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利】斜我之阳-序列3

(。・∀・)ノ゙小生我回来啦~

经历了一场噩梦般的外出后小生的娱乐感似乎不多了……这章有些沉重【吧?】

_(:з」∠)_收拾收拾该结尾了吧……【滚】越写越麻烦了怎么可以……

一边和小伙伴打仗【。】一边更出来的东西……破烂的不要太想揍我【抱胸】

谢谢阅读啦☆⌒(*^-゜)v

—————————————————————————————————————————————————————————————————————————————————————————————

 

  【3-A】

  “我无数次梦见自己被一个男人反复杀死。”

  “无数次的,他用刀刺向我。”

  利威尔停止了笔下的记录,抬起头看向坐在自己桌子对面的患者。

  “你被他刺死了?”

  “不,我梦见他刺向我,可是我不知道他的刀攻击了我身体的哪个部位,我只知道我死了。”坐在他对面的年轻男孩低声说。

  利威尔用手托住下巴,笔杆在手指间灵活的转动。“当时你有什么感觉?”

  “很奇怪……”男孩微微皱起眉头,“我觉得恐惧……”

  “那是废话。”利威尔不客气地说。

  男孩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可是奇怪的是……我似乎很清楚他要杀我。”

  利威尔这才有了点兴趣的将眉头扬高了些。“你知道他要杀你?”

  “应该是这样……”男孩有些紧张的将手夹在双腿之间,用干涩的声音说。“但是我没有办法躲避……所以感到害怕……”

  “原来如此。”利威尔点了点头,嘴角歪了一下。“我觉得……”“利!威!尔!!!”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就在那个时候一个女人怒气冲冲地从门外走了进来,双手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发出很大的一声响,把紧张的男孩吓了一跳。

  “哈喽,佩特拉。”利威尔老神在在的带着椅子往后滑了几步,悠闲地抬手冲她打了个招呼。

  “谁要和你say hello!”被他称呼佩特拉的女子一脸怒容的盯着他。“你又过来冒充医生?我是不是该庆幸我只是个心理医生,否则你是不是还要替我上手术台?!”

  “冒……冒充……”被她忽略掉的男孩愕然的抬起头看着坐在桌子后面那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还偷穿了我的制服!”佩特拉怒吼:“你不觉得撑得慌嘛利威尔!!!”

  “其实还好……”发现有些不太妙的利威尔立刻站起来靠到了书架旁边,用手抖了抖白色外套的衣领。“我只是想帮你而已,佩特拉……你应该相信我的水平……”

  “在你把我的患者吓坏之前赶紧离开这里。”佩特拉耐性全无的指着门口说道。

  利威尔脱掉白色外套随手把它挂在书架旁边的衣架上,无辜的冲她摊了下手。“事实上,是你把你的患者吓坏了……”他指了指缩在椅子上一脸茫然加不安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的男孩笑道。

  佩特拉抄起了桌子上的石头雕塑装饰品。

  利威尔立刻两个滑步从她旁边闪到门口。

  就在他准备开门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回头看了眼那个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的男孩子,并且冲他友好地笑了一下。

  “我建议你这两天最好躲起来。”

  “要知道,一个反复被提起的梦境,很有可能是一种预言唷。”

  看着眼前男孩发白的脸色,佩特拉举起桌上的装饰砸了过去。

  “永远不要让我在这里遇见你!”“——嗵!”砸住门的装饰品发出了极大的一声响动。

  男孩缩了缩肩膀,神情愈发忧郁起来。

  平静下来的佩特拉照例对他安抚了一通,然后低下头去看利威尔留下的病历记录。关于男孩之前的一些描述,他倒是很认真的都记录了下来。佩特拉大致浏览了一遍,轻轻咳嗽了一声。

  “那么,艾伦•赛文先生,你这样的情况……”


  利威尔百无聊赖的在黄昏的大街上游荡,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耐烦。

  街上到处都悬挂着关于即将开始的“复兴节”活动的宣传和庆祝条幅。艳丽的色彩和飞扬的彩带喧闹在风中,就连路上的行人也都在探讨着关于这个节日即将会举办的内容和活动,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一种朝气蓬勃的兴奋表情。

