阿克曼正在氣頭上,所以就乾脆的回答了當然不要。

  後來發生了什麼大家都不是很清楚,反正最後他們看到的是死去的阿克曼,他的胸膛被人剖開,心臟不見了。就連阿克曼病房裡的監控器那個時候也剛好出了問題,什麼都沒有拍下來,而唯一的知情人耶格爾也突然就人間蒸發了。

  阿克曼是剜心殺人事件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因為他的身份太特殊了,所以葬禮舉行的非常隆重。

  後來有人說他曾在葬禮上無意間看到了耶格爾,不過應該不是那個保鏢,因為那個人雖然長得很像耶格爾,但是性格言談舉止都完全不是一個人,那個人比保鏢耶格爾更健談親切,更像個真人。

  因為那也只是無意間的一瞥,之後也沒人看到耶格爾,所以或許那就只是認錯人也說不定。

  在那之後,之前最先發生剜心殺人案的地方又出現了幾起事件,不過和剜心案沒關係,也沒有人死亡。受害人都是醫院的醫生護士,雖然沒死,但是也經歷了很可怕的折磨,他們的雙手被人廢掉了,舌頭也被人拔掉,整個人已經廢了,再也回不到崗位上去。

  後來有人披露說那些受害的醫護人員曾經都因為收過好處而在治療過程中徇私導致過一些不算太重大的事故,所以這件事被人們定義成了患者家屬的報復,也因為沒有證據,就草草的結案了。

  現在偶爾我去醫院依然有些心有餘悸,雖然有的病人確實沒錢沒勢或者或者不如死了,但是不管怎樣,做醫生的都應該盡心盡力的去做自己的本職工作,因為金錢而蒙蔽了良知心眼或許不是什麼稀罕的事情,但是又有誰能替那些枉死之人證明他們的無辜呢,即便我們為死者燒再多的紙錢,那些飛灰落在他們的尸骨上也填不滿那胸腔里那冰冷的空洞吧。

评论
热度(4)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