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今天的小美人鱼也没穿衣服。(全一篇)

脑残欢脱文。

有点烂尾感……绝对不说是小生不想写了【。

题目只是为了欢脱……

一个风中凌乱的父子梗【。

其实我是心情沉重的写的这文你们信吗【。

病的有点糟糕所以不写正经文了……过两天好了吧╮( ̄▽ ̄")╭ 

希望大家看到了能够也高兴一下wwwww

谢谢阅读。

—————————————————————————————————————————————————————————————————————————————————————————————

  


       自十五年前我遇见利威尔•阿克曼整整180个月。

  我不知道这180个月里我都做了些什么,而他又做了些什么。

  我们似乎持续了一个可怕的恶性循环,这个循环的内容包括他引诱我,我引诱他,他追杀我,我暗杀他,他保护我,我保护他……等等之类。

  然后180个月过去之后我现在二十五岁,他……

  他拒绝所有人说和他的年龄有关的内容,虽然我一直在挑战,但是依然不希望在这个事情上被他揍。


  另外我是否忘记了说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叫艾伦•耶格尔•阿克曼。后面那个姓氏是被强加上去的所以看起来不和谐念起来也讨厌。

  利威尔•阿克曼是我爸爸。是的爸爸。

  从十五年前他把我领回来直至现在的180个月里,我叫过他“杀人凶手”、“疯子”、“混账男人”、“老不修”、“喂”“变态”、“利威尔”、,当然最后还有“爸爸”。

  为此他整整折磨了我三个月。

  我觉得哪怕有一天我找到我真正的爸爸了,我也再没有勇气叫他“爸爸”了。


  我们所在的这个组织叫做“小美人鱼”。

  事实上从知道它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无时不刻不在吐槽这个名字。

  我是不知道这个组织当初的建立者是读了几篇安徒生童话,还是他是有多喜欢《小美人鱼》这个故事,不过至少我应该谢谢他没把这个地方叫做“卖火柴的小女孩”。

  虽然在我看来,就是卖火柴的小女孩也比小美人鱼好。

  至少我们可以把它变成“卖匕首的小女孩”之类的,以此来衬托一下我们身为一个杀手组织的核心内涵。

  哦,忘了说了,“小美人鱼”是个杀手组织。公立的。


  这个国家允许杀手这一职业正式存在。但是就像是每一个公立组织必须要做的那样,我们作为一个危险性达到了S级的组织,必须时刻向上头报备自己的工作内容。

  包括“今天要杀多杀人”哪、“尸体怎么处理”啦、“是否会用到大范围杀伤性武器”啥的。

  幸亏他们没给我们要追杀者名单,否则我们的组织一定会倒闭的。

  毕竟在我们的组织里,利威尔•阿克曼是个只杀政府官员的异类。

  至于我……我只杀富人。

  对于我这个癖好有没有什么由来……你猜对了,我仇富。

  ——谁让我的爸爸利威尔•阿克曼就是个腰缠万贯的、大大的、有钱人呢。


  杀手的人生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单调,就是每天杀人、把自己隐藏起来之类的。我们的生活简直丰富多彩的不忍直视。

  就拿我的富豪爸爸利威尔来说吧,他名下有三家公司、一个酒吧、两个赌场、两个娱乐城,他还投资了一座图书馆三座学校和一家医院,以及为了附和他的高雅爱好,他还养了一个西洋乐队。

  于是在我爸爸没有工作的时候,他的事情就是巡视公司、去酒吧喝酒然后被搭讪、去赌场试试手气、去娱乐城看看新来的小美女、听乐队演出、然后应邀参加各种酒席宴会剪彩仪式和采访。

  是的,我的爸爸不但是个有钱人,还是个大名人。

  至于我……我只是他儿子而已,一个忙于读书没时间当富二代没时间当纨绔的……儿子。

  我觉得,我总有一天得犯下弑父的罪名来。

  谁让我这爸爸这么不靠谱,连自己儿子都不养,还得我自己打工赚钱付学费。

  如果是普通人有这样的爸爸,早都被警察抓起来了吧?


  埃尔文认真地翻了翻手里的稿纸。

  “恩……你确定这是一篇‘自我检讨’?”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青年人,面色复杂的挑了挑眉头。

  “我觉得我写的挺好的。”艾伦•耶格尔•阿克曼抽了抽自己还有些发青的嘴角,慢吞吞道。

  埃尔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哭笑不得的转过头去。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爸爸要揍你了。”

  “哼。”艾伦不屑冷哼,“技不如人而已,再给我五年绝对干掉那个老头子。”

  埃尔文扁扁嘴表示不打算继续发表意见,然后把手上的那篇“自我检讨”放进了抽屉里,上锁。

  “我觉得,这个还是我自己留着比较保险。”他摸了摸抽屉的把手,对自己的决定深以为然。

  艾伦懒洋洋的别开脸,看着窗户外面的大太阳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

  “还有什么事吗,没有我就回去了。”他懒散地说。

  “你回去吧。”埃尔文无奈道。“别再和你爸爸打架了……都多大的人了……”

