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利】斜我之阳-序列1

关于《斜我之阳》的脑洞。

果不其然它将变成一个……长篇。

设定是小生以前做的一个世界观设定的变体,会慢慢在文中给大家透露出来。不会是太深奥的世界啦╮( ̄▽ ̄")╭ 

文章……正剧吧。基调……比较阴暗?……毕竟脑洞开始于一个黑暗文风的写作挑战……【不】设定偏科幻……但又有点奇幻……嘛反正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你知道就行【= =

不过不会写的太正经,小生尽量会用比较轻松快速的方式来讲故事的,复杂的作品写着累看着也累啊。

因为比较长,所以文中出现任何令你们感到疑惑的设定都请不要怀疑小生是否没有遵循《进巨》设定。最后都一定会有解释的。不过OOC不在此列内嗳。

不知道会写多长……不过应该不会拖太长因为小生也没有力气……【。

不拖沓的尽快更完吧。

不是很有感觉的时期内写的文……和之前的作品相比粗糙了点请不要介意。

—————————————————————————————————————————————————————————————————————————————————————————————


  【1-A】

  “你的手真漂亮。”男孩在他旁边站了一会儿,突然说。

  利威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一个秀气的孩子,棕色头发,绿色眼睛,皮肤的颜色健康而富有光泽,就像阳光下曝晒着散发出浓郁香味的小麦。

  他想着,手底下弹琴的动作慢了下来,最终停住。

  “你想学弹琴?”他问。

  男孩愣了一下,旋即在脸上浮现出一种被人拆穿的狼狈而又羞涩的笑脸。“很明显吗……”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如果你不乐意的话……”

  “没问题。”利威尔快速的打断了他。

  男孩惊讶的抬起头。

  利威尔把手从琴键上扯下来,然后侧转过身体面向他,冷峻的脸上慢慢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我很乐意有一个你这样的学生。”

  男孩有些恍惚的眨眨眼睛,然后回过神来,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真的吗!我会好好学习的!”他惊喜的有些手足无措了,只能在原地小范围的踱步,视线又总是不敢离开利威尔太远。那个模样看的让人一阵好笑,却也感到心底柔软。

  “不过我可是很严格的。”想了想,他又板起脸说。

  “我不怕吃苦!”男孩赶紧往他跟前凑了一步大声保证。“不管您交代给我什么,我都会全力以赴的!”

  他终于绷不住表情的笑了出来。“你真是个有意思的孩子。”他用手拨了一下刘海,慢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艾伦。”男孩咧开嘴笑呵呵地回答。

  “艾伦•佛斯特。”


  日头慢慢西斜,利威尔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捧着一杯速溶咖啡,热气将他的脸熏得有些发红。他带着一双灰色兔毛手套,铁灰色长风衣,黑色长靴,没有戴围巾,穿了一件高领白毛衣。其实外面并没有太冷,不过他似乎一直不太适应得了低温。

  艾伦每次看到他这样的穿着都忍不住发笑。

  “现在还是秋天。”他说,“就连街上那些不耐冻的老人,都没有像你这样穿着的。”

  “身体问题。”利威尔满不在意地说,“更何况,他们怎么穿,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艾伦在他旁边坐下,侧着头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打量着他。

  “你真的很不一样。”停了一会儿,他说道。“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

  利威尔笑了一声。“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艾伦摇头,脸上露出迷茫的思索的神色。“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但是总给人一种你和我们不一样的感觉。”

  “那是你的幻觉。”利威尔腾出一只手在他头上揉了一把,然后端着杯子站起来。“走了,你不是让我陪你逛夜市街吗,再晚人就多起来了。”

  艾伦起身跟在他后面。“你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我只是讨厌那些混在一起乱七八糟的味道。”

  艾伦又忍不住笑了。“对哦,我记得你的鼻子很敏感。”

  说着,利威尔打了一个喷嚏。

  艾伦捧腹大笑起来。

  利威尔斜眼看着这个一改当初在他面前唯唯诺诺样子变得开朗又活泼的男孩,从鼻子里哼出意味不明的一声,迈开大步甩下他往前走去。

  “唉……等等,等等我!”等他发现的时候男人早都走远了。

  “我不笑了……我不笑了还不行……你等等我呀……”他狼狈的小跑起来跟在那个听到他声音反而越走越快的男人身后,讨好声延续了一路。


  “你似乎总是约我在晚上出来。”利威尔站在街口不太愉快的看着手腕上的表。“你明知道晚上很冷。”

  “我很抱歉……”艾伦冲他讨好地笑了笑。“可是我只有晚上才有时间……”