  而利威尔走在这群人之间,阴郁的气质如同白光中突兀出现的一抹黑影那样格格不入的厉害。

  “复兴节”,是地面上的人类为了庆祝他们的新生而设立的一个节日。日子就在学者们发现地表的辐射元素含量降至最低点的那天。

  地面上辐射能量的消失代表着人类可以继续在地表上,在太阳之下生存了。

  可是就在他们的脚下,被辐射能量严重伤害导致变异的夜族却再也不能与他们一同庆祝那个日子的到来。

  利威尔隐约记得老一辈的族人给他们讲述的关于那天人们在地面上狂欢的情景:人们都像疯了一样的从防辐射的建筑里奔出来,不管之前在做什么,下一刻他们都停止了手头的工作,狂奔至地面之上,在地上打滚,把脸和身体埋进泥土之中,跳进河塘里,甚至脱光了衣服在太阳下面裸奔。没有人介意什么伦理什么道德。认识不认识的人们都拥抱在一起,大哭,狂笑,尖叫欢呼,不管是什么方式,只要能表达心中的狂喜就可以。那样的疯狂持续了将近一个星期才慢慢的恢复平静,人们很快就充满干劲的进入了复兴地面的工作之中,除过灾难降临之后因为无限的绝望而在一起依偎的力量,人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团结这样和平过。大家一起讨论如何建设城市,如何开垦耕地,如何培育蔬菜和禽畜……所有人都充满了希望,灾难带给他们的苦痛已经完全在这群人脸上看不到了,大家的心中、脸上,所拥有的都是满满的希望。

  而那个时候夜族还在地面之下苟延残喘。


  而那个时候夜族还在地面之下苟延残喘。


  利威尔猛地停住了脚步。

  因回忆而起的强烈的痛苦在他的胸膛之中翻涌,他几乎无法呼吸,脸上毫无血色,眼睛却变得通红。他觉得自己无法保持站立,于是用力的弯下腰,用手按住胸口,大口吸气,但是窒息的感觉依然无法完全摆脱。

  一些片段在他眼前闪过,包括一些话,一些景象,一些人的脸,它们如同高速飞驰而过的列车一样闪过他的脑海之中,强烈的冲击令他感到了晕眩。

  “喂,你还好吗?”有好心人走到他面前关心地询问了一声。

  利威尔慢慢抬起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

  棕色头发,绿色眼睛。

  年轻的男孩。

  “艾伦……艾伦……艾伦什么来着?”他皱紧眉头想要回忆起眼前这个人的姓氏,却发现思维愈发混乱。

  “佛斯特?……赛康德?弗尔?……还是……赛文?伊莱文?……”

  眼前的男孩迷惑的看着他。“那个……你怎么样了……”

  “你是哪一个?!”利威尔突然上前抓住了他的领子高声喝问道,“说,你是哪一个,恩?”

  “我……我……”男孩有些惊慌的看着他,“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别装傻,说,你到底是第几个……”利威尔把他的领子抓的愈发用力了,男孩渐渐有些呼吸不顺。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喂!当街行凶,我要逮捕你!——”这里的闹剧终于引来了街上巡逻的警察,对方大吼着从街道对面冲了过来。

  “啧,麻烦!”利威尔冷冷的啐了一声,甩开眼前的男孩转头飞快的跑进了一条小巷里。

  “别跑!——”警察的声音在身后大声响起来。

  利威尔快速的跳上墙头攀上两边的建筑物,很快就在阴影的掩饰下摆脱了警察的追捕。

  他翻身落在一栋建筑的顶层,靠着天台有些疲倦的坐了下来。

  “该死的‘复兴节’……”他捂着头低低呻吟了一声,然后靠着水泥台慢慢地舒展开四肢,目光放空的望向远处。

  从这栋建筑顶楼可以看到城市大部分的轮廓,黄昏时刻,深色而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整座城市,将那些飞扬的彩旗的飘带镀上一层明亮的橙金色。飞行在高空中的热气球拖着长长的条幅,夕阳下姿态雍容地慢慢滑过天空和云层。

  一切都显得平静美好,温暖明亮。


  温暖,又明亮。


  利威尔昏昏欲睡的闭上了眼睛。


  【3-B】

  半夜里,艾尔敏的房门再度被人从外面暴力踹开。

  “艾尔敏!”

