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利/艾利】反面教材。

极尽逗比之能事【。

CP:

人到中年的·心里有阴影的·闷骚的·心很累的·前·调教师·一米六的·利威尔先生&不知属性只知腹黑的·四颗狗牙【。】的·喜欢装可爱的·现·调教师·不知一米几反正大于一米六的·艾伦先生

谁信这是犬牙梗啊【。

送给 @佚歌 的生贺,不好意思啊写着利艾变艾利了_(:з」∠)_

但是是妥妥的甜文哦(๑•̀ㅂ•́)و✧

—————————————————————————————————————————————————————————————————————————————————————————————


  城里那家最大的公关店里近期来了不少新人,似乎还挺野的。


  上班时候利威尔在厕所听到了两个同事低声谈话,语气里带着一丝男人之间心中有数的淫亵。

  利威尔对牛郎没兴趣,也不去公关店那种专门有人做这种事的地方,不过这不等于说他没这方面需求。事实上他现在正包养着一个小男孩,两个人还处于如胶似漆状态中。那男孩从外貌身段性格以及床上的配合程度上都算是利威尔满意的型,虽然他没有把那男孩当正式的对象来看待,但是也没有在有人陪的情况下还找其他人的男人喜欢左拥右抱的坏毛病。

  不过事实证明有些事情不是他要躲就能躲过的。上完厕所回到办公室他接到一个电话,上次的那个客户邀请他今晚出去玩并且再度谈谈合作的事,地点就定在那家最大的公关店。

  放下电话他有点心烦的松开了领带。

  既然是客户邀约他不能不去,不过今晚他刚刚答应了他家的小男孩和他一起出去玩的。

  情人在某种程度上比男女朋友更需要宠着,不过利威尔也不介意去宠着他们,毕竟人家做这个的也不容易。找个真心待他的男人比登天还难,所以当情人的自然就稍微的纵容点,毕竟还是个小孩子。所以也不免有的孩子恃宠而骄,变得有些难伺候。但是这也不是什么问题。

  再怎么好,他们也不可能忘了自己的身份的。

  所以利威尔对于这件事的头痛只有一瞬间而已,立刻就抛到脑后去了。

  他只是单纯的不喜欢那种地方的气氛。

  利威尔是个有点小秘密的人,这没什么可惊讶的,人嘛,都有点说不出口的秘密藏在心里。

  不过利威尔的这个秘密刚好和这些公关店有点关系。

  事实上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在那个地方呆过一段时间。做什么他不想再说了,反正就是在那个地方的一些工作。不过后来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他就辞职不干了。不过这点不愉快不足以成为他离开这个城市的理由,所以他还在这里,那家店也还在,不过他们之间是一点交集也没有的。

  可、怎、么、到、了、今、天、就、突、然、扯、上、关、系、了、呢?


  晚上踩着点到了公关店的门口,利威尔站在门口做了好几分钟思想斗争,差点没被门口保安当神经病轰走,终于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踏了进去。

  客人坐在半开放的包间里,已经到了。利威尔突然发现自己干了一件极为失礼的事情,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正是他所呆的这家店。

  冲客户道了歉,又说这次的酒水钱由他来请,才勉强让心里的罪恶感少了点。不过利威尔依然在这个地方坐如针毡。

  虽然公关店是个人流很大的地方,这个人流包括公关店里的人,但是也难保不会有老人留下。万一在他和客户谈工作的时候遇见了……利威尔想想都觉得崩溃。

  两个人叫了酒水,客户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冲一旁等候的侍者问道:“我听说你们店里来了新人。”

  “不好意思,客人,他们已经被指名了。”侍者笑眯眯地说。

  客人有些失望,但也在意料之中,没有再多想,指了两个人,然后对不动声色的利威尔笑道:“利威尔先生难道不需要指个人来吗?”

  “不用了。”利威尔微笑。“您和我可不一样,我家里可有个不得了的小醋桶呢。”有的时候情人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光明正大的作为某些情况下推脱的理由。

  利威尔和他的小情人的事从来没有遮掩过,所以它周围的人很多都清楚。不过在他们眼里那个男孩是他的小男友,毕竟利威尔宠爱得紧。

  利威尔在心中默默鄙视这群人。

  虽然他床伴情人换的不是很频繁,但也基本上控制在半年以内,那群人明明跟他都共事好几年了还能把他的小情人当做那段时间他的小男友他们也真是够了。

  大概他们心中的利威尔就是一个“风流却专情”的“好男人”吧。

  救命。


  等到把客户送上车已经是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了。利威尔正打算打车回家,突然发现钱包不见了。

  不会是刚才付账的时候套完钱把钱包扔在台子上就走了吧?

