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酒【利艾架空】

谢谢绿屌的生贺么么哒╭(╯ε╰)╮第一次收到生贺好开心~\(≧▽≦)/~

绯织___:

「利威尔老师?」

  

被喊到名字的男人一瞬间转过那张因为太久没有打理而满是胡茬的脸。

  

狭小的房间里燃烧产生的糊味四起,黏糊的黑色不明物蹭了一地,歪倒的水壶和碎成几片的水杯散在其旁,刺眼的阳光和正午特有的高温从房间的小窗外若无其事地斜射进来,刺激着他烦躁的情绪顺着心脏轮廓疾速攀升。

  

——真是的……为什么做得出来这种蠢事来啊这个家伙……

  

所有的怒气以这句话为中心四散,利威尔有几分不耐地看向身后少年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少年手中持着的湿抹布往下滴着水,但是他还是僵着把它拎在手中的动作,似乎将全部精力都放进了那双盯着自己看的湖绿色眼眸里;与此同时他的嘴角亦是弯起一个适中得有些夸张的弧度,像是怕面无表情或是笑得比这个过分都会触怒利威尔一样,倒是有些像是条唯主人之命是从的忠犬。

  

然而利威尔却丝毫不以为意,因为在看见这样的表情之前,他已经被少年惹怒了。

  

「……又怎么了?」几乎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这句。

  

「老师……请问……没事吗?」少年听到答复后先是看了地上的狼藉而后又紧张不安地重新看回了他。

  

「……」

  

「……真的……没事吗?」

  

「有事的人不是我应该是你吧,艾伦·耶格尔!」利威尔终于忍不住爆发,「火遇到酒会烧得更旺也不知道么?试图点燃还装着酒的易拉罐,你是想把自己烧死在房间里么!」

  

「啊……」

  

「化学差劲不是也能得个29分吧?这么低级的错误也会犯吗?!」

  

「……!」

  

「究竟是想搞什么啊!」

  

「抱、抱歉老师……其实我……我是!」

  

在利威尔着着实实地发火后一直诚恳地低着头的艾伦,在听到这句话后突然间抬起头来。态度依然维持着之前的小心翼翼,但是眼眸里却多了几分悲伤在其中游荡。

  

「我是听说只要把东西烧掉就可以变成对于死者而言的‘实物’……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能让老师喝上生前最喜欢的酒了。」

  

「……」

  

「……」

  

万籁像是被这句话斩断一样消失殆尽,真空般的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来。

  

时间像是只过去了三十秒,又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利威尔惊诧地看着面前的少年,随后犹豫了一下,率先出声打破了沉默。

  

「为死人祭酒,只需要洒在地上就行了。给我记住啊小鬼。」

  

虽然不想直接道歉,不过愤怒的语气在暗中逐渐被男人放柔。刺眼的阳光和正午特有的高温依然若无其事地从窗口斜射进来,不过他却什么也感受不到。

  

与此同时,他那双在看上去就觉得闷热不堪的长筒靴正微微散发着透明感。然而在鞋底部分,丝毫没有黑影摇曳。

  


 
评论(1)
热度(10)
  1. ╰吃着炫迈甩节操+节操已是变态╰★憐歌南。 转载了此文字
  2. 憐歌南。スミレ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绿屌的生贺么么哒╭(╯ε╰)╮第一次收到生贺好开心~\(≧▽≦)/~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