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利】斜我之阳-序列10(完)

一口气结束第三弹。

完结啦!!!!

最后全部的连载请在主页寻找标签“斜我之阳”。

谢天谢地谢谢小天使终于陪伴小生走完了这艰难的生日【。

你们真是小生的光啊_(:з」∠)_【。

—————————————————————————————————————————————————————————————————————————————————————————————


  【10-A】

  “格里沙是个疯子,他想让夜族回到地面上的愿望把他逼疯了。”

  “从克隆人类成功在地面上生存之后,他就没有一天不想着让夜族也回到地面上。”

  “为此他进行了无数次的实验,无数次,却无一例外的全都……”

  “——失败了。”

  “然后有一天,他突然突发奇想:如果夜族的基因无法与星屑融合让他们的身体被改造,那么就直接用星屑改造夜族身体的某一部分行不行呢?”

  “因着这个想法,他再度开始准备新的实验。”

  “这样的试验需要无数的夜族来作为实验体。”

  “普通的夜族怎么会乐意把自己的命交到一个疯子和他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实验上。”

  “所以,格里沙决定再度进行克隆人计划,用克隆的夜族来完成他的构想。”

  “但是克隆实验是被夜族明令禁止的。所以格里沙只能选择避开众人耳目的方式来获得用以克隆的基因。”

  “他自己的当然不行,他已经老了。”

  “可是他的儿子还年轻。”

  “在科学狂人的眼中是没有亲人的,世间的一切只要可以,就都是他的实验体。”

  “一个儿子而已,比其他将要造福全夜族的大业,又算得了什么呢?”


  利威尔全身僵冷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要怎么称呼他呢,序列十三号、主人、Titan,还是……艾伦?

  少年也安静地看着他。

  “……为什么要隐瞒。”安静了好久,利威尔才重新找到自己的声音。

  “隐瞒什么?”

  “隐瞒你可以行走的事实。”

  “不,”少年摇了摇头。“这不是隐瞒。我确实不能行走了。”

  “那你!——”“我的腿骨中植入了星屑。”少年说。

  利威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植入星屑。”少年重复了一遍。“用这种方式,我获得了短暂行走的能力。”

  利威尔还是没能立刻从他给予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夜族……和……星屑?”

  “很惊讶吧。”少年柔和一笑,“没想到,星屑和夜族竟然也能产生作用。”

  “那你为什么不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的夜族?”

  “别开玩笑了。”少年低声说,“这只是实验罢了……”

  利威尔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并没有在乎他是否真的要把植入星屑的事情公开。

  “那么,‘艾伦’又是怎么一回事?”

  “正如你所见。”少年说,“那些‘艾伦’,”他说着用手指了下旁边的地面,那里现在已经什么也没有了,只有地面上湿漉漉的水痕还提醒着他们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们都是父亲利用我的基因克隆出来的克隆体。”

  利威尔上前在湿软的土地里翻出了“佛斯特”身上的那枚结晶,用手指擦了擦上面的泥土,他举起那东西在光线下看了看,流光溢彩,星光迷离。

  “这也是星屑吧。”

  “没错。”少年把下巴放在膝盖上,盯着他手里的东西说道。“那是父亲植入他们身体的星屑……”

  “他们能在地面上行走,不惧阳光。”利威尔收起星屑结晶然后看向他,“格里沙的试验成功了?”

  “没有哦。”少年低声说,“没有成功。”

  “可是他们已经在地面上生活了这么久。完全没有发生其他状况。”

  “那只是表面而已。”少年怔怔的盯着那片湿润的土地低声说,“那只是个玩笑而已吧……”

  否则格里沙,他的父亲,他怎么会那么绝望,绝望的甚至想要把它们,连同他自己都全部摧毁?

  “你让我去杀‘艾伦’,说他们身上的东西可以治愈你,甚至可以让你不惧阳光,其实都是假的吧。”利威尔冷眼看着他说,“你甚至把你自己都编入十三个序列之中,你到底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不是很明显吗?”少年抬眼对他说,“你应该很清楚的吧。”

  利威尔狠狠咬牙:

  “你想死——为什么!”

  “谁会想要死亡?”少年低声说,“如果不是太绝望了……谁会想要死亡……”

  “你绝望?为什么绝望,你又在绝望什么?”利威尔出离愤怒了,“你没有比夜族的其他人更悲惨,你甚至还找到了可以暂时来到地面上的方法,就这样你还要绝望,你在绝望什么?!”

