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愿望。(全一篇)

挑战神转折的作品【屁

所以是HEheHappyEnding哦!!!!!!!!

似乎又不小心架空了一个蛮大的世界……

【严肃】这其实是两个不想变老的男人之间的故事【滚!

一些梗来自《bloodline》

希望看客能如小生所愿的感到了圆满,这是小生最大的愿望【(⊙v⊙)!

谢谢阅读。

—————————————————————————————————————————————————————————————————————————————————————————————


  “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

  “如果你听到我的呼唤,请降临此世……”


  在术士一族之中有这样的说法:

  高声呼唤“七贤者”的名字三次,就能越过世界的障壁让他听到你的声音。而你之前和之后所说的愿望与需求,就会被他听到并且实现。


  “艾伦导师,您觉得,魔法的奥义是什么?”

  艾伦低头看了眼坐在自己面前的孩子,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回应愿望。亲爱的。”

  “为什么是愿望?”

  “因为魔法就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愿望才诞生的啊。”艾伦说,“战争之中人们想要胜利,于是魔法诞生了,带给了人们胜利。和平年代人们觉得自己有些事情做不到,于是利用魔法达到了目的……不管是什么情况下,因为人们出现了愿望,所以魔法作为应和愿望的产物出现了。你说,魔法不是为了回应愿望,又是为了什么呢。”

  “那么导师你的愿望通过魔法实现了吗?”

  “……我……”艾伦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笑了。

  “实现了。都实现了哦。”

  “所以导师才会变得这么厉害吗!”那孩子明显兴奋起来了。“导师,我的愿望也可以通过魔法来实现吗?”

  “只要你足够坚定,你的魔法会帮助你实现愿望的。”艾伦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祝福你,亲爱的。”


  “每次听你给孩子们讲课,我就有种担忧的感觉。”艾尔敏靠在房门边上看着正在誊写魔法卷轴的艾伦说道。

  “看来你对我的授课内容有些意见。”艾伦没有抬头也没有停笔,只是很清淡的回应了一句。

  “魔法没有那么简单的。”艾尔敏说,“如果是为了回应愿望而诞生,那么这个世界大概早就被一些邪恶的魔法师毁灭了无数次了吧。”

  “不要把这些黑暗的东西过早的交给那些孩子。”艾伦终于抬起头看着他说。“虽然我赞同你的意思,但是,这个理论是我的导师告诉我的,而这么多年来,我照着他给我指点的这条路走到现在,从来没有出错过。”

  “你真的这么认为?”艾尔敏脸上的表情终于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他认真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青年人,然后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因为愿望,你至今没有老去……艾伦,这个愿望是不是也令你感到了沉重呢?”

  “……”艾伦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艾尔敏却在这个时候转身准备离开,只是他的声音依然清楚而尖锐的刺痛着艾伦的心。

  “不过你说的没错,因为愿望而达成的魔法确实具有很强大的力量……看看你自己就知道了呢。”

  艾伦松开手中紧握的笔,用力的捂住了脸。

  “不……”

  “这不是我的愿望……这才不是我的愿望……”


  术士之塔中现有12位魔导师,一位大魔导师。不过一般人遇到艾伦都只会把他当成普通的法师。

  因为他太年轻了。他的外貌只有15岁。

  是一个穿着魔法袍都看起来松松垮垮很不合身的年纪。

  虽然魔法使得人们可以保持青春,因此13位导师级的魔法师都很年轻,可是一般来讲,大家不会把自己的容貌变得太过幼小,毕竟他们作为导师要教授的学生范围可不仅仅是小孩子。

  除了艾伦——这个术士塔里唯一的大魔导师。


  “导师,为什么您要把自己的容貌变得这么年轻?”很多人在知道艾伦确实是这个塔里最强的法师之后,总会忍不住问这个问题。

  “这是愿望。”而他的回答每次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您的愿望?”

