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利&艾】【黑暗向】【与他们有关的一百个传说】第七个传说·影子同學

请称呼全名为:与他们有关的不知道几个反正先说成一百个的写不成故事的传说。


並非絕對的利艾CP文,或者說這是有兩人參與的文而已。

黑暗驚悚向。


第七弹的关键词:暗示?


此篇所引用的傳言並不難懂,多看幾遍就理解啦。


以上

谢谢阅读

—————————————————————————————————————————————————————————————————————————————————————————————


  週末外出在蛋糕店聽到了兩個學生之間談論的關於他們學校的一個傳說。

  傳說距今非常久遠,是在城市還只是個小城鎮的時候,未曾翻修的學校裡發生的。

  在那個學校裡曾經有一個非常優秀的學生,名叫阿克曼。在現在人來講阿克曼是個天才一樣的人物。

  而就是這樣一個天才般的年輕人,在入學的第二年因為某些現在早已模糊不清的原因從他們的教學樓頂上跳了下來。

  阿克曼死的非常意外並且驚人,當他的死訊發佈時所有人都無法相信。

  阿克曼的同伴同桌和他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那位朋友聽到這個消息瘋狂的大叫不可能,並且站起來指著同桌空蕩蕩的桌椅說:阿克曼不就在那裡嗎?你們看,他就在那裡。

  但是阿克曼確實死去了,同學和老師雖然同情他,但也無法改變那個位置已經沒有人存在的事實。

  但是他的朋友並不這樣認為,他固執的堅持著阿克曼還活著的事情,不允許別的同學坐在他的位置上,堅定不移地和“阿克曼”繼續做著同桌。

  每天早上的時候,他來到教室也會一如往常的和“阿克曼”打招呼,中午和他一起去天台吃午餐,晚上等他一起放學。

  久之人們便認為是他因為至交的好友去世太過痛苦而患上了失心瘋,也無可奈何的配合著他。

  他們班上的人數加上曾經的阿克曼剛好是個偶數,但是因為阿克曼的去世人數變成了奇數,每天放學的打掃衛生的工作就多出了一個人沒有分組。老師之前決定讓他和其他兩個同學一組,但是這位朋友堅持要和“阿克曼”一組。最後無奈之下只能他們“四人”成為一組。

  然後就是在一天下午放學的時候,剛好輪到這一組打掃衛生。組長分配任務的時候想到這位同學的情況,無奈的將需要兩個人打掃的櫃子交給了他。並且和其他同學決定,等做完自己的工作就去幫忙。

  但是奇怪的是,就在這兩個同學完成了他們的工作準備去幫那位同學清理櫃子的時候,卻發現他也已經完成了任務,正坐在一旁等待著他們。

  同學們驚呆了,因為他一個人根本不可能這麼快就完成這麼沉重繁瑣的任務。但是檢查之後發現櫃子確實打掃的非常乾淨,就像是真的有一個人在幫他一樣。

  那位同學說:因為我和阿克曼一起做呀。阿克曼是個愛乾淨的人。

  雖然他說的沒錯,可是這個房間裡只有三個人,哪來的“阿克曼”呢?

  之後奇怪的事情就更多了。

  同學平日里帶兩份便當——給“阿克曼”還有一份。但是之前的時候,另外一份便當是沒有人吃的,這個天台上的其他同學都知道。

  但是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和他一起去洗便當盒的同學發現,他清洗的是兩個便當盒。問起的話,他就會笑著回答說:因為阿克曼把另一份都吃乾淨了呀。

  大家都覺得非常恐怖,漸漸疏遠了他,但是他依然若無其事的和“阿克曼”在一起。有時候大家都忍不住懷疑,阿克曼是不是真的還在教室裡呢?

  有些細心地同學發現,阿克曼已經去世這麼久了,也沒有人特地擦拭過他的桌子,但是他的課桌依然非常乾淨,沒有絲毫的落塵。但是大家也沒有看到那位同學幫他擦過桌子。

  有的同學實在忍不住了,就趁某個他和“阿克曼”在聊天的時候走過去,問他:你……你們在聊什麼呀?

  他就會說:阿克曼剛才告訴我,他昨天……

  說的非常逼真和清楚,好像就像真的有人告訴了他這些東西一樣。

  這令有些同學都忍不住懷疑,難道阿克曼真的還在這裡嗎?

  但是更多的人包括老師都是不會相信的。可是在那之後的幾年裡,他們這個班也沒有再進來過其他的轉學生,好像還是因為滿員的原因,而不接受其他轉學生進來一樣。

  然後直到了畢業的時候,大家要拍畢業集體照,那位同學堅持要給“阿克曼”留一個位置,於是他旁邊的位置就空了下來。

  可是等到後來,同學們拿到照片的時候,卻毛骨悚然的發現,那位同學邊上原本是空白的地方,卻站著一個黑色的影子。而影子的輪廓,似乎就是阿克曼的樣子。

  而畢業拍照當天,正是下午的時候,他們的影子都整齊的聚集在腳下,唯獨那個同學他的腳底下,什麼也沒有。

  人們常說假話說得多了就會變成真的,難道是那位同學的意志,讓阿克曼重新回到了他們的身邊嗎?

  畢業之後,同學們也就再也沒有聽到過那個同學的消息,有時候人們有意識的去打聽的時候,也會莫名其妙的發現,那個同學似乎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一樣,好像這個鎮上並沒有一個叫他名字的人出現過。反而是關於阿克曼的事情,大家都依然記得清清楚楚。

  有些人開始腦袋發暈:難道當初死掉的人,不是阿克曼,而是那位同學嗎?

  但是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了,當初的學校已經變成了新校區,小鎮也變成了大城市,關於過去的事件的痕跡已經幾乎全部消失了,真相到底是什麼誰也不知道了。

  那些同學走的時候,我忍不住攔住了她們問道:你們聽說過當初那個和阿克曼是好朋友的人的名字嗎?

  那兩個學生奇怪的對視一眼:真奇怪,我們也沒有聽別人提起過他的名字呢。我們還在懷疑,這個故事是不是他們編撰出來的,其實阿克曼根本就沒有那樣一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呢。

  等我准備離開的時候,蛋糕店的中年老闆一邊算賬一邊和我說:你們是在談論過去學校的那個阿克曼的事情嗎?

  我回答說:是的,你知道些什麼嗎?

  哦哦,知道的。老闆說。那個人應該叫耶格爾,我以前和他是很好的朋友。

  老闆沖我笑了一下,將零錢放到了我手上。

  走出門的時候我依然忍不住在想:阿克曼和那個同學,或許是叫耶格爾的人不是很好的朋友嗎,剛才的同學並沒有說耶格爾還有其他的朋友吧?

  或許是之後認識的朋友呢?

  事情過去了這麼久,我們都已經不太清楚事實啦。


 
   
评论
热度(10)
[:"Love is the eternal success."]

——“爱是永恒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