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利】最终忘却。

      世界观解释在此处:http://yamatamitsuki.lofter.com/post/1a0b51_2488b27


  我知道你在那里。

  却如同梦境一样,存在于我不能触碰的幻觉里。

  但你是真实的。

  我也是真实的。

  所以,我们一定会见面的。


  #这世界上存在着两种感情,真实的,虚假的。#


  【利威尔】

  每到一些时候,我会发现时间似乎突然停止了。

  那像是错觉一般的感觉其实仅仅只有那么一瞬间,有时候我甚至还没回过神,它就消失了。同时出现的是一种好像错过了什么一般的失落,那种失落逼迫我回过头去,目光想要追逐什么,看到的却总是一些人的背影。

  就像是心心念念的人与你擦肩而过却不愿回头看你一样,那种感觉令人难过。

  或许那一刻的我是难过的,但也仅仅是那一刻而已。

  因为下一刻我就会忘记那些不愉快。我知道我会忘记它们,而早在很久以前我就不再为了这种忘记而感到痛苦了。

  人对于任何一件事都会产生习惯,虽然我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但是我现在存在于人类之中,我就要遵循人类的规则。

  可是只有一件事是我不论过了多久都不会习惯的。

  那就是那一刻我所看到的那个背影,我想让他回头看看我。

  我为此已经等了很久了。


  【利威尔】

  长久以来,我处于旅途之中。这种旅途不知开始,没有结束,一直进行。就如同江河的水不停的流动循环一般,我作为这无数水滴的其中之一,也没有停止过。

  渐渐地前进成为了一种习惯和本能,发现之时,我已经停不下来。

  而这个世界上也不存在一种东西能够让我停止。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某些时候放慢一些,再慢一些,但却永远处于道路之中。

  我不知道那个人和我是否一样,但我知道他一定也像我这样,在一种不可能的世界里等待一种虚无飘渺的可能。

  人类称那种可能,叫缘分。

  而我们的缘分是注定好的,只需要在行走之中等候出现。

  虽然直到现在,一切似乎都还没有任何与众不同的改变。


  大多数人都需要我们。

  因为人只要活着,就需要提供和被提供一些信息。我姑且把自己算作那些信息的一部分,不停反复的出现在人们的世界里。一些人喜欢我这样的存在,一些人讨厌,一些人即便喜欢却也要装作讨厌的样子,一些人明明讨厌却始终不愿抛弃,人是一种复杂的存在。

  复杂的就像是明明需要我不需要我那就找我或者不找我就够了,却偏偏要在我出现之后,把另一个人也带来。

  他是我的对立面,但却不是敌人。

  事实上我们一直追逐着彼此的存在,虽然我们能看到的永远不是对方的正脸。

  因为我们彼此都非常清楚,即便是面对面看到了对方我们也是认不出彼此的。更何况我们永远无法见面。

  有些时候我们为人类的矛盾而感到厌烦。

  但更多时候,我万分感谢他们的矛盾让我们有了彼此追逐的机会。

  人是拥有着无数复杂感情的存在,而我们不是感情,也无法诞生感情,我们只是参照着他们的所作所为行动的存在。正因为我们的存在是这样微弱并且可怜,我们才始终感激着能够让我们觉得我们的存在是必要的那些人。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说谎。

  却也没有一个人不想要知道真相。


  【艾伦】

  传说是一种介于真与假之间的东西。

  传说是可能存在的,但是它的存在却又不是那么的具体,只是一个抽象的轮廓而已。

  所以我们总是乐意去听一些传说,毕竟传说的东西往往都是现实中的人们所获得不了的东西。

  譬如我喜欢的一个传说,传说这个世界的时间并不是绝对虚无飘渺的,而是有一个抽象的环状外形。在这个圆环上存在一个相接的点,那里既是一切时间的开始,也是一切时间的结束。在那个地方的时间是静止的,经过它的一切在那个时间都有一个瞬间的停顿,那个停顿也是静止的。

  我这样理解,如果说我们在做一件事时突然停顿了一下,那证明那一刻我们的时间路经那个静止的接点,如果能够把那一瞬间的停顿拉长的话,那个时候的我们是静止的。

  如果我在遇见一个人并且和他尚未擦肩而过的瞬间经过了那里,而那里的时间被拉长的话,是不是就证明我们会有一段时间,是彼此相遇的?