  “你也知道我现在在地面上了吧!”少年突然也高声叫起来,“为什么我在地面上?为什么我不畏阳光?这么明显地事情你还不明白吗!”

  利威尔瞬间沉默了下来。

  他当然明白。从他听到了他的解释之后他就明白了。

  ——植入星屑。用这种方式使夜族获得不惧阳光的能力。看起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可是眼前的少年说……

  这一切只是个玩笑而已。

  少年在吼完刚才那一句之后就再度平静了下来,他坐在石头上,双手抱膝,姿态孤立。

  “父亲做梦都想要夜族回到地面上。他日复一日的实验,一次次的尝试,都是为了夜族。”

  “哪怕是用我来做试验样本,也是为了夜族。”

  “他用我的基因创造克隆人作为样本,然后将星屑植入他们的身体的不同位置。”

  “可是最后,只有皮肤植入星屑的样本才能接受阳光的照射。”

  少年说着顿了一下,默默地看了他一眼。

  “其实我的双腿并非是在地震中毁坏。”他说着轻轻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腿。“而是在实验中接受阳光照射毁掉的。”

  “所以父亲又额外在我身上进行试验,用星屑植入骨骼的方式来研究星屑对于夜族人体的优化程度。“

  “虽然算是成功了,可是那些东西像骨髓一样充斥在骨头之中,让你每一次使用双腿都万分痛苦。”

  利威尔被震惊的无言以对。

  “实验似乎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少年出神地说,“皮肤植入星屑就可以承受阳光……还对夜族的身体没有其他影响,这简直是改变命运的结论……”

  “可是。”少年的表情突然阴沉下来。“改变的只有皮肤,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在一次阳光实验中父亲不小心弄破了一个样本的皮肤,然后他就……”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示意般地看了眼旁边的地上。

  利威尔了然。

  皮肤一旦破损,实验体就立刻死亡……这不仅仅是对于夜族,哪怕是对于人类来说,也是不可避免的问题。

  怪不得他会称这是一场玩笑。

  除非将自己完全放置在一个绝对安全地领域,否则就随时会死,这不是玩笑是什么?

  “父亲很惊讶,又做了好几次实验,结果无一例外的都是……”少年抿了抿唇,把头深深地埋在了身体的阴影中。

  “再接下来的实验也不会改变结果了……父亲对这样的结论完全无法接受,崩溃了。”

  “他一方面觉得自己的信念坍塌了,一方面又觉得无法面见整个夜族,于是萌生了死意……”

  “做一个炸弹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根本不是难事……”

  利威尔震惊:“你是说,当初那场地震是格里沙要炸毁实验室导致的?!”

  “否则呢,”少年飞快地看了他一眼。“还有什么能毁掉坚不可摧的螺旋花都?”

  利威尔哑然。

  “但是没想到地震没有杀掉那几个样本,还让他们借着地震地面坍塌的机会逃离了地下。我的腿本来就已经受伤,只是借着这个机会,掩饰了实验的情况而已。”少年淡淡地说。“否则,让其他夜族人知道父亲用夜族来做实验,一定不会放过他。”

  “虽然那个时候他已经死了。”

  利威尔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即便是这样,绝望的是格里沙,我也完全猜想不到你为何会一心求死。”

  少年抬起头,眼中出现了一抹讥讽的神色。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什么?”利威尔马上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

  “那些样本的死法。”少年淡淡道。

  利威尔立刻想起了那堪称可怕的尸体变化。

  “那些尸体……”

  “起先,我一直以为那是克隆体的原因。”少年说,“但是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来,克隆体,在基因上来说,和夜族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利威尔怔怔的看着他。

  少年咧开嘴笑了起来,表情和眼神却极为空洞。

  “原来我们真的是怪物,怪物……”

  利威尔上前一步伸出手想要碰到他,可是泪水已经先一步从少年眼眶落了下来。

  “阳光侵蚀了我的身体,”他接着说道,“虽然后来在皮肤里植入了星屑,但是也只是让恶化的速度减慢了而已。”

  “我知道不管我用什么方式我都只会像那样恶心的死去,但是我不甘心。”

