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利】斜我之阳-序列6

继续倒计时。

没想到佛斯特弟弟竟然还活着!【不】我都以为他死了!【喂】Σ(⊙▽⊙"a... 

嘛就要到最重要的时刻了怎么能死呢o(*≧▽≦)ツ 

似乎托大了……有些东西前文没能交代结果结局一定又会变得乱七八糟了=L=

男神请给我力量!【。

—————————————————————————————————————————————————————————————————————————————————————————————


  【6-A】

  “想要一个怎样的生日呢,□□?”

  “我能到地面上去看一看吗?”

  “……真是不好意思呢,不可以啊。”

  “那……就算了吧。”


  “这次的复兴节似乎很热闹呢。”Titan坐在电子屏幕前观望着地面上的景象,突然说了一句。

  “如果您想要到地面上,也请一定要事先告诉我们。”正在他身后整理东西的米卡莎直起腰看着他的背影说道。“像上次那样突然一个人偷跑到地面上的事情,绝对不要再做了。”

  “不要再用那件事来教育我了。”Titan无奈地笑道,“我可真的不是故意的呢。”

  “在没有找到那个带您去地面的罪魁祸首之前我是不会忘记这件事的。”米卡莎严肃地说。“您的身体您自己清楚,一个人呆在地面是很危险的。哪怕是晚上,地面上的环境也不是绝对适合夜族的。”

  “是是是我知道了……”Titan叹息着应声。“所以我才选择了后夜出去呀……”

  “这和前夜后夜没有关系。”

  “好啦好啦我知道错了,米卡莎你再说我就哭了哦。”

  “……”

  过了片刻,Titan突然扭头对米卡莎说道:“米卡莎,如果有一天你自由了,你要去做什么?”

  米卡莎整理东西手指一顿。

  “您在开玩笑吗,我怎么可能离开您呢。”

  “夜族的寿命就是比一般人长,但也没有你们那么长久啊。”Titan笑道,“等我死了,你难道不为自己打算吗?”

  米卡莎将脸扭向他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说道:“等您去世,我也一定很老了,那个时候又还有什么想法呢。”

  “别这样说啊。”Titan轻声笑了,推着轮椅向她靠过去,伸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腕。健壮的阿克曼狼体温灼人,令他恍惚想到了地面上的阳光温度。

  “米卡莎那个时候一定还是阿克曼里最漂亮的狼。”

  米卡莎认真地看着他说:“当然了,利威尔那个家伙是公的,不能说漂亮。”

  “我说的可是整个狼群呀。”Titan哭笑不得。

  “但是阿克曼的狼就只有我们了。”米卡莎淡淡地说。“阿克曼一族追随耶格尔直到永远。如果您死去,我们也不会有其他的归宿。”

  “那不过是强加于你们的单方面制约而已。”Titan道,“等我死后,耶格尔后继无人,约束自然失效,你们就自由了。”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米卡莎在他面前蹲下,将头轻轻贴在他的膝盖上。“如果你死去时,我老去,那么我就在你的坟墓旁蛰居,依然像现在这样的守着你。“

  Titan温柔地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轻轻笑了起来。

  “好呀。”


  【6-B】

  利威尔茫然的看着头顶的夕阳。

  他的手里握着一把结构类似的结晶体,光线从指缝里流泻下来,细碎透亮宛若星芒。

  他突然发现他知道这东西像什么了。

  ——“星屑”结晶。

  那些“生长”在地下暗河和溶洞之中的结晶矿物质,它们被提纯之后可以获得极为稀少的宛若星辰碎片一般闪亮的“星屑”。

  只是手中的这些结晶更像是高密度的星屑再结晶的产物,普通的地脉结晶是没有这么闪亮的。所以他一时间没能联系到那上面去。

  但是这碎星般的光芒实在是太眼熟了。

  利威尔松开手掌将手中的结晶倒在天台上。夕阳下这些结晶就像宝石一样闪闪发亮,美丽的不可方物。

  而他此刻却突然觉得有些冷。

  人总是在无知的时候无畏,知道的越多,就越无法前进。

  他开始怀疑,当他知晓了关于“艾伦”的真相的时候,他还能像现在这样干脆冷酷的挥出匕首吗?

  这些所谓的“人”到底是什么呢……他们身体里那如同星屑的一样的结晶,他们死去时的可怕变化,都在向他传递着一个可怕的信息。

  呆呆站立半晌,他突然一手抄起那些结晶,然后翻身上了天台离开了顶楼。


  虽然复兴节到来时所有的城市都会举办庆祝活动,但是只有第一城的活动最为宏大也持续最长时间。因此很多人都会在这个时候从其他城市赶过来,一齐参加在第一城的庆祝活动。

  艾伦•佛斯特也是。

  他来到第一城已经两天了,第一城此时此刻的气氛很容易感染到从来没有来这里参加庆典的外城人,因此和其他人一样,他在这个地方玩了个畅快淋漓,这种快乐是曾经所有的方式都给不来的。

  不过他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

  ——“墟魇”时代的乐谱。

  因为是庆祝“墟魇”时代结束的庆典,所以一些关于“墟魇”时期的东西都会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被搬上舞台,这也是普通人唯一一次能够近距离感受那个时代痕迹的方法。

  既然要表演那个时候的事情,也就是说这里必然有关于“墟魇”时代的乐谱了。

  一想到这个,他就兴奋的不能自已,恨不得立刻就找到庆典的乐队和他们谈谈人生。

  说起来……曾经有人说帮他找乐谱的,可是很久都没和他联系了。

  摸了摸下巴,艾伦在路边停下来,抬头有些茫然的看着街上的行人。

  这么大的庆典,那个人应该也会来吧?可是来这里两天了,他还没有遇见一张熟悉的脸。

  虽然他认识的人不多,朋友就更没几个,但是总有几个人能够说得上话,当初他们说好一起来第一城观看复兴节庆典,但是来到这里之后就分散了,这么久也没有再遇上。

  似乎他遇到的一些人,总是会在分离之后消失。

  没有固定关系的人存在,自身仿佛始终处于被独立的情况。

  为什么呢?