  那个时候我们会互相看到对方的脸,看到对方的表情,看到对方眼睛里的自己,我们甚至还能打个招呼……

  如果我所说的这一切都是能够实现的可能,那么我必将在未来的每一个和别人擦肩而过之前都在脸上展露出笑容。

  哪怕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我也想让一个人看到我是在笑的。

  我想让他看一看。


  有很多存在的生物的记忆力都很短暂,有的几乎就只有瞬间。记忆对人来说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譬如我就愿意乐此不疲的记住每一个我遇见的人。虽然我与他们相遇的原因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什么好的理由,但是这我也愿意记住。

  因为他们很快就会忘记我,但我不能因此就忘记他们。

  很久以前我就已经接受了这种不公平的待遇,毕竟相比我这样的存在来说,人的存在也真的是一瞬间的事,我又怎么能要求他们在这个一瞬间里做更多的事呢,毕竟他们已经做了很多事,还需要做更多的事来继续或者弥补之前的事。

  相较这些来说,要求他们占用脑力来记住我就有些勉强了。

  就像我,连我都记不住我想要记住的东西,又怎么能要求别人记住。

  虽然我们的理由是不同的。

  但既然是说谎的话,怎么说都没关系吧。

  毕竟谎话,只有早知道真相的人听了才会觉得难过。而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或许还会在真相出现之前,为这谎言幸福上几分钟。

  而在那几分钟里,等待着真相到来的我也其实蛮幸福的。


  【艾伦】

  对立的东西之所以对立是因为它们不能共同存在,不能共同存在的东西却也不一定就是敌人。

  我知道有很多东西不是敌人却一定要对立,因为他们一旦共同存在,就会把一些简单的东西复杂化,把一些本该令人喜悦的东西变得令人痛苦。

  我知道的很多东西之中包括我自己。我知道不能共同存在的东西之中包括我和他。我知道他也知道。因为我们都知道,所以我们不会去挣扎。

  这并非是一种妥协,命运在头顶上看着我们,它的目光是不带任何感情和偏颇的,它只是在审视这一切。我们并非不可以反抗,但是反抗也没有什么用,因为从本质上来说,我们和它没有什么区别。

  它会告诉我我什么时候该出现,什么时候该离开,它不会告诉我除了我自身之外的东西,因为说了也没用。

  别人无法看到我,无法记住我,因此,它省略了那些多余的东西,做它该做的那些事。

  我也应该做我该做的那些事。这个道理我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可是我不知道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我的心——我其实不知道我又没有心——我的心中出现了一些微弱的念头,那些念头在我接触的越来越多的人之后越来越清晰,最终它们变成了一种执念。

  无法实现的,无处不在的执念。

  我会在命运告诉我该离开的时候回过头去,我想知道在我离开的那一瞬间有没有一个人从我身旁走过,而他又知不知道与他擦肩而过的那个人是我。

  虽然我知道他不知道。

  但那仅仅是执念形成之后养成的一种惯性,本身就没有期望实现的概念。

  虽然更多的时候,我还是在想那个关于时间的传说。

  我的执念是想要与他相见,可命运却从来没有让我记住过他的脸。

  这是一场永远的追逐。


  #假如我们漫过时间的河川,距离相遇的地点还有一段或者遥不可及或者近在咫尺的路程。#


  【利威尔】

  有些时候我想停下来,像人类那样睡上一觉做个美梦。

  人类如果不休息就会变得虚弱,虚弱的生命会被死亡所捕获,但虚弱的生命也会成长成一个健壮的孩子,从母亲的身体之中诞生。

  死亡和新生也是对立的。他们忙碌在两个世界里,虽然那个世界或许就是同一个世界。

  不过早就如同我们知道的那样,他们是无法相见的。

  这个世界上存在太多像他们像我们这样的存在,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很淡然。

  但是淡然不代表着接受。

  没有人比我们更想要看看那与之同生的存在的模样,看看我们是长得一模一样,还是如同彼此的对立存在一样一美一丑,还是就是没有任何特征和相似之处的两个?