  “我虽然被改造了身体,但却从来没有来到过地面上,从来没有看过人类的世界,这让我怎么甘心呢?”他抹掉脸上的泪水又露出了一个笑容。“所以我要趁这个机会好好地看一看,好好地……”

  “看一看这个美丽的……令人感觉到残酷的人间……”

  “所以你不惜把自己算入那样本的数量之中,告诉我有十三个序列,让我杀了他们……”利威尔哑声道,“然后又卸掉面具,用和克隆体一样的脸孔来迷惑我,你身上的气息改变了,我根本无法分辨你是谁,这样就能干脆的杀掉你……”

  “没错。”少年承认了。“你只见过幼年的我的样貌,但是你根本联想不到长大后的我是什么样子,所以只要我带着面具,你就可以毫无芥蒂的杀死所有的克隆‘艾伦’,甚至包括杀死我……”

  “那你最后为什么还要说出真相!”利威尔怒吼道,“既然已经做好了让我杀了你的决定,为什么还要说那么多,让我认出你!”

  “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少年低声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从耶格尔给予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吗,你不是想要阿克曼的自由吗……如果你知道我死了,就可以去享受你的这份来之不易的自由了吧?……”

  “可是你让我杀了你。”利威尔盯着他说。

  “你让我杀了你,让受到你约束的狼犬杀了你!——”

  “违背契约、违背身为守护之狼的原则,你想让我永远活在痛苦之中!?”

  “你曾说,主人的命令高过一切。”少年冷静地说,“也就是说,我的命令,甚至凌驾于氏族的约束吧。”

  利威尔深深地看着他。

  “那么,我是在命令你的,利威尔。”少年迎着他的目光一字一顿的说道:


  “——杀了,艾伦。”


  米卡莎找到利威尔的时候,他正蹲在一块石头前面,用一个小瓶子去接从石缝间流下来的水。

  匕首和军刀被他扔在脚下,沾染着湿润的泥土。

  米卡莎迷惑地看着他的举动,然后说道:

  “Titan不见了。”

  “我知道。”利威尔应了一句,没有改变动作。

  米卡莎愣了一下,然后愤怒起来。“我知道你始终对他有所芥蒂,但是他只是姓耶格尔,接受和阿克曼的约定也并非他的错误,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下这一切,好好地陪在他身边!”

  “我会陪着他的。”利威尔说。石头上的水滴流尽了,他举起手中的瓶子看了看,将木塞塞了进去。

  他将瓶子放在胸口,站起来转身面对米卡莎,表情漠然却又隐隐带着一丝悲怆。

  “他想看的世界,我会带着他去看,他想在阳光下奔跑,我就带着他奔跑。”

  米卡莎呆滞的看着他。

  眼泪慢慢地从她乌黑的眼睛中流了下来。

  利威尔接着说道:“我早都已经不再介意阿克曼和耶格尔的约定。阿克曼带着耶格尔成功的开创了地下世界的一切,而耶格尔也做到了庇佑阿克曼,——至少还有我们活下来了。”

  他说完低下了头,沉默了许久,才轻轻的说:

  “耶格尔……是夜族永远的荣光。”

  米卡莎跌倒在地上失声痛哭。

  利威尔没有安慰她,他越过她离开了那个背着光的阴暗之地,阴云散去后的阳光明烈,让他的眼睛有些不适,眯起眼依然能够感觉到一丝微微的刺痛。

  或许把那种痛楚再放大无数倍,就是夜族曾经所受到过的痛楚。

  可是他们的痛更加阴暗,也更加绝望。

  或许是在黑暗中呆的久了,猛地进入光芒普照之地,他还觉得有些恍然。


  “至少我比其他的夜族要幸福。”

  “虽黑暗如影随身……这世间亦有光曾照我。”

  “夜族终其一生的愿望……也不过是如此的……卑微。”


  他不会再回地下了。

  不是为了他的自由,不是为了阿克曼的自由,而是为了一个夜族那卑微的愿望。

  他是阿克曼最强的追缉犬,他所追逐的猎物不会逃脱。

  而他所追逐的阳光,亦不会消落。


  【10-B】

  “我曾看到有黑毛白爪的巨狼奔跑在荒原上。”

  “他的颈项上挂着装着液体的玻璃瓶,”

  “——阳光斜照,摇曳如星芒。”


  [END]

评论(17)
热度(16)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