  利威尔翻了个白眼。

  艾伦上前拉住他的手臂撒娇似的晃了晃。“我以后尽量早些出来,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

  利威尔耸了下肩膀。“我是无业游民,时间随你支配,你什么时候出来你说了算,我只是服从命令的。”

  艾伦干笑着放开他后退两步头手一起摇:“不敢……不敢……”

  利威尔斜眼瞄了下手表,挥了下手转身起步。“你不是要去听什么巡回音乐会?该迟到了吧。”

  “啊……啊!”直到被他点明他才突然想起今天的正事,连忙加快了步子转而拉住男人快步向着城市的大礼堂走去。

  “我差点都忘了!”他忍不住回头瞪了那人一眼,“今天来这里举办巡演的可是很有名的音乐家!我可是打了好几份工才弄到两张票的!”

  利威尔看着他愤愤的脸色,伸手在右边口袋里摸了摸。“早知道你要请我……我就不准备了。”他抽出两张门票晃了晃。上面鎏金的花纹差点没闪到艾伦的眼。

  “贵宾席……”艾伦呆呆的看了他手上的东西一会儿,然后突然发狂般的扑了上去掐住他的肩膀狠狠地摇。

  “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才买到两张普通票!!!去死吧有钱人!!!”

  利威尔站在那里顺着他的动作前后摇晃身体,眼睛随意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贵宾票,语气无辜:“明明是你自己要保密……我问你你又不说……”

  “闭嘴暴发户!!!”


  利威尔在图书馆找到正在翻找旧曲谱的艾伦。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很多。”利威尔看着他忙上忙下满头大汗的样子说道,然后换来男孩恨恨地一瞪。“用不着,我自己能找到!”

  男人无奈的侧开头。“我不歧视穷人……真的……”

  “我歧视富人!”艾伦从梯架上跳下来,落在他旁边,然后冲他摆摆手,动作很嫌弃的样子。

  “让开,你挡到我了。”

  利威尔往旁边挪了挪,斜眼看着他找书的样子,忍不住又笑。“我可是你的老师,作为老师,给自己的学生一点好处,没什么不对的吧?”

  艾伦瞥了他一眼,不屑的撇嘴。

  利威尔忍不住掩唇低笑起来。

  艾伦又做了十几分钟无用功,气喘吁吁地倒在书架前,靠着架子无力的吐气。“我只是听说这里保留着‘墟魇’时代的一些稀有乐谱,想来碰碰运气而已。”

  利威尔慢慢地把头转向他。“你是说……‘墟魇’时代的乐谱?”

  “对呀!”艾伦一提起这个又是充满干劲的样子。“我听学校的教授说,‘墟魇’时代里一些音乐家为了安抚绝望的人类,谱写了很多乐谱,用以激励人们的精神,安抚人们的痛苦,那些乐谱被称为‘圣乐’。要不是因为这个,我才不要在这个地方呆这么久呢……”说着他又露出一脸嫌弃的样子。“全是灰……”

  利威尔若有所思的眨眨眼睛。“那只是传说吧?”

  “才不是传说!”艾伦激动地跳起来,脸涨得通红。“‘墟魇’时代真的存在,那些‘圣乐’也一定存在过!你要相信我!”

  “我信你我信你……”利威尔赶紧捂住他的嘴。“这里是图书馆,不要大声喧哗。”

  艾伦抿着嘴巴瞪着他看了半天,然后有些闷闷不乐的转过头坐回了墙角。

  利威尔无奈的在他旁边坐下。“我又没说那些东西肯定不存在,你这么生气干什么……”

  “我知道现在相信那些的人很少。”艾伦低声说,“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关于‘墟魇’时代的任何一点东西,哪怕是遗留的痕迹。可是那明明是存在的……我相信一定有痕迹留下了,只是它们被有些人可以抹掉了而已……”

  利威尔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为什么你这么想要知道关于‘墟魇’时代的一切?”

  “因为历史不应该没埋葬。”艾伦抬头迎着他的目光认真地说。“有些东西明明应该为人所知,为什么又要刻意的隐瞒呢?难道让人对那些东西一无所知,就是真的好吗?”

  利威尔看着他,慢慢地笑了笑。然后充满激励的用力的揉了揉他的头。

  “你说的没错。有些事情不应该被隐瞒。这对于本该是全部知情者的众人来说,太不公平了。”

  “你也是这么想的?!”艾伦高兴地抓住他的手。“他们一直认为我的想法是错的。因为有些东西之所以被隐瞒,就是因为它们有绝对的危险令人不敢将它们公开。但是如果用这种方式来规避危险,让所有人都活在所谓的‘和平安详’之中,对于他们来说不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谋杀吗!?”