  啊中年的男人就是这么的多事吗。

  利威尔轻轻卡住喉咙遏制一下那想要喷出去的虚无的血,无语转身回到店里去找他的钱包。

  应该在侍者手上,去前台问就行了。

  在前台的小姑娘那里拿到了钱包,利威尔这下终于放下心来准备回家以及发誓再也不要踏入这里的时候,旁边的人堆突然吵闹起来。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客人的吗?!”一个愤怒的衣衫不整的一看就是暴发户的男人。

  “这么没素质的客人还是赶紧出门回家洗洗睡吧!”一个清亮又毒舌的男人声音。

  这个声音有点……熟。

  利威尔下意识朝那边走了两步往人堆里看了一眼。

  这一眼可不得了。

  他瞬间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僵着身子转身就准备用他二十岁的时候长跑的速度跑出门。

  不过命运就是这么的莫名其妙,你看不到对方的时候对方肯定看不到你,你看到他了那他不管在干什么事都一定会一个回头看到你。

  于是利威尔被看到了。

  “啊!”一声大叫。

  利威尔觉得冷汗瞬间湿透后背。

  “莉莉酱!!!~”

  神、啊, 救、命、啊。

  从人群中突然扑过来一个人,用他一米九的超有压迫感的身体死死地压住了挣扎的利威尔。双臂死死地扣住他的肩膀,把他牢牢地按在身子下面。

  “莉莉酱好久不见啊!”扑过来的男人笑眯眯地说。

  “我……”FUCK……你快放开我啊……利威尔一脸欲死状。

  男人显然无视了他僵硬的不得了的表情,站直身体搂着利威尔然后转过身抬起下巴格外轻蔑又高傲的瞥了眼那个闹事的男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扬了扬下巴。“看在今日我高兴地份上就不和你废话了。把他扔出去。我们这里不欢迎没素质的客人。”

  旁边待命的保镖得令立刻将那个客人架起来带走,群人被慢慢逐散,正在工作的牛郎们立刻带上笑脸引着他们的客人往回走,不过视线依然忍不住老往利威尔那边瞟。

  利威尔杀了旁边这个男人的心都有了。

  “啊,莉莉酱~”男人看到秩序恢复正常终于放开了利威尔,看着他阴沉的脸依然捧脸笑的格外荡漾。“好久不见了呢莉莉酱有十年时间了吧你还是一米六啊~”

  利威尔垂在身侧的右手开始颤抖。

  “对了~”男人完全无视他的反应双手在颊边拍合笑眯眯地说道:“莉莉酱来这里是来玩的吧!”“不……”“我们这里来了好几个新的小可爱哦莉莉酱看上哪个随便告诉我哦~”“不……我……”“刚好莉莉酱也可以看看这几年我们的调教师的手艺怎么样呢~”“你……”“嗯嗯嗯嗯嗯~”

  “你他妈的让人把话说完行不行!”利威尔终于没忍住一拳砸在了男人脸上。“我就进来拿个钱包对你的小可爱一点兴趣也没有!!!”

  “呜啊啊啊啊被莉莉酱嫌弃了~!!!!”男人捂脸狂哭。

  “你再哭我就揍死你!”利威尔狠狠地踢了他一脚然后拖着他往休息室走去,期间用眼神杀死了无数好奇的看着他们的客人+公关,以一米六的身高拖着一米九的废物依然气势磅礴杀气凌人。

  一直坐在吧台后面擦杯子的调酒师眯着眼“呵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莉莉酱还是这么威武啊……”

  回到休息室把男人扔进沙发里,利威尔关上门冷眼瞪着他看了一会儿,慢慢道:“十年前我就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吧,我不想再和这里扯上关系了。”

  躺在沙发里的男人放下捂脸的手,他脸上一点泪痕也没有眼睛也丝毫不红表情丝毫不悲伤,不过刚才他哭的确实很惊天动地。

  “我知道呀……”男人委屈的看着他,“可是我们真的都很想你啊莉莉酱……”“你再叫我莉莉酱试试看!”利威尔恨不得喷他一脸血。

  “莉莉酱”是他还在这个地方工作的时候这群人给他起的“花名”。这群在客人面前无比绅士优雅有气质的家伙们在私下里其实就是一群神经病脑残,起外号(花名)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而这么个恶心到爆的名字拜眼前的男人所赐比当时他真正用的假名都出名,基本上没见过他的人都认为这是个女人!

