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利】斜我之阳-序列2

不知道写了什么的一篇【。】

依然是粗糙的文。赶火车之前贴上吧╮( ̄▽ ̄")╭ 。

能看下去的都是小天使╭(╯3╰)╮

—————————————————————————————————————————————————————————————————————————————————————————————


  【2-A】

  “总有一天我们的名字会消亡在白纸之上。”

  那是一段被埋葬的故事。就像每年秋末农民翻松的土地,麦秸草杆被买入地下,无声息腐烂变成了滋养来年种子的养料。

  “那么艾尔敏,我们又是什么呢?是麦秸,还是草杆?”

  彼时艾尔敏正坐在床头往Titan的脚腕上扎针,听到他的问话他抬起头,金色的长发从额头一侧落下来。

  “不,你已经变成肥料了。”他没好气地说。

  Titan轻声笑起来,他把书合起来放在手边的枕头上,然后专心地看着忙碌的艾尔敏。“会不会灰心呢,艾尔敏——在某些时候。”

  “如果你一直很好的话我就不会灰心。”艾尔敏的手指顿了一下,险些碰歪针头。“还是说其实这句话你是在问你自己——你灰心了,耶格尔?”

  “存在这种情感状态吗?”Titan很认真的反问,“我充满希望,夜族也不会立刻回到地表,我变的绝望,夜族也不会就此覆灭。”

  “这么说来你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艾尔敏心不在焉地回答他,专心地调试液体滴落的速度。“我记得地面上的人是怎么形容的?——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半死不活的浪费金币。”

  这种尖锐的讽刺并没有让他感到不快,他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指尖摸了摸下巴,语气羞涩又真诚:

  “哦,这个形容真适合我,艾尔敏。”

  艾尔敏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Titan咧着嘴笑起来。


  液体里有些安眠成分,他很快睡去。艾尔敏收拾好箱子走出房间,米卡莎正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走廊透明墙壁外的风景。

  “你在看什么?”艾尔敏往外看了眼,依然是很单调的景色,地面之下的风景普通的令人绝望。

  “利威尔为什么还不回来?”米卡莎平板的语气里带着些责难的意味。“主人需要他。”

  “他需要很多人。”艾尔敏笑了一下,眼神古井无波。“但那些人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帮助。”

  米卡莎转过头看向他。“因为‘造物主’?”

  艾尔敏却在这个时候把视线偏到了一边。他不太想和眼前这个少女对视。“这个名字就代表了一切。”他说,“是神明一个人创造了这个世界的全部。”

  而这个世界却没有反馈给他任何实质。

  “他还有我们。”米卡莎皱着眉头严肃地说。

  “但你没办法纾解他的痛苦。”艾尔敏讥笑着看回去。“你甚至不能阻拦他走向死亡。”

  米卡莎的眼睛倏地变红了。她的表情狰狞起来。

  “利威尔会找到‘源’!他是阿克曼最强的狼犬!”

  艾尔敏收敛面部表情转过头看向外侧。

  “谁知道‘源’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低声道,眼神隐忍且冰冷。“格里沙•耶格尔已经死了,关于‘造物主’计划的一切只有他和Titan知道,但是Titan绝对不会告诉我们真相。他只会,说出自己想要达成的东西……”

  米卡莎平静下来,眼神牢牢地钉在他身上。“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艾尔敏回头给了她一个普通的毫无瑕疵的笑容。

  “不,我只是自言自语而已,你什么都没听到。”


  艾尔敏回到实验室放回装备以后转身去了“芬里尔”。那是阿克曼的领地,在城市最内环的野外。

  “庞塞”是这个地下城市的名字。因为它螺旋状的排列方式拥有着“螺旋花都”的美称。最中心是城市的核心,以及主脑的所在地。

  耶格尔一族统治着庞塞,掌控着主脑,以及掌握着巨狼一族阿克曼的力量。

  这一切都是从“墟魇”时代开始的。

  只是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所有的资料都消失在了有心之人的掩埋之下,现在在地表的人们不会知道关于这个时代的任何一点真相和细节。

  除了一同被埋葬在地面之下的他们。


  韩吉正坐在路上的一块石头上晒太阳。艾尔敏的脚步声靠近的时候她懒洋洋的睁开眼看了一下,然后伸出了爪子:

  “门票。”

  “……”艾尔敏有些头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牛肉干。

  韩吉收走了牛肉干,然后再度伸出了爪子:

  “打劫。”

  艾尔敏给了她一拳头。

  “嗷!”韩吉痛叫了一声从石头上滚了下来,刚好堵在了艾尔敏前面的路上。成年的阿克曼狼犬站起来身高超过三米,是绝对的巨兽,堵住一条马路绝对不是问题。

  “我头好晕,站不起来了。”看着脸色不对的艾尔敏,韩吉无辜地说。

  艾尔敏挑了下眉头,身形矫健的爬到了她背上,一脚踩在她头顶。“我是个优秀的医生。”他说,“虽然我没有做过开颅手术,但是可以试试。”

  韩吉惨叫着站起来:“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你要享受一下风驰电掣的感觉嘛!”