  “不。”艾伦摇头。“我的愿望已经尽数达成,现在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满足别人的愿望。”

  “啊……您可真是位崇高的法师。”有些人对他的回答充满敬仰。

  “您不觉得做这些很多余?”有些人无法理解他的想法。

  “人不可能没有愿望,除非他已经死了。”有人认为他在说谎。

  “随便你们怎么认为吧。”他很随意地摆手。“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情而已。”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很清楚,午夜梦回里他那被压抑的愿望像一头困兽一样的在他的心灵深处叫嚣着。

  而他,无法将它释放。


  “今天我们来讲关于七贤者的事情。”

  “是传说中的七位成为法神的魔法师吗!”有些人明显已经做过功课了。

  “是的。”艾伦开始在黑板上写下七个名字。

  “这是现今法术界的七位法神,他们被称为七贤者。魔法的世界并没有固定的神明,我们所学习的魔法几乎都来自上古时代精灵和龙族的遗留,但是那些法术并不完整并且数量稀少,因此需要强大的法师来为我们简化和解答那些无法被使用的魔法序列。成为法神的法师就可以自创威力强大的魔法,因此,你们必须牢记这七位的名字。他们各自代表了不同的魔法属性,当你们开始正式学习魔法,就必须要选择一位贤者的魔法领域进行法术学习。现在我会把他们的魔法领域一一告诉你们,你们现在就可以考虑未来的领域选择了。而你们之后要学习阅读的魔法书籍,也尽量要和你们选择的领域相匹配。”

  “太棒了!”坐席之下的魔法学徒们明显兴奋起来了。

  “导师!我听有人说,现存的导师级术士其实都是这些贤者的学生,导师,你是哪一位贤者大人的学生啊!?”突然一个孩子跳起来大声问道。

  授课的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每个孩子都充满期待的看着讲台上的人。

  艾伦有些恍惚的眨了眨眼睛,然后笑了。

  “老师我……是‘生命领域’的贤者——利威尔大人的学生哦。”


  “生命领域”是魔法七领域中和“死亡领域”对应的另一个强大的魔法领域。这一领域的魔法司长万物生命的繁荣和生长,是最富有生机的魔法领域。

  而这一领域的法师所具有的特性就是……


  “‘不老’。”

  艾尔敏照例在艾伦誊写魔法卷轴的时候过来“打扰”他。

  “应该说是‘迟缓的衰老’吧。”他想了想换了个形容词。“大概有你这么一个亲身说法的导师,你的学生都会去选择生命领域的。”

  “那可不是个好的选择。”艾伦一边抄着魔法文一边说。“生命领域的魔法很少具备杀伤力,现在的学徒学习魔法都是为了‘打败坏蛋惩恶扬善’,等他们知道生命领域需要学习什么魔法他们就会退缩了。”

  “我记得你当初也是这个‘打败坏蛋惩恶扬善’的初衷吧?”艾尔敏摸了摸下巴,“怎么到最后还是变成了生命领域的法师?”

  “我这不是希望自己老的慢一点么。”艾伦浑然不在意的回答。

  艾尔敏没回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确定他不抬头依然在忙手上的事,一抹冷笑才慢慢现出嘴角。

  “说的还真是。”他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直到他走后,艾伦将一段很长的魔法文誊写完毕才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

  “你可真是越来越讨人厌了,艾尔敏。”他盯着自己面前的卷轴自言自语道。


  三个月后,魔法学徒们要正式选择自己未来所要学习的魔法领域。十三位魔法导师按照各自的魔法领域分成七组,由学徒自行选择。导师为复数的领域可以和学徒们商议选择哪一位导师作为自己的老师。

  不出艾伦所料,并没有几个人选择他的领域,有也是一些女孩子。而同在生命领域的还有另外一位女性魔导师,女孩子们一般也会选择女性导师来教导自己。

  结果在艾伦面前就只留下了一个看起来瘦小且腼腆的男孩。

  艾伦看了他一眼,是那个曾经问他“魔法奥义”的小男孩。

  “你确定要选择我作为你的导师吗?”艾伦问道。“生命领域的魔法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可能会让你感到枯燥和失望。”

  “因为导师说魔法是回应愿望的。”男孩抬头冲他笑了一下。“我的愿望是想让生病的妈妈好起来,生命领域的魔法不是带给生命复兴和希望吗?所以我想选择您作为我的老师……艾伦导师。”

  艾伦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

  “没有一种法术可以治愈疾病,亲爱的。”他有些惋惜地说。“或许炼金领域的魔药可以,所以你的愿望应该由炼金领域的魔法来帮你完成。”

