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利&艾】【黑暗向】【与他们有关的一百个传说】第五个传说·陰冢新娘

请称呼全名为:与他们有关的不知道几个反正先说成一百个的写不成故事的传说。


並非絕對的利艾CP文,或者說這是有兩人參與的文而已。

黑暗驚悚向。


第五弹的关键词:冥婚?


以上

谢谢阅读

—————————————————————————————————————————————————————————————————————————————————————————————


  我的老家在南方,天氣潮濕多雨,山區很容易出現滑坡和泥石流。

  我的故鄉所在的村子依山而建,那座山里有很多奇怪的傳說,那些傳說也影響了我們周邊村落的一些風俗。

  這個故事是聽村裡的老人們說的,他們說這是他們在山上親身經歷的事情。

  那是距今幾十年前的事,有一年夏天這裡下了很久的雨,河水暴漲,湖泊滿溢,山路變得泥濘,經常睡到半夜聽到山上那些石塊順著泥流滾落下來的聲音,有時候第二天起來就會看到靠近山腳的一些房子被壓垮。

  村裡的人們認為這是龍王在發怒,因為這裡從來沒有下過這麼久的雨。村裡的老人們決定舉行一個儀式,獻上祭品,請求龍王大人息怒。

  人們在村子中央擺上香案,放上家中珍貴的豬牛羊肉和新鮮水果,請巫祝來禱告。但是那並沒有什麼作用,雨依然在下,山也沒有平靜過,總是能聽到巨大的石頭從山上滾落的聲音。

  有人說是不是這山裡也藏了鬼怪,所以山也變得奇怪起來了?

  本來沒人相信這種話的,但是過了幾天,從山上滾落的大石頭砸壞了村裡人圍起來的牲畜的房子,好多豬和牛都被砸死了。

  人們說山上有鬼怪在雨天作祟。

  而後人們去向巫祝求助,巫祝卜算了一番說是這大雨驚動了山神,如果想要山神平靜下來,要到山上為山神獻上祭品。

  於是村長叫幾個膽子大並且有經驗的年輕人帶著祭品上山供奉山神。

  而後那些年輕人里就有一個是給我講故事的這個老人。

  這老人說他們上山以後,很快天就黑了,他們為了躲雨找到了一個山洞,在裡面生火過夜。睡到半夜,他被來自山洞深處的聲音驚醒了。

  他說那聲音就像是有人在哭一樣,陰森又淒慘,那哭聲像刀子一樣折磨著人的耳朵。

  他和同伴被驚醒了,不明白為什麼山洞里會有聲音,因為他們來的時候這隻是一個淺淺的山洞,但是到了晚上卻像是變成了無底洞一般,深處烏黑一片,什麼也看不清。

  年輕人們舉著火把向山洞深處走去,然後他們竟然越走越深,越走越深,仿佛已經進入了山的最內處,可是似乎依然沒有盡頭。

  有的人有些害怕了,想要回去,於是他們就結伴回去了。

  第二天等天亮以後,他們又去看那山洞,依然像是他們第一天看到的那樣只是一個普通的洞穴而已,根本沒有那麼深。

  他們覺得非常詭異,趕緊帶著東西離開了。

  他們爬到山頂,將準備的祭品放在山頂的大石頭上,然後朝著石頭磕頭,請求山神平息怒火放過他們。而後他們離開了山頂,準備回到村子裡。

  不知為何今天竟然沒有下雨,他們決定連夜趕回村子,趁還沒下雨山路好走的時候。

  然後他們就又路過了那個山洞,但是這次他們沒有逗留,準備直接離開了。

  然後就在他們走開的時候,山洞塌了。

  他們被嚇了一跳,回頭一看,驚悚的發現坍塌的山洞竟然深深地向下凹陷出了一個深坑,而那個坑洞就像是個無底洞一樣。

  他們不知道這是什麼,但覺得非常可怕,就匆匆忙忙跑回了村子。

  他們把這件事告訴了村長,然後過了幾天,村裡來了幾個不認識的外地人。

  那群人說,這個山上可能有一個墓穴,因為下雨泥土變得鬆軟所以墓穴坍塌了,所以他們才看到了一個大洞。

  那群人是一群考古學家,裡面有一個叫阿克曼人,看起來也不像是個正經的考古學家,但卻對這件事很感興趣。他對村長說,以這個山所在的位置來看,風水非常的險惡,根本不適合做墳墓。如果真以鬼神之說來看,在這種地方建墳,是要死者靈魂不安的。而且這個山頭陰氣太重,容易滋生鬼怪。不過村長說,他們在這裡住了這麼久,從來沒有人在山上建墳的。那個墓穴還不知道是誰的。