  也没有人比我们更想听听对方的声音,对方对我们说的话语,这样存在的我们如果遇见会对对方说什么呢,是“终于见面了,我好想你”,还是“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样的场景或许仅存在于梦境之中。

  而我们又怎可能拥有那样奢侈的梦境。我们睁着眼也不会觉得疲倦,闭上眼也不会陷入睡眠,我们动即是走,停止也是走,我们的存在更像是一种被设定好的程序,内在的任何思想都不会改变程序的路径。

  即便外表和人类一模一样,我们也不是他们。

  存在于社会之中只因为是这个世界的秩序需要我们的参与组合,人类的繁衍进化需要我们的推动扶持,我们是被动的存在,因需要而存在。

  我们是“真理”。

  而相比死亡和诞生,我和他的存在更加的薄弱。

  因为只有能够思考的人类才会发展出高级的语言环境,野兽是不会考虑这些的。

  所以说来我和他是多么可怜,虽然在我们眼里人类的世界不过是一个巨大的蚁巢,但是我们却偏偏不能在这无数只来来往往的蚂蚁之中找到对方。

  所有人都生着能够感应他人的触角,虽然我们也有两只触角,但那只是伪装的造物。

  我们即便相遇也无法认识对方,我们只能不停的擦肩而过再回头追逐。

  虽然我们不是敌人,但我们是对立的。而对立的造物,无法共生。除非时间停止,世界凝固,那一刻我们恰好遇见并尚未错过,那时我们必然能够看到对方。

  可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他吗?他知道我是谁吗?

  那时间足够我们相互交换彼此的名字吗?

  我尚且找到这一切的答案,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艾伦】

  如果可以,让我回头多少次都可以,让我跑多久都可以,只要存在那么一个机会。

  人类会因为得不到想要的东西而感到难过,会因为达不到某种成绩而难过,会因为实现不了某个愿望而难过……但那总是一时的。没有什么遗憾会终其一生,因为人的思考次数太多了,并且他们无法同时思考很多事情,总有那么一段时间,那些遗憾会被他们藏起来。

  我们不可以。因为我们没有太多可以去考虑的事情,我们所做的几乎全部事情都是有规可循的,根本不需要多余的思考,所以我们有近乎永远的时间去想那个令我们求而不得的东西。

  人会因为太深重的执念而患病,我们不会,所以我们总是感到痛苦。

  这种痛苦是无法纾解的,因为它的解决办法的出现,就代表着秩序的崩溃。

  而我们的生命里,不存在“自私“这种概念。

  所以,我们永远都在求而不得着自己最想遇见的人吗?

  一想到他也会和我这样一般的痛苦的无路可走,我的心——就权当我有那东西吧——我的心就感到万分痛苦。

  时间真的不可以停留吗?我只想要一个瞬间而已。

  虽然我知道这是多么徒劳的事情,但我想在那个瞬间达成愿望。

  在那之后或许我就会忘记的一干二净,但是那满足的感情却会永远的留下来。

  我只要知道我经历过就够了。

  我们的感情是这样的单薄脆弱,所以这样子就到了尽头。

  但这真的不是一件可惜的事,不是吗?情深不寿是说人类的感情,但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

  本就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自然也不要追求那么多。能够像人类这样思考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但我们不是人类。

  这是我唯一没有说谎的话。


  【艾伦】

  然后有一天我们的命运出现了新的转折。

  我们在人群之中行走,还没有靠近,还没有擦肩而过,却突然抬头看到了对方。

  起先那只是一张陌生的脸。

  但再陌生的的脸孔也无法改变因我们心中对对方的渴望而生出的那种感觉。

  虽然人群会将我们立刻冲开到看不到对方的地方去,但是那一瞬间“相遇”的感觉还是留在了心中。即便那个时候失落了时间的我们都在瞬间忘记了对方的模样。

  但是在后来之后,我们在日常的行走之中却渐渐地开始拥有了自己的小动作。之后我们会感觉到有时候会有人在路过时碰到我们的手指,有人与我们擦肩而过时耳边会听到一些轻微的声音,那或许只是一声笑音,那时间短的甚至来不及说一个“嗨”,但是我们都知道了那是对方。

  虽然我们无法记住对方的脸,但是我们能够感觉到那与自己相同却又不同的存在。

  这已经是一件幸福的事了。

  但是在人群之中学会了贪婪的我们,又会很快的生出新的欲望吧?