  他唯一感谢这个名字的是因为他和这个名字完全不符合的性别和外貌让他省了很多麻烦,但是他宁愿去解决麻烦也不愿意扣着这么一个名字!

  “嘤嘤嘤……”男人扁嘴又开始假哭,“自从莉莉酱……利维酱……”“你再酱一下我就把你揍成肉酱。”利威尔举拳阴森森道。“嘤……利维……自从利维离开以后我们就再也找不到更好的调教师了……现在的孩子基本上都是以前退下来的公关们在教,可是根本不够嘛!~”男人说着从沙发上跳下来扑到利威尔跟前无视他的拳头抱住他开始哀嚎。“利~维~~回来嘛~人家离不开你啦~~”

  利威尔的回答是狠狠地在他小腿上又踢了一脚。

  “嗷!——”男人抱腿倒地。

  “死心吧。”利威尔看着他冷淡道。“我是不会回来的,也不会再做这一行了。”

  “可是可是……”男人还想说些什么挽回的话,这个时候门被人在外面礼貌的敲了两下。

  男人立刻站起来,奇怪的看着门。“谁呀……进来。”

  “失礼了。”门把手被人轻轻旋开,一个微沉的青年声音从门缝里滑了进来。

  利威尔下意识看向门口。

  一个高挑的青年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待客的精致黑白西服。

  利威尔眯了眯眼睛。他怎么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哎呀……”男人看到他正要打招呼,那青年突然侧头看向利威尔,盯着他看了两秒,唇角慢慢挑起。

  “呀,好久不见了,利维先生。”

  利威尔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抛弃他了!!!


  我们曾说,利威尔先生是个有故事的人。

  他的故事和公关店牛郎们密不可分。

  话说,在利威尔先生还年轻的时候,大概就是十年前吧,十年前利威尔先生还是个青葱一样的美少年……啊错了,那是二十年前。十年利威尔先生还是个风华正茂英姿勃发的青年人,然后这个青年就在这个城市里最大的一家公关店里工作。

  不过利威尔先生不是牛郎啦……以他的身高貌似牛郎也不要。

  利威尔先生做的是幕后的事情,虽然做不了牛郎头牌,但是头牌牛郎可是见了他也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先生”的。

  啊,对,我们的利威尔先生做的是牛郎的老师,这一行俗称……调教师?

  恩,利威尔就是那个调教师先生。不过那个时候他叫做利维,一个用他的小皮鞭把牛郎的头牌和他的小伙伴们抽打得啪啪啪的人。

  调教师其实是个非常挣钱的行业,尤其是利维这样的顶级调教师。

  不过走路过河总是要湿鞋子的,利维调教师先生就不小心湿了一次鞋子。

  然后从此调教师牛郎公关什么的就此成为禁语黑历史。

  其实那也不是件什么大事,但是对于一直以将小牛郎驯服在自己小鞭子下面为目标而努力着的利维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这个事情要从一个细小的问题说起,这个细小的问题是——利维怕疼。

  啊是的没错我们每天都在甩着小皮鞭的(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多皮鞭)利维先生总是在给别人施加疼痛,但是他自己超级怕疼。

  利维有些时候觉得他一定是因为太怕疼心理扭曲了所以才去做调教师的。

  然后怕疼的利维先生每天调教着他的小牛郎们,挣着他的钞票,其实日子很舒心。

  这个舒心的日子在一个小家伙来了之后就没有了。

  那是一个新人,从来没接触过这行的新人。

  新人利维教导的多了,他才不在意,反正新人最后也会变成他手底下优秀的牛郎的。

  但是这个新人不一样。

  这孩子太野了,就跟扔在树林里被野兽养大的一样,不爱说话,脾气很差还超级倔,惹毛了就张牙舞爪手脚并用的反抗。

  利维因为比较担心这孩子会把他搞的痛不欲生所以就让他的助手先教他什么叫做公关的规矩。

  本来一切顺利。

  然后有一天利维在助手处得知这个小刺头终于变乖了就去验收成果,结果一直顺利的测试到了最后的时候突生变故,那小家伙一定知道他才是一切的幕后黑手于是扑上来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要、命、了。