  考古學家們在村裡逗留了一天就要上山,於是這位老人就領著他們上山找那個洞穴。他們到了山上,這兩天還在下雨,墓穴積了很多水,考古學家們一看就大呼失望。因為那隻是一個普通的墓穴,根本沒有任何歷史價值,距今也不到一百年而已,而且墓穴太簡陋,連隨葬品也沒有,只是個普通人的墓。

  但是那個阿克曼還是很有興趣的下去看了看,然後他讓人幫他把墓地裡的棺材給拖了出來。

  起初村裡的人特別不願意,但是敵不過阿克曼的要求,還是把棺材拉了上來,那是一個沉重的木棺材,沒有棺槨,就是普通人下葬的棺材。大家都不知道為什麼阿克曼這麼有興趣。

  阿克曼解釋說,這個地方的風水很不好,死人葬在這裡不吉利,應該把他帶到合適的地方下葬。

  後來那個棺材被受盡了村人用的墓地里,因為不知道那個死者是誰,大家沒有給他建碑,只是用石頭重新壘了個墓室。

  說來也奇怪,在那之後,那個阿克曼就時不時的跑到墓地去看那個墓,跟著了魔一樣。大家問他,他也不回答,只是說很感興趣。而後考古隊的人都走了,他還留在這裡,似乎還沒有對墓地失去興趣的樣子。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有天晚上有人從村外回來,路上碰到了阿克曼,看他正在和一個人站在樹下面說話。那個人有些奇怪,就遠遠地叫了他一聲,然後他看到阿克曼和那個人一起轉過頭來,但是不知為什麼他的眼前突然一黑,暈過去了。

  第二天他在自己家裡醒來,回想起來覺得很可怕,就跑去找阿克曼,問他昨晚在和誰在村外說話。阿克曼一臉茫然,因為他昨天那都沒去,更別說大晚上的跑到村外去了。

  那個人也說不出所以然,因為他沒看到和他說話的那個人的樣子,於是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而後又過了幾天,有人睡到半夜聽到外面有人說話,迷迷糊糊起來開門,看到阿克曼正和一個人坐在路邊的石頭上說話。那個人很奇怪,叫了他一聲,問你在和誰說話呢?阿克曼和那個人回過頭,叫他的人眼前一花,感覺有些暈暈乎乎,不過他倒是沒有暈倒,過了一會兒就恢復正常了。但是等他重新看過去的時候,門口什麼人也沒有。

  之後大家都覺得不對勁起來了,他們去詢問阿克曼,阿克曼的回答總是沒有。但是已經不止一個人親眼看到他大半夜的和一個人在外面說話了。可是問起誰,都不知道哪個和他說話的人是誰。

  阿克曼也覺得很奇怪,於是他決定熬個通宵,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然後他叫來村裡一個年輕人,讓他和他一起守夜,假使他不小心睡著了,就幫他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後那天夜裡阿克曼和年輕人在屋子里聊天,到了半夜的時候,阿克曼對年輕人說他不知為什麼睏得不行,希望他能幫他看著,然後就睡著了。年輕人覺得很詭異,因為之前阿克曼還非常精神。他想了想也趴在了阿克曼旁邊,瞇著眼睛裝睡。

  然後等到了凌晨的時候,年輕人聽到門被風吹開了,他嚇了一跳,因為他們的門是反鎖的。

  門開了,但是卻沒有感到任何一個人進來,年輕人偷偷睜開眼,發現房裡一個人都沒有,等他正準備起來的時候,睡在他旁邊的阿克曼突然站了起來,朝著門外走去,但是他還在打著呼嚕,根本沒有醒。

  年輕人等到阿克曼走出了門,趕緊跟了上去,越走越心驚,因為他們正朝著村外的墓地走去。

  年輕人跟著阿克曼走進了墓地,看到他走到了那個無名的墓地前,然後坐了下來。他躲在其他人的墓碑後面看著,看到阿克曼在墓地前靜靜地坐了一會兒之後,突然張開嘴巴說起話來。

