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艾伦中心】DEEP。(全一篇)

脑洞来自 @TYY是傲娇怎么办 提到的关于深海和献祭【其实具体内容早忘了【【【

不知为何竟然没有写出CP来。请相信小生本来是打算写利艾的。【【【

一个或许是关于“归属”和“故土”的故事。

脑洞不清晰时期请原谅内容文笔乱七八糟。

原创人(?)物-xin @蛊毒脑洞运行轨迹 

利/艾兄弟设定。以及无数奇怪的人物性格。

这大概真的是一个和感情无关的故事。

一切设定内容皆为原创,但是关于涅浦顿的传说查了点不靠谱的资料(度娘莫打),有什么考据问题都请别在意。

最后强调:小生真的不知道小生在写什么……

——谢谢观赏。


/见月MITSUKI

—————————————————————————————————————————————————————————————————————————————————————————————


  【——我的孩子。愿深蓝的神明庇佑你,在苍色汹涌的世界之间,安宁地回归。】


  人类从水中诞生,在陆地上死亡,最后在风中散去。

  渐渐忘却了最初的颜色。

  羊水、乳汁、血液……

  最初的生命在海水之中游弋,伴随时间的洪流而进化,最后挣扎逃出水面,离那个世界越来越远。

  终有一日,忘却了在母亲身体里的温暖与安宁,忘却了一切最初的开始,最初的颜色。


  深蓝的孩子,热爱着海洋。

  Neptune,海洋的神灵,骑巨鲸而来,挥手掀起海潮,覆手卷绕波浪。

  涅浦顿是Delphinidae——迪尔菲尼德,所信仰的神灵。

  迪尔菲尼德是围绕在大海中的小岛,他们远离尘世,依靠海洋为生。海洋赐予他们丰饶的物产,海风为他们提供动力,海浪将新生儿的污秽洗去让他们得以纯洁的新生,深海的黑暗将他们枯萎的尸骨紧紧拥抱给与他们最后的安宁。

  他们依靠着海洋,失去海的庇佑就如同无根之草一般枯萎。

  深蓝的印记烙印在每一个迪尔菲尼德人的身体和灵魂上,引渡他们无所依靠的一生,赋予安详。



         【正文】


  “明天我将和埃尔文一同出海。”


  走到门口的时候,艾伦听到来自房间里一个男人沉静而略带冷漠的声音淡淡地说。

  他的脚步微微一顿。

  “看来你已经决定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平静地回答道,“你知道你要承担怎样的后果。”

  “我知道。”男人顿了一下慢慢地说,然后声音里微微带出了一丝讽刺的味道。“海神如果真的要抛弃迪尔菲尼德,那么死亡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那句话落下以后,很久都没有人再继续说话。

  最后,只听得那苍老的声音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我们是深蓝的子民……”


  艾伦将手中的鱼叉小心翼翼地放在门边,然后转身跑了下去。

  夜幕早已降临这个小岛,墨蓝色的天空上群星闪烁,在天幕的北方上空,海豚座静静地游弋在深色的天空之海中。

  远方隐隐传来悠扬的歌声。

  艾伦在沙滩上奔跑,他光着脚,赤裸的脚心和湿热的沙地紧密的接触,能够感受到每一颗砂砾的粗糙和温度,伴随潮汐上涨大半的沙滩已经浸入水中,艾伦在浅水中奔跑,带着腥味的海风吹拂起他额前细碎的发丝,露出明亮的眼睛,而那双眼睛里此刻似乎正有星辰闪烁。

  远处的建筑在视野中渐渐放大了轮廓,那是一座白色的神殿,用浪花白的巨大石块堆砌打磨,雕刻着海洋的波纹和海神的符号,它并不精致,建立在靠近海洋的一块平坦开阔的地面上,绿色的树林在它左手边静静地蔓延着阴影。

  神殿的正门口,两个高大的柱子上点着似乎永远不会熄灭的鲸脂灯,灯火在海风之中晃动,光芒在海浪声的铺垫下摇摆,明明灭灭,昏昏欲睡。

  艾伦在靠近台阶的地方停了下来,躬下身扶着两膝轻轻喘气。

  “艾伦。”坐在台阶最上方神殿大门口的人抱着膝盖静静地看着他,然后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匆忙?”