  “小的时候我还打不过他呢。”艾伦鄙夷地说,“老了还打什么,他死的肯定比我早。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埃尔文无语的看着他,半晌,嫌弃的摆摆手。“快走快走,别在我这里碍眼。”

  “哼。”艾伦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


  回到家的时候,利威尔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最新的《每日财经》。

  艾伦走过去一手抽扔他的报纸然后分开腿往他腿上一坐,戳戳他的胸口指指自己的脸。

  “看看,你的杰作。”

  利威尔抬头看看了一眼,轻描淡写地别开视线。

  “这么丑就不要靠这么近让我看了……”

  艾伦一拳头挥上去。

  不过就是这么近的距离他依然打不住眼前的男人,利威尔把头慢慢摆正,淡然地抬起一只手,往他的嘴角一戳——

  “嗷!——”

  腿上的庞然大物消失了,利威尔施施然起身上楼。

  躺在地毯上的艾伦捂着嘴巴抽了半天气,终于缓过来,扒着沙发爬起来盯着男人的背影,恶狠狠地比了个中指。


  入夜,利威尔躺在卧室里看电视里的《今日新闻》,一墙之隔的浴室里艾伦泡澡跑的不亦说乎。

  然后等他起来准备打个泡泡冲个澡结束任务的时候……停水了。

  戛然而止的水声伴着艾伦的小调一同停止,搞的利威尔也抽空侧头看了眼。

  “……停水了。”一分钟后,艾伦从浴室里伸出脑袋说。

  利威尔摆弄了一下手里的遥控器。

  “没事,我洗过了。”

  艾伦按住脑袋上冒起来的青筋。“我还没洗完。”

  利威尔幽幽地看了他一眼。

  “管我什么事。”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分钟。

  下一刻艾伦回到浴室恶狠狠地朝着浴室门献出了自己没穿鞋的第一踢。

  “混账男人!——嗷好痛!”

  然后等他抱着脚全身粘糊糊的坐在浴室三分钟后,利威尔慢慢敲门。

  “干嘛?”艾伦一脸高度警觉地问。

  “给你送水。”利威尔在门外道。

  艾伦眯着眼看了下玻璃门外头的人影,不过水汽和不规则玻璃平面让他看不太清楚外面的情况,只能挪过去开门。

  利威尔果然提着水在外面。

  艾伦觉得有点胃疼。

  因为他爸爸……提着一个茶壶。


  伤痕累累的洗完澡……艾伦躺在床上觉得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洗澡了。

  利威尔站在床边往手上倒药酒,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脸欲死的艾伦说道:“如果你这辈子都不再洗澡了,我就把你绑起来泡市里那条臭水沟里。”

  艾伦一口气没上来脸憋得通红,他慢慢翻过身,用力揪紧被子,生不如死道:“你还是人家爸爸吗……”

  利威尔捻捻手掌,一巴掌狠狠拍到他大腿上,在艾伦的惨叫中慢吞吞地说:

  “子不教……父之过。”

  “那你倒是给我道歉啊!”

  利威尔斜眼看他。

  “古人说得好……棍棒底下……出孝子。”

  艾伦已经被他蹂躏地一脸泪了。

  “我错了爸爸……都是我的错……”

  利威尔“温柔地”看了他一眼。

  “乖。”


  “小美人鱼”有三尾大鱼。

  埃尔文、利威尔,以及韩吉。

  这是榜上有名的三大杀手,“小美人鱼”正儿八经的……“美人鱼”。

  以他们组织的训导来说,“美人鱼”是最适合杀手的称呼,如美人般迷人又遥不可及,又像鱼一样滑溜的难以捉摸掌握。

  对于艾伦来说,这个解释完全就是为了掩饰当初这个组织的创始人起名无能的理由。

  然后其中的艾伦、三笠、让,则是未来的“美人鱼”,现在的“小美人鱼”。

  艾伦和让同时表示这个称呼简直娘爆了。

  不过利威尔深以为然。

  “就你那细胳膊细腿也就是个小鱼了。”利威尔双手环胸斜眼看着他说道。

  “……有本事你下来和我打一架啊。”艾伦懒得理他。

  利威尔站在二楼边上俯视他,“有本事你上来和我打一架。”

  “做梦!”艾伦立刻跳脚。“再上你当我就跟你姓!”