  说那孩子跟野兽养大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有四颗超出常人可生长程度的犬牙。

  那小虎牙长得又尖又利就像四个小刀子,狠狠的戳进了利维的肩膀,几乎咬掉他一块肉。

  我们的利维调教师是如此的怕疼,而那小子咬的又是如此的狠,可以想见当时的场面会是何等惨烈。

  利维先生几乎当场就痛的昏死过去了有没有。

  然后那个从此和他结下大梁子的小孩被利维扔给了他的助手,他再也不要见这个家伙了他怕他会忍不住把他揍死。

  于是他们的梁子越结越大越结越大……大到两人一见面就要打一架最后一个伤痕累累一个泪眼汪汪(别误会这是利维先生)的约好下次再战。

  要知道牛郎的调教工作基本上重心就在床上,所以助理能教给那小男孩的东西也不多,剩下的必须要利维先生自己来。

  利维先生早都忘了自己是永远的主角所以在助手小心翼翼地问他你什么时候教那孩子上床(助理表示他才不是这么说的)的时候利维先生傻掉了。

  床下他们已经因为毫无原因的原因打的不可开交,现在还要他带那个小东西上床?!

  那小混账会咬死他吧!

  对自己未来命运倍感惆怅的利维先生决定,他要落跑。

  身为店中的调教师他有责任负责哪些从外面选进来的孩子,将他们培养成入得厅堂上得了床的好牛郎,所以虽然他活的很舒心,但是在这方面他是必须要尽到责任的。送来的孩子都是一定会成为优秀牛郎乃至未来头牌的好孩子,所以他不能以这孩子没能力这种说法拒绝掉。

  所以利维先生写了辞职信,还很大方的付了他那笔数额不小的违约金,甩着他的小皮鞭骑着毛驴……不不不,他没有带走他的小皮鞭,他什么都没带走,就带了一个深深地估计一辈子都消不掉的牙印,消失在了这个城市的公关调教领域里。


  作为对此有着深深地心理阴影的利威尔先生在如今又一次看到了那个当初差点咬掉他肩头肉的家伙,他差点没有惊骇的晕过去。

  艾伦。那家伙叫艾伦。

  从当初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孩子是个棘手的家伙。然后当年的他一语中的,这家伙竟然最后把他逼迫到让他落荒而逃的地步!

  这家伙就是他在公关界的灾星啊……为什么让他见到他。

  利威尔绝望的看了眼傻兮兮的站在房间里的男人。

  “呀~艾伦酱认识利维嘛~”那个男人果然如他所料一般很脑残的一拍手露出一脸惊讶的样子。

  “是呀。”进入房间的俊秀青年艾伦笑眯眯地点头。

  利威尔看着他咧嘴微笑时露出的小牙尖一阵肩膀疼。

  “唉为什么你们认识嘞?”男人伸出一根食指贴着嘴角有些迷惑的歪头问。

  艾伦看了眼一旁的利威尔,然后笑着对男人说:“利维先生是我的老师哦。”

  屁!!!

  利威尔好想给他那张笑脸一拳。他们之间貌似一直都是水火不容吧,哪来的老师学生啊!

  不过男人倒是迅速的相信了他,然后惊奇的看向利威尔。“利维原来你是艾伦的老师啊!怪不得我老觉得艾伦调教新人的手法有点像你呢!”

  What,the,fuck?

  利威尔感觉自己现在全身都不好了。

  为什么眼前这家伙是个调教师!!!

  他不是牛郎吗!!!

  他把牛郎艾伦藏到哪里去了啊!!!

  好像看出利威尔内心的咆哮,艾伦侧头看着他咧开嘴冲他露出了一个闪亮的、野性的(因为那四颗犬牙)、又特别漂亮的笑容。

  “利维老师,人家现在也是一个调、教、师、哦~”

  救命!!!