  “我听到了哥哥在和村长说话。”艾伦抬起头看着上方的那个人影说道。“海神真的要抛弃我们了吗,抛弃他的孩子迪尔菲尼德?”

  “……艾伦。”那个人静默了一下,轻声叹息着说道,“迪尔菲尼德,是海神最喜爱的孩子,他不会抛弃它的。”

  “可是所有人都看到了。”艾伦站直了身体仰起头直视着他说,“巨大的海浪淹没了南部的村落,房屋被摧毁,我们的同胞被浪花卷入深海,他们没有再回来。海神没有因为他们的身上带着深蓝的印记就将他们送回岸边。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为他们举行仪式。”

  “请不要告诉我这只是神明一时的愤怒或者是恶作剧,我们已经为此而付出了代价。”

  “你还是个孩子,艾伦。”那个人说。“这些事情会有成年人去做的,你所要做的只是完成你现在应该完成的事情。”

  “我不知道现在我该完成什么。”艾伦皱起眉头,他的眼瞳在灯火的照耀下明亮的像是深海中的钻石。“我的哥哥明天依然要去出海,他极有可能就此献身于海浪之中,而我却要听你所说的,去做‘我该做的事’?到底什么是我该做的?!”

  “你应当相信利威尔和埃尔文。”那个人说,“他们是迪尔菲尼德最优秀的人。”

  “那他们也是人类,而不是神明。”艾伦的表情变得阴鸷。“人类是无法与自然抗衡的。”

  那个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回去吧,艾伦,不要为此而伤神。正如你所说,我们仅仅是依靠着神明与自然而卑微存活的人类,那么不管明天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那都是我们所不能反抗的。”

  “可我能够选择在明天还没有到来之前制止他们!”艾伦愤怒的吼道,“为何要他们做这种事情,谁也不知道海洋的深处有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们能否活着回来,如果他们也像南部村落的人一样被海洋带走,那么那个时候又能有谁给他们念诵悼词!?”

  海风带着海浪的声音静静地吹过空寂的海神殿堂,鲸脂油灯在黑夜中一个跳跃,倏然暗了下去,然后又慢慢地亮了起来。在这样明灭不定的光线之中,艾伦的脸,台阶之上那个人的脸,都显得有些模糊和阴暗。

  “艾伦。”良久,那个人轻轻叹息了一声。“回去吧,利威尔在等你。”

  艾伦转过身子,在光芒所照耀不到的不远处的似明似暗的沙滩上,一个静默而立的身影正无言的面对着波浪翻涌的海洋,恍若陷入了遥远的思绪之中。

  艾伦缓缓走上前去。

  利威尔在微薄的星光之中转过头,沉默而坚毅的脸庞带着一种凝固的冷漠,他的眼眸在夜色之中似乎比黑暗更加阴沉,深幽的仿佛透不进一丝一毫的光芒。

  被那样的视线注视,艾伦有些无措的低下了头。

  “……哥哥。”

  利威尔的视线在他的头顶上扫过,然后古井无波地落到了坐在神殿门口的那个人身上。

  “很抱歉,我这不懂事的弟弟在这么晚的时候惊扰了您的休息,看在他还是个孩子的份上,请您忘记刚才他所对您说的那些大不敬的话吧。”

  艾伦想要反驳一般的抬起头看向他,却随后又在他看过来的冰冷的目光下再度低下了头。

  神殿前的那个人发出一声无奈的喟叹:“他是一个很好地孩子,利威尔,希望你能明白他对你的感情。我并不介意他今日所说的一切,因为他说的都没有错。”

  “或许如此,但那也是不被允许的。”利威尔冷淡地说,“您是涅浦顿神殿的看守者,而我们只是普通的百姓,这之间的差距,不应该被某些人忘却。”