  “不,导师。”男孩轻轻摇头,“妈妈的病已经无法治愈,就连药剂师也对此束手无策。我希望能够用生命领域的魔法让妈妈看到她喜欢的东西……妈妈曾经是个吟游诗人,去过很多地方,看到过很多风景,我曾想要加入梦境领域学习幻术但是那些东西到底是虚幻的,如果是生命领域的话,至少我还能变出像阿格利司的微缩盆景*来让妈妈亲手触摸到。”

  艾伦蹲下身直面男孩的脸孔,冲他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我会把我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你,亲爱的……你不仅仅能为你的妈妈变出阿格利司的微缩盆景,还能变出一个普利安的花园*给她。”

  男孩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眼中慢慢凝聚起泪水。

  “我会好好学习的,导师!”


  “那个孩子学习魔法的劲头跟以前的你一样。”艾尔敏在晚餐后找到艾伦说。“都有点直愣愣的。”

  “请用‘坦率’来形容他对魔法的热情。”艾伦认真地纠正。“我喜欢这样的孩子,他在魔法的道路上会走得很远。”

  “对对对,就像你一样……”艾尔敏敷衍地点头。

  艾伦低头继续翻看书籍,不搭理他的阴阳怪气。

  艾尔敏也不觉得无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说:“你对那孩子还真是毫无保留。”

  “魔法的研究和学习需要我们坦诚相待。”艾伦淡淡道。“如果我有所保留,那么那个孩子学习到的将不是完整的生命领域的魔法,他也会因为那一块的残缺而永远无法有所建树。”

  “噗,好吧。”艾尔敏忍不住笑了一声,点了点头。“你一定是未来魔法界的伟人……艾伦。”他严肃地点了点头表示认真的态度。

  “谢谢期望。”艾伦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艾尔敏无聊的耸了耸肩膀离开了他的房间。


  艾伦真的是非常认真地在教导他的学生。他的毫无保留让其他的学生都忍不住羡慕起来,不过只有那孩子自己清楚这样的学习压力会有多大。

  但是当他小心翼翼地表示能不能放慢学习的速度的时候,艾伦的表情却有些悲凉。

  “我很抱歉,亲爱的。虽然知道你这样子被我逼迫非常的辛苦,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允许你稍作休息。”

  “您是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吗……”学生小心问道。

  “是的,我有些必须要做的事情。”艾伦温柔的拍了拍他的头。“所以我不能始终陪伴在你身边教导你,我只能在我还在的日子里,尽可能的把我能亲自教导给你的东西全部传授给你。”

  “如果是这样的话……很抱歉我之前说了任性的话。”

  “并不,是我太任性了。”艾伦忍不住抱了抱他。“虽然成为了你的导师,却无法看着你走到最后……我非常抱歉。”

  “您就要离开法师塔了吗?”男孩轻声问着。“您要去哪里?”

  “这是个秘密。”艾伦笑着吻了吻他的额头。“法师注定是孤独的,不是孤独的守在法师塔中,就是孤独的流浪在路上。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要去那里,但是等到你成功的那一天,或许我们还会再见的。”

  “好的,老师。”男孩说。“不管您在何处,我都会像您还在身旁一样好好努力的。”

  “好孩子。”艾伦轻柔的叹息了一声。“祝福你,亲爱的。”他握紧了他的手。


  “老师,我听说了一个传言……”

  “什么?”

  “关于七贤者的。”男孩抬起头看着正站在书架扶梯上的人。“他们说,只要呼唤三次贤者的名字,那么他们之前和之后所说的话就会被贤者大人听到,他们的愿望就会被贤者大人所实现。老师,这是真的吗?”

  艾伦低着头看着男孩稚嫩的脸孔,想了想,点了点头。

  “是的,亲爱的。这是真的。”

  “那么如果呼唤贤者大人的名字,他们就会降临到这个世界是吗?”

  “是的。”艾伦慢慢走下扶梯拉着男孩的手离开图书馆。“但是不要试图去呼唤他们,亲爱的,虽然我们是某一贤者领域的法师,但是贤者大人没有义务为我们达成愿望。所以,这样的呼唤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艾伦怔了怔,含在口中的两个字轻飘飘的散开了。“除非……”他抿住了嘴。

  男孩并没有听到那两个代表着某种转折的字眼,他只身很好奇地问:“那么如果是贤者大人的学生呢?老师您有呼唤过您的老师,利威尔贤者大人吗?”

