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AB番外】[DK]餐桌吵架廚房合(百合向)

此次出場的並非AB君而是AB君們的鄰居D&K小姐們。

第一次嘗試百合題材請多關照。結尾處有些急躁了。


以上

謝謝閱讀。

—————————————————————————————————————————————————————————————————————————————————————————————


  老實說,你是不是嫉妒那些人。


  偶爾她出門的時候看到有勾肩搭背的情侶,會忍不住停下步子。

  一如往常一般的停頓一瞬間就繼續若無其事的前進,並沒有露出什麼特別的眼神或者表情。

  這個狀況她一開始不知道,一起出門的次數多了就發現了。

  但是這種事情一方不說另一方也不知該不該問,這到底是個敏感的事情。

  她不甚在意。


  她比較喜歡當家庭主婦,操勞家庭會讓人覺得滿足,畢竟這是專屬於兩個人的巢穴。

  不管是清潔整理還是擺弄料理都井井有條,因此她能夠毫無後顧之憂地去做自己的事業。人到了某個年齡就

  會很需要背後的支撐者的存在,那會讓人有一往無前的拼勁,因為知曉即便是無力向後仰倒也不會摔到地上

  ,而回回到某個懷抱中來。

  這是種令人心安的狀態。

  她享受這種狀態,享受一個人回家家裡有另一人為你準備好一切的溫暖,享受和另一人並肩躺在床上聊天的

  樂趣。

  偶爾會發出:如果沒有你我就完蛋了——這樣的感慨,真心實意的。

  她就能開心的一整天都笑個不停。


  兩個人在一起做很多事,不用顧忌什麼也不用依次進行。去美容院一起,去游泳一起,去買內衣一起,去吃

  東西一起,去看表演一起,手拉手手挽手勾肩搭背都沒問題,比男人輕鬆。

  一起去露天浴場洗澡,比比誰的胸圍臀圍比較大什麼的,什麼按摩辦法比較有效的……如果換成男人的話有

  點奇怪。

  總的來說還是好的,她對於這些並無怨言,有時候甚至是慶幸的。

  能在一起就很好了。


  她在做晚飯,比預計的時間早了一點點,據說今天有客人,是她的同事,平時關係好,下班來吃個便餐。

  她特地多買了時蔬和鮮肉,翻了幾遍菜譜,還打電話問了下關係好會做飯的朋友。畢竟她很少帶朋友回來,

  同事更少,意外的一次,應該留個好印象。

  房間煥然一新,瓜果零嘴擺在桌上,屋角點了熏香,房間清新溫暖,女生世界甜美而溫馨。

  她計算著她回家的時間,把湯鍋下面的爐溫調成文火。

  本來應該穿睡衣,但是顯得不正式就換上了居家服,和她的那件對應,不過顏色更柔軟一點,和室內環境很

  搭。她在鏡子里看了好幾遍,確定居家的髮型沒有顯得太隨便散漫。她習慣晚上素顏了,還是上了淡妝,全

  然希望能有個好印象。

  她不知道她如何在外面說她,或者說是否說過她。假使有一點可能性也希望不要和形容裡的差太遠。

  她並非圓滑的人,無法給予她更多幫助,但至少不會為她丟臉。


  門鎖轉動,這個家的另一個主人攜客歸來。

  她把手擦乾淨,站在玄關迎接。

  門還沒完全被推開時已經聽到屋外兩人的交談聲,愉悅輕鬆,男女登對。

  她稍微一愣,往後退步。

  她開門而入,面帶笑容。

  她立刻揚起微笑,習慣使然下意識的。而後又覺得是否輕浮,或許那笑容是針對客人還沒有來得及撤下的。

  她緊張萬分,想好的歡迎詞消失在一片空白的大腦里。

  她見狀沒多想,笑著做了介紹,然後請客人進屋,側身時稍稍的拉了她一下。

  她驚醒,目光不自然的從她和男客人的身上滑過。