  利威尔鼓励地看着他。“你要为此而奋斗吗,艾伦?”

  “是的!”男孩的回答异常坚定。“我一定要知道那些真相!”

  “哪怕那些真相也会狠狠地伤害你?”

  男孩被他的问话问的愣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而已,很快他的神情又变得坚定起来。

  “没错!”

  利威尔低低地叹了口气。慢慢放下了放在男孩头上的手。

  “你真是个好孩子,艾伦。”

  “你真是个……好孩子……”


  【1-B】

  米卡莎像一颗炮弹一样“轰”地一声撞开实验室的厚重铁门。正趴在试验台前准备将一块金属小心地放进烧瓶里的艾尔敏被这样的声音震得全身一颤,手里的镊子一松,金属块“扑通”一声落进烧瓶。

  “嘭!”

  浓烟滚滚。

  “米!卡!莎!!!”艾尔敏尖叫着和米卡莎一前一后冲出实验室,他怒气冲冲的盯着那个面无表情的女人——算了还是叫她少女比较好——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知、不、知、道……那块‘星屑结晶’是我用了三个月不眠不休的守在试验台前头才提取出来的!!!你竟然只用了几秒钟就给我全毁了!!!”强烈的愤怒简直要让他的头发全部都竖到天上去了。

  米卡莎面无表情的站在墙角,听他说完毫无反应的张开嘴继续自己准备说的话:“主人晕倒了。”

  这句话立刻让心血被毁的艾尔敏放下全部愤怒,用比她来时还快的速度冲到了她面前,“你说什么?!”

  米卡莎依然是毫无表情的脸孔,但是她的眼睛却因为强烈的焦急与担忧的情绪而变得通红。“主人晕倒了。”

  “该死!——”艾尔敏拍了下自己的口袋,低吼了一声转身冲进烟雾正慢慢散去的实验室里,不过几秒时间又提着一个大箱子飞一般的冲了出来。

  “命令你把我的实验室收拾干净米卡莎!——”他丝毫不给对方反驳和抓住他的机会,一边向着远处跑去一边大声叫道。

  米卡莎盯着他远去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恍若未闻的跟在他身后也追了上去。


  米卡莎的速度明显要比艾尔敏这个没有任何身体强化过的普通夜族快得多。等他来到位于基地深处那间大房间的门口的时候,米卡莎已经站在门口等着她了。

  怒瞪了她一眼,艾尔敏没说话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米卡莎跟着他进入房间,然后将门关住。

  房间很大,却没有什么人气,有一面墙用透明的玻璃全部代替,能够清楚的看到外面广阔的风景和建筑。房间里大部分都是一些连接线路和高级终端的显示屏,在正中间安放着一个连接头顶与地面的金属柱形结构,无数线路的分支就连接在这个柱体之上,再连接到终端上。

  艾尔敏和米卡莎跨过地面上乱七八糟的电线来到一块被数十块大型显示屏环绕的中心,成功的在一片冰冷蓝光的映射下看到了那个瘫倒在地上的人。

  虽然场景有些触目惊心,不过艾尔敏反而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晕倒……”他把手提箱放在旁边打开,然后带上橡胶手套在倒下的人旁边蹲了下来。米卡莎上前将轮椅推到一边,为他们腾出一块比较宽敞的空间。

  艾尔敏将那人的身体翻过来让他平躺在地上,然后从箱子里取出一个长方形盒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支装满银色粘稠液体的针剂。

  米卡莎看着艾尔敏手里的针管,直到他开始给对方注射,才慢慢开口说道:“NK药剂的效果……在减弱……”

  “那是当然得。”艾尔敏说,“那毕竟只是人工合成的药剂,只能保证他不死而已。”

  “……‘源’……还没有找到……”

  “希望利威尔能够抓紧时间。”艾尔敏将废弃的针管放进盒子里,然后看着依然没有转醒的人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

  米卡莎本来毫无表情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种像是痛苦的神色。

  艾尔敏飞快的将地上的痕迹清理干净,然后又取了一些血样留在了试管里。等他扣上箱子的盖子时,对方已经低吟一声醒了过来。

  “唔……谢谢,米卡莎。”他挣扎着想要起身,然后被上前的米卡莎扶了起来。

  “你感觉怎么样,主人。”米卡莎低声问,然后一抄手将他抱起来送回轮椅上。

  “我没事。”那人低声回答,然后抬起头看向艾尔敏。“又麻烦你了,艾尔敏。”

  “你少出点事就不用麻烦我了。”艾尔敏道。“我记得前两天才刚给你检查过,你的指标还算平稳。怎么才过了几天就又不对劲了?”