  “……没有。”艾伦顿了一下轻声回答。“虽然我是贤者的学生,但是也不是能够随意呼唤他们的。”

  “那老师,”男孩突然很兴奋的抓紧他的手。“如果有一天您成为了贤者,我呼唤您的时候,您会来吗?!”

  艾伦有些恍惚的看着他,知道那孩子又催促般的摇了摇他的手臂,才回过神来。

  “……会的,亲爱的。”

  “只要你呼唤我……我是一定会来的……”

  “只是……”


  “只要你呼唤我,我一定会降临到你面前。”

  “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你又变的是否会让我认不出来。”


  “如果我一直都是这个模样……您一定会认出我的吧?”

  他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人,轻声喃喃道。

  “拜托您不要忘记我的样子……如果您会忘记我,那么我就永远保持这幅模样。我知道您总有一天会忘记的……因为您已经成为了永恒的神明,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可是,有没有存在那么一些可能……当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您还依然能记得我……”

  面前矗立着的七贤者塑像静默而神圣,无声的凝视着这宛若永恒的术士之塔。

  他们都是一成不变的,改变的只有来到这塔中的人们。

  艾伦失落的闭上了眼睛。


  又过了几年,艾伦果然在某一个毫无征兆的日子里消失在了术士之塔中。

  “他已经到了尽头。”艾尔敏坐在窗口眺望着窗外的风景轻声呢喃道。“即便是人类眼中像是神明一样的法师,也不是真正拥有悠久生命的神。我们总是要死的。”

  艾伦的学生有些失神的站在门口。“那么成为贤者的那些法师呢……他们不也是从最底层的法师学徒一步步走上去的吗?”

  艾尔敏嗤笑了一声转过头。

  “死亡领域的贤者埃尔文,他在自己四十五岁的时候自杀,让自己的学生把自己变成了巫妖。”

  那孩子猛地一怔。

  “梦境领域的贤者佩特拉,她来自幽灵族。”

  “战争领域的贤者米克,他是龙族的后裔。”

  “而你们生命领域的贤者利威尔,他是一名白精灵。”

  艾尔敏讥讽的看着眼前有些摇摇欲坠的孩子,“你明白了吧,为什么他们会成为神?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是普通人,他们比人类有着更加悠久的生命,能够支撑他们在漫长的魔法道路上不断前进。而你、我、你的老师艾伦,我们都不过是普通的人类而已。”

  眼前的孩子一脸几乎崩溃的样子,艾尔敏看着他冷笑了一声,清澈的蓝色眼睛里却慢慢溢出了泪水。

  “即便是魔法也无法改变我们的存在的本质,虽然我们已经比一般人活得更加长久,可是那怎么够呢……”

  “对于我们想要追逐那个人脚步的梦想……怎么够呢……”


  “我很快就要死了。”艾伦躺在纳布里的平原上看着天空轻声说着。

  现在正是春季,纳布里平原上鲜花盛放,连空气都充满了芬芳。

  温柔的春风轻轻抚过柔软的新生枝叶,整个纳布里平原就像母亲的怀抱一样充满暖意和安详。

  “而在死神来到之前,我希望能够见您一面。”

  “从您离开到现在的数百年里,我从来不敢呼唤您的名字。曾经我怕我不够优秀让您失望,而后来只是单纯的怯懦而已。”

  “我并没有想要让您实现的愿望,而呼唤了您也不能再为您做些什么。我的学生每每追随在我身旁问东问西的时候,我都恍惚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跟随着您,听从您的教导,学习您所教授的一切……那个时候的我,表现的是否让您满意呢?”

  “而现在我就要被死神带往一个永远宁静的世界,但如果可以……我希望最后一程,是您来送我……”

  他突然挺起胸膛声嘶力竭地朝着天空大声喊道:

  “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

  “如果您听到我的呼唤,请降临此世,至我身旁!”