  想要相遇就想要相守,想看到对方就想触摸对方,愿望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而这场雪或许是没有尽头的在落下的。

  我们渐渐充盈着幸福的心,永远被一半失落所掌控着无法填满。

  于是就像最初那样,我们又开始了新的追逐。

  奔跑在这圆环上,一次又一次的,没有尽头。


  #直至谎言变为真实的那一日,将时光变为传说。#


  【旁白】

  一切开始于传说。

  而传说并非虚假。

  人类是有限的存在,有限的存在无法去假设无限的东西。所以或许时光并非是无限的。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一个地方的时间静止,虽然那静止的时间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瞬间,但我们却确实经过了它。

  如果能够将那一瞬间无限拉长,或许我们的时间就真的能够得以停止。

  或许那个时候,相遇、相知、相守,都将成为一种近在咫尺的可能。


  然后那一日,“真相”和“谎言”在时光交错的站台相遇了。

  他们并不认识对方,但是这中陌生无法阻挡他们想要与对方遇见相识的愿望,于是停顿的瞬间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他们交换了名字,并且定下了下次再见的约定。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当他们走出这个地方的时候,他们就会把对方的一切忘记得一干二净。

  所以那一刻他们非常高兴,也非常满足,他们聊了会儿天,说了些关于自己的事情,因为没有预见,所以他们都把彼此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了对方。

  当时间到达,两者分离之时,“谎言”问道:

  “我们还会再见吗?”

  “真相”说:“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谎言”说:“我一定会记得你的。”

  时光飞速而过,“真相”和“谎言”的面容和身影消失在了时间的河流之中。他们一个逆向而去,越来越远,好像永远不会再见面。

  但是他们都还记得对方的承诺,那承诺就是他们对彼此的约定。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我一定会记得你的。”


  可是当他们越走越远,他们掉落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过去,名字,经历,面容……

  还有话语。

  “谎言”说:“刚才似乎有人说了谎。”

  “真相”说:“我似乎又要去履行一件必须成为真实的事。”

  但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与谁有关呢?他们还记得吗?

  又怎么会记得呢。


  【利威尔】

  我所说的一切必将实现,因为我是真实的一部分。

  不论我是否记得我承诺过什么,命运都会让我承诺的事情变为事实。

  所以,我曾经许下的我必将与一个人重逢的承诺,它已经在实现了吗?

  从前每一件实现的事情命运都会告诉我,但是为何这一次我等待了这么久,却也没有等到命运告诉我的结论?

  作为真实,不就应该是绝对的吗?

  虽然我自己已经慢慢明白,虽然真实的结果是绝对的,但是对于真实的对立的那一方来说,真实的一切绝对与他都毫无关系。

  谁让真实对立着虚假呢,既然是虚假的,又怎么会实现呢。

  我在漫长的时光之中一遍遍的实践着这样的结论,却始终坚持着这个“不是真实的真实”,到底是因为我心中的执念所致,还是因为它是我的真实,所以它才一直的持续着,持续着等待实现的那一天?

  这是多么令人痛苦绝望的意志,明明已经经历了足够多的失落,却依然无法完全放弃,不甘于这样的错过与忘记,便就执意等待着下一个可能翻转这一切的机会。如果人类能够有这万分之一的坚守,或许一切就会变得简单起来吧?毕竟太多东西都是他们自己放弃了,却不知道作为承受着这一切其中之一的我们,会为此变得多么狼狈。

  可我依然深深地思念着他。

  他不是幻觉,不是梦境,不是我虚构的存在,他存在于和我同一个世界的不同时间,我们总是在擦肩而过,我们总是在忘却对方同时也被对方忘却。

  但即便如此,我也知道他是存在的。

  或许我们曾经还曾遇见过,我们还曾交谈过,我们甚至还给了对方一个无法实现的约定。

  虽然这一切最终都会被忘却掉,但是当初发生的一切却如同刻刀一般将那感受铭刻在了心中,坚定着我们在日后忘却之中的追寻的执念。

  虽然已经有无数次,我们为这执念而感到精疲力竭,但却总是无法放下。

  这个世界上的人是不会记得我们的。这个世界不存在能够将我们牢记的东西和人,但作为我们自身而言,我们却能够将痕迹留给自己。

  他,就是另一个我自己。


  【艾伦】

  我总会忘记我身为“虚假”的一部分所担任的角色。

  虽然我不会犯错,但我总是在给自己可笑的安慰。譬如相信我不会忘记一些东西,相信我会在人群之中认出他来,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再见面。