  艾尔敏坐在她蓬松的颈部绒毛里,舒服的打了个哈欠。

  “带我去找埃尔文。你既然已经等在了这里,就应该知道我来是为了找谁。”

  韩吉呜咽了一声往树林里跑去:“上次用这种方式你给了阿尼两条牛肉干……”

  艾尔敏嗤笑一声:“亏你说得出来,阿尼还是青年期,而你已经成年了。”

  “你是在歧视老年人吗?!”韩吉不悦的低吼了一声。“貌似你自己还是一个小鬼!”

  “夜族的年龄比你想象的要长久。”艾尔敏悠闲地说,“虽然辐射剥夺了我们与阳光的契合度,但是却赋予了我们充满活力的身体基因。别忘了,我还给你喂过牛奶呢。”

  “放屁!”韩吉强忍着把他从身上摔下来的冲动吼道,“就是我刚出生视力不行,也知道那个人是你爸爸!你个三岁了还在我怀里撒尿的小鬼!”

  这下艾尔敏终于没再说话了。


  在整个“芬里尔”居住着上百头阿克曼的巨狼。但是真正属于“阿克曼”这一血统的狼犬现在也仅仅只有米卡莎和利威尔两个而已。这个种群来自于“墟魇”时代的辐射变异,它们与夜族一样从地面来到了地下,但是却比夜族更能适应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的生活。直至现在,阿克曼也依然能够在地面上生活。

  而其余的狼犬则是后来并入这个珍贵种族的种群,它们与阿克曼狼不同,无法良好的适应地面上的生活,身体的各项指标也达不到阿克曼的标准。但是他们的数量众多,这很好的弥补了阿克曼在数量上的不足。虽然作为辐射下的幸存者,但是阿克曼的种族基本已经趋于灭绝。而这种族群的基因无法与其他狼犬的基因相匹配。

  除非是让米卡莎嫁给利威尔。但是这明显有些不现实。


  现在坐镇“芬里尔”的是非纯种阿克曼的金狼埃尔文。这是一头智慧的狼,他曾经跟随过耶格尔氏族与纯血的阿克曼一同开辟地下世界。只是在后来的一场夜族的内斗中他的前肢受伤丧失了行动力,所以被留在“芬里尔”作为首领。

  地下世界冰冷潮湿,对于受过骨伤的人和动物来说并不是绝佳的修养地。但是非阿克曼的狼犬无法在地面上长期生存,因此艾尔敏需要每隔一段时间来为埃尔文做一次检查。

  韩吉带着他到埃尔文那里时他正坐在一棵树下面看书,成年人的侧面显得英俊而安静,有一种优雅的温柔。

  “埃尔文,我来给你送午餐啦。”韩吉跳过去笑眯眯地说。

  艾尔敏正从她身上往下跳,闻言脚崴了一下,扑倒在草地上。

  “你没事吧……”埃尔文犹豫地看着旁边的青年人,考虑要不要帮他一把。

  “我很好。”艾尔敏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没好气地说。“你应该庆幸这里的土质够松软,韩吉,我的箱子里可是装着你们老大的救命药,如果摔碎了,我看你拿什么去赔。”

  埃尔文不由得看向韩吉。

  韩吉掉头撒腿就跑。

  埃尔文看向艾尔敏。

  艾尔敏冷笑一声:“骗人的。”

  埃尔文叹了口气。

  看着艾尔敏在箱子里翻找工具,埃尔文想了想问道:“利威尔还没有回来?”

  “他走了很久了。”艾尔敏说,“如果他回来,我一定会知道的。”

  “似乎是个很困难的任务呢。”埃尔文笑了一下。“竟然也难为了他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进展。”

  “困难吗?”艾尔敏挤压着针管里的空气,看着针尖冒出来的水泡若有所思。“其实不是困难,而是……不忍心吧?”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因为你不知道。”艾尔敏笑着看着他说。“无知者是最幸福的人,不是吗?”