  “某些人”之中的艾伦闻言更是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或许正是因为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子看待我与你们的差别,所以我才这样喜欢艾伦吧。”那个人轻声笑了起来,但随即笑声就慢慢的沉寂了下去。他的声音也变得平淡下来。

  “你明天还要出海,就不要再继续待在这里了。艾伦也还是个孩子,需要充足的睡眠。夜深了,请回吧。”

  利威尔扯着艾伦冲神殿和那个人慢慢地躬了躬腰。

  “晚安,大人。”

  “……晚安。”


  艾伦跟在利威尔身后慢慢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xin’是海神的使者,是涅浦顿神殿的看守人,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实在是太失礼了,艾伦。”

  利威尔的声音和往常并没有任何不同,依然冷漠如故。但是艾伦还是听出了他话语中所带的不悦。

  “……我很抱歉,哥哥。”艾伦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低下头轻声道歉。

  “看来你已经听到了。”利威尔的脚步慢了下来,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艾伦,说道,“天亮之后,我要和埃尔文他们一同出海。这次我们可能会离开很久,希望我不在的日子里,你能够乖乖的呆在岛上,不要惹事。”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否则,我只能将你送到西部村落,你韩吉表兄那里了。”

  “请不要让我去表兄那里!”艾伦慌张地伸手抓住他的衣袖。“我会乖乖呆在岛上不给哥哥惹事的,请不要让我去西边……”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我只会在这里等你们回来,为你们祈祷,我不会再任性了……”

  利威尔静静地看着他。

  片刻之后,他轻轻挣脱了艾伦的手,转身继续朝前走去。

  “记住你的话,艾伦。你已经十七岁了。如果我能早点回来,或许还能亲眼见证你的成人礼。”

  “……我会期待着哥哥亲自为我画上图腾的那天。”艾伦跟在他身后大声说道,“所以,请您……”

  “一定要平安归来……”


  传说在海洋的深处是海神涅浦顿的神殿。在一片深蓝的围绕之下,海神的巨鲸在波涛之中围绕着他的神明唱着亘古不变的悠久之歌。 

  迪尔菲尼德是海神最喜爱的孩子,它的化身是一头海豚,它的符号高高悬挂在北方的天空上,据说顺着海豚座头部所指的方向前进,就能找到藏于深广海洋之中的海神的殿堂。


  以迪尔菲尼德最优秀的利威尔和埃尔文为首的带领下,迪尔菲尼德最优秀的渔人构成的队伍在天亮之后出发了。

  他们将要去寻找传说中的海神庙,寻找他们所敬畏的深蓝的神明,找到迪尔菲尼德遭受海洋的伤害的原因。

  艾伦站在海边一颗高高的礁石上眺望着他们的船队顺流远去的影子,天地之间明亮与暗淡的蓝色白色构成了视野之中唯一的色彩。天空澄明清澈,万里无云,海鸟无踪,海面一片平静,太阳在头顶散发着热量,淋漓的海面反射着亮光,如同一匹宽大柔软而又闪亮的玻璃纱在轻轻舞动。

  直到航船的影子在视线中消失了很久很久之后,他才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慢慢走下了礁石。提起放在石头下面的鱼叉,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在路上,他碰到了来北部村落换取工具的,住在西边的米卡莎。

  “艾伦。”米卡莎站在树林下的草地上,她穿着长及脚踝的亚麻裙子,脖子上缠着一条被染成暗红色的围巾,黑色的头发服帖的落在肩头,手里提着一个小包裹。

  “好久不见,米卡莎。”艾伦的脚步顿了下,有些犹豫的慢慢地走了过去。

  “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我很高兴,艾伦。”米卡莎见到他明显很开心地说。

  “啊……我也很高兴。”

  “听说他们今天出海,现在已经走了吗?”米卡莎扭头朝海岸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甚在意地扭回头继续看向艾伦,嘴里随意地问了一句。