  但如果这一切的后面都加上了一句“这其实都是谎言”,那么不管我相信什么,那它都不会实现。

  哪怕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怀抱着坚定地信念的,但是那信念随后也会被我自己所打破。

  我竟然是这样可怕的存在,无数次我恐惧自身。

  可是最终我是明白的。不管我如何恐惧于自己的这份本质,这一切都是无法改变的。我说出来的东西无法成为现实,我渴望的一切无法被我自己实现,我虽然“真实”存在,但是除了命运给与我的道路,我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这其中也包含了我心中的感情吗?

  如果说我可以对一切谎言虚假妥协,但惟独这一点,我无法承认。

  哪怕它也是谎言的一部分,我也愿意永远将这个谎言持续下去。

  我同情这样的我自己。我同情着无法实现诺言的我自己,同情着无法记住那个人的我自己,也同情着无法被别人记住的自己。因为这万千的同情,所以我愿意持续一个美妙的谎言给自己,然后继续持续这样的幻想和一边幻想一边等待的日子。

  被谎言虚假包围的世界是多么的可怕,能够拯救谎言的只有真相,可是那仅仅是对于人类来说。对于谎言本身和真相本身来讲,他们是无法被对方拯救的。

  我们是对立者啊。

  如同被镜子隔开的两面,如同黑夜与白昼,如同诞生与死亡……这个世界的诞生造就了“真理”,作为真理的其中之一,我们共同存在才被说是一个完整的“理”。可是就是这样共生的我们却无法在同一个世界,只能持续着不断追逐的日子,依靠着漂浮不定的希望,这如同憎恨着对方一般的深爱折磨着我们,让命运把我们扔进人群,却永远不能成为人。

  要哭泣吗,为了这悲剧的存在。

  可是眼泪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唯一的希望就在那同样飘渺的时间里,在那最终忘却前的偶然之中,如同一颗灰烬被风吹起,然后再缓缓落地。

  却悄无声息。


  #瞬间和永恒化为圆环,忘却的承诺却在不断被提起。#


  【旁白】

  我们会忽略那些不成形态的东西。就像一个人在说谎的时候,不会一个劲的告诉自己“我说的是谎言”,他反而会告诉自己“我说的是真的”,因为这样他就不会因为谎言而露出巨大的破绽。

  人们因为期望某些东西而选择了与之相反的做法,但是因为他们做的依然是那件事,所以不管他们在想什么,事实都不会改变。

  所以一万个人在说谎,一万个人告诉别人我说的是真相,真相也不会出现。

  所以,对立的谎言和真相无法相遇。

  哪怕时光是圆环首尾相接,它们也无法在这条路上真正的遇到彼此。只能无数次的擦肩而过,擦肩而过,回头看到对方离开的背影。

  明明一直都在被忘记,却因为有了人的概念而拥有了所谓的“记忆”,虽然这记忆的区间如此狭小,狭小的甚至无法承装对方的任何一点讯息,但却牢牢地留住了自己关于对方的感觉。

  是被忘记的孤独促使吗,让这种感觉被放大,变成了可怕的,占据全部身心的念头。

  想要遇见,想要遇见,想要遇见。

  遇见之后又能怎样呢,遇见之后就不会忘记吗?这些疑问根本无法解答,但却都选择了忽视。

  何必呢,能够遇见,就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是这样想的吗?

  所以即便承诺落空,约定丧失,也依然要在人群中牢牢地盯住对方的影子吗?

  想要借此回忆起当初或许曾经有过的那一瞬间永恒的相遇,时光在那个时候成为背景,虚无的你和他相向而立,保持着迈步的姿势而停歇,看到了对方那张以后永远也不会想起来的脸,却微微地笑了。


  “是你吧。”

  “是我啊。”


  那交错的声音最终在时间之中被忘记了,可那笑容却不会褪色的被留了下来。

  然后在开始开始的瞬间忘记了那是谁的笑容,却在结束结束的永恒牢牢地记住了。

  直到下一次,下下一次,接下来的每一次,都会如此积累着幸福与失落,直到,彻底变成真正的人类的那一天,就重逢了吧。


 
   
评论
热度(12)
[:"Love is the eternal success."]

——“爱是永恒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