  他依然沒有醒,但是卻像是平常一樣的在說話,可是不知為什麼年輕人一個字也聽不懂。

  他就這麼看了好久,發現阿克曼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年輕人猶猶豫豫地伸出頭,叫了一聲阿克曼,然後他看到阿克曼朝他轉過頭來,似乎沒想到這裡還有人,年輕人感到一陣陰風撲面,他趕緊躲到了墓碑後面,然後等風聲過去的時候,他探出頭再看,阿克曼已經躺在墓地前呼呼大睡起來了。

  第二天年輕人叫醒阿克曼,問阿克曼昨晚發生了什麼,阿克曼說我一直在睡覺,什麼都不知道。年輕人把昨晚看到的一切告訴了他,並且認為是那個無名的墓主搞的鬼,應該把他的棺材燒掉。

  阿克曼卻說,那墓主毫無惡意,因為他並未感到身體不適。或許那墓主只是一個人再山上埋葬了太久,有些寂寞了。

  然後那天晚上阿克曼拿著酒菜去了墓地,他不准別人跟隨,所以沒有人知道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只是第二天阿克曼對村長說他要離開了。

  村長有些擔心,阿克曼卻說不用擔心,不會出事的。而後他離開了村子,而這裡也一如他說並沒有出現什麼怪事,似乎他當時經歷的只是夢境而已。

  阿克曼走後又有村民去了墓地,然後他們發現那個無名的墓前被插了條木板,上面有“耶格爾之墓”的字樣。

  然後就這麼過了幾十年,後來有一天,一個年輕人抱著骨灰突然來到了這裡,說這是他爸爸的骨灰,他爸爸臨死前交代自己死後要葬在這裡。村裡人很不理解,因為年輕人是外地人。年輕人卻說,他爸爸叫阿克曼,當年和這裡的一個人訂了婚約,雖然還沒結婚,但是他確實已經算入贅這個村子了。

  村裡的老人都非常驚訝,因為阿克曼當年是一個人來到這裡一個人離開的,他根本沒和其他村裡的女孩接觸,怎麼會有婚約呢。

  但年輕人卻說有的,他和一個叫耶格爾的人訂了婚約,那個耶格爾是爸爸在山上認識的人,他們還經常在晚上趁人們都睡了的時候出去約會呢。

  老人們都感到萬分驚訝。因為阿克曼當時在山上抱下來的是一個棺材。

  阿克曼的兒子也很奇怪,但是還是跟著村民去了墓地,然後他們到了墓地才突然想起來,那個耶格爾就是那個之前買在山上的那個人。而耶格爾似乎是阿克曼走的時候給他留下的墓碑上面的名字。

  大活人阿克曼怎麼可能和百十年的耶格爾有婚約了呢?

  大家都很不解,但是還是按照阿克曼所說打開墓地,將他的骨灰和耶格爾的棺材放在了一起。

  後來老人對我說,我們那些村落之中確實有傳說說,有的人天生通靈,有陰陽眼,所以分不清人和鬼怪,把鬼怪當人來看待,甚至喜歡上他們,因為生死相隔,他們就約定死後再一同白首,而在生前就預定自己死後的婚姻,也是一種奇怪的陰婚習俗。那個阿克曼雖然不是陰陽眼,但肯定也有些靈氣,所以看到了死去的耶格爾。因為他把耶格爾從山上帶了下來,說不定是耶格爾先喜歡上了他,然後不知怎麼的阿克曼和他定下了死後之婚的約定,所以才在自己死後,讓自己的兒子把自己的骨灰帶來,和在這裡等待他的耶格爾完成約定。

  我對這種傳說習俗覺得很奇妙,難道那個耶格爾這麼幾十年來就一直不去投胎,在這裡等著阿克曼死後歸來嗎?

  老人卻覺得,如果那個叫耶格爾的鬼真的喜歡上了阿克曼,鬼是沒有時間概念的,所以真的等待幾十年,也不是不可能。

  我們都不知道耶格爾是否真的等到了阿克曼,他們又是否真的在死後完成了對彼此的約定。但是這樣的故事也未嘗不算美好。生死之戀畢竟只是戲文故事,而共同在幽冥相守輪迴,又何嘗不是有情人之間的圓滿。


评论(2)
热度(13)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