  从公关店里出来,利威尔觉得自己又老了十岁。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打击他的了,他想。十年前他经历了一次他二十多岁人生里的最大的一个打击,然后现在他三十多岁的人生里又经历了一个。

  利威尔抬头望天,他突然觉得他挺对不起自己的小情人(?)的。

  “利维先生在看什么,星星吗?”旁边有个清亮的青年人的声音好奇得问。

  “叫我利威尔先生……”利威尔不理他的疑惑径自道。“我已经不是利维了。”

  “好吧,利威尔先生。”青年从善如流的改口。

  利威尔歪头看过去,有些无语的看着站在旁边的青年。他实在是不知道他两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和平了,明明在他辞职落跑的前一天他两还在打架来着。

  啧啧,想想都丢人,二十几的大男人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小鬼打架……

  利威尔不着调地想如果哪天他成名了第一件事就是找人做掉这个集合了他几乎全部黑历史的人。

  “车来啦,我送利威尔先生吧。”侍者把车从车库开到门口下来,艾伦扶着一侧车门微笑着看着利威尔。

  利威尔默默地看着他那口白牙,面无表情的上了副驾驶。

  其实拒绝也没关系吧?就是拒绝了这家伙也不可能在大街上和他打架再咬他一口吧?

  可是为什么没有拒绝啊!……利威尔抓着车门把手内心咆哮。

  “利威尔先生,安全带。”坐在驾驶座上的青年看了他一会儿,见他还没有动作,只能无奈的凑过去伸手去拉他的安全带。

  “我自己来!”利威尔被针扎了一般的抖了下肩膀,闪开他的手一把扯出安全带。

  艾伦茫然的摊着手看着他。

  “……哦。”

  他觉得他的老师人到中年了变得有点难懂啊。

  艾伦发动车子,深夜路上没多少人,艾伦一边开车一边撇坐在旁边的利威尔,那若有若无又存在感极强的感觉终于让利威尔出离愤怒了。

  “你到底想干嘛?!开车还分心你想死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艾伦收回视线一脸无辜的看着前方。“和老师十年没见了嘛……”“别叫我老师!”“那叫什么?”前方红灯,艾伦停下车扭头看着利威尔笑。“利威尔先生?”

  利威尔翻了个白眼。这小鬼故意的。

  “利威尔先生十年前走的可真决绝呢。”艾伦眨眨眼睛说道。“知道您走了我还伤心了很久呢。”

  我信?!

  利威尔默默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扭开头。

  “是真的哦。”艾伦收回视线看着手里的方向盘说道,“因为那时候在那个地方,只有利威尔先生乐意和我玩啊。”

  玩!个!屁!啊!!!

  “我一直对当年对利威尔先生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而感到自责……”艾伦低下头露出可怜的表情,“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利威尔先生那么怕……”“闭嘴,绿灯了。”利威尔干脆利落并且万分感谢时机恰好的冷冷的打断他。

  “……哦。”艾伦抬头看了眼红绿灯,有些失望的的启动车子。

  利威尔面无表情的瞪着前方的路段然后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抽自己嘴巴。

  让你刚才不拒绝上车!

  “听boss说利威尔先生现在有男朋友?”安静了不到五分钟艾伦又开口问道。

  “关你什么事?”利威尔想抽他。

  艾伦一脸纯良以及理所当然。“我关心利威尔先生啊。”

  我和你有关系吗你关心我。利威尔不答,内心无限OS。

  “到底有没有嘛利威尔先生。”艾伦见他不回答开始催促。

  “我说……小鬼。”利威尔一手扶着额侧头看着他眯起眼睛。“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啊?我可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这个份上了。”

  艾伦看着他笑的无比纯洁无辜。“当初是我年纪小不懂事,现在我也长大了嘛,知道那个时候利威尔先生是为我好,而我又对利威尔先生做了过分的事……只是单纯的想补偿利威尔先生啦。才没有什么鬼主意呢。”

  你进门的时候那个表情一点也不像是想要补偿我啊你当我是瞎子吗蠢货!

  利威尔觉得好累,他放低了座椅半躺下去,一句话也不想和旁边阴阳怪气的小鬼说了。

  艾伦讨了个没趣,只能继续乖乖当司机。

  迷迷糊糊的躺着就快要睡着的时候,利威尔突然想到什么悚然惊醒。

  “我说,我没有告诉你我家的地址在哪吧?!”

  “没有呀。”

  “那你知道我家地址?”

  “不知道呀。”

  “那你现在带我去的是哪?!!!”

  “……我家呀。”

  “……”

  我!怎!么!就!能!相!信!一!个!狼!崽!子!的!话!!!


  【END……?】


评论(5)
热度(28)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