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利】文风挑战

  挑战者:八岐见月

  原作名:进击的巨人

  角色:利艾利


  自己惯有文风

  “别这样。”那孩子冲他笑了一下,特别灿烂的。他的眉骨上钉着一枚银色骨钉,藏在碎发里,脑袋一晃就有闪光摇曳。

  “我已经很久没有再找别人了。”他用手臂勾住男人的肩膀,凑近他的左耳边,带着挑逗的娇笑喃语,“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给我点甜头,不算什么吧?”

  利威尔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嫌恶的将他的手臂从身上扯了下来。

  艾伦的身体颠了一下。当他站稳身体抬起头的时候,那男人已经走到一边去了。

  他有些恼羞成怒的甩了下手,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冷冰冰的背影。

  “什么玩意……我就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毒蝎。螳螂。骷髅蛾》


  黑暗文风

  利威尔拿起了刀。艾伦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的刀锋就已经到了。

  “跑什么。”冷酷的男人意外温柔地笑了一声,“太阳还没出来呢,还不到乖宝宝回家睡觉的时间哦。”

  “呸!”艾伦闪身躲开他,不过耳侧的垂发被割断了,落在他的领子上。他觉得有些痒,伸手抹了一下,却觉得有些粘糊糊的。

  他看了一眼面前的人,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

  粘糊糊的,不是血,是一些无法形容的黄绿色液体。

  “你对我做了什么!”这孩子终于恐惧起来了。

  “小声点。”利威尔晃着手里的匕首不耐烦地说。“你不是看到了吗,你要融化了。”

  艾伦惊恐的看着他,属于造物的身体正在慢慢爬上天空的熹微光线下融化,皮肤开始变得沉重起来,肌肉脂肪和血液被搅和成一团,乱七八糟的兜在坚韧的表皮里,正随着地心引力慢慢下坠。

  “啊……嘎啊……咯……”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或者是惊恐的尖叫,但是发出的声音只是一些零散的无法被辨识的杂音。喉咙也融掉了,全部肢体全部内脏存在的全部都融成了一体,正顺着骨架缓缓下滑。

  《斜我之阳》


  KUSO

  某日,利威尔兵长牵着他的艾伦犬在河边散步。一不小心,艾伦犬掉水里了。

  正当利威尔兵长伤心欲绝之际,河神出现了。

  河神:你为什么难过?

  兵长:我没有难过。

  河神:……【麻痹这和说好的台词不一样。

  河神:可是我看到你的狗掉水里了。

  兵长:哦,是的,我的狗掉水里了。

  河神:你不希望我帮你救它吗?

  兵长:……【这老头有病】狗会游泳。

  河神:……

  然后,艾伦犬从河里扑了上来,甩了河神一身水,和兵长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翻译腔

  “利威尔爵士,昨日的那位艾伦阁下再度上门前来拜访。”

  利威尔•阿克曼男爵有些不耐烦地放下手中的《论法的精神》,整理了一下领结离开那张对他来说万分舒适与安心的座椅。他左脚落在楼梯台阶上,然后不悦地盯着笔直地站在大厅里的年轻男人说道:

  “如果今天你特地来此也仅仅是为了与我共饮下午茶这样如此无聊的原因的话,很抱歉我现在就要告知卫队将你驱逐出我的领地了。艾伦•耶格尔骑士阁下。”

  

  少女或小清新

  那个时候的风是多么温柔,适合一场相遇,适合一场露水般甘甜却也早逝的爱情。

  艾伦•耶格尔抱着书小跑着走过学院长长的林间走廊,春季的风吹落满树的樱花,新草的青嫩和鲜花的馥郁宛若一场甜蜜的梦境,静静地充满了上下左右全部的空气。

  就是那个时候,不多一天也不少一天,不多一秒也不少一刻,就是那刚好的一个时间里,他遇见了一个人,一个足以改变他一生的人。

  ——利威尔•阿克曼。

  一个哪怕仅仅是呢喃,都让人忍不住面露微笑的名字。

  

  苏苏苏苏苏苏苏

  “你听说了吗,今天是调查兵团出外调查的日子!”

  “呀><——利威尔兵长一定也在吧!!!”

  “是呀是呀,利威尔兵长一定会参加的!!!啊啊啊我一定要早点去街上占个好位置!!!”

  “利威尔兵长我的爱”o((>ω< ))o” !!!!”

  我披着斗篷从巷子里缓缓走过,听到这些声音不由得扬起了嘴角。

  哼~我就知道本兵长的魅力无远弗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一定会拜倒在本兵长的靴子下!

  【不第一人称怎么能苏!【。】


  一看就有病

  “医生,我病了。”一个男人坐在了艾伦医生的面前。他满脸憔悴胡子拉碴眼神黯淡眼圈浓重,看起来非常不好。

  “天啊……真可怜……那请问你是哪里不舒服呢?”艾伦医生看到他的样子内心不由得产生了十二万分的同情和怜惜,以至于他那像宝石一样闪耀明亮的绿色眼睛都充满了泪水。

  “我的心感到非常地痛苦……”男人被他那宛若圣母般纯洁而怜悯的神情一下子打动了,他用手按住胸口,面露隐忍的痛苦地说,“我爱上了一个人……可是他是个男人……”

  “天啊!”艾伦医生无法压抑自己内心激烈的感情,惊呼一声又立刻捂住了嘴巴。可是他的眼中依然充满了对眼前男人的怜惜,他的眼泪忍不住缓缓地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你【我】真是……病的太重了!”


  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谢枯荣浑身冰冷,他感觉到自己手都在发抖,他一把抱起白墨,飞奔而去。

  谢枯荣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割去了白墨伤口的腐肉,但是尸毒之烈,远超想象,在尸毒沾血的那一刻,就已经来不及了。

  他倾尽一生所学,也止不住他被尸毒所侵的恋人,渐渐尸化。

  他只能一边炼化药物,一边向昆仑而去,一路上还要躲避浩气盟的追查,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白墨身上尸毒蔓延。

  他所炼制的药物确实压制了毒性,拖延了白墨的尸化,却让白墨痛苦异常。

  尸毒之剧,远胜漆鸩,压这么烈的毒性,谢枯荣所下的药物,毒性之烈,可想而知。

  他知道白墨有多痛苦。

  每一滴、每一滴,喝下去,都是焚血烧骨一般的剧痛,白墨最开始还能忍住,生生把自己身下的木榻抓烂,到了后来,他已经连把木榻抓烂的力气都没有,就那么缩在他怀里,嘴唇眼皮都是灰白的,只能低低的唤他的名字,说枯荣、枯荣、我疼……

  第一次听到他这样轻声呻吟,谢枯荣无法可想,只能紧紧抱住他,把他压在怀里。

  《哥舒夜带刀》


  【利艾的好写手太多了恕小生找不到最喜欢的QVQ不过这篇剑三文是小生看一次哭一次的(只是说这对花羊CP),以及其他方面的描写也是小生仰望不来的。以及,小生没有看过更多剑三文,也不是固有CP党,这篇文让我喜欢也仅仅是太太描写的CP而已。至于利艾,兵长和艾伦小天使在小生看来不是很适合太过轻松地文风(仅仅是个人想法),虽然不是漫画党,虽然也没有写过原作向,但是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应该是严肃并且纯洁(不是说没有肉体关系)的,所以小生总在撒盐【请勿在此自我辩解】……以及包括上述用的内容(除最后摘抄)全属于临场发挥以及在自己已有脑洞范围内的临场发挥,不代表任何一篇文。】


  向原版致敬

  《进击的巨人》(我就这五个字写的最原版【。)


评论(18)
热度(14)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