  那人微微苦笑了一声。“是我操之过急了……”

  艾尔敏的脸色冷了下来。“我不是在劝你,Titan。你应该清楚你自己的身体情况,也应该明白现在我们对你的状况根本就是束手无策。如果你不能等到利威尔带回所有的‘源’,那你最好赶紧下命令给他让他不要再在地表待着,赶紧回来陪你度过最后的人生。否则,你就乖乖地呆在房间里,不要再用自己的身体给我们找麻烦。”

  “我很抱歉,艾尔敏。”对方柔声抱歉。“我并没有想要放弃的打算。我只是有些担心。”

  “你在担心什么?”艾尔敏的脸色依然不算太好。“担心利威尔找不到所有的‘源’还是担心我没有办法配出能够治好你的药物?”

  “都不是。”对方低下头低声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好吗,艾尔敏。”然后他将头偏向身侧的米卡莎。“我有些困了,我们回去吧,米卡莎。”

  “好。”带着红色围巾的少女点了点头,走到他身后抓住轮椅推手然后干脆的转动方向将他推向另一个出口。

  艾尔敏依然面色阴沉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

  “你会活着的。”就在他们即将出门的那一刻,他突然高声说道。

  “你会活着的,Titan。你是耶格尔的后裔,是夜族的领袖,别忘了你曾对我说过什么。”

  被他唤作Titan的人抬手止住米卡莎的动作,二人停在门口,却没有回头。

  他只是轻轻笑了一声。听起来很是年轻的声音却带着一股历尽沧桑的疲倦和沉重。

  “我记得,艾尔敏。我们要让夜族回到地表……让所有人都重新活在阳光之下……”

  艾尔敏的脸色慢慢柔和了下来,却又变得忧郁起来。

  “……耶格尔一族已经为此付出了这么多……你作为他们最后的血脉,又怎么能不看着这一切到最后呢?”

  Titan温柔地应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让米卡莎推着他离开了房间。


  从那间房子回到自己的卧室要走很长的一段路。走廊从室内延伸到室外,全部都是密封的,只是面向室外的部分左右墙壁和上方弧顶变成了和之前那间房子一样的透明材料,能够清晰地看到外面的风景。林立的建筑和走动的人群,鲜少能够看到自然的景物。金属虽然被涂抹了各种色彩,却依然挡不住那份冷冰冰的质感。

  Titan却依然一路看的津津有味,左右变换着视线方向好像对此充满好奇一般。

  但事实上这条路他已经走了无数遍。

  “米卡莎,你说利威尔什么时候能回来呢。”沉默了一路,就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突然问。

  米卡莎沉默片刻,摇头。“对不起主人,我不知道。”

  他只是笑了笑。“我就随便问问。只是觉得他走了很久了,所有才忍不住问了这样的问题。”

  “利威尔已经在地表带了9个月零19天。”米卡莎说。

  “啊……果然很久了。” Titan感慨道。“怪不得我觉得这段时间安静的有些无聊了呢……原来是你和他没有吵架的原因啊。”

  米卡莎皱眉。“我们并没有吵过架,主人。”

  Titan笑起来。“是吗?”顿了一下他又笑着点头。“啊,也是,利威尔和你到底是一家人呢。又怎么会真的吵起来。”

  米卡莎的眉头却没有因此而松懈下来。“你把你自己排除了出去。”

  “是吗?”Titan想了想,“并没有啊,我和你们并不是一家人。”

  “是。”米卡莎用力地说道。

  Titan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少女面无表情,眼神却明亮坚定。

  他恍然大悟。然后高高扬起嘴角。

  “啊……抱歉,是我口误了。我们……是一家人呢。”

  米卡莎的神情终于柔和起来。

  房门在二人面前自动打开,米卡莎推着他进入房间,然后将他从轮椅上挪到床上。她拉开窗帘,帘幕之后同样是整面透明的墙壁,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的建筑和人。

  Titan靠在床头,在枕头下面翻出一本书来,分开被书签隔开的那一页,低头继续阅读。

  米卡莎站在床边看了他一会,走了出去。

  Titan却随后抬起了头看向外面。他的脸上带着一个能够遮住除过鼻尖和嘴巴以外地方的面具,所以很难判断他现在是什么表情,不过他的嘴唇紧抿成直线,嘴角绷紧,看起来并不轻松。

  “九个月了利威尔却没有任何进展……真不知道我是该把这当成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TBC】

 
   
评论
热度(15)
[:"Love is the eternal success."]

——“爱是永恒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