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试阅】如果时光不宽恕

合志参本稿件试阅。

奇怪的叙述方式造就了不堪入目的试阅稿……

看不懂欢迎买本【滚。


————————————————————————————————————————————————————————————————————————————————————————————/八岐见月

 


  那个时候我什么都没有做。

  可是那个时候我什么都没有做。


  【1】

  “抱歉,亲爱的,今天晚上大概也没办法吃你做的晚餐了。我们这里刚来了一个紧急病患,为我祈祷吧,希望我们能够救活他……”

  “——嘀。”

  艾伦扭头看了眼指示灯停止闪烁的话机,回头继续压下手里的菜刀,将一块鲜牛肉切成两份。

  今天超市活动,牛肉好不容易也有降价,他特地多买了些。

  虽然一次吃不完的东西放置了也会变成不新鲜的,但是他依然在每次购物的时候都怀抱希望,希望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希望这些东西能够在它们还新鲜的时候被人分享掉。

  希望那个人能像以前的每个晚上一样,坐在沙发上,拿着报纸,架着眼睛,翘着腿等着他准备晚饭。

  这样的希望已经持续了90天,目前暂且还没有绝望。


  “……截止昨日,露丝区新增感染者的数量已经上升到了2000人每日。死亡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中。截止到今天早上八点,露丝区感染病院中的死亡病患人数已经达到了500人,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上升……”

  “——以上就是今日《朝闻》的全部内容。我们会继续关注病情的进展情况,随时为您提供最及时准确的消息报道……”

  艾伦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坐在沙发上叠着刚刚从院子里收回来的衣物。阳光穿过客厅的大落地窗,在地面上留下一大片水淋淋的光斑,空气中细微的尘埃颗粒漂浮着,房间里很安静,只有衣服摩擦的窸窣声,若无其事地填充了这间偌大的、空旷的屋子。

  艾伦叠衣服的手指灵活而富有技巧。他拥有一双漂亮的手。他曾经是一个钢琴演奏家。

  只是后来他结婚了,放在舞台上的钢琴蒙了尘,他的双手也离开了琴键。

  他的手用来牵那个人的手;他的手用来拥抱那个人;他的手用来整理他们的家;他的手泡在水里;他的手抚摸过这个家的每一个角落,他的手慢慢地变得粗糙,他渐渐地忘记了乐谱要如何弹奏。

  可是他改变的很快乐,并且为此乐此不疲。他仿佛找到了一个新的世界,那个世界没有乐曲悠扬的旋律,却有一种他深爱的节奏。

  要如何形容那样的节奏呢?

  等他仔细再三地思索之后,他却慢慢地沉默了。

  很多东西的痕迹都在随着时间慢慢淡去,他却从不知晓,像爱这样总是用永恒形容的东西,也会逐渐变得薄弱。

  ——不,变得薄弱的并不是爱。他们是相爱的,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可以为他们作证。他们深爱着彼此,这份感情从开始的那一刻,就没有淡化过。

  令人悲伤地只是这个世界上能够分离他们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而他们并非是除了爱就可以什么都不要的人。


  ——可惜他不是一个除了爱就什么都可以不要的人。


  艾伦的手停了下来,他的指尖贴着白色的绒线衫,指腹感受到的温柔触感就像是那个人的脸。

  三个月前他也是这样子站在他面前,他抬起手抚摸过那个人的脸孔,额头、眉毛、鼻梁、脸颊、嘴唇,而他冲他露出一个安抚地笑容,转头离开了他。

  当时,他面对他干脆背向他的身影,就已经感受到了想要为分离而哭泣的念头。

  虽然他并没有。

  幸好他并没有。


  可惜,他并没有。


  【2】

  “非典型体态基因异常凝结综合症”,是它的学名。

  二十多年前,有一对双胞胎因一种罕见的特殊疾病死亡。医生解剖他们的尸体时发现,他们的身体内部,没有任何人类所应该具有的脏器和物质,有的只是像水晶一样透明坚硬的矿物。

  他们就像是被水晶的怪物吞噬和占据了一样,除了晶莹剔透的面容,再也没有一种方式能够证明他们曾经属于人类。

  ——“水晶”里,没有任何人类基因的成分。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恶魔就已经降临人间。

  在那之后的二十年间,医生在越来越多的人的身体里发现了水晶。它们像是有生命一般的在人体中生长着,吞噬着人体的组织和细胞,将人类变成矿物。

  再后来,有些人的皮肤表面也长出了水晶。这些水晶比长在体内的水晶蔓延的更加迅速,它们在人类的身体上疯狂肆虐,内外夹击的摧毁着人的存在。

  “晶化瘟疫”开始了。

  没有人知道病原体来自何处,没有人知道传染源是什么,它们好像无处不在,空气、水源,在一切物质的表面、在一切物质的内里,像无数颗飘散开来的种子一样,落在谁的身上,谁就难逃厄运。

  至今过去二十年,死亡的阴影遍布人类头顶上方的天空,人类却毫无还手之力。


  他是一名医生。

  隶属临床医学,对地质学并不了解。

  但是即便是他什么也不知道,他也知道,人和矿物,是不可能存在转换关系的。

  可是他每天都会看到罹患恶疾的病人们变成水晶死去,那些水晶是那么美丽,那么晶莹剔透,那些水晶的棱角是那么锋利。

  那些变成它们的人类是那么可怕,那么狰狞,那么痛苦。

  而作为医生的他们竟然没有任何办法去缓解病人的痛苦,这让他感到难过,并且愤怒。

  他是个医生。他是个无神论者,他不相信恶魔和诅咒。

  恶魔和诅咒是弱者的敷衍之词,他们是医生,他们是拯救生命的人,是和那所谓的死神争夺时间和灵魂的人,他们怎么可能相信那些说法。

  没有一种病不能被治愈——他如此坚信。

  为了这份信念,他甚至抛下家庭,呆在医院和实验室整整三个月。

  三个月,他离开他的爱人已经90天了。

  人生能有多少个90天,多少个三个月,人生能有几个知心的爱人。他是如此明了,但是他依然这么做了。

  因为如果没有办法解开这疾病的秘密,总有一天,他们也会变成“恶魔”的目标,他们的身体会变成水晶生长的温床,他们会——死。

  他心爱的人会死。

  一旦想到这样的结果,他就绝望的想要打碎眼前的水晶。

  没有哪一刻,他是这么憎恨,憎恨这份干净透明的美丽,憎恨这个因“美丽”而丑陋不堪的世界。


       ——TBC——

评论
热度(19)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