  “请允许我失礼的问候一下你早已死去的家人……”艾尔敏呻吟着从床上坐起来,阴沉的盯着那个又坏了他门锁的少女。

  “Titan要死了吗?”

  显然米卡莎现在没心情和他贫嘴,她看着坐在床上明显还没睡醒低气压魔王的艾尔敏,一张脸依然显不出什么表情,只是用力的咬了咬下唇,眼睛通红。

  过了几秒,她似乎平静了下来,缓缓开口:

  “主人不见了。我们怀疑他去了地面。”

  “哦,Titan不见了,你们说他去了地面……该死,你们说他去了地面?!!!”艾尔敏起先还有些不清醒,不过最后他已经完全被自己吓醒了。

  米卡莎依然是一副强自镇定却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因为主脑没有反应……只有主人离开了地下主脑才可能会因为波动传输距离过长而失去控制……”

  艾尔敏已经翻身下了床开始换衣服:“我们先去中心看一下。你不用太担心,现在地面上是黑夜。”

  “可是马上就是‘复兴节’了。”米卡莎站在门边的阴影里轻声说。

  艾尔敏穿衣服的手顿了一下。然后他又立刻恢复了正常。“没问题的。”他安抚道,“这么多年了,他还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一时想不开吗?你不要自己吓自己。”

  米卡莎深吸了口气。“抱歉,是我失态了。”

  艾尔敏已经换好了衣服,提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提箱。“事不宜迟……我们走吧。”

  米卡莎大步走出房间,然后跃进院子里变回了野兽的样子。

  “我带你去。”她屈起四肢趴在地上,让艾尔敏跳到她的脖子上,然后带着他飞快的跑向城市的最中心。

  艾尔敏抓着她颈部的长毛眯着眼睛坐在她脖子上,听着黑暗中的风呼啸而过耳边。米卡莎是阿克曼的护卫犬,按理说不会丢下主人一个人离开,哪怕Titan休息时不允许任何人和他呆在同一个空间里,但即便是这样米卡莎也应该随时守候在门口。那么,无法行走的Titan是怎么一个人离开房间的……

  这样想着,他出口问道:“你完全没有听到一点动静吗?”

  “没有。”米卡莎的声音在风声之中有些模糊。“因为走廊的控制系统突然关闭了,我去查看主脑,发现主脑陷入了睡眠状态,才察觉到主人可能出了问题。但是当我进入主人房间,他已经不在了。”

  “一个残疾人有能力跳窗户?”艾尔敏摸了摸下巴疑惑。

  “是不是有人带走了他?!”米卡莎突然想到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这令她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艾尔敏!……”“放轻松!”艾尔敏大叫起来。“扎死我了混蛋!”

  阿克曼的护卫犬颈部拥有一圈柔软的长毛,但是当它们进入紧张状态的时候,那些长毛就会变得很硬。

  “抱歉……”米卡莎忧郁地放慢了速度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或许是利威尔带走了他。”艾尔敏抽了抽嘴角给了一个不靠谱的答案。

  “可他为什么……”“现在一切猜测都没有任何意义!”艾尔敏烦躁的打断了她,“既然主脑只是进入了睡眠状态那就证明他没有事!”

  “……好吧,我知道了。”米卡莎失落地说。

  艾尔敏头疼的捂住脑袋。

  “或许他只是想去看看‘复兴节’。”过了一会儿他低声说道。

  “他是在‘复兴节’的时候出生的,他或许只是想去看一看……”

  米卡莎发出了一声悲郁的呜咽。


  【TBC】

评论
热度(12)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