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歌南。

【记录‖脑洞】药宗

他说,我的灵魂,在破碎。


一只鸟,在树上歌唱。

听到的人不知道它的歌词,听懂的鸟无法告诉别人。照耀的太阳抚摸着光滑的羽毛,人们说那光泽多么美丽,却不知道它只想要一片树叶盖住头顶。


我此生,残缺不全的记忆,被焰火照耀地光怪陆离的过去,依然还记着一个人的名字。

他去了何处,他是否还记得回来的路,他还会不会再回来见我?

在隔扇的空隙之间,月光轻浮地摇动着,风吹起纱窗,烛火的影子在衣摆上摇曳着,像是魑魅魍魉虚伪的影子。

我在打更人的更声中睡着。

他在梦里正襟危坐,额头贴着榻榻米。

“……药研藤四郎。……我的荣幸,大将。”

手扶隔扇,萦语一般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真切,带着恍惚不可言说的艳羡与茫然穿过纱帷。

“你的刀刃,一定刺穿过很多的武士吧。”

“……真厉害呢……”

“会有机会的。”他踏过他房前木廊时总是把地板踩得咯吱作响。

“会有机会的。”


我们唯一一次并肩迎接这世界,世界就为我们绽放了烟花。

红色的星从天空中陨落,红色的和服拖曳着一线黑沉的花纹,熄灭在熹微的薄露之中。

“啊……啊……终于自由了。”

鸟儿怀抱着灰烬,哽咽着说。


从嶙峋的骸骨之中,抽出锋利的残骸,曾经的伤痕,打磨之后就会消失,就会消失吧。

却永远不会忘记的是,他浅色眼眸中慢慢漫上的明亮灯火。

他说:“我是药研藤四郎,承蒙关照,我的荣幸,大将。”

他说:“有机会相识,我的荣幸,宗三。”


他说,我的灵魂,好像在破碎一样。

身体动弹不得,灵魂束缚着,于是也变得支离。

你也是一只鸟吗?

你听懂了那只鸟儿的歌吗?

在阳光下羽毛绚烂苍蓝翡翠的鸟儿,寻找着一片让它躲藏起来的树叶。

藏到秋天吧,藏到冬天吧,藏到春天吧。

然后,你还会再来踏响我门前那失修的长廊吗?

你的名字,是叫药研藤四郎吗?



——————————————————————————————————————————————————————————————————————————————————————————

我想写药研大佬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梗……今天听歌的时候突然有感而发【其实也没有什么感

这个脑洞也是乱七八糟的,要是写的话我还是会选好梗再来的。

大概是说了药研和宗三在魔王那里的事,然后套路大火xx鸟儿出笼却没有同伴再带它一起飞了。目睹了药研的离去一定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吧,他表达痛苦的话语一直萦绕耳边。可是伤痕累累的幸存者的记忆也在渐渐逝去了。

……完全很悲情是吗,我觉得也是。

那就到时候想个两个在本丸虐狗的剧情吧。过去什么的,过去就好啦╮( ̄▽ ̄")╭ 

最后表白活击里的药总!!!药总你永远是我男神!!!!






评论
热度(12)
回到首页
© 憐歌南。 | Powered by LOFTER