  “……恩,走了。”艾伦低下头看着脚下的草地,淡淡的说。

  “那这段时间你是一个人吧?要不要来我们村子?”米卡莎期待地看着他,“这样还能有人照顾你,艾伦……”“不用了。”艾伦干脆的拒绝道,“我一个人很好。不需要别人照顾。”

  米卡莎的眼睛黯淡了下来。“可是……”“而且,多列克先生也是一个人,现在哥哥不在了,我也要去照顾他。”

  “这样啊……”米卡莎失望的嘟哝了一句,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艾伦有些心不在焉的用手里的鱼叉拨弄着地上的草坪。“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米卡莎你就快些回去吧。西边离这里挺远的。现在已经不早了。如果你回去晚了,会让人担心的。”

  米卡莎闻言又高兴起来,“艾伦会担心我吗?”

  艾伦看了她一眼,移开了视线。“……会。”

  “那我现在就回去了。”她笑眯眯的抱紧了手中的包裹说道。“如果艾伦有什么难处,随时来西边找我,我会一直等你的。”

  “……好……”


  打发走了米卡莎,艾伦决定去村子最边上的阿尔敏家一趟。

  和他们这些土生土长在迪尔菲尼德的人不同,阿尔敏来自外面的世界。

  据他所说,他们本来是遥远的海洋另外一头的一片陆地上的人,出海远航期间遭遇了暴风雨,航向改变,才阴差阳错的发现了这里。但是毁掉的大船仅凭迪尔菲尼德这个岛上所有的材料是无法再建立起来的,这些失望的外地人只能就此在这里扎根生息。但或许,他们想要回到故土的愿望始终没有停止过。迪尔菲尼德当地人的习俗,人死后要将他们绑在石头上然后放在羊皮筏上放入海中,羊皮筏用针扎出细小的孔,等到羊皮筏的气全部漏光,尸体和石头一同沉入海中,这样他们就不会随波逐流到陌生的海域中去,能够在涅浦顿的领地之中安宁永眠。

  而这些外地人,他们拒绝这种死亡的仪式,他们在死前要求将自己的尸体火化,骨灰装进瓶子里,在瓶子上写下自己故乡的名字扔入海中,希望有朝一日海洋会带着他们的骨灰回到故土。

  正因为是外乡人,所以阿尔敏还有他的那些同伴知道很多这个地方没有的故事和知识,大家都很喜欢他们,艾伦也是,他喜欢听阿尔敏给他讲述的海洋之外的故事,那些发生在广大的陆地上,繁荣的城市里,奢华的殿堂中的故事。

  那些故事是那么的令人着迷,令人向往,很多迪尔菲尼德的人都因此而萌生了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心,但是艾伦从未想过要离开这个地方。

  他至今还记得,在很久以前,父亲还没有离世的时候,他的兄长利威尔的成年礼上,他的父亲一边用刺针沾着颜料在他的身上绘出图腾,一边轻声告诫着:

  “我们是涅浦顿的子民,这深蓝的印记代表了我们的身份和我们的归属,你永远不能忘记,你的身上流淌着带着海水气息的血液,我们从水中诞生,总有一天,也要回归深水……”

  我们是深蓝的孩子,我们总有一天要回归海洋。陆地只是我们暂时的歇脚处,我们绝对不能忘记自己最终的归属。


  黄昏落下。艾伦提着他的鱼叉来到涅浦顿的神殿前。

  海神的使者,神殿的看守人——xin,正在打扫神殿的台阶。

  伴随着咸腥的海风,歌声静静地飘散开来。

  “在那遥远的遥远的海中之岛哟/迪尔菲尼德是我的故乡/深蓝的波纹环绕着天空的海豚座/涅浦顿的巨鲸掀起翠绿的波浪/我们收获着海鱼海虾和深绿色的海藻哟/在白色的沙滩上围着篝火起舞/歌唱那遥远的遥远的海中之岛哟/迪尔菲尼德是海神眷顾的地方……”

  他穿着白色的衣摆编织着蓝色波浪的衣服,歌声悠扬而令人感到安宁。

  “海神为什么要发怒?”艾伦站在台阶下问道。

  Xin的动作和歌声戛然而止。

  艾伦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他的回答,于是再度重复了一遍。

  “xin,海神为什么会发怒?”

