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利&艾】【黑暗向】【与他们有关的一百个传说】第六个传说·亡物索還

请称呼全名为:与他们有关的不知道几个反正先说成一百个的写不成故事的传说。


並非絕對的利艾CP文,或者說這是有兩人參與的文而已。

黑暗驚悚向。


第六弹的关键词:失物招領?


R18G形容傾向注意。


以上

谢谢阅读

—————————————————————————————————————————————————————————————————————————————————————————————


  我的中學同學是個醫生,那次我們無意間碰面,之後聊天的時候他給我說了一個故事。

  那也是距今好久之前的事情了,同學在首都的大醫院工作,那時候他們醫院有個很厲害的外科醫生叫阿克曼,以前是法醫,後來轉職當了醫生。

  阿克曼醫生有個戀人叫耶格爾,是個模特,長得特別漂亮,五官身材宛如神造,在圈子裡特別有名。有時候耶格爾回來探望工作中的阿克曼醫生,兩個人的關係非常好。

  然後就是在有一年年底,耶格爾突然出了意外,被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遲了,當時的在院醫師們共同檢查后都給出了“耶格爾腦死亡”的結論。這樣的結論其實已經就是宣佈他已經死了。

  但是腦死亡的病人心臟不一定也停止了跳動,這點其實阿克曼醫生也很清楚,但是他實在是無法接受愛人離世的事實,瘋魔一樣的認為愛人的心臟還在跳動,並沒有死亡。因為他是對醫院很重要的醫生,醫院院長出於同情就給他留了一間房間,把耶格爾的尸體保存在裡面,其實也只是為了安慰他。

  阿克曼醫生總是說他的愛人只是變成了植物人,大家沒有辦法也只能這麼順從他。阿克曼醫生每天都去給耶格爾的尸體做清潔,跟他說話,完全把他當成了一個植物人來看待。

  然後就在那之後四五個月後,耶格爾的尸體被人盜走了。

  其實很多醫院裡都有醫生護士私下盜賣死者器官的事情發生,但是盜取尸體從來沒人敢那麼做過。更何況阿克曼醫生並不認為他的愛人已經死去,還是以病人的標準對待他,結果竟然有人把耶格爾的尸體從病房裡偷了出去。

  阿克曼醫生一口咬定必然是醫院的醫生護士中的某個人做了這樣的事情,可是因為他沒有證據,也沒有任何監控記錄,所以即便是報案,也沒有辦法被偵破。

  耶格爾尸體被盜后阿克曼醫生就辭掉了工作,他滿腦子都只有找回愛人尸體(他認為是身體)這一件事,就這麼過了很久。

  而後大概是那一個月之後,有人在郊外的河床邊上發現了一具殘缺不全的尸體,尸體的身份後來被認證確係是耶格爾。

  尸體被發現的時候,是被人拋棄在野外的,全身赤裸,身體殘缺。他的眼珠被挖走了,胸腹被開了個大洞,臟器全部都沒了,肋骨和一些關節部位的軟組織也沒了。因為切口很專業也很整齊,法醫斷定是盜賣人體器官組織的人,以為耶格爾是植物人,就偷偷將他從醫院偷走,或許本來只是想盜取一些器官了事,但是最後發現他已經死了,就理所應當的將他身上所有的可用器官都切除掉了。剩下的尸體沒了作用,就清理了痕跡拋棄了。

  耶格爾的尸體殘缺不全的被找回,但是對於阿克曼醫生來說,那群人才是殺死他愛人的兇手。在那之後他因為巨大的打擊精神出現了問題,他把耶格爾的尸體認回之後低溫保存起來,然後離開了宅子。

  沒有人知道他去幹嘛了,反正他失蹤了很久。

  對於普通人來講,一年哪裡出個什麼兇殺案死幾個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起先並沒有人覺得奇怪。