  雖然出乎意料,但是所幸之後的流程毫無瑕疵,客人健談,兩人在餐桌上你來我往,從工作正事到興趣閒暇

  都談資頗豐,她一旁陪伴,大部分時間只是微笑,並不插嘴,只是被問到的時候回應幾句。

  算是賓主盡歡。

  客人離開,她出門送行,她站在窗口目視二人站在門口,男女姿容昳麗,比想象中般配。

  她不做聲。

  客人離去,她回來,面對滿桌殘留的盛宴稍有埋怨。

  似乎我一個人的話就沒有如此的待遇?

  她心不在焉地應聲。

  她方才專注于應對客人沒吃幾口,此刻坐下繼續大快朵頤起來,見她不動,心中迷惑。

  你剛才也沒有多吃。

  我不餓了。她輕聲回答,轉身走向廚房。湯有些冷,我去加熱。

  她愉悅的應了,繼續專注手裡食物,不再說話。她面對爐火心神恍惚,舉著湯勺半晌沒有動作。

  糊了!她突然出現越過她關掉爐火。

  她如夢初醒,尷尬地舉著湯勺。抱歉……

  她咬著筷子迷惑著看她,她低頭轉身背對她抿唇不語,房中味道被糊味稍微取代,略感焦躁。

  老實說,你是不是嫉妒那些人。

  她突然低頭將下頜放在她肩上,啟唇輕語。

  她一時不解,不答,明了了句意,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最光明正大,最理所應當,有最不知珍惜。她不管有無回應繼續發聲,伸手拿下她手中湯勺,順勢握住她手

  指。

  你我看起來雖毫無顧忌,卻也有最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忍不住無聲輕歎。那不重要。

  她所祈望之物現今已多數擁有,做人不可貪得無厭,她知適可而止的意義,不強求。

  但我帶男性來訪,你依然心有憂慮?

  並非如此。她搖頭,反手緊握她手指,力度隱忍。

  我只是羨慕……你們相談甚歡。她遲疑半晌,終於歎息。從未見你……那麼興致勃勃。

  她突然大笑。

  笑聲突如其來,她悚然一驚,忍不住回頭看去,卻被她按住。

  唉唉。她制止,而後笑嘆。竟然是因為這個。

  她雙手互扣,將她抓入懷中,下頜放置肩頭,頭顱依偎,搖頭晃腦。

  你知道我皮包裡那張照片……

  是我換的。她嘟噥。

  是是,換的好也不好。她笑言。

  什麼意思?

  好是因為可以有你常伴身旁工作也變得輕鬆起來。她湊到她耳邊低聲道,但也壞事了。

  她頓時憂慮不已。怎麼?

  身後她聲音懊惱起來。昨天中午買飯,掏錢時被同事看到了。

  所以?

  他想我詢問你的事情,問你我關係……說著她又忍不住歎氣。我說了他又不信,偏說是妹妹,還要追求你。

  啊呀?她一呆。

  她一副全身無力的樣子掛在她身上。家中藏寶被人覬覦了。

  她失笑。什麼藏寶……

  哎呀反正不管我怎麼說他都不信,最後我只能帶他回家了。她煩悶道。

  那有什麼用。她忍不住生氣了。

  讓他看看你我的生活,不是他一個男人就可以插手的!她倒是煞有介事的模樣。事實證明我也成功了,你知

  道他在門口和我說什麼?

  什麼?

  她想起便又是狂笑,氣得她捶她的手。

  他說與追求你做女朋友的感覺沒有看你和我在一起的感覺好,哈哈哈哈!

  她深吸一口氣,已經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你和你的同事……真是!她重重一哼,甩開她的手走出廚房,背對她時卻又忍不住笑了。


  “話說,你不再煮點湯嘛?我吃的很渴唉。”

  “我現在很餓,有勞你自己動手啦。”

  “唉……”


评论
热度(5)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