  Xin抬起头看向他。

  “为什么你要说这是海神的愤怒?”

  “阿尔敏说,抛却故土的人会被他们的同胞所抛弃。”艾伦说,“xin,是因为我们心中存在了想要放弃迪尔菲尼德的意愿,所以海神才会愤怒吗?”

  Xin放下了手中的扫帚。他坐在已经很干净的台阶上,冲艾伦招了招手。

  艾伦踏上台阶。台阶上有一些白色的海沙,他赤裸的脚掌踩上那些被阳光曝晒的砂砾,感到一种温暖的感觉从脚心延伸到了全身。

  Xin正坐在台阶的最上层,抱着膝盖静静地看着他。他有着长而卷曲的白金色头发,就像海洋掀起的波浪,他的脸孔常年隐藏在发丝的阴影之后,没人知道他的模样。

  就像他们所敬畏的神明涅浦顿一样,没有人知道他的容貌,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哪。

  艾伦在xin下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侧着头静静地等待着他。

  Xin看着他,声音中似乎带了一点令人迷惑的笑意。“艾伦,你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吗?”

  “离开?去哪儿?”艾伦有些迷茫得问。

  “离开迪尔菲尼德,到阿尔敏他们所说的,广大的陆地上去。”

  艾伦有些奇怪,“为什么我要去那里……”

  “我知道,你们在听他们将关于外面世界的故事时,都很好奇和向往。”xin轻声说,“既然这样的话,你们想不想离开迪尔菲尼德,到那个地方去呢?”

  艾伦眨了眨眼睛,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站了起来。

  “不……大人。”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变得极为严肃。“虽然我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那仅仅是因为我没有看到过它们的原因。但是如果让我抛却我的故土到另一个地方去……我是万万做不到的。”

  Xin抬起头看着他,透过发丝的视线之中似乎带着复杂的审视。

  艾伦的神情微微有些低落,但并不忧郁。“我还记得父亲离世前,他曾对我和我的哥哥说……”


  “海神即将召我回到他的怀抱。这是我们这些深蓝之子最后的愿望。我们从母亲的羊水中诞生,一出生就用海洋的水来为自己洗净身体的污垢,我们年幼时食用母亲的乳汁,长大后依靠海洋中的净水,成年后到海洋之中获取食物,我们的一生都依靠着海的恩赐,死后,海洋也会毫无保留的接受我们枯萎丑陋的躯体。它是如此博大宽容的爱着我们,如果我们不一样全心全意的去爱它的话……那又会让它多么的失望……”


  “……所以,”艾伦看着他说道,“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我要永远守护这片深蓝,因为就像父亲说的那样,我们的神明献出他的一切来让我们幸福,我们又怎能不全心全意的热爱和回报他……”

  “我不会离开这个地方,不会离开迪尔菲尼德,我们是游弋于深海的海豚,只要海豚座一日还在我们的头顶照耀,我就会在这里坚守一天。”

  Xin轻轻笑了,他轻声说道:“可是……艾伦,海神带走了你最后的亲人,利威尔。”

  艾伦浑身一震。

  Xin的声音轻柔地像是此时此刻拂过他们面颊的海风,他白金色的长发在风中扬起,白色衣服上蓝色波纹的衣摆柔和的抖动,就像是一片又一片起伏不定的海浪,轻轻冲刷着雪白的沙滩。

  “艾伦……你是如此热爱这片土地……我很高兴,相信海神也会很高兴。但是……”

  “神明的愤怒,不是一个人的忠贞,就能够抵消的。”

  “海洋将外来人送入这片土地,希望他们带来全新的知识能够让迪尔菲尼德拥有崭新的生活。可是,你们却陷入了他们所编织的那个美妙的梦境之中,不愿醒来,这让‘他’……很难过。”