  发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艾伦就回过神来,然后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逛街看一些令他感到新奇又兴奋的东西。

  街道上人潮汹涌,并肩接踵拥挤不堪,即便这样他依然显得兴致高昂的厉害。

  夜幕将至,不少人都已经向着广场聚集而去。虽然复兴节正式的节目还没有开始,但是这几日一直依然有预演一些不错的节目,太阳落下地平线时开始,每到复兴节庆典的这几日,夜晚要比白日更加喧嚣热闹。

  艾伦也跟着人流朝着广场走去。不知道今晚又会有怎样的节目上演,他可是很期待关于“墟魇”时代的节目出现的。

  第一城的广场即便是搭建了超大型的舞台也依然能够装得下从其他十三个城市来的游客,不过平地上的视野当然不太好,艾伦四处看了看果断的跑上了一栋有外置楼梯的建筑上。虽然从这里看着有些远了,不过总比看一堆人的后脑勺好。

  施施然趴在楼梯的铁拉杆上,艾伦一边哼歌一边等着节目的开演。

  浓郁的夜色渐渐地从远处的天空蔓延过来,如同墨迹般在亮色的天幕上晕染,将黑暗无声无息地扩散。

  灯火在街道两旁亮起,广场上矗立的花式灯柱也亮起光芒,五颜六色的灯光映照的比白天还要明亮,艾伦微微眯起眼,很享受这样的感受。

  主持人已经走上舞台开始介绍今晚的节目列表,艾伦兴奋的直起腰瞪大了眼睛看过去,主持人的轮廓在无数明亮灯光的照耀下有些模糊,但是声音却很清晰的穿过无数人群传进耳中。

  “今晚的节目中,有一个节目非常特殊,它来自古时代研究院的一群学生,将由他们为大家带来一曲由失落时代发现的珍贵乐谱改编演绎而来的音乐——”


  “——‘墟魇礼’!”


  艾伦早在听到“失落时代的珍贵乐谱”的时候就震住了,等到那个名字被主持人叫出口的时候,他几乎也要一同尖叫出来。

  墟魇礼,墟魇时代!

  而在看到从幕后走到台前的一群奏乐者时,他更加惊讶的发现……

  他曾经的朋友、钢琴老师利威尔,亦然列坐其中!


  【6-A】

  “人们终究会忘记,在他们脚下的地面之下,还存在着另外一群人,他们在黑暗中如同老鼠一样在地下打洞,像盲蛇一样在冰冷潮湿的泥土里蠕动挣扎,听着地面上传来的声音,毫无希望的枕着黑暗做关于阳光的梦。”

  “墟魇时代毁掉了我们,却为一群新的人类带来了希望。这难道是这个世界的选择,抛弃脆弱的我们,让更加有力量的人来主宰?”

  “可是为什么没有人记得,那些人,也是从我们的血液中诞生出来的啊!”


  “如果没有我们付出了这样惨痛的代价,他们又怎么能能够在地面上像正常人一样的存活呢……”

  “为什么最后所有人记得的都是他们如何挣扎着在阳光下站了起来,却没有一个人记得,他们脚下‘埋葬’的我们呢……”


  “我们……才是真正的人类啊……”


  Titan静静地看着窗户外面的景象,良久,他轻声对身后的米卡莎说道:

  “天黑了吧……我想去地面上看看。”

  米卡莎扶着他的轮椅低头靠在他耳边声音温柔地说:“过了午夜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想去看些什么?”

  Titan先是恍惚了片刻,才慢慢露出一个迷离的笑容。

  “复兴节的庆典就要正式开始了吧……我想去看。”

  “利威尔说他今天参加了庆典预演的节目,我们肯定赶不上了,但是还是能够看到正式的演出的吧?”

  米卡莎从轮椅背后连同轮椅一同搂住他的肩膀,将头贴在了轮椅的背上。

  “你难道不想要一份其他的礼物吗?”

  Titan轻轻按住她的手,苍白的嘴唇抿起淡淡的弧度。

  “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礼物。”

  “我已经很久没有到人群中间去了……有些时候,我甚至都忘记了,”

  “——我曾经,也是个人类……”

  “你永远都是人类!”米卡莎无法忍受地低吼了一句。

  Titan闻言只是笑笑,并不回答。

  想到此刻Titan的表情,米卡莎有些绝望的跪在了地上。

  “好了,起来吧。”Titan轻轻拍拍她的手,“我的生日,你们都表现的开心一些呀……”

  米卡莎哽咽着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站了起来,推着他的轮椅慢慢朝着门口走去。

  “对不起,我失态了……”

  “我只是一想到在举办庆典的人并不是在为你庆祝,而知道这是你的生日的我们却无法给你一个你想要的礼物,就觉得……”

  “非常的遗憾……”

  Titan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看着眼前长长地蜿蜒的走廊,忽然低下头笑了笑。

  “没关系,利威尔会给我我想要的礼物的。”

  “我相信他。”


  【TBC】

评论
热度(9)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