  “你貌似就是跟我姓。”利威尔有些无语。

  “……闭嘴!”艾伦暴走了。

  利威尔叹了口气,从楼上走了下来。

  再然后,艾伦被抱走了。


  第二天,艾伦哭着扑倒在埃尔文的办公桌上。

  “求组织放我自由……”

  埃尔文心痛的看着自己被压得一塌糊涂的文件。

  “你应该去求你爸爸放你自由……”

  “后者比前者更难实现……”

  “那我只能祝你一路顺风了……”

  “呜呜呜……”

  发泄完了,艾伦窝在埃尔文的办公室里不肯起来。

  “话说为什么你这段时间这么闲?”埃尔文抢救回来自己的文件以后一抬头发现他还在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下去。

  “因为我要毕业了……”艾伦忧郁地说。

  “恭喜你。”埃尔文眨眨眼。

  艾伦哀怨的捧着茶杯看着窗外的夕阳:“连学校都已经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

  埃尔文扶额:“你和利威尔还能不能继续愉快的做父子了……”

  “不能!”艾伦一砸茶杯吼道。

  “我的东方瓷器!——”埃尔文崩溃。

  艾伦自动略过这句话,捂心脏一脸痛苦地说:“埃尔文,你来当我爸爸吧……”

  “不孝子还不给我滚出去!——”埃尔文暴走了。


  利威尔同情地看着把自己闷在被子里的青年。

  “你热吗?”

  “我心寒。”

  利威尔扭了扭头。

  “那你把被子还我,我冷。”

  艾伦“蹭”地跳起来将被子一股脑地扔在了他身上把他埋了起来,然后飞身扑上去将他和被子一起压在身子下面。

  利威尔在被子里叹了口气。

  “当我儿子有这么痛苦么?”

  “哼!”

  “想当初我遇见你的时候,那么小一点点……”艾伦幽幽地扒开被子看向他,“那时候我十岁,编故事也编的真一点。”

  利威尔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咧了下嘴。“营养不良跟个六七岁小孩的人没脸说这话。”

  “呸。”

  利威尔继续回忆:“虽然饿的都皮包骨头了不过眼睛依然很亮,所以当时我就决定把你带走了。”

  “你这叫拐卖儿童……”

  利威尔一拳头砸他脸上。“给我好好听讲!”

  “……呜。”

  “当初并没有打算让你进入‘小美人鱼’,不过是埃尔文说你的身体条件不错肢体匀称比较适合,所以才把你送进了训练基地。”

  “原来是埃尔文那个秃顶老男人……”

  利威尔捏住他的鼻子无语道:“事实证明秃顶老男人的眼光不错,你确实很有天赋。”

  “救命……”

  利威尔终于松开手。

  “虽然在这里杀手是正当职业,但是到底还是不为人所喜,所以我才打算让你继续上学。”

  “不过因为你年龄不够上学必须要监护人,所以我只能弄了个领养手续把你认到我名下,咱两的年龄差距太大我当然不能给你当哥哥,所以只能当你爸爸了。”

  “你还想当我哥哥?!”艾伦尖叫起来。“太变态了!”

  利威尔又给了他一拳。

  “我错了……”

  “后来我觉得其实当你爸爸也挺不错的,所以等你成年以后也就没有再改掉身份。”

  “你当爸爸当上瘾了是吧……”艾伦捂着脸含泪道。“有本事你自己生一个儿子当他爸爸去呗……”

  利威尔默默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呢?”

  “我当然是从此恢复自由身……”艾伦在他的视线下越说越没声。“……嘤。”

  利威尔嘴角一歪露出个冷笑。

  艾伦身子一抖。

  利威尔突然发力将他从身上掀下去然后钻出了被子下了床。

  “喂……你要干嘛……”艾伦揪着重新盖回身上的被子紧张地盯着他的背影问。

  “你给我等着”利威尔回眸道。

  艾伦尖叫一声飞奔下床。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篇论文没写完!”

  利威尔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本子一下子扔他后脑勺上。

  “嗷!”艾伦痛叫倒地。

  本子从他脑后落到地上,刚好掀开。

  是他和利威尔的监护人协议。上面盖章的文字以法律规定了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

  艾伦茫然的盯着那上面的大红印章。

  利威尔的脚悠然出现在面前。

  “现在你成年了。”利威尔伸出手指捏起那个协议书在他眼前晃了晃,笑得很有诱惑力。

  “这个东西已经没有效力了。”

  艾伦茫然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喜悦。

  “但是。”

  他就知道没这么简单!艾伦表情一僵,脸扑地。

  利威尔揉了揉他的后脑勺,微微一笑。

  “别忘了,当初进入‘小美人鱼’的时候可是签过终身协议的……”

  “……”

  “只要在‘小美人鱼’一天,我永远都是你的监护人哦,艾、伦。”

  艾伦双手抱头,贴在地毯上闷闷出声:

  “爸爸……敢问今天是什么节日……”

  利威尔抬头看了眼表,悠然道:“在我说‘这个东西已经没有效力了’了的时候是零点之前……那么昨天是……”他摸了摸下巴,严肃的回忆了一下。

  “——愚人节。”

  艾伦在地毯上翻了个身,盯着他的下巴表情呆滞地叹了口气。

  “爸爸,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了……就不要再过什么洋节日了……”

  利威尔一拳砸在了他脸上。


  【END】

评论(9)
热度(44)
  1. 叫我比欣欣憐歌南。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