  “利威尔和埃尔文他们……注定是找不到海神的殿堂的。”

  “在海神彻底平息他的愤怒之前……那些不够忠诚的他的孩子,都要为此而付出代价……”

  “哥哥和埃尔文哥哥是忠于这个地方的!——”艾伦大吼着打断了他。他的眼眶通红,泪水在瞳眸之中聚集,却没有立刻落下。他的嘴唇颤抖着,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的痛苦。他哽咽着:

  “他们是迪尔菲尼德最优秀的渔人……父亲说……这份天赋……是海神的恩赐……”

  Xin的目光带着怜悯的忧郁看着他。

  “是的……艾伦……他们是迪尔菲尼德最优秀的渔人……他们有一颗和你一样热爱这片土地的心……”

  “可是……”

  “正因如此……他们才会被海神毫不犹豫的带走……”

  “因为只有失去……你们才会明白……神明被你们抛却时的痛苦……”


  并非是涅浦顿抛弃了他的孩子们。

  而是他的孩子们,想要离开他。


  艾伦神色恍惚的回到那个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家中。

  或许未来,这个地方也将一直只有他一个人了。

  屋子的角落里放着他的鱼叉,那里本该还有一把更大的鱼叉,属于他的哥哥。

  现在,或许它已经和他的兄长,一同在海神的怀中入睡了吧。

  或许xin说的没错……正是因为他们这些人蠢蠢欲动想要逃离这个地方的心……才让他们的神明如此难过……想要在他们真正离开之前,将他们拥入自己的怀抱……

  可是,这样的惩罚又为何要从他的亲人开始?艾伦捂住脸孔,眼泪顺着手指的缝隙淌落在地面上,洇湿了木板的花纹。

  他想起他离开时xin继续哼唱的那首歌曲的结尾:


  海豚座指引着我们奔向神明的殿堂

  翡翠般的波浪在我们的船桨间翻涌

  我们乘着水波前往深蓝色的梦境

  那遥远的遥远的海中之岛哟

  迪尔菲尼德是我们永恒的故乡……


  艾伦背着他的鱼叉,拿着包裹又去了海神神殿。

  Xin正站在台阶上静静地看着他,好像已经明白了他来的目的。

  “我要去找他们。”艾伦站在台阶下仰头看着他说。“虽然我相信你不会欺骗我,但是我依然要去找他们。”

  “如果我找不到他们,那么就由我去寻找海神的殿堂。”

  Xin的目光温柔而宽容。

  “我知道你的选择……我不会阻拦你。但在你走之前……我想为你做一件事。”

  艾伦眨了下眼睛。“什么事?”

  Xin举起了一枚刺针。

  “或许你还会回来,亦或许你将不会回来,但是,不论怎样,我们都会错过你的成人礼。那么,至少在你离开之前,让我为你送上最后的祝福。”

  艾伦愣了一会儿,慢慢的放下包裹和鱼叉,走上台阶。

  Xin温和的看着他。

  “这件事或许不该由我代劳,但是,我希望能将这份迪尔菲尼德最纯粹的祝福,这代表着海洋之子的深蓝印记,亲自烙印在你身上。”

  艾伦安静地在他旁边坐下,伸出双臂。

  Xin的刺针沾着海蓝色的颜料慢慢地刺破他的皮肤,留下一条条宛如海浪般的花纹。他轻声呢喃着祝福与叮嘱的语句:

  “我们是涅浦顿的子民,这深蓝的印记代表了我们的身份和我们的归属,你永远不能忘记,你的身上流淌着带着海水气息的血液,我们从水中诞生,总有一天,也要回归深水……迪尔菲尼德是海神的爱子……天空的海豚座是我们故土的坐标,不论海浪将带你去往何处,只要海豚的眼睛还注视着你,你就永远在涅浦顿的怀中……”