  “我是您的信徒,您的学生您意志的遵从者……请您回应我,回应我!……”


  “——我想在一切回归终结之前,与您道别……”


  天空中的云层突然积聚,轻柔的微风变成了几乎要席卷一切的狂风,云雾在风中缭绕,拉开巨大的漩涡,天空中心好像突然塌陷进去,露出一片触目惊心的黑暗的空洞,而在那黑暗之中,光芒突然如利箭般射下,重重的落在地面上,掀起一层又一层光芒四射的风。

  艾伦有些茫然的看着这一切,那光芒就落在他身旁极近的地方,他几乎要以为那些狂风那些光线会将他刺穿。

  但它们只是万分温柔的从他身上拂过,远远地散开了。

  那样温和的力度,那样的气息,都是如此熟悉,如此令他感动。

  “利威尔导师……”他喃喃着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再动弹的力气。他只能用力抬起头,朝着那光芒最中心看去,试图用自己凡人的眼睛,穿透那属于神明的光辉,看到那个人永远优雅高傲的身影。

  “老师,利威尔老师……”他忍不住哭了起来,眼泪滚过面颊,湿润冰凉,就像是春季里悄无声息落下的雨水。

  “这是你第一次呼唤我,艾伦。”从光芒之中缓缓走出来的男人有着令人喟叹的美丽而冷傲的面容,但他周身的气息却又如同春风般和煦,这样明显的差别让人对他充满向往却又感到敬畏。

  男人低头看着艾伦的面容,似乎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你竟然毫无变化……看来我离开你并没有过去太久。”

  艾伦含着泪笑了。“是的,老师……并没有过去太久,并没有过去太久……我只是太想您了……利威尔老师。”

  利威尔半蹲在他面前静静的打量着他,然后伸出手捏住了他的下巴,精致的眉头蹙紧。“我不希望我最喜欢的学生欺骗我……艾伦。你已经是大魔导师了,现在到底距离我的离开过去了多少年?”

  “好几百年了,老师,好几百年了……”艾伦终于还是在他充满威严的注视下说出了实话,他有些尴尬的垂下眼睛。“原谅我对您的谎言,我很抱歉……”

  “好几百年了……”利威尔有些恍惚,然后视线又紧盯著他的脸孔。“你的面容竟然与我离去时毫无二致……艾伦,你做了什么愚蠢的事?”

  “不……老师,我只是喜欢这样年轻的样子而已。”艾伦冲他笑道。“因为魔法能让我们青春常驻……我当然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苍老。”

  利威尔的眼神却依然冰冷如初。“我记得你曾说过,你想要快点长大,看起来有男子气概一点。”

  艾伦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他依然保持着笑容。“老师,这么久了,人都会变的……”

  利威尔没有理会,他沉默了一下,回想着自己来到这里时所听到的声音。“艾伦,你在呼唤我之前,似乎说了很多的话。”

  艾伦的表情有一瞬间慌乱,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那只是我的自言自语,您不用在意,老师。”

  “可我似乎听到了不得了的内容。”利威尔放开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冷眼俯视着他。“站起来,艾伦。我可不记得我曾教过你在老师的面前如此失礼。”

  “我很抱歉……”艾伦用力支撑地面想要让自己站起来,但是这具实际上已经苍老万分即将死去的身体再也无法听从他倔强的指令来做出一些强迫的事。

  “我很抱歉……老师……”艾伦低下头有些慌乱地说。“我躺太久身上有些麻了……”

  可是不管他怎么想要努力支撑自己,却都已经无济于事。

  他终于发出了一声哽咽:“我很抱歉,利威尔老师……”

  利威尔重新蹲了下来,他的眼神变得平和,静静地凝视着眼前慌乱又懊丧的男孩那张欲哭的脸。

  “我一直在等你呼唤我,艾伦。”他慢慢地说,“我以为我的离开会令你万分不舍。我甚至通过佩特拉的镜子试图穿过世界的壁障来看看你是否会因为我的离去而失落,但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让我很失落。”

  “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我一直都非常看好你,如果不是人类的躯体束缚着你,你一定会是下一个法神。我在想,如果有一天你呼唤我,告诉我你想要成为一个法神,那么我一定会想办法来满足你的这个愿望。”

  “我希望我最喜欢的学生能够与我共同俯瞰整片魔法生命领域的世界。”