  是後來同學無意間整理資料的時候,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那幾年首都出了幾件兇殺案,兇手的手法特別專業,一點蛛絲馬跡也沒有,警方破案很睏難。而這些案子不管是被害人身份還是住所都沒有什麼關係,但是發生的次數多了同學就注意到了,那些受害人的尸體都或多或少的缺了點什麼。

  有的人缺了心,有的人缺了腎臟,還有個人缺了一隻眼睛……

  之後外地也有發生這樣的事,很少,但是被同學無意間的發現了,因為那些受害人也是缺了某部分器官。

  同學其實並沒有想多少,他只是隨意的想著:是不是阿克曼醫生失蹤就是去找耶格爾失去的那些器官和肢體了?

  非法組織販賣人體器官也是為了在器官移植手術中獲取暴利。這麼一想,似乎全都明了了。

  阿克曼醫生無法找到那些販賣器官的人,就只能先從接受了耶格爾器官移植的人身上下手了。

  但是他到底是如何分辨出來什麼人的哪些部位是自己愛人的?

  想破了腦子也沒有結論。

  雖然同學懷疑了阿克曼醫生,但是他沒有證據也因為出於對阿克曼醫生遭遇的同情並沒有想著去聯繫警方,但是不久后阿克曼醫生還是被捕入獄了。

  他因為連續的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因為對自己犯罪的情節供認不諱態度良好改為了無期徒刑。在那之後同學曾經去獄中探望了他一次。

  多年不見的阿克曼醫生依然和當初那樣並未怎麼憔悴,只是眼神帶著令人恐懼的瘋狂。

  阿克曼醫生對同學說:“我還沒有把耶格爾丟失的東西都找回來,我還不能死。”那個時候他的表情極為猙獰恐怖,同學被深深地駭到了,什麼都沒來得及說就落荒而逃。

  之後果然阿克曼醫生因為服刑期間表現良好被不斷減刑,最後以幾十年的牢獄生涯結束了他的“緊閉”。得知他出獄之後同學非常緊張,時刻關注著全國各地的新聞,生怕哪天又出現了殺人事件,受害人尸體殘缺的新聞。但是之後一直都沒有。

  就在同學以為這件事會不了了之的時候,一天他無意間翻看國外的新聞,在一個角落里看到了一條不起眼的報道。

  報道上說,一個外國人在晚上外出的時候被暴徒尾隨,二人最後發生了爭鬥,在爭鬥中外國人的一隻眼睛被暴徒硬生生的扣了出來,但所幸沒有生命危險。

  而後這些類型的事件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而在我遇見同學的前幾個月,同學接到了一個來電,電話那頭竟然是阿克曼醫生。

  阿克曼醫生邀請同學去參加耶格爾的葬禮。

  同學在定下的日子前往了阿克曼醫生的家,家中靈堂已經設好,耶格爾被放置在鮮花簇擁的低溫冰棺之中,看的並不清楚。

  而後就在起棺離家準備前往火葬場地時候,同學終於有機會再睹耶格爾的面容,年輕人躺在冰棺之中,姿態安詳,他穿著整齊的衣服,雙手放在腹部,微微裸露出來的手腕有整齊的縫合痕跡。而他的腹部與胸腔都保持著正常的高度,根本不像是一個失去了肋骨和臟器的尸體的扁平樣子。而且同學說,他觀察過耶格爾的眼睛,他能確定,耶格爾的眼皮之下有完整的兩顆眼珠。那些曾經被人用殘忍方式取走的東西,最終還是回到了他的身上。

  不管是對於死者還是死者的家屬來說,死者的尸體都是很重要的東西。我們國家的人們之所以很抗拒死後器官捐獻,也有很大的原因是出於這種原因。而那些罔顧親屬意願而對死者尸體做出侮辱的非法者,確實應該受到嚴厲的懲罰。

  可是雖然我心中萬分同情阿克曼醫生和耶格爾的經歷,但是想到那些因此而死去的無故人,依然還是忍不住歎了口氣。


评论(1)
热度(6)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