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进巨‖利艾】莫比乌斯的死亡。(序章,非正文)

正文:莫比乌斯的回归:http://yamatamitsuki.lofter.com/post/1a0b51_12347f9


那天,他亲吻着他的后颈轻声说道:

你是……我的。


后来。后来,他们分开了。





“我最爱的那个人,死了。”

他仿佛是突然从梦中惊醒一样,睁开眼看着正对面的那个人轻声说。

那个人似乎是被他吓了一跳那样的,轻轻愣了一下。

“是我杀了他。”他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继续说道。

那个人慢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他走过来。昏暗的房间里光线很暗淡,高处巴掌大的小窗透进稀薄的光线,像一抹雾气一样浮动在黑暗中,擦亮了他的眼瞳。

一双绿色的纯净的眼睛。

他看着那双眼睛,微微有些出神。

“他死的时候,很难过。”他顿了一下,似乎是感觉到不对一样皱了一下眉头,嘴里轻轻“啧”了一声,然后甩了甩头发凌乱的脑袋,再重新抬头看向他。

“不,他没有难过。”他盯着那个人的眼睛说道,肯定的。就好像那个人的眼睛里藏着正确答案一样。

“我们都没有难过。”他的嘴角微微上翘了一点点。整张脸孔的肌肉随之抽动起来,变成一个并不想笑的扭曲的表情。

“可是我们都哭了。”他的声音慢慢的低沉嘶哑下去,就像是水分那一刻都蒸发殆尽一般,柔软的变得干燥,舒展的皱缩,完整的裂开了。

他的头低下去,眼睫垂下,眼神之中的光芒渐渐暗淡,整个人的思绪似乎开始飘忽飞远。

他入神的凝视着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它伤痕累累,枯瘦乌黑,显得那么苍老。

它曾经握起一把枪。

从它扣下扳机的枪里发射出一颗子弹,那枚子弹打进了一个人的胸膛,刺穿了一颗心脏。

而那颗心脏,属于他最爱的那个人。

他猛地抬起头,用力地、狠狠地盯着面前的人,隔着黑暗,隔着迷雾,隔着一条条冰冷的铁栅栏,深深地、深深地盯着他。

那个人被他可怕的眼神吓到了,后退了一步。

他突然从铁床上扑下来,朝着那个人扑过去,钢铁的栅栏阻隔了他们,但是无法阻止他伸出去的手。

他的动作那么急,那么快,那么痛不欲生,以至于让人失去了逃离的力量,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任凭他冰冷的指尖触碰到了脸颊。

粗糙而冰冷的指尖。散发着这个地方凝固时间的腐朽气味。

他的脸紧贴在栅栏上,被挤压的变了形状,凌乱的头发散落下来,敷衍的盖着额头和眼睛,他的视线从缝隙之间钻出来,明亮而凌冽。

那一刻突然变得静默下来。

他们谁都没有动。

良久。

良久,他的手指慢慢地在那个人的脸上滑动了几下,就像是在确认那指尖所感受到的温度是否真实一般,轻轻地小心地在他脸上蹭了蹭。

然后他的手慢慢地垂下了。

他像是突然变得苍老一般,身体佝偻了下来。他转过身,慢慢地走向自己的铁床,慢慢地坐了下来。

他低头看着地面上的阴影,嘶哑的声音从黑暗的角落里蔓延开来,沉重的好似穿透了数十年的时光。

数十年前,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枪放在他的口袋里,扳机没有被扣动,子弹整齐的码放在一起。

那个时候的黑暗还不是这样带着灰败的令人绝望的黑暗,那个时候的空气之中弥漫着火药和血腥的味道,但是却充满生气。

那个时候他站在午夜的街口,双手抱臂看着游过街道的车流。

那个时候,那个人突然出现,眼眸如同日出时的第一抹光。

如同子弹在空气中划出的一道避无可避的痕迹,狠狠地撞进他的胸口。

他的眼眶涌现泪水,眼前的场景一再变换,色彩一再改变,最终都停顿静止到一片死寂的灰暗之中。

那是连血色都不存在的颜色。

他侧过头看向站在栅栏外依然没有动弹过的人,浅浅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知道他的名字吗,他曾经也算是你的战友。”

“艾伦·耶格尔。”

“他的名字有‘猎人’的意思。”

“而我曾经是他的猎物。”

“可是最后,我们……”


“我们都忘了自己是什么……”



—————————————————————————————————————————————————————————————————————————————————————————————

闲话:

脑洞来自 @TYY是傲娇怎么办  http://caratbell.lofter.com/post/2803c8_120d75d

只是随手一写……刚好在听比较悲的文比较适合这个背景【。

所以这文写下来注定是个BE╮( ̄▽ ̄")╭ 

先随便摸个鱼挂起来,如果之后的想法变了就重新写,这个就当是练手好了o(* ̄▽ ̄*)ゞ


撒盐战士/见月w

评论(44)
热度(14)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