  艾伦踏上了旅途。他乘坐着一条小小的木船,摇动船桨,从海岸边,在海神神殿和他的守护者的目送下,缓缓离去。

  白日的旅途是茫然的,只有在夜晚海豚座发亮的时候,他才会按照海豚头颅的指向向前。夜晚的海面如同一头即将醒来的野兽般带着诡谲的不安,艾伦在波涛中前行,他的目光坚定,他毫不畏惧。他依然在每天对着海洋祈祷,星光与日光照亮他手臂上海洋的图腾,他的面容纯洁坚定宛若毫无畏惧的勇士。

  “如果涅浦顿还像我热爱您一样的热爱着我,那就请您带我去往您的殿堂,请让我与我的兄长我的同胞们相遇,请告诉我,到底要如何……才能让你……停止难过……”

  汹涌的浪涛从夜幕之中陡然掀起,脆弱的木船如此不堪一击,轻易就被拍打成了碎片,冰凉的海水淹没了他,艾伦睁大眼睛,眼前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深蓝的水光,天空,星辰,闪闪发亮的海豚座,都在这片深蓝之中。它们仿佛拥有生命一般,星子如同游鱼般在暗色的水中游动,拖曳着长长的星尾,一头海豚扭动尾鳍,打开水流,游进了深色的海水之中。

  四周是如此安宁平静,时间仿佛停止了转动,水也不再流动,艾伦静静地朝下方的虚无之中坠落,他的视线始终看着海面的位置,那淡薄的光芒正逐渐被暗色所取代,却宁静的令人昏昏欲睡……

  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安详的感觉,如同在母亲的怀抱中一样,将他牢牢包围。

  艾伦伸出手臂,那些镌刻在他手臂上的纹路,此刻已如同一片波浪一般静静地融入了这片海洋之中,他仿佛能看到那些图腾化为一片片生动的水浪,从他的手臂上翻涌而下,扑入这满目深蓝。

  那个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他扭过头,看到在一片并不明亮却足够温柔的蓝色之中,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哥哥、还有埃尔文,还有那些南部村落的村民们,他们都在一起,正看着他,呼唤他。

  他看向自己的哥哥,那个总是一脸冷漠疏离的哥哥此刻正用温和的目光凝视着他,这让他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在心中流淌。

  哥哥,你们找到海神的殿堂了吗?他忍不住地想问。

  利威尔温柔地冲他点点头。

  那你们找到能让海神平息愤怒的方法了吗?

  利威尔似乎笑了起来,他朝着艾伦伸出手臂,静静地看着他。

  艾伦向他伸出手,那个时候,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头海豚,灰蓝色的皮肤,仿佛就要融化在这片深蓝的海洋之中,他张开口,悠远而轻灵的声音穿透海水,似乎能直达天际。

  利威尔抓住他的鳍,轻柔地抚摸他的脸孔,那样的温柔令他有些困倦,他眼前的景色开始模糊,所有的脸孔都变成了深浅不一的蓝色,它们最终变成同样的深蓝,温柔的覆盖了他的眼眸……


  夜晚的浪潮,终于在某天之后,渐渐地平息了。

  迪尔菲尼德的人们齐聚海神的神殿前,跪地感谢他们的神明给与他们的宽恕。

  Xin站在白色的石头大门前,高高地台阶上,静静地聆听着人们的祷告声,偶尔偏过头,朝着远方的海洋,露出一抹悠长的浅笑。

  直至夜幕降临,人们渐渐散去,神殿的守护者依然静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白色的海沙覆盖着雪白的台阶,海风温柔吹过,永不熄灭的鲸脂油灯的灯火在风中和海浪翻涌的声音里轻快地跳跃。

  他轻轻哼着古老的歌谣,歌声如同水滴融入大海般融入风声和海浪声之中,悠长一如……


  这永远的深蓝。


  [END]

 
   
评论(12)
热度(16)
  1. 叫我比欣欣憐歌南。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微咸…又飙泪了…推荐!最后感谢见月让我在文中扮演Xin这个原创人物~哈好高兴、~
[:"Love is the eternal success."]

——“爱是永恒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