  艾伦已经泣不成声。

  “我并不是您最优秀的学生……老师……我只是一个愚蠢的农民的孩子而已……自从您成为法神离开这个世界……我觉得我几乎要被整个魔法世界所抛弃……当初是您将我带入魔法的殿堂,是您手把手将我从一个茫然无知的普通人变成一个魔法师……我的每一步都是在您的教导和指引下踏出的……可是对于我来说如此重要的您却离开了我……那个时候我只能拼命地让自己陷入学习之中,否则对您的思念和对魔法的质疑会令我彻底崩溃……”

  “我无数次的想要呼唤您……可是我不希望您看到的我是一个毫无长进的我……可是当我越来越强大,我的年龄也越来越大,我正变得越来越苍老……我又变得那么恐惧……我怕我会像您说的那样变化的让您也无法认出我来……我不希望被您遗忘,可是我知道总有一天您会忘记我……”

  “我不会忘记你。”利威尔皱起了眉头。“你是我的学生,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可能忘记谁是我的学生。”

  艾伦一边哭着一边露出了笑容。“听到您的话我真高兴,老师……”他伸出手握住了那双修长而精致的手,将他的手掌贴在了自己的脸上。滚落的泪水顺着利威尔的手指滑了下去,他像一个孩子那样充满依恋的闭上了眼睛。

  “那么请您继续记着我……虽然我没能成为能够和您并肩的法神,但是在我身为人类的生命里我已经走到了大魔导师的魔法巅峰,这样的我,应该不是会让您失望的学生吧……”

  利威尔看着他脸上那称得上是幸福的表情,突然轻声问道:“艾伦,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愿望。”

  “我曾告诉过你,魔法就是回应愿望的工具。如果你想要达成什么愿望,那就努力学习能够帮你达成愿望的魔法。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未在魔法上帮助过你,但是现在,既然我已经来了,那就把你的愿望告诉我。”

  “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艾伦轻轻说道。“我的愿望就是能够在死前再度与您相见,没有被您所遗忘。而现在我成功的见到了您,而您也并没有忘记我。我的愿望就算是达成了。”

  利威尔的手指轻柔地在他柔软的面颊上抚过。

  “我记得你曾经的愿望是成为一个法神。”

  “但后来我的愿望是希望您能成为法神。”

  “似乎我一直都在实现你的愿望,艾伦。”利威尔伸出手将他拉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然后褪下左手尾指上的一枚戒指,将它放进了艾伦的手里。

  “这是您的‘春神的永恒之戒*’……”艾伦茫然的看着他。“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有个愿望需要你实现。”利威尔抱起他说道。“作为你的老师,我一直在满足你的愿望,但是现在你已经足够优秀,也应该回报老师了。”

  “我很乐意帮您完成愿望……”艾伦有些失落地低声说道,“可是我很快就要死去,我不知道我还能为您达成什么愿望……”

  “一个简单地愿望。”利威尔道,“我刚刚研究出了一个新的法术,需要一个人来帮我实验它。”

  “那么,”艾伦冲他露出一个微笑,“请您不用客气地将我的身体拿去吧。”

  “我需要的是你的灵魂。”利威尔却严肃的看了他一眼。

  艾伦茫然的看着他。

  利威尔却在这时念起了催眠的咒语。

  艾伦昏昏欲睡之间,似乎听到他清冷而悠扬的声音说道:“我和埃尔文一起研究了一个新的法术,如果法术成功应用,人类法师也可以活到成为法神的那天。”

  “这是我最大的愿望,希望你能够替我达成,艾伦。”


  “另外还有个很容易被实现的愿望——你的这张稚嫩的脸我真是看够了,长大一些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艾伦?……艾伦?……”

  “……算了,做个好梦吧,艾伦。”


  【END】


  *阿格利司的微缩盆景:架空世界里某个城市出产的微缩风景的盆景特产。

  *普利安的花园:架空世界里某个著名的景点,以美丽的花园建筑出名。

  *春神的永恒之戒:可以让死去的生灵保持鲜活的姿态不变。(用在活的生命身上可以延缓衰老哦✧(≖ ◡ ≖✿))


下图来自  @让我慢慢被黑夜侵蚀 的艾伦投喂=3=这个一定是很年轻时候的艾伦小学生啦~



 
   
评论(8)
热度(54)
[:"Love is the eternal success."]

——“爱是永恒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