  “看来你不太幸福啊。”埃尔文举起手臂喃喃道,“虽然当初格里沙进行‘造物主’计划的时候我已经因为受伤离开了中心,但是依然听到过一些风声……但所有的消息似乎都在那场地震之后消失了。”

  “与你无关的事情就不要再去探究。”艾尔敏将针尖戳进他手臂的动脉里,垂着眼慢吞吞地说,“知道的太多了,到最后就会变得难以收拾……”


  【2-B】

  “我过两天要去出差。”利威尔用餐巾按了按嘴角之后突然说。

  “唔?!”正在力吞牛排的艾伦听到他的话立刻噎住了。“唔唔唔唔!”他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把那块卡在喉咙里的肉块用力地咽了下去。

  “咳——你要出差吗?”他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你不是没工作吗?”

  利威尔一脸鄙夷:“没有工作,你当我的钱是从自来水管里流出来的吗?”

  “是谁说的自己是无业游民!”

  男人满不在乎地喝了一口红酒:“我只是没有主业而已。”

  “……”艾伦举起餐刀在他的脸前比划了两下,最后愤愤然地砍在了牛排上。

  “你要离开多久?”平静下来之后,他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一两个月不等吧。”利威尔放下酒杯说道。“毕竟是个比较麻烦的工作。”

  “和你之前搜集的资料有关?”

  “嗯哼。”他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艾伦想了想,突然凑到他面前:“那你顺便帮我在其他地方找找有没有‘墟魇’的乐谱吧?”

  利威尔看了他一眼。“你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艾伦嘿嘿笑着退回座位上,用手抓了抓耳后。“得不到的总是最想要的不是吗……”

  “连普通乐谱都弹不下来的人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利威尔毫不客气地嗤笑起来。“就是我给你找到了乐谱,你估计也看不懂吧?”

  “不要小看我!”艾伦怒道,“只要你能找到,我就一定能弹下来!”

  “拭目以待。”利威尔悠闲地说。


  当下在地面上的城市一共有十四个,除过一些小型的城镇和乡村,只有十四个城市具备规模。这些城市的真实面目其实是“墟魇”时代夜族建立在地面上用以监视地面辐射变异和守卫地下世界的堡垒。只是夜族再也没能回到地面上,而“墟魇”时代过后,新的人类占据了这些已经毫无作用的大型要塞,将它们改造成了地面上最初的城市。

  虽然只是十四个城市,但是对于他要找的人——或者说是“东西”来说依然很大了。足足浪费他十个月的时间在目标确定这件事上,着实有些令人心烦。

  十个月,他没有一天不想要回到那个人身旁,却没有一天将脚步踏出城市。

  如果完不成任务,那么他回到那个人的身边,所要做的就只能是看着他迎向死神。

  利威尔看着手里的一张简易地图,地图上的内容非常少,只画出了城市的大致轮廓和一些特殊的地形,不过倒是把行车路线标的清清楚楚。十四个城市之中分布着十二个标记,每一个标记旁边都标示了数字序号。

  这大概就是他接下来几个月里的全部工作了。利威尔想了想,将地图收进口袋,然后走进了城市的列车站。

  而与此同时他应该去“找寻”一下“墟魇”时代的乐谱?

  可是那乐谱你真的敢去弹奏它吗……艾伦?


     【TBC】

——————————————————————————————————————————————————————————————

以下是些废话,看与不看随便。

虽然说是利艾利,但小生的利艾利仅仅指的是不涉及肉体关系的一种平等的相互状态而已……也就是没有攻受的意思。之前之后所有标注利艾利tag的文都是表达这个意思的。小生虽然是博爱党,但是一部作品的同人只会选择一个CP来写,所以不会逆任何利艾党的CP。如果有些利艾党连这个也接受不了,那很抱歉。小生自认为不管是爱情还是爱情未满的暧昧关系都必须是平等的,虽然小生比较喜欢强攻弱受之类的有着明显区别的配对,但是抛开身体仅仅说心理,我不喜欢任何一方处于被动的状态。这篇文也是一样,既然是与深刻爱情无关的感情,那么自然就不存在所谓的攻受,所谓的利艾还是艾利。两个人是一样的位置。哪怕小生写的时候知道这里面的感情地位利威尔必然是主导者,但是这也影响不了我把tag打成利艾利。

因为没有绝对的追求过一个CP配对,所以小生无法理解有些cp党的洁癖和强迫症,因此可能犯了忌讳,我很遗憾,但是我不会为此道歉。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意见相左小生不可能强迫你喜欢我,但是也请不要在私下里强调你是多么得看不惯。谢谢。【此内容不针对任何人。】


